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御令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4 20:05:54 字数:5157

刘易斯闷闷不乐地回到二楼尽头的客房中。

那是她自己的房间,通体木质,有些老旧;虽然不如学校宿舍那般豪华,但在卡斯佛伦王都的平民住宅中仍算是上乘:向阳的窗户,宽阔的梳妆台,足以满足一个女士所需的大衣柜,以及一张柔软的双人床——这是刘易斯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走过朝南的窗户,刘易斯摸了摸正在正在窗台上午睡的麦德林的羽毛,而麦德林以舒服的呻吟声回应了她,随后继续午睡。

刘易斯的步伐在那间硕大的双开衣柜前停了下来,视线聚焦在衣柜门上、一个淡淡的魔法阵上——五星的五个角绘制着科斯穆五大派系的标记。

“要去吗?“刘易斯犹豫了一会儿、宛如要享用什么美妙但有上瘾风险的事物,叹了口气,伸手拉开了大衣柜——里面是一排排刘易斯的衣服,包括几件校服、一套备用的战术束腰、几件常服和几件伊碧塔送的礼服等。刘易斯翻找了一会儿,却从里面掏出了一套1910年代样式的海滩泳装,搭在肩上,随后关上了衣柜门。

——更衣后,刘易斯将五个手指放在了魔法阵的五个对应标记上;魔法阵顿时亮起,而刘易斯则转动着魔法阵的五个标记,像控制密码锁一样依次对准了顶部的位置,在魔法阵发出“解锁”的提示音后——再次拉开衣柜大门——

里面已然不再是整整齐齐的各式衣装,而是一片海滩般的景象,如同某种神奇的传送门般,直勾勾地连通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刘易斯毫不含糊地一脚跨过了这道衣柜大门,进入了那个海滩——除了背后那座作为返回之门的衣柜依旧散发着房间的气息外,周围已经大不相同:

脚下是一片洁白细腻的沙滩,沙滩上摆放着两把沙滩椅和一张阳伞桌;眼前是蔚蓝无垠的大海,日薄西洋;环顾左右虽不身居海湾,但海浪微弱得几乎聊胜于无;而背后则是一座高耸的悬崖,上面偶尔伸出着几支崖壁植物;而悬崖下,刘易斯的右侧不远的崖壁上,则有一孔狭窄的山洞豁开,一汪清泉自山洞中淌出,在沙滩上冲击开一片小小的三角洲。

这场景像极了卡斯佛伦王城西侧、城外军港以南的皇家海滨度假胜地的情形,但环顾右侧,却不见军港那繁忙的舰船;环顾左侧,沙滩上却多了一座简易木屋;环顾头顶,却不见悬崖上的皇家度假小屋和那直上直下的升降机。很明显——这并不是那里。

刘易斯在躺椅上坐下,只是轻轻打了个响指,就在两座躺椅之间的小桌上“召唤”出了一杯超级豪华的草莓圣代,挖了一勺放在嘴里——现在也只有冰淇淋的香甜和对这座“空间”的欣赏能抚平自己担忧伊碧塔的忐忑心情了。

——这是一座“超级口袋空间”。

刘易斯第一次接触这种魔法是和丹卡斯校长战斗中,看到丹卡斯凭空召唤出步枪时体验到的;后来过问了伊碧塔,才知道这是原力系的高阶魔法“口袋空间”,是一种完全由施法者创造、完全由施法者控制的次级宇宙,其体积可圆可方,从一立方米的小盒子到十立方米的大货仓都可以。其内部环境、温度、湿度、风向风力、时间流逝都由施法者控制。并通过一个媒介——譬如丹卡斯的戒指打开通往这个空间的入口。

而制作的方法,通常是将“媒介” 放在实体魔法阵中央附魔,或是放入大锅烹煮并不断加入炼金原料。刘易斯曾与伊碧塔合作,以皇家海滨度假圣地为原型,制作一只类似于“瓶中船”这样观赏用的小规模口袋空间来作为期末作业上交,但刘易斯出于那躁动的好奇心,将一滴“净化过的邪神精华”加入到了附魔的炼金原液里,结果

“我有一个媒介~我有一个魔法~嗯~口袋空间~”

“我有一个魔法~我有一个精华~嗯~超级魔法~”

“我有一个口袋空间~我有一个超级魔法~嗯~超级口袋空间~”

