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旅馆的隔音最让人无奈了

作者:雨山凉声 更新时间:2016/7/29 20:47:13 字数:2171

我和桃夭之间的气氛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叫春搅得分外尴尬,妹妹有些不自在地盯着我,憋了半天也没有在继续开口。

我也有些不自在地错开了与她对视的目光,绞尽脑汁地想说些什么……

“嗯……隔壁好像很爽……”挠挠头,傻笑着说出了这句弱智台词。

妹妹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她捂着自己的胸口从我的身上爬下来,钻到旁边拉起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盯着我的眼神有些莫名的犹豫。

我也咳嗽一声觉得有点不自在,可是隔壁的情侣似乎打的火热,一阵阵叫声如同波浪穿透脆弱的墙壁,清晰地传到我们耳朵里。

“啊,卧槽……啊!继续!”

我看着桃夭的脸,这个妮子似乎听不得同类**的呻吟声,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盯着我:“那个……为什么会这么叫……”

“不知道……可能他们玩的很开心……”我干巴巴地憋出这句话,只觉得自己弱爆了……喂,想点别的说啊!优雅不要污!

“据说是男生比较舒服……”妹妹的声音几不可闻,我很少见她这么害羞,居然说话的时候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整个脑袋都几乎缩进被子里,想竭力掩饰着自己的不自在。

“不会吧?”我苦笑着,“女生应该也……嗯……可能一开始……”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令人懵逼的现状使我有些口不择言,“你应该也知道的,女生应该也会有感觉……”

“我、我怎么知道!”桃夭有些结巴地叫了起来,“我又没有、由没有……”

“喂,别告诉我你自己没有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的自……”

这句话还没说完,我就急忙住了嘴——卧槽我居然问桃夭这个?这算什么?对妹妹进行口头性骚扰?

“你,你不是也有么!”她激烈地抗辩着,脸已经红的不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房间里老有皱巴巴的卫生纸!还有你D盘那个‘日语听力’,里面的台词全都是雅蠛蝶!”妹妹声音颤抖着抗议。

卧槽,男生盆囤积存货也有错啦?那要是盘里的东西都是比利王奥义,我就变得不食人间烟火圣洁无比吐口痰都是圣水啦?

我只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脸上似是有火烧,只得瞪着妹妹,恶狠狠地威胁着:“你要是再瞎说,我就掀你的被子,给你拍裸照!”

桃夭冲我翻了个白眼,气恼地开口——

“来呀!正面上我!”

隔壁的女声兴奋地尖叫着。

桃夭想说的话被这一嗓子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我:“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让隔壁闭嘴?”

我也挠挠头——对方如果肾虚肾亏还好,但是万一精力充沛,这么嚎上半宿,这怎么忍?

而且我还要和桃夭一个床……半晚上听着这种靡靡之音……

于是我点点头,用力敲敲墙壁向对方示意。

可是对方无视了我‘善意’的提醒,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吼起来:“欧耶!用力!欧耶!”

“小点声!”我敲着墙吼着。

“啊呀,隔壁听到了……”“不用管不用管……”“啊……你轻点……”

妹妹无奈地看着我:“人家high了,不鸟你。”

卧槽,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让我和我妹妹怎么活?

我挠挠头,开始模仿着赵忠祥老师的声音,用温厚悦耳的语气缓缓开始对对方进行现场直播。

“在非洲茂密的雨林里,毛发浓密的倭黑猩猩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交配……”

“啊,用力!你用力!”隔壁女声大叫着。

“尽管他们的生殖能力远不如人类,但为了取悦伴侣,雄黑猩猩依旧会用拼命抽搐着,争取在五分钟内给伴侣带来尽量多的刺激。”我深情且怜悯地瞎扯着台词,“有时候还会用力过猛流口水……这一症状常见于倭黑猩猩与王二这两种生物身上。”

“啊!用手!”女声不失时机地叫着。

“为了弥补生殖器的短小,他们也会想人类一样,用砂纸般的手指与木棍来追求更强的刺激……”

妹妹抓着被子已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妈的……隔壁是不是有病!”男的骂了一声。

“帅哥?来不来一块玩?”对面女声嗲嗲地发着骚,调戏着我。

但是你如果傻到真过去,估计对方开门就是一拳……

“生殖隔离,是指不同生物之间繁衍并不能产下后代……”我的语气谆谆善诱,“即使人与倭猩猩同属于灵长类动物,照样没法生猴子……”

对面似乎被我说了一番也有些无奈,虽然还是在‘**做的事情’,但是明显没有再次展示那粗犷高亢的高音独唱,而是压低了生意‘哦哦哦哦,’听起来像是两只喝醉了的猴子在大脑一般。

我的心落到了肚子里,钻回了被窝得意地看着妹妹。

妹妹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奇怪的神采:“嘿,你还真会瞎搞——小伙,应对这种场面很熟练么……说罢,是不是有过经验?”

“没有没有……”

“什么叫瞎搞?”我急忙辩白着,“我哪来的经验?天天跟你住一块,有没有经验你不知道?”

妹妹吐舌头呸了一声,眼睛打趣地盯着我:“讲真的……如果你谈恋爱了,你会啪啪么……”

我看着妹妹故作镇定的表情,无论如何也没法糊弄,只得认认真真的想了想:“如果我觉得我能养的了她,对她未来负责,她又愿意的话……我会的……”

妹妹眼里闪过异样的神采:“那今天你算是我的男朋友……你现在就在养着我,而且也能对我未来负责……条件都全了,你怎么不来?”

我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这……这……你也不愿意啊……”

“谁说的?”她转转眼珠,带着一丝挑逗的目光,“别的人我才不要……但是如果是你,如果你做的不好,咱们还能回家接着练……”

我的心中一万个卧槽,但是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觉得额头的汗都要渗出来了……

桃夭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她看着我的眼睛,轻轻笑了:“逗你玩的!喂喂你不会真的当真了吧?”

“没有!肯定不会!”我下意识地辩白。

她眼神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故意打了个哈欠,威胁性地看着我,伸手点点我俩中间的地带:“你要是敢跨过这根线,我就让你再也找不到老婆!”

说罢,桃夭就一转头自顾自地睡了起来,只留下我一个人,依旧完全出于懵逼状态。

我有种感觉……我好像在刚才的规定时间内,并没有选出完美选项……

(桃夭……你这个,算不算话里有话——作者挠头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