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呵呵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21/8/5 20:39:54 字数:2416

“苏苏~怎么才来呀?”

秦霜霜看着缓缓到来雪见峰队伍里,还在东张西望的娇俏少女问道。

正下意识寻找一个身影的女孩恋恋不舍的从大坪上收回目光,回到身旁的女孩子身上。

“嗯……喂那几只肥猫花了点时间……师父没问起我吧?”

秦霜霜看着少女转过来的脸颊,由衷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花容月貌。

这的确是当下最真实的感受,她的眼眸灵动而清澈,像是一汪永远不会干涸的不老泉。

秦霜霜的眼神离不开她的脸庞了,脸颊也因此微微红润起来,眼神里都是对美好的憧憬与向往。

“没……没有。你刚才在找什么呢?”

秦霜霜好奇的问。

苏糜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看师兄来了没……都到齐了,就差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果然又是那个少年……

又是他……

“他又不是我们雪见峰的弟子,为什么苏苏你都叫他师兄啊……可能压根就没有睡醒吧。”

苏糜想了想回答。

“都是渊剑宗得弟子啊……而且我很小的时候就叫他师兄了,没有必要改吧。”

又有些担心的嘟囔,“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不会真睡过头了吧?”

看着整个大坪上,已经泾渭分明分开的阵型,渊剑宗陆沉宗分列两侧,堪比南剑州的门派盟会的阵仗。

秦霜霜就是不满苏糜把那个徒有其表得少年一直挂在嘴上的事情,至今为止仍然相信他打败李寒阳只不过是使用了特殊的手段或者说仅仅是运气好而已。

本身那个少年就有一个气质冷淡,却美的动人的师姐还有一个冷艳仙子一般的师尊,和这些女子不清不楚还祸害自己视为这个世界最美瑰宝的苏糜,她由衷的感到不满,甚至是气愤。

以至于自然的开口,“估计是不敢来吧……怕出丑干脆不来了也说不定……”

只是说出这句话的秦霜霜没有想到,苏糜看着自己的眼神却是切实的产生了变化。

虽然表情仍旧是柔和的,但是眼眸里有着罕见的认真。

“霜霜,他是我的师兄,是对我最好的人。即便这么说的人是你,我也是会生气的。”

秦霜霜顿时慌了神。

“不……我……苏苏……我只是觉得他……”

秦霜霜想要告诉苏糜,自己的猜测并非恶意的揣测,有着无数的理由作为论据。

但是苏糜却摇了摇头。

“不能这么说他,你们会这么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完全只是因为你们不懂,而他也没想过要向你们证明什么。”

“……”

秦霜霜欲说还休,在这个少女认真且带着疏离的眼神里变得软弱不堪,甚至有些委屈。

只是苏糜不去看她了。

也不需要她解释什么了,有些事情自己懂就好了,就如他所说的:

这个世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颗心,他们怎么看待我不重要,因为他们对我而言也不重要。

我对师兄一定很重要,那这样就行了~

——

“渊剑宗的人怎么这么慢吞吞的,陈师叔,他们还比不比了?”

骆康是最耐不住性子的那个,身边的元嘉草正在闭目养神,看起来是不准备在上场之前再动用什么心力了。

陈朗看着那边说。

“好像是他们的一个弟子还没有到场,现在正在等……”

这话才落下,另外一个年轻的男弟子就惊奇的说。

“不是吧……这么多人,等他一个?这么大的牌面,是谁啊?难道是这几年渊剑宗隐藏的天才?”

陈朗笑着摇摇头,似乎是有些哭笑不得。

“一个叫魏荼的……就是小鸢峰两个弟子除了姜樱的那另外一个……”

听到魏荼,他们还感觉疑惑,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直到当陈朗提起是除了姜樱的另外一个的时候才有所明悟。

“啊?他啊?”

“我就这么说吧,姜樱在南剑州能小有名气……这个魏荼一定有一半的功劳。”

“哈哈哈……是啊,毕竟天才总是少不了废柴的衬托。”

看起来大部分事情都是如此,一个事物的优秀总是少不了另外一个糟糕事物的衬托。

何况是人才本就凋零的小鸢峰呢。

只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元嘉草一直微微闭着得眼眸却是睁开了,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渊剑宗弟子的方向。

却没有看到那个应该看到的身影。

骆康好奇的看向陈朗。

“为啥让他上场……渊剑宗也不至于人才落寞到这个地步了吧?会不会是这几年也有什么突飞猛进?”

陈朗摇摇头。

“我问过他们几名长老关于这个魏荼的情况,他们只说这都是他们宗主的决定……但是实力……似乎都没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哈……这不就是得罪宗主了嘛?被穿小鞋了呗。”

“真惨,修行已经够辛苦了,还被宗主记挂上。”

“我看这就是炮灰吧?”

“果真是田忌赛马的战术?”

“这么久还不来,该不会是压根不敢上场吧?那还等个屁啊!再不打我都困了!”

讨论的天马行空,似乎各自都有各自的说法。

七嘴八舌的。

而元嘉草只是看着,直到他看到一道一身洁白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这个不寻常的身影。

“诶……好像来了!”

“还真敢来啊都。”

“嗯?好像长的还挺好看……只是这不是选美吧?长的好看有什么用?”

“你这就不知道了,如果他碰上的是徐师姐的话,说不定徐师姐会放他一马喔~”

“死小子谁让你乱说话的?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啦。”

“哈哈哈哈……”

陈朗打破了这些弟子欢声笑语的环境。

“行了,都正经一点,别跟我嬉皮笑脸摇头晃脑的,都准备一下。”

接着陈朗来到了今天显得特别沉默的元嘉草身边。

“五个对手,你准备第几个上场?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有把握的话,对乔之衡最好,其次就是李寒阳,这个弟子根基不稳,境界虚浮,容易浮于表面。白幼薇我是不介意的,虽然她天赋不错,但是最好也让你徐师妹来比较好。这样说得过去。”

排兵布阵似乎也是比较重要的一项,至少合适的风格对上,不仅仅让对阵好看,也会让自己这边更有主动权,更有机会。

但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元嘉草,内心多了一种格外的执念。

他缓缓闭上眼眸,才能稍微的清除自己心底的杂念。

“我打魏荼。”

“什么?!”

陈朗不禁错愕在原地,己方实力最优的弟子要去对阵对方几乎是派出来的一个炮灰?

这岂不是中了田忌赛马的圈套?

但是元嘉草的态度很坚决。

“为了我的剑心……我一定要打败他。”

他如此说道,相当坚决。

无论是艰难的还是轻松的,他都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清楚的知道。

自己现在已经受到了影响,如果不能正面的击败他,自己这条路要走下去会十分的艰难。

甚至有着破碎的可能。

至于整个陆沉宗的荣誉,他已经无暇顾及了,他睁开眼,看着那一边,眼中是深邃却浓郁的战意。

而他所看到的方向,那个白衣少年却仿佛像是命中注定一般,正好笑吟吟的注视自己,仿佛……没有一点畏惧。

呵呵。

或许你很有自信侥幸赢一局……可惜,你要遇到的人是我。

PS:还没灰心呢,咋都觉得我灰心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