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酒

作者:雨山凉声 更新时间:2016/7/1 0:07:05 字数:2008

我第二天醒来,是被一声长长的、凄厉的惨叫惊醒的。

“啊——有鬼!”

谁啊……我脑袋一片发懵,睡觉的迷糊还未完全退散,只觉得周围一片嘈杂,模糊中有一个人站在我眼前,大声叫着我的名字。

我揉了揉眼……声音和视觉慢慢恢复。

我眼前的,是桃夭那半是气愤,半是痛苦的脸。

“哟……早上好!”我挤出一个笑,“你醒了……”

“我,我的床上,那玩意是什么鬼?巫蛊娃娃?”妹妹皱着眉头,一脸头疼发懵的样子——宿醉本来就不好受,一睁眼又看到‘福娃’的冲击更是让她有点反胃。

“福娃晶晶”,我乐呵呵地伸了个懒腰,“据某大爷说,是宋代的古董。”

“你在逗我么?”妹妹气乐了,但是似乎一笑又搞得自己脑袋有些作疼,“谁让你放在我枕头旁边的?害得我一晚上都做噩梦,醒来还头疼。”

“做恶梦可不关我的事。”我摆摆手,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你都知道昨天你喝醉后干了什么了么?”

妹妹悄悄咽了口口水,故意做出不在乎的样子,“我,我干什么了?”

我掰着手指头一一数着:“你偷了隔壁王婶的内衣,戴在了身上;你把旺仔牛奶藏在胸罩里,要给人家萝莉刘雨瞳喂奶;最后你还被隔壁王婶发现,上上下下被摸了个遍……”

“你……”妹妹的表情僵住了,“你少胡说……”

我翻了个白眼,“喂喂,真相虽然很可怕,但是真相就是真相——”我指了指丢在一边,大小可以媲美大型超市购物袋的王婶BRA,“你昨天就带着这玩意,开心的不得了……还故意晃来晃去给人喂奶……”

“别说了!”妹妹捂着脸尖叫一声,无力地蹲了下去试图缩起身子,“别说了!”

“你好像很开心呢,”我嘿嘿笑着,故意用语言进一步刺激她“但是王婶的尺寸太大了,根本着遮不住你的胸……”

“你都看到了?”她抬起头来,面色不善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遮不住的?你都看到了什么?”

“没……”我咽了口口水,“身为你的哥哥,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桃夭站起来,一点点逼近坐在沙发上的我,居高临下地与我对视,“话说……把我灌醉的就是你啊……来来来,老实交代,在我喝醉的时候,你到底干了什么?”

“什么也没干!”我急忙摆摆手,“我可不是那种人……”

就在我辩解的时候,一个柔弱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桃夭……能帮我拿套衣服么……”

小玫从我的房间里露出脑袋和裸露的肩膀,眼神里有些迷茫和羞涩:“我……我的身上的衣服不见了……”

妹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她近乎震惊地看着我,又看看小玫,说话都有些结巴:“小,小玫……你为什么会在他的房间里?你的衣服去哪了?”

“哟,你也醒了?”我干干巴巴地说,“疼么?”

“喂!”妹妹一把扑到我身上,脸贴脸地看着我,“你到底把她怎么了?她的衣服呢?疼?你干了什么?”

“松手啊!我说的是头疼么!”我无奈地摆摆手,“我什么也没干!你急啥!”

“她的衣服哪里去了?为什么她光着身子?”

“我说是她自己脱得,你信么?”我耸耸肩。

妹妹带着一丝震惊和失望的眼神看着我:“你不会真的趁着人家喝醉……”

“你大爷!”我揉揉脑袋,露出一丝苦笑,冲着小玫喊:“小玫,你出来吧……别害羞,我昨天都看过了。”

我的意思是说小玫的内衣打扮我都看过了。

可是这妮子明显理解错了,只是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猛地缩回了头,关上了门。

“林雨山……你!”妹妹捂着自己的胸口,死死地盯着我,“你都做了什么!你都看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看!”我有些恼火,“你大早上起来叫什么?早知道等你醒了还要被你这么审问,昨天我就应该录像作证……”

“录像,拍裸照逼我俩不能报警是不是?”她咬着牙,“好手段啊!”

“我是说录像证明我的清白……”我苍白地解释着,只觉得自己越描越黑,干脆闭上了嘴,从一旁捡起小玫的衣服扔给妹妹,“把衣服给小玫,别再让她乱脱了……还有,你俩以后不准在外面喝酒——就你们这酒量和酒后德行,整个就是一对行走的真人脱衣秀!”

我瞥了一眼旁边王婶的BRA……嗯,某种意义上比脱衣秀还糟……脱衣秀可不会乱穿这种东西恶心人。

我揉揉太阳穴,看了看没来的及收拾的一地狼藉:“你也别闹了,一大早才解了酒,再乱闹下去就更难受了……你坐在这儿和小玫吃点水果,我去给你们做早饭。”

桃夭噘着嘴看着我,眼神里有些奇复杂。

她终于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缓缓叹了一口气,“哥哥,谢谢你……昨天肯定给你惹麻烦了。”

对啊!这个画风才是好妹妹啊!

我耸耸肩:“谢?哥哥不就是用来使唤的么?”

她轻轻笑了笑,给了我一个拥抱:“说的也是。”

喂你还真的承认了啊!好歹做做面子工作安慰下我啊!

我抱着妹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头不疼,胃不难受就行……以后少喝酒。”

“哦。”她轻轻松开了我,“只有你在,我才会喝酒。”

“有我在也不行。”我翻了个白眼,“对肝脏不好,再说了喝酒喝多了生出的孩子不健康。”

“你这么关心我的孩子?”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乐呵呵地看着我。

“我是怕你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又怎样?”她哼了一声,“我就不信你不养我。”

“瞧瞧你这没志气的……”我乐了,“我记得你说你还要包养我呢。”

妹妹心虚地瞥了我一眼,故意没有回答,拿起了小玫的衣服朝卧室走去,临末了丢下一句话:“灌醉我就算了,把小玫也弄成这样……真出什么事了,你负得了责任么?”

我有些脸红:“喂……为什么灌醉你就可以?”

妹妹没有回答,消失在了转角。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