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锻炼与一脚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8/24 0:30:02 字数:3017

兰里斯站在曾经能被称为城市的废墟中,脸色肃穆,曾经的城市已经基本成为了一整片荒地。

无论是看似维持治安,实则还在看戏的士兵,街上叫卖的商贩及其商铺家人,呵骂的人,围观的群众,都消失了。

无论是还算巍峨的城墙,豪华奢侈的庄园,亦或是贫民窟里最为低矮的破楼窝棚,还是什么普普通通的民房,都化整为零,以散状出现在各处,或许沾着片点血肉,给予别人无限的遐想,更有可能成为某棵柚子树身上的防护物品。

前行的柚子树对于兰里斯给予的土地表示很感兴趣,于是带着众多灵魂们先行出发了,只留下某只可爱的狐萝卜在这片遗迹中乱窜,勾引着周围人去跟着她玩。

那些居住在树上非常关心这只狐萝卜的灵魂们也很放心的让这只珍贵的神话种族在这片大地上乱窜。

她伪装成各种模样,比如一具完整的尸骸、一块石头、一栋房子、一个破旧的神像(阿喵外貌),在阿喵发现不对劲后,因为这里不可能存在完好的东西,于是她更换了模拟风格,靠近圣佩斯山脉中的伪装风格。

这种伪装真的就是阿喵在玩闹,因为那条金黄色的大尾巴总是非常明显的在你眼前摇晃着,勾引着你去撸几次,但每次将要触碰到尾巴尖的时候,整个尾巴会颤抖一下,随后消失不见,随后,阿喵就会进入真正的伪装隐藏模式。

她的伪装术本就达到至臻的境界,单从外表上来看,她的伪装和正常的事物完全一样。

声音、气味、触感都一模一样,想要找到她,必须对周围的环境聊熟于心,几颗枯枝,几块石头、有几根散落的骨头和肉块都必须记在心里,于是,兰里斯派出了几近所有的黑制服和内卫们,包括莉拉在内,让他们追着阿喵玩。

阿喵的刺杀技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特殊的训练,虽然狐萝卜看起来非常的可爱,但,那可是多种技术都达到至臻境界,且已经化为本能的存在。

她在发觉很多人经过都没有发现她的时候,会随手拿起一根木棍,对着没有防备的家伙们戳一戳,美食就到手了。

因为兰里斯提出了一项有赏罚的任务,就是她会不会被黑制服和内卫们抓住,如果在路过四次以上没有任何发觉后,阿喵就可以发动潜行的攻击突袭他们,然后就能有肉吃了。

如果被抓到尾巴尖的话,到手的肉就会飞出去一部分,至于这些肉的来源,就从黑制服们和王庭内卫的训练资金和福利中扣了,或者请他们自行去附近的山林中打猎,然后带回来请人处理。。

因此她和他们都认真了起来,为了更好的伙食,更好的明天,他们都燃起了斗志。

“喵!喵!你出局了喵!”现在阿喵剑圣正拿着一根树枝一打四,“你也出局了喵!晚饭能吃饱饱了喵!”

突然间,一群人从阴暗的角落中窜了出来,直扑阿喵的尾巴尖,“喵喵喵?你们这是违规的喵!”她一晃手中的树枝,瑰丽的色彩直接覆盖住整个树枝,刺眼的光芒直接照满了这整片区域,八面盐柱构成环绕的墙壁冲天而起,直接将蓄谋已久的突袭化为虚无。

“哇哦?”银发的兰里斯看着冲天的盐墙陷入了沉思,“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规模售卖盐了?”不知何时,艾丝翠得站在他的身边,轻声的说出了他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诶呀,殿下,您的想法是很不错,但这不现实。”兰里斯走到一处还算完整的地下建筑入口处,“那个光辉并非是魔法,而是神术,是我等凡人究其一生兴许也难以触碰到的光辉,那片盐墙是凭空创生的,用着炼金术吗?以空气和魔力做转换的炼金术?这应该是高等神术吧?和神明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才能使用的那种。”

自小被兰里斯培养去阅读百书的艾丝翠得殿下说出了部分情报,“但炼金之神从未出现过新的神明,按照您的说法,这只狐萝卜在神战开始后,一直待在圣佩斯山脉的话,就和炼金之神的传说不相符了。

旧时代的炼金之神,柏妮丝·贝蒂,一个传奇人物,依靠着自己的能力和一些私人的愿望,就能够开创炼金术,并将其推到了顶峰发展时期。

她在旧时代的众多战争中也有过现身,但柏妮丝·贝蒂在旧时代结束之后,就彻底的销声匿迹了,从诸多资料中调查可知,她并未被任何人杀死,似乎是自杀身亡的,但原因未知。”

“...诶呀呀,想想就觉得很麻烦,”兰里斯挠挠头,就决定放弃思考这件事了,转而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而艾丝翠得殿下已经习惯的摸着兰里斯的头想事情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默契吧?

