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表彰与狩猎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8/4 23:58:46 字数:3001

阴影之中,一人端坐于高堂上,怀里抱着一只猫,面前正有一人接受询问。

“你亲眼看见兰里斯他摸了几层粉出来接待来看望他的民众?”一个颇具活力的女声响起。

“是的大人,我亲眼看见侯爵大人...啊不,兰里斯他脸上打着不浅的粉底出来接受礼物。”

“穿的是什么衣服?”

“华服,但看起来很简练。”

“简练...代表着好穿,说明他没什么时间去穿...他的衣领上是不是还有着一些粉?”、

“不出您的所料,确实有这些东西。”

“好极了!兰里斯果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身体果真已经衰落,竟然会因为连续工作几天就昏迷,呵呵呵,笑死了,他曾经的精神多么强大,现在却如此的衰落。”

“在一具死尸上面,连最强大的意志力都会失去价值。”

“哼,那个家伙是亡灵法师。掌嘴!”

“啪!”的扇脸声,扇的毫无犹豫。

“兰里斯现在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如果他要死了,我们还需要为他续命。”

“那大人,我们之前制定的计划是否可以施行了?”

“计划?那个不过是个理论罢了,你要记住,理论跟实践隔了一条河,别摸着石头过河时,脚下一滑然后就被冲到了海里,那个海,可深不可测。”

“明白了,我这就下去吩咐让那些家伙们小心点。”

那人一躬身,“去吧,速度快。”,“是。”直接退后转身走出门外。

待人离开后,猫从双手中挣脱出来,打了个哈欠,爪子在身后的人上一点,紫色的魔纹一闪而过,猫猫就消失了,很快人也就干枯碎裂成灰。

————

“嗯?玛多,你在这里啊。”正在辅助兰里斯阅读文件的希维尔往房间外瞥了一眼,发现一只橘色的大猫,于是在看到兰里斯将几份文件签完后,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指尖相互交错。

“嗯?玛多?”

【那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猫?吃的莫名的多。】

兰里斯不着痕迹的将希维尔牵过来的手松开,在她虎视眈眈的表情中,慢步走了过去将橘色的猫猫抱起,猫猫柔软的爪子先是弄乱他的头发,又用爪子探探似乎觉得死亡绝壁硌得慌,“喵喵~”

它就在兰里斯的怀中挣扎起来了。

“...”

【这只猫在想要什么?】

“说不定它是在嫌弃您又矮又平呢。”希维尔伸手试图将玛多抱走,但兰里斯拒绝她的动作,而是将猫顶在头上,继续批改文件。

“嗯...洪水泛滥后的处理情况,还行,没有造成什么巨大的损失,这些人值得表彰,等处理完事情后一个个的来,”将这张申请表彰的表单签好字扣在一摞文件上后将这一整堆都推出去,他忽然转头看了一眼希维尔,“希维尔殿下,请您帮我把这些放到专员的篮子里,很快就会有人带走分批执行。”

“好好,您继续忙,我给您跑腿去了。”

“您可以顺路带点肉干之类的,我觉得玛多应该能吃。”

皇女殿下抱着一摞文件出去了,很快,又有一摞被仆人们带了过来,皇女殿下大概是出去购物了。

【啊,这处理文件的时间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呢?】

“咕喔?修道院杀人案?有意思。”

他从文件堆中找出一封盖着渡鸦印记的密函,密函已经被专人切开检查,以防有毒药诅咒一类的恶毒礼物。

“尊敬的兰里斯阁下

我匆匆的写下这封信托一个喜欢夜间跑出去冒险的男孩带过来,因为这地方的所有人都不值得信任,我的上司诺德尔被人杀死于修道院中,人们在女厕中发现了他,他的头被人砍了下来,肚子被剖开,有被拖行过的痕迹,我认为这是对帝国有的敌人所做的。

现在修道院已经被亵渎,肮脏的花纹与卑劣的语言被刻在尸体上,我命令修道院长加强封锁此时,道格斯治安官将与我一同调查事情的真相,但我唯恐事情有变,特地写来此信通知您。

您最忠诚的凯尔”

兰里斯看完了整封密函,然后来回翻找铭刻在信封与信纸上的花纹,来证明这封信函确实是真实的。

“嗯哼哼...有趣,实在有趣。修道院杀人,还用这种如此亵渎的方式...”

