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天下谁人配白衣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21/8/7 9:33:10 字数:2822

魏荼很明白这些人的心思。

曾经他的崛起之路与此时何其的相似。

受尽了白眼和嘲讽的他最终如何一鸣惊人,在南剑州一剑定乾坤。

当一道剑光划过南剑州的山水,天下也就知道了他魏荼的名字。

这当然是曾经的往事,好像与现在无关,只是啊……他注定要走上别样的道路了。

“他倒是真敢出来……”

秦霜霜忍不住嘟囔着。

身旁紧张注视那一袭白衣的苏糜却是忍不住了。

“霜霜,你到底了解我师兄么?”

秦霜霜愣了愣,“我……干嘛要了解他?”

苏糜神态是有些认真的,甚至是仿佛随时要生气的那一种。

“既然你从不曾了解,又何来的这些偏见的看法呢?”

“不、不是偏见啊,他们都这么说……”

“只是因为别人的流言蜚语,所以你就听信了?其实自己完全不清楚,那么凭什么如此下判断么?我师兄生下来就是活该要被你们这么看待?”

秦霜霜知道这个女孩子是真的生气了,其实她很想说这个少年本不应该遭受这样的评论……但是偏偏他和你关系亲密啊……偏偏还和另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女不清不楚,这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只是她说不出口,她只能默默的低下头,低声的说。

“对、对不起……”

苏糜摇摇头。

目光更加坚定的望着那个已经站在了前坪一侧位置的少年。

“你们都不懂他,也不想去懂他。但是没关系,你们都会后悔的。”

起剑之前,看到魏荼已经与元嘉草对垒在一起的时候。

乔之衡似乎心情好了起来,也不复之前的阴沉了。

“你们觉得谁能赢?”

这似乎是废话,至少对听到的李寒阳来说绝对的废话。

“这还用说么?魏荼何德何能能打败元嘉草?提鞋都不配吧。”

乔之衡笑呵呵的说。

“说不定这段时间魏师弟有些长进呢?”

“长进?估计也就这双嘴皮子有长进了,瞧着吧,我看他走不过三招!”

这还是委婉的说法了,在李寒阳看来,如果元嘉草不放水,第一剑就是状态全开的话,魏荼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但是考虑到对方来到渊剑宗主场做客,要留点面子……

白幼薇听着身边两人的对话内心却有说不出的感觉。

没有那般的动荡,也没有什么不屑,她倒是有种看好戏的心态。

这在应该清心寡欲的自己身上是罕见的,她竟然想要看到这个少年是如何让乔之衡与李寒阳的脸……变颜变色的。

当然,前提是这个已经上场的白衣少年,真的能创造几乎在别人眼看来是奇迹的颠覆。

如果奇迹出现了……自己可能不仅要高看对方一眼,如果能将其带回北漠……

“你敢上来,还算个男人。”

元嘉草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俊美少年几乎要控制不住内心的火焰了。

他恨不得此时就出剑,将对方这副平静的面目斩个粉碎。

坏他剑心……夺人所爱……似乎这些深仇大恨都被他占据了,但是……这仅仅是两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元嘉草知道这有些荒唐,但是修炼一途有太多的荒唐!

甚至有人会为了所谓的宿命去杀一个可能今生今世都没有机会产生交集的人。

所有的修行者都对此深信不疑,既然出现就不要去躲避,应该要战胜。

这便是此时两人站在这里的意义。

白衣少年微微仰着头看着太阳运行的轨迹,推算现在的时辰。

衣衫被风吹起,鼓鼓胀胀,褶皱就像是海浪,掀起波澜。

“我上场只是宗门的安排,和对手是不是你没有什么关系。”

“呵呵,你知道我了。”

元嘉草笑起来。

对方显然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语了。

没错啊,他应该知道的……这本就是注定的,当他染指姜樱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有些福气是他无福消受的。

魏荼的目光从那与湛蓝天际交错的彩云落下,终于凝聚到了元嘉草的身上。

“我当然知道你,但是重要么。”

“当然不重要!”