至于那又变成干肉条的右臂右腿,谁会管呢?

他现在站的位置,就是他之前作为临时市政厅的庄园,现在,也就剩下了爱锡德帝国精神的教育乐园(兰里斯欢乐地下室)。

在这里,兰里斯培育出了许多愿意为锡德帝国牺牲的优秀帝国公民,有过许多好或不好的体验,但现在这里已经空了,在栽培完最后的猫猫后,这里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被废弃了。

这个城市在柚子树走过一遍后,连遍地的残垣断壁与残肢血块也不复存在。

雨下了一整天,排水的渠道早就被破坏,遍地都是土灰碎石组成的泥浆,混着微微的血色肆意流淌。

唯有架在河流上的桥梁仍在,河流湍急的流过,河水在大降雨后变得湍急,算了算时间,那条船应该到了格罗特了,那就意味着帕罗蒂也应该下船了,下船好啊,下船意味着帕罗蒂没有死的消息就会被传播出去,如果去搜查一下,还会有着一枚展翅欲飞的帝国夜鸦的勋章。

这才是帕罗蒂的妙用,用于引出一些值得投入大量关注,但在明面上几乎从未见到过的组织们。

不过吧,万一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出现了一些必须延误行程的事件出现,那可就不太好了啊。

生活真是不错,遇到了难事,自然就会给你些好事情作为补偿,不过这些事情能不能算得上是补偿,只知道自己要继续加班的兰里斯欲言又止。

——思考未来的分界线——

帕罗蒂在船上摇啊摇,晕船的她差点死在又闷又热的船舱里,凭着一股特殊意志的她经过了些许船长怜悯她的休整后,这艘船就重新出发了。

可惜上天似乎不准备让她安生的度过去,只想再给她点磨难与教训,暴风雨就像是不要钱一样,来来回回,刚过去了一波,又来一波,把这艘本就不算稳固的船弄得摇摇晃晃。

船舱中的其他乘客也逐渐都醒了过来,开始叫骂着,骂着名为“兰里斯·谢尔曼顿”的诺里斯领侯爵,骂着帝国暗处的夜鸦们,骂着审问部的家伙们下手有多狠,骂着帝国,骂着皇帝,骂着皇后,骂着一切,似乎也把自己骂进去了。

没过多久,被烦进来的船长走了进来,这些乘客们的叫声更加激烈,犹如那养猪场中的猪,被养的肥肥胖胖的,看见饲养员提着刀进来了,却卖力往前供找死般,通常来讲,越是壮硕的猪,越能拱在最前面。

“救我!救我!我是香料公会的高级会员,我能给你很多钱!”

“放过我吧!我是无辜的,我是被牵连的,我是被胁迫的,我别无选择啊!”

“狗日的审问部的杂种们,对我下手这么狠。”

“兰里斯!狗屎的兰里斯,他只不过是条狗而已,他怎么敢?”

“你们应该骂的是帝国夜鸦,他们窃听着一切!一切的一切!他们下三滥卑鄙无耻,犹如深埋在地下的大粪,连虫子看到他们都会不屑一顾。”

哦,好吧,基本上没有一个正常人,虽然帕罗蒂能够感觉到有人在这船舱内是所谓的演员,故意的带动气氛,炒热某些话题,这大概是某一位所需要的吧?

但是帕罗蒂可听见了,有一只不知死活的虫子,在骂帝国暗鸦,虽然帕罗蒂也一身怨气,但亲爱的莉丝现在可是在帝国暗鸦中供职,她连帝国的帝都都能攻进去,虽说她现在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但她可比这些只会呜噜噜的叫的肥猪们好多了。

她直接一脚把那个骂帝国夜鸦的人踢了出去,在他还在痛呼“谁在踢我。”的时候,一把尖刀直接落下,捅入他的脑壳中。

——作者的话——

ps:神明的等级是创世神大于原始神明大于半原始神明大于后天神,还有地区神明。

虽然黑制服们和王庭内卫们在对付圣佩斯山脉和阿喵中的表现颇差,但番外中提过阿喵经过几千年的时间,基本成为神明了,而圣佩斯山脉更是原始神明的神赐之地,黑制服和内卫本就不是用来对付这种已经超纲的战力存在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