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我要你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21/8/8 8:54:40 字数:2542

时光就像是被打碎的沙漏,而回忆就是一粒粒从里头泄露出来的沙子。

要花许多的时间去捡,去想起来它们每一颗的名字。

“这一场,渊剑宗魏荼胜!”

魏荼平静的点点头,拉过身边少女的手掌。

这一刻的动作不需要什么掩饰,他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她是那个回忆沙漏里闪烁着光芒的一颗,她是自己不能忘怀的那一个。

也几乎是前世自己歉疚最多的人,到了最后才知道悔改。

曾经以为只要自己走上大道,携一人之手,这一生不辜负她就能心安理得,不留下遗憾。

后来才发现,备受偏爱的自己选择了大道,却也是真的辜负了她。

那些嘈杂的欢呼声,魏荼置若罔闻。

他牵着她的手站在了元嘉草的面前。

元嘉草抬起头看着魏荼,没有笑容,只有深沉绝望的空洞。

“你赢了我,得到了一切,还要说什么?”

魏荼摇摇头。

“我得到的一切和赢不赢你没有关系,哪怕我输了,这一切都不会溜走。”

元嘉草看了一眼姜樱,这个被自己视若珍宝的少女没有反驳,一心全都记挂在了他的身上。

元嘉草知道魏荼说的没错,他赢了也无法改变这一切。

所以他要跟自己说什么?

炫耀的还不够么?自己已经成为了他的垫脚石啊。

很快魏荼这个名字在整个南剑州就会传播开来,元嘉草相当清楚这一点。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修炼是与自己为敌,与天道为敌,而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元嘉草,无论是修行还是剑道,你还没有玩明白。”

话音落下,魏荼拉着姜樱继续走着。

直到来到了那个有些怅然若失,不知道该惊喜还是复杂的冷艳女子面前。

露出了一个有些憨憨傻傻的笑容。

“师尊,逆徒赢了。”

——

“很好……魏荼你很好!”

染新雪放声笑着,就在宝光殿内。

单独将一个弟子叫到这里,似乎是染新雪担任宗主以来的头一次。

而获此殊荣的少年正站在门口的位置,平静的看着这个女子的背影。

“也就还行吧。”

他觉得染新雪属实是有些急了,到不能说是癫狂,只是有些撕破脸皮的意思,不过她不会做到这个程度的,她只是要阴阳怪气自己而已。

染新雪转过身,那一袭白色的长裙与魏荼的一身白衣似乎是相得益彰,放在外头或许像极了神仙眷侣。

只是染新雪很清楚自己内心有多么愤怒。

“还行?两剑破了元嘉草……你隐藏的实力够多啊魏荼,连本宫都瞒着,是想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看着染新雪那虽然笑着却眼神冰冷的表情,魏荼也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又怎么能让宗主亲手给弟子做一件袍子呢?”

染新雪嘴角的弧度更高了,放在以前可能相信,现在她是一个字都不信了。

这哪里是什么弟子?简直就是小狐狸!谁都算计!

“是吗?想要袍子你早点说,本宫会不给你做么?”

魏荼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弟子何德何能敢让仙女一般的宗主为弟子做袍子呢?纯粹是痴心妄想。”

“是啊……痴心妄想,但是现在本宫不得不为你做了不是么?”

魏荼赶忙摇摇头。

“当然不是,如果宗主为难的话,那还是算了,弟子当然听宗主的话了。”

“这么听本宫的话那你不要住小鸢峰了,给你一个机会搬来宝光殿如何?”

仿佛是疯了,染新雪张嘴就是这惊世骇俗的话语。

谁不知道搬进宝光殿和染新雪住在一起等于宣告了什么?这种程度的暗示简直就是调戏了。

“宗主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

“呵呵……故事?”

染新雪倒要看看这个魏荼要搞什么幺蛾子。

站在原地的魏荼笑吟吟的望着染新雪,两张漂亮的脸颊却相距甚远,仿佛永远不会凑在一起。

“农舍里有一只母鸡,喜欢农舍得男主人,它有一天对男主人说:你别回家了,跟我一起住在鸡窝吧,我会下蛋呢。”

“……魏荼!!”

染新雪的发丝纷飞起来,她眼中的怒火直勾勾的注视这个胆大的少年。

他竟然把自己比作一只鸡……!

怎么?陆倾颜是人,自己在她面前就是鸡?!

染新雪感觉自己这一生的耻辱都来自这个少年,只有他敢在这种情况下,毫无顾忌的刺痛自己,仿佛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给他小鞋穿!

就在这个女子仿佛即将对自己出手之际。

“砰!”

门却突然打开。

染新雪瞬间收手,因为她看到了门外台阶下,站着的那个冷艳女子。

她正直勾勾的看着里头。

这个混蛋……这个小杂碎!

染新雪简直要把自己憋出内伤来。

这个混蛋竟然无所顾忌把门打开,她没有办法在陆倾颜面前对魏荼动手,哪怕是以宗主的名义小有惩戒。

因为魏荼才算是为宗门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自己动手师出无名,以陆倾颜护犊子的程度,她一定会出手阻拦,根本不会把自己这个宗主放在眼里。

该死……该死!

一对让人生厌的师徒。

不过当染新雪看到陆倾颜那望向里头的眼神之时,她还是想到了什么。

脸上的愤怒瞬间消失,变成了灿烂的笑意。

狗男女……你们等着。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魏荼你要再接再厉,以后要多为宗门做贡献。”

魏荼笑吟吟的点头,拱手。

“弟子明白。”

说完,少年转身迈步离开宝光殿。

当门再次关上……

“砰!!”

染新雪抬手便将一根灯盏化为了齑粉。

“自作孽不可活!!”

——

“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一起漫步下大坪,走向渊剑宗的山腰。

依旧倔强的要走在少年身前半步的陆倾颜让魏荼觉得可爱,最可爱的莫过于明明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经验,只知道她是自己师父,所以要有师父的样子,要有师徒区分的模样,仿佛稍微放任一些她就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了。

魏荼喜欢她这冰冷生硬之外的迷迷糊糊。

“可能吧,毕竟她可是相当不待见我。”

“不待见你怎么会让你参加。”

“穿小鞋呗。”

“为师听到了。”

突然陆倾颜停下脚步,站在了山腰中间,这里会有几条路,通往各大山峰,还有后山。

但是通往小鸢峰和后山药王阁的路是截然相反的。

“听到了什么?”

魏荼也停下脚步,不解的问道。

陆倾颜微微侧着头,仿佛是看着那萧瑟秋风中的波纹,亦或者是极远的,年少之时钦慕过的远方。

“她说要给你做袍子。”

“喔……这个啊。”

魏荼挠了挠头,应该怎么说呢,这个只能算是小添头,放在情侣的身上大概就是小情趣,但是他和染新雪完全不是这种关系,这只是虚与委蛇的小手段罢了,双方都心知肚明。

只是没有想到陆倾颜完全想错了方向。

她站在一个想要留住弟子的师尊得角度上说出了这番话。

“如果因为这个……你要去宝光殿……为师也可以学……女红什么的。”

魏荼觉得自己听错了,他立马辩解。

“不是这样,我没有去宝光殿的意思,何况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师尊为我做这些。”

“那……你想要为师为你做什么?”

陆倾颜终于不再忍耐,转过身来看着魏荼。

她的表情有种坚毅,似乎是她最大限度的让步,这个信号便是让魏荼回到小鸢峰,她还是无法适应他不在的日子。

看着她微微蹙起的眸子,罕见动容的表情,少年不自禁的开口。

“师父,我要你……”

……

PS:不想说我最近有多倒霉了……我服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