元嘉草握紧手中蜂鸣,凝望对视魏荼,“你当然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你是那种被偏爱之人,没有实力,没有绝对的痴情,但是你偏偏能有这样的运气,能受到她的青睐却根本没有说服他人的理由……”

元嘉草抬起头来,有些自嘲的笑道,“这大概就是我因此不忿,剑心不稳的症结所在……是妒忌啊。”

魏荼看着元嘉草突然自我反省的样子倒是有些好笑,不是人人都可以临阵反省的。

“看起来你现在的样子值得钦佩,认清楚自己的心情……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对这场对决的不在乎,你看轻我,觉得我不算一回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去想不关于战斗的其他事情,这是你的傲慢。”

元嘉草也笑起来,但是多少有些不由衷,甚至是忍不住的轻浮。

“魏荼……我凭什么看的起你?我是元嘉草凭什么看的起你!我的傲慢来自于你实力的不堪,难道还不明白?以为全天下都要让着你?保你一路通畅?如果天意如此,那我今日便要逆天而行了!”

魏荼点点头。

“那我提前对你说声抱歉了。”

“抱歉?”

“你的剑心在我这里无法重合了,它会破碎的。”

“真好笑。”

元嘉草真的笑了起来,甚至将要放声大笑。

但是在扬起头的一瞬间,眼中的光芒却仿佛点亮的火炬。

他于最傲慢时气息涌动,电光石火之间起剑激射而来。

这一剑没有讲究任何的技巧,全是感情。

全是如元嘉草自己所言,要击败自己,要在众目睽睽下一剑让自己落败,至少……也要在她的面前做到这一切。

他脚下的石砖竟然直接碎裂开来,化成了空气中的尘埃碎块。

身形已经宛若一道宝蓝色的长虹,如离弦之箭,由那一寸的剑尖刺向自己。

此时的气势仿佛已经是无人阻挡,天上的浮云都好像被撕碎一块,更不要提掀起的这一阵劲风,让场边观战的所有弟子一阵错愕。

他们大概从未想过,最接近屠龙境的元嘉草,全力施为的这一剑能不讲道理到这个程度。

陆沉宗阵列里的骆康摇头笑着。

“看来师兄是真的动情又动怒啊……”

渊剑宗这边李寒阳自然是喜上眉梢,这一剑他觉得自己都没有一百的把握能全接下来,这个少年更不用说……

他最好死!甚至觉得一败涂地都不够解气的。

“好剑!”

这一剑起势之时连染新雪都不免赞叹一声,因为她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有态度,且态度明显之剑了。

这一剑就是带恨而去,要斩断愁丝。

因为情绪的存在,这一剑竟然还要高出元嘉草本身的境界,在染新雪看来,恐怕这个少年就算是真的保存了实力,现在要发挥出来……也是相当困难了,可以说是没有机会了。

不过也好……让这臭小子吃个教训,竟然对自己一点敬意都没有,不吃点苦头怎么行呢?

这啊,就是活该。

陆倾颜几乎按捺不住要坐起身来了。

她甚至有着要挡在那个看似毫无反应的少年身前的冲动。

魏荼……这是会受伤的!

她想要将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她却被不能让这个少年到了这个关头都背负一直被保护,除此之外一点实力都没有的名声。

那么该如何是好呢?

人……不能一味的期待奇迹的到来,因为当你在祈祷奇迹的时候,你的内心已经是没有了办法, 等于提前的放弃。

但是……

但是……

没有但是。

“叮!!”

清脆的响声却意外的盛大,几乎让人震耳欲聋,仿佛尖锐到了耳膜之中。

甚至有人痛苦的捂住耳朵,他们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睁开眼。

看着前坪之中。

元嘉草和魏荼的位置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朝着魏荼冲过去,仿佛一往无前不能回头的元嘉草却站在了魏荼的身后。

那白衣少年的身影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两人背对而立。

谁也没有倒下。

很多人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陆倾颜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情况……

因为那一声脆响,不是元嘉草击穿了魏荼。

而是元嘉草剑锋直指让自己几欲心碎的逆徒的瞬间,魏荼起剑,却只是轻轻的一拨,便让元嘉草与他擦身而过!

此时元嘉草脸上的震惊。

和那原地不动,甚至云淡风轻的白衣少年背对而立的场景,让陆倾颜不禁喃喃自语。

“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PS:晚上还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