31 芳心蒙尘(小PS)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21/7/31 22:41:36 字数:3574

“自古就有传说,妖精不只是勾那些书生的魂魄,还专搞那些大侠的心态……可是谁碰到妖精又不迷糊呢?”

当自己的师姐恋恋不舍的收拢衣服离开,魏荼站在了池水边深刻的反省。

太懈怠了,太懈怠了!

你重生就是来干这种事情的?

可是师姐好软……

少年晃了晃脑袋。

“不修行你哪来的实力!不修行你怎么改变那些要发生的事情!”

“可是师姐好大……”

魏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那老东西还没死,一切还是没有太大的出入,依旧是按照前世的进程在走……

的确是不能懈怠的。

魏荼抬起头来,看着那阴郁的云层。

“可是师姐好嫩……”

“师兄~~”

魏荼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的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由远及近的轻快声线传来。

少年迅速调整表情转过身去。

就看到了一袭枣红色长裙的少女跨着轻快的步伐踩着泥壤而来。

她灵动的眼眸,挂在那张秀丽脸颊上的笑容,仿佛因为她这个秋天都要变成春天了。

魏荼想要像记忆深处里的画面那样,张开怀抱等着她扑进自己的怀里。

但是似乎此时还做不到。

有些事情迟早要到来,和提前到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魏荼知道,魏荼现在享受着这朵花还未盛放的时期,也会静候她的花期。

少女如蹁跹的蝴蝶双手摇摆在身侧,微微握拳,稍微翘起。

直到来到了魏荼的身前才停下脚步,放下双手,只是呼吸还有些急促,脸颊的红润尤为明显。

“师妹怎么来了?”

魏荼看着她有些凌乱却一点也不影响美感的样子笑着问道。

看到少年笑起来苏糜就有些不争气的心跳加速。

小时候不这样的……自从师兄越来越好看之后……

她收敛心神,俏皮的笑道。

“难道师兄不想我来?还是说师兄在这里藏着其他的女子?”

小姑娘眯着眼睛打量魏荼。

魏荼一点都不慌似的,笑着说,“这话可不兴说啊。这里就一个慕长老,她脾气不好的,小心罚你打板子。”

苏糜撅起嘴来。

“要罚也是罚师兄,罚我是什么道理呢?才不让罚呢。”

苏糜笑着踮了踮脚尖,想要下意识的拉近两人的距离,却鼻尖嗅到了什么不易察觉的幽香。

于是魏荼就看着苏颜娇俏得笑容一点点的变化。

她更靠近自己的怀抱,耸了耸鼻尖。

然后皱着眉头看向魏荼。

“这是谁的味道……不是花香也不是药草味……”

呃……魏荼没有想到自己师姐那清雅的幽香也被这个女孩子洞察的一清二楚,瞬间有些尴尬的说。

“啊……我说这是师兄的体香你信不信?”

“是哪个女人?”

少女的眸子一下子冷却下来,气质都浑然一变,仿佛如变天一般……等等,今天好像就是阴天。

魏荼咳嗽一声,小心翼翼的拉过女孩子的手臂。

就在池水边坐下。

“今天帮慕长老打扫了一下房间,难免留下味道……”

苏糜将信将疑的看着魏荼。

“干啊要你打扫她的房间?”

“慕长老很懒的,除了炼药吃饭就是睡觉,而且师兄现在寄人篱下,要做点小事也是正常的嘛,不要多想。”

苏糜冷哼一声轻轻的摘掉鞋子,不理会身旁的少年,将白皙的脚丫伸进池水里,轻轻的荡漾。

池水很清澈,里头有几尾漂亮的鲤鱼。

只是这水波里自从有了苏糜的脚掌,好像连着鲤鱼都不够观赏了。

魏荼与少女并肩坐下。

听着那脚掌欢腾细微的水声。

他享受此刻的宁静,两人没有说话,直到女孩子似乎是有些厌倦了,将脚掌微微收起。

但是似乎又找不到擦脚的东西。

于是赌气似的看向魏荼。

“给我擦擦。”

魏荼一脸平静的看着苏糜。

“叫谁呢?称呼都没有的?”

“哎呀,师兄~给我擦一下脚,这天气好难干的。”

这种事情或许在人间有些不合礼数,但是其实以前还小的时候两人经常如此。

喜欢去摸鱼的少年少女,每次都是魏荼帮这个女孩擦干净脚丫。

魏荼看着还在滴水的白嫩小脚,他伸手将对方的腿直接捞进怀里。

“呀……”

苏糜措不及防稍稍的惊呼可能是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弧度这么大。

直接将双腿都抱了起来。

细嫩的脚掌塞进自己的小腹前,魏荼没有急着擦拭而是笑着伸手抚到了对方肌肤细腻的小腿上。

“这里也有点湿呢。”

苏糜红润着脸庞,双手撑在身边,脸色不堪的转过头寻着依靠。

“才没有……师兄在使坏……”

“我说的是小腿……为什么是师兄在使坏?”

