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死神与生命圣山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8/16 23:31:40 字数:2036

荒山野岭人影稀,只有兰丝在懵逼。

他刚刚在学者以及柚子树无意识的帮助下,成功的看到了柚子之梦,看完之后,他整个人都麻了,原本以为只有柚子树可能要打,原来这一大片都是柚子树?

“所以,你是说,这棵柚子树靠着自己的能力创造了外面那一大片的森林?”

“柚子的能力确实能够用神迹的名称去称呼,不知道是哪一位神明在最后降下了垂怜,用神力赐福了这片土地。”

学者摸着自己的头,看着他身后正在恢复活力伸展枝条的柚子树,大量的骸骨仿佛是受到召唤般的奔袭而来,有意的避开了兰里斯与不远处的瓦娜,尸骸们附着在柚子树的根系上成为了盔甲一般的东西。

根系进入了尸骸之中,吸取养分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而是出现了尸骸逐渐恢复起活力,残缺的部分出现了肉芽继续生长,那条熟悉的龙魂从树干中冲出,在天空中飞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寻找起自己的尸骸。

然后它看到了此生难以忘怀的场景,自己的身体既掉了头,又裂开了,彻彻底底的裂开了,腹腔的内脏全部变成了牙齿,肋骨也变成了尖牙。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尸体啊,你到底遭受了怎样的罪孽与折磨?哦!哦!我快顶不住了。”龙魂头一歪,脚一蹬,当场被毁灭尸体的人气晕。

“嗯,这个样子,除非是柚子醒过来一点点的治疗,要不然,这具龙体是难以修复的了。”学者踱步走了过去,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狰狞的龙体,令人作呕与恐惧的腹腔,学者很久以前见过,他轻轻触碰了下锐利的尖牙后,他回头问向兰里斯:

“你打的?”

“是我打的,原本把头切下来就不动了, 我还担心肚子里会不会装着什么阴间玩意,比如炸弹和病毒爆破弹之类的,就把肚子切开检查下,没想到这东西不按照常理啊。”兰里斯对这具龙体也是一脸的怨念。

“听起来你曾经的经历很丰富,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头吧?”学者的问题很随意,兰里斯的反应就不是那么随意了。

“那倒不至于,”兰里斯眼神瞟向其他位置,“可能别人因此吃了不少苦头,我也跟着看过了,毕竟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嘛。”

在说完后,他眼神阴翳的皱着眉头,【这里,是有什么广域的精神影响类魔法存在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说出来?】

学者已经操刀开始解剖龙尸了,旁边的龙魂还在嚎着;

“嗯,牙齿非常的坚固与锋锐,进化出这些不像是只用一次的样子,应该是要与强敌打持久战,哇哦!酸液?有趣,真的很有趣啊,德贡思,你身体的变化确实有意思。”

“这又不是你的身体,当然会觉得有意思了!”

“很遗憾,大概在几百年前,我的尸体和一头狼加半只鹿结合在一起跑了,你至少还有个念想。”

“啊这,抱歉。”

“没事没事,我原谅你了,”学者摆摆手,转而对着兰里斯说道:

“有个好消息,德贡思的尸体确实是因为这里本能排斥死亡而主动做出的改变,但坏消息是,你之前展现出的水平不足以引发这种情况,至少你不能挥挥手就能让一整个城市化为死域。”

“哦豁,我懂了啊。”他翻了个白眼,连武器都懒得拿了,就准备好新的攻击,随后就对着一直在观景状态中的瓦娜问道: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瓦娜应该没有这种水平。”兰里斯出于对刚刚柚子树的恐怖经历,他的攻击只是蓄势待发而没有打出去,“瓦娜”盯着他看了几眼后,轻轻的笑了笑,挥挥手,兰里斯手中的魔法就消失了。

【哦,好吧,这就是挥挥手就能杀死一整个城市的水平吗?为什么我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就不断的遇到这种难以解决的麻烦?】

“哦呀,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反正我又不怎么在意这些事情。”瓦娜的眼睛变成淡淡的金色,长发的颜色在逐渐淡化有变成灰金色的趋势。

“金色的眼瞳...降灵...您是原始神明吗?”学者在端详几眼后,举手提问到,

“唔?算是吧。”瓦娜点着嘴唇,“那你们可以猜猜我是哪位神明哦,很好猜的哟~”

“您是生命女神斐兰?”

学者的话似乎让瓦娜的脸黑了几分,见状有些不太妙的兰里斯紧跟着说了句:

“据我所知,旧生命女神斐兰在旧时代末才被击杀,所以这位神明应该不是斐兰神。”

学者闻言,他的眼神就一直紧盯着瓦娜的眼睛瞧,“在我的印象中,圣佩斯山脉在沉没之前,似乎一共有两位原始神明降临,您不是斐兰女神的话,那只能是...”

【死亡之神了。在柚子树的梦境中被生命女神斐兰从天空中击坠的黑影。】

“啊这,”她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毕竟我那时在重伤嘛,突然被发狂的斐兰给打了下来,虽然圣佩斯山脉被污染了大部分,但终归是斐兰的主场优势,还有着天然的抗拒与相克,在被突袭后,暴毙的可能似乎也不低嘛...”她越说越小声,最后细小到难以听见。

突然!死神昂起头,握拳大声喊道,“再者!死神被打死了有什么不对的吗?!反正都挂着死亡的名头,而且世界中的一切都要死的啦~没差没差啦~”喊着喊着,她的手就开始不自觉的摆动表示自己的不在意。

“况且,我在消散之前,可是创造出这个世界中最难以想象的奇迹!将已经死亡消失的生命们重新归还于世界哦!这可是斐兰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我做到了!”死神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柚子树,手指指向自己,用着自夸的语气说着,她又将目光看着学者的灵魂:

“以及你们,我听到了你们在面临死亡时的不甘,可惜那时我的已经无力改变一切了,因此,我给予了这棵柚子树赐福,死亡之神的最后的赐福。”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