【水下的鱼儿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当猎人了吗?还是觉得自己可以捕鱼,同类相残,就能当猎人了?】

“这是什么?萨克银行的分行长被毒杀?那不是隔壁领地的吗?摆在我这边干什么?我又没想现在就杀掉那家伙,贪得不够多,不值得我去取钱。”

————

“老师,我回来了!”当希维尔推开这扇门的时候,发现一猫一人正聚精会神的研究一副地图和信函。

“喔?那就把玛多带出去吧,喂它点零食,我觉得橘猫还是胖一些比较好看。”他取下头顶的猫,递给手上大包小包的希维尔。

“喵~喵喵喵!”

兰里斯就这么看着玛多追着皇女跑了出去,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开始批阅文件。

“城郊墓地有异动?诸多士兵在晚上都受到了惊吓,认为需要派兵进行巡逻搜查,以免有亡灵出现,附近的森林也不安分。呵呵呵,”不知为何,兰里斯在看到这件申请时,脸上的笑是如此的瘆人。

他的目光在摊开的地图上瞄了几眼,像是找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般。

【好,城郊墓地派兵审查哈,很好,那么再加一场戏,让身体情况欠佳的侯爵领主去森林猎场中狩猎一番如何?想必一定会非常的有意思吧?】

“皇女殿下!希维尔殿下!”

“来了哦,老师怎么了?”她猛地推开门,脚边跟着那只橘色的玛多,映入眼帘的是——办公室挂着一张巨大的诺里斯侯爵领及周边地区的地图,以及背着身正在画圆圈的兰里斯,“不知道您的骑术和弓箭技艺如何?”

“如果要评价的话,应该还算是尚可吧,不算优秀卓越,但仍能接受的程度,在皇家狩猎活动的时候,我能够狩猎到的数量只能排个中游,什么兔子、鹿的可以。”

“那就好。”

兰里斯闻言微微点头,再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一脸茫然的希维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听说森林中有不少害兽出没,不如由我们亲自带队出发狩猎如何?”

“那必然是可以的,那我这就去准备弓箭和马匹。”

“感谢您的支持。”兰里斯轻声说道,玛多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就已经跑掉了,毕竟猫猫是不会理会人类们的交谈的。

“啊,玛多走了啊。”等皇女重新想起那只猫的时候,看向脚边,玛多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把肉干摆在我准备好的猫窝那里吧,玛多就是过于自由了,等饿了它就会自行去吃的。”

“好,我们喂得这么好,结果还要出去打野食。”

“毕竟是猫嘛。”

希维尔忽然问了一个恶趣味的问题,“老师,你说玛多一直被我们喂着,它到最后是不是不能捕猎了?会被养废的吧?”

“好问题,一般狩猎过的生物就算处在优渥的环境中,狩猎的本能也不会失去,只不过身体是否能够跟得上狩猎本能就是问题了。比如几只军用战兽被喂的白白胖胖一样能够作战撕下敌人的身躯,突破防线,只不过耐力和力量都会有一定衰退。”

“我明白了。”希维尔就关上门离开了。

【唔,皇女殿下是想养宠物了?她现在的年纪确实也是好玩的时候,贵族们的孩子也喜欢养些猛兽之类的,做攀比也不是不可能...那我得需要好好物色一下了。】

————

“一个新的大消息!你快通知下去。”

“大人请说。”

“很快兰里斯和那位娇贵的皇女殿下会带兵出去狩猎和清剿城郊的亡灵。”

“您的意思是?”那人在脖子上比了一个刀斩的手势。

“不行,还不到时候。”

————

“老师,您今晚还是不和我一同用餐吗?”希维尔看着将自己的晚饭摆上餐车的兰里斯,心里有些不爽。

“是啊,狩猎的队伍需要安排,城防的工作,清剿亡灵的部队,都需要安排。今天我就在自己房间吃了,”说着话,兰里斯推着餐车出了餐厅,“哦对了,还有几位帝国公民在这几天的精心治疗下,清醒了许多。我一会还得去听听他们的爱国言论呢。”

“那...祝您成功了。”

“都说了,我可是这里最好的牙医。”

“您上次说自己是这里最好的心理医生。”

“哦,是吗?那就能者多劳吧,又不碍事的。”

【嗯,能者多劳。】

“嗯哼哼~”他一脚踢开了房间的木门,随手拉过一张椅子,掀起一阵灰尘,将盖着白布的餐车下端掀起来,将里面的一个篮子取出。

篮子中堆满了纸张,摆在最上面的那一份名字是《关于防范洪水中值得表彰的人》,“诶呀呀,得好好表彰一下呢。”兰里斯的左手转着一把短刀,微微笑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