似笑非笑的少年惹得苏糜呼吸都不畅了起来。

含羞带怯的瞥了魏荼一眼。

“师兄变了,再也不能在师兄面前玩水了。”

魏荼掐住对方想要收回去的小腿。

让女孩子动弹不得,又不舍得使太大的力气,在他面前仿佛反抗成为了很困难的事情。

他难道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不是小女孩了,自己也会因此感到害羞么……

真是不心疼人……

却没有想到魏荼此时轻轻擦拭起自己的脚丫来。

看着少女白皙小巧的脚掌,魏荼也不计较自己的手碰触到,甚至握在掌心。

由衷的感慨。

“苏糜,你要原谅我的词穷,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出太华丽的辞藻来赞美了。”

少女红润着脸庞都不敢正眼打量少年。

“谁……谁让你这么说了,净会戏弄人。”

魏荼轻轻的按压少女的脚掌,传来的热度几乎让苏糜无法支撑身体,只感觉脚心中传来的滚烫一路蔓延,甚至烫着了心尖。

少女眯着弥漫水雾的眼眸,不自觉的咬住了如樱花瓣一般的下唇。

魏荼低声说。

“如果这是戏弄的话,我还会戏弄师妹很久很久,甚至一辈子这么戏弄下去。师妹怕不怕?”

苏糜不服气的扬起头,只是那嫣红都蔓延到了脖子间,看着魏荼细致按揉自己脚丫的动作,不是亵玩,不由的从心底浮上一抹温柔。

想到以前的岁月,想到现在的他,未来……还要和他做更多不知羞的事情……一想到于此心间中真实的话语冒了出来。

“谁还不会戏弄人了……我也会狠狠的戏弄师兄的!”

“是吗?师兄还有些期待啊。”

“咦,师兄是变.态~哎呀、别揉了好痒……嘻嘻……放手啦……”

——

“这就是你办的事?”

仿佛是空无一人的宝光殿里回荡着阴沉的声音。

没有点着烛火的宝光殿那阴影处,恭敬得跪着手戴玉扳指的年轻女子。

“老祖请息怒……这件事情弟子经过了考量的。”

“考量?!你的考量就是把一个十七岁了还没有到融合境的废物放进名单?这是丢渊剑宗的脸!还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呵呵……本尊听说那小子虽然实力不济,但是长相极好,难道……你动了心思?

染新雪啊染新雪,你帮本尊做完了这件事情何愁没有好的男子给你跪舔,现在却将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真是改不了骨子里的下贱!”

染新雪低着头,脸色有些难堪。

但是她还是坚持开口对话。

“没有的事……老祖请相信弟子,绝对没有为了一己私欲。实际上他能打败李寒阳弟子觉得绝对不是偶然,他一定是藏着实力的,果不其然,最近我看到他……已经是融合境三品了。”

“所以呢?”

对方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染新雪语速极快的说道。

“这个事情把他放进名单,目的还是为了让他展现真实的实力。若是赢了,如此年轻也不失为一个目标。如果输了,却很焦灼……可以期待后续他的进展。”

“如果他铁了心隐藏实力,或者根本就是没有实力,输的很惨呢。”

“如果是前者,弟子有办法让他不得不拼尽全力。如果是后者……那也无妨,弟子会安排另外的加赛,让另外一个弟子也在考察的年轻人上阵。”

“谁?”

“雪见峰,苏糜。”

“为何是她。”

染新雪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对方。

“首先弟子斗胆请问老祖,为何候选人里没有陆倾颜或者慕惜桐……她们同样年轻,且天赋出众。”

顿了一会儿,低沉的嗓音幽幽的传来。

“慕惜桐天生药灵之体,但是可惜,药灵之体不适合做大事,她终日不见其他人,就是因为药灵之体根本无法支撑她做更多的事情,只能用休息来消弭这体质带来的负荷。

至于陆倾颜……呵,多年前我就看出来他们小鸢峰的剑道虽然刚猛激进,但是刚过易折根本无法触及真正的大道。当年她的师父还来找我问我有没有办法,他当年不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但是然后呢,一样生死道消,无法飞升!这就是小鸢峰的宿命。道路走的快不快反而不重要,关键是方向不能错。”

染新雪点点头。

然后轻声说道。

“所以我要告诉老祖您的是……雪见峰苏糜,乃天生聚灵之体。”

当最后四个字缓缓出现的时候,大殿里仿佛涌起了一股狂风,吹拂的窗户乱响。

甚至将染新雪的发丝都吹起纷乱在半空。

“此话当真?!”

这一次这嗓音不再低沉,有着难言的兴奋。

染新雪露出些许笑容。

“是真的……弟子反复验证过,仔细观察过了。”

天生聚灵之体……不说百年难遇,简直是千年万年难见。

不用刻意的修行,只要筑基过后,便能自动吸取天地灵气,攀升境界轻松至极,只需要到达特定的时候……

简直是最完美的候选人。

“哈哈哈哈哈……”

不再刻意遮掩的笑声响彻整个宝光殿,听起来竟然有些可怕骇人。

“染新雪……这次你做的很好。没有白费本尊让你来当这个宗门之主……”

“多谢老祖夸奖……”

染新雪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那洁白无瑕的手背翻过来,却是被灰尘沾染的手心。

PS:求求了……不要再看到套路的时候就说老套了……这样真的很难,大多数的情节都要靠营造戏剧性来制造看点和感觉,我没有那么厉害立马给你们弄出一个牛逼的创新的套路出来,只能尽可能的将其写的细致,用心,营造的到位一些。尽量用手法写出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比如反转,比如塑造人格魅力上面。

看书就是看书,本质上是娱乐的一种,你们不是来学习的,不用抱着挑毛病的态度,你喜欢看,觉得看的下去你看下去了,套路存在与否都不重要。不要跟别人学什么我看个网络小说还能挑毛病找问题我很厉害的坏毛病……

我只是希望能没有遗憾的写完最后一本书,我一直都在写不一样的风格,尝试不一样的东西希望能获得认可,基本也没有迎合过大众的朝向,可能这是我成绩不好的原因之一,但是希望这个态度能延续到最后,起码没有跪下,站着死也不错。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