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有了他,就不用怕了呢

作者:风乾星 更新时间:2021/9/23 0:00:44 字数:2264

雨暂时下的还不算大。

但是这地方由于人迹罕至,所以草长得十分茂盛。

雨滴打湿了草叶以后,没有泥土路的地方,踩起来便感觉非常丝滑。

简而言之,就是非常容易摔倒。

云铭薪都不能走的太快,只能顺着王娜说的,李超消失的路线走。

但是让云铭薪困惑的是,一开始草丛周围还有不少被人踩过的痕迹。

随着自己的深入,这种痕迹变得越来越少,甚至是完全消失不见。

九条雪姬小心翼翼的跟在云铭薪的身后。

两个人还真有点私奔后,生死相依的味道。

不过,一身现代的衣物,破坏了这份感觉。

云铭薪有点焦急了,因为再找不到,估计自己两个人也就只能先一步退出去了。

不能为了一个人把自己搭进去不是。

这么想着,他的右脚突然一滑,差点摔了个跟头。

幸亏一只手,强而有力的扶住了他,让他稳住了身形。

“铭薪,你小心点!”

九条雪姬叮嘱道,她几乎是完全没有注意周围,就一直看着云铭薪,担心他的安全。

以她的玲珑心思,自然不难猜出,云铭薪恐怕多半是为了帮助自己才提出要主动去找李超的。

毕竟九条雪姬是带队老师,如果学生出了什么事,学校方面还好说,因为学生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但是李超家人方面呢?

假如有什么意外,丧子之痛完全不会让人有任何理智,甚至极端的家属会对老师进行报复。

不然,就算云铭薪再善良,也不会为了一个跟自己都没讲过一句话的人,冒着危险去找他。

说实在的,那人自己作死,还真是让云铭薪觉得生气。

自己要搞事,别连累别人啊!

这叫什么事嘛。

虽然知道现在这种情形下,很不应该,但是九条雪姬就是想笑。

眼前这个小男人好可爱,让她忍不住的喜欢。

突然,她眸光一凝,手上开始动作,猛的喊了一声:“铭薪,小心!”

云铭薪刚刚回头,就见到一道银白色的光在眼前一晃。

身前传出物品砸落的声音。

云铭薪定睛一看,冒出些冷汗。

眼前这断成两截的东西,是一条通体青绿色的蛇。

这在当地算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毒蛇,叫美人蛇,也可以叫它竹叶青。

它的蛇毒在毒蛇类中不算很强,但这地方偏僻,一旦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还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他不由得一脸后怕的看向九条雪姬,她正把自己手中的太刀缓缓收回。

银白色的光折射出来,证明了它有多么锋利。

是很传统的一种太刀,仿造古代名刀菊一文字打造的,锋刃很长,杀伤力十足。

刚刚对方出手时,迅若奔雷,明显剑道有成。

云铭薪多看了两眼,原来对方一直背着的,竟然是把刀啊。

他不由得问出了自己疑惑:“你为什么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啊?”

以往一定会回答他问题的九条雪姬。

这次却沉默了,脸色有点变化,复杂起来。

看起来让她说这些东西,她有点不太情愿。

罕见的见到对方不言不语的模样,他也收敛了好奇,没有问下去。

反而一指前面的树林:“差不多了,那片树林我们再看一眼,不行就回去了。”

九条雪姬点了点头。

当他们走进树林的时候,才发现事情并没有云铭薪想的那么简单。

因为光线本来就已经很弱,树林非常茂密,树枝甚至交错在了一起。

导致里面更是几乎不透光,黑漆漆的让人心悸。

进不进去呢?

看了一眼九条雪姬,似乎是想问她的意见。

九条雪姬极为缓慢地点了点头,云铭薪也就率先走了进去。

但他没有发现,九条雪姬的手已经在轻微颤抖。

她,似乎有点害怕。

这若是放在她的圈子里,简直就是平地惊雷,无异于打了他们一记耳光。

周围越来越安静,只留下脚步声,与虫鸣声。

雨似乎在变大,冰冷的流过两人的发间。

九条雪姬不动了,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

这里……

好熟悉啊!

她心生感慨。

脑子里回忆起了她此生最多次梦见的画面——

同样是一片漆黑的树林,空中飘着大雨。

一个穿着和服,一脸严肃的美妇人站在树林的一个角落里。

一位衣服单薄,精致的像是瓷娃娃的女孩,正抓着与身高极为不符的太刀,用力的挥着。

“不够!”

“完全不够!”

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雪姬,你要记住,你不能对不起雪姬这个名字,更不能对不起九条家,给我拼命练!”

“你的一切都要做到最好,绝对不能让别人超过你一点点。”

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似乎在把一生的严厉短时间内倾泻而出。

“可是,妈妈,我好累,手好疼啊!”

女孩子怯怯的声音响起,其中还充满了委屈与心酸。

“你竟然敢说出这种话?”

女人仿佛听到了罪不可赦的事情一样,愤怒霎时喷涌而出。

“今晚,你再给我全力挥刀一百次,然后一个人住在这片树林里,这里有野兽,必须给我好好活着,我等会,就马上离开。”

“下次,再听到你说这种软弱的话,看我怎么惩罚你!”

“哼!”女人一甩袖子,步子轻迈,离开了。

她走路的姿势,就好像是一部机器。

九条雪姬依旧记得那片野外的树林,陪伴了她几乎整个童年。

本来如果只有这样,那也还好。

一直到某天,那个女人的尸体被送了回来。

她遇袭了,本来没有受伤,但受惊过度,加上平日里累计的一些暗伤,就那么走了。

九条雪姬看着那张本来应该严肃,却只留下惊吓的脸。

说喜欢,那绝对没有。

说恨吧,那也算不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没有什么波动。

九条家认为,她是被吓死的,有辱门风,就拖到那片九条雪姬熟悉的树林去,早早的埋了。

堂堂嫡系的一位长房,她的逝去,在那个名为贵族的湖里,没有泛起什么波澜。

之后,为了这种事不在发生,为了让后辈遇袭能有力反抗。

所有人加大训练,而她,首当其冲。

她似乎总能梦见,那片树林,那个女人,那个寂静的林地里传来的虫鸣草动。

她,

好害怕!

这里,

好黑暗。

有没有人啊!

好想喊一声啊。

真的就一次也好——

就喊一次:帮帮我!

骤然间。

那个世界,天空的云层似乎裂开了。

一道亮光,撒在了她的身上。

光芒着实刺眼。

透过早已紧封的眼睛,侵入她的视觉神经。

九条雪姬睁开眼,自己的右手已经被握住。

那个让自己讨厌不起来的人,露出一张有些担惊受怕似的脸:“我现在好怕啊,还是回去吧,别管李超他了。”

有了他,好像不用怕了呢。

真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