最后产出的结果,便是这样一个如同现实般的超级口袋世界;通过向边沿发射曳光弹并计算触墙时间,可以算出这是一个长边五公里,短边两公里,由空气墙包裹的方盒世界。这个世界中景物、温度、湿度,乃至时间、重力都可以自由调控,甚至可以让物品凭空“消失”——以魔力分子的方式被分解并“凝固”在永恒的时间中,在需要时召唤出来:那杯草莓冰淇淋圣代是至少一个月前刘易斯储存在这个空间中的,现在拿出来依旧新鲜如初。

意外所得的口袋世界以及一个SSS评分的期末成绩并不能让刘易斯安心,反倒愈发惧怕起这种挥舞着“为所欲为之力”的“净化过的邪神精华”的力量,不愿意过多造访这个空间;却将装有精华的玻璃罐存放在口袋世界海边的小木屋里,配合通往这个空间的魔法密码,让心怀恶意的存在难以企及。

如今的精华静静地躺在玻璃瓶中,呈现着碧蓝而微绿的神秘颜色,其上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如同水银一般质密而晶亮。

出于好奇和科斯穆两名教师的鼓励,刘易斯和伊碧塔将死去的丹卡斯校长那邪恶而污秽的黑色心脏取出,剖开之后,一股紫色、同样水银般金属质感的液体流进了采集罐中。而通过对这种液体进行“净化仪式”,或者说“斩断邪神对它的连接”,而得到了这一种纯粹的蓝绿色液体。

刘易斯认为,这种液体与其叫“被净化的邪神精华”,反而叫做“神之精华”更为恰当。

“呼,只要精华在手。伊碧塔的病应该不在话下。”这样安慰着自己,刘易斯看着与现实时间同步的落山太阳,迎着和煦的海风,那原本泵动到急速的心率逐渐放缓了下来。血压的变化混合着上午猎龙的疲劳,刘易斯的视线逐渐开始模糊、扭曲……

Zzzzz……

“刘易斯?”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自己。

“刘易斯?醒醒?”黑暗之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在戳着自己那裸露的肩膀。

“嗯?我睡着了?”刘易斯朦胧中用梦话回答着那个呼唤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熟悉,但不是伊碧塔。比伊碧塔要老成得多,是在潜意识中知道不得不赶快回应的存在。

“别睡了!二等技术兵刘易斯!你这香鼾快要萌煞本宫了!”那个声音继续呼喊着,甚至开始捏自己的脸。伴随着疼痛,以及“二等兵““本宫”这样的词汇接连传入刘易斯的耳朵中,刘易斯快速苏醒,用尽全力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那个人——

一个淡黄色短卷散发,绿色眼睛的妙曼萝莉;穿着一身洁白的蕾丝挂肩连衣裙,头戴一顶精致太阳帽,顶着一张到动物园看动物的表情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刘易斯看到她那双从头发之间穿出的一对精灵尖耳,瞬间大惊失色、惊醒了过来:“王——王妃殿下!”

王妃瑟娜——已然登基四年有余的新国王阿瑟独有的精灵族王妃;比刘易斯还年轻的外表下,则是一个接近二百岁的类人生物,拥有着远超一般人类的智慧和远见,以心系世界的和谐著称,是国王贤能的幕僚与顾问;是唯一一个凭借推测得知并最终证实刘易斯是拥有其他世界记忆的人。

在刘易斯变装成男性潜入皇宫舞会推销枪械时妥善地招待并支持了刘易斯,并告诫她小心行事;在刘易斯东窗事发之后,在国王面前据理力争宽恕了刘易斯——是刘易斯的恩人。作为让刘易斯保有神之精华的条件,瑟娜持有刘易斯口袋空间的通行密码。

依照礼数,刘易斯应当起身行礼,但午觉的疲惫没法让刘易斯快速建立起对全身肌肉的控制,仅有头部听自己号令:“殿下!我……该死,我鬼压床了,我没法——”

“免了,你躺着吧。”却见王妃在另一只躺椅旁边坐下,脱掉凉鞋,煞是恣睢地将两条洁白的嫩腿翘起来放在了躺椅的末端上。

旁边一位身着燕尾服的仆人从手中的野餐篮子里取出了两只高脚杯,倒上了橙红色的雪莉酒;并取出了两盘煎得焦黄软嫩并散发着多种香料气息的(葡萄牙)鳕鱼饼放在了桌子上。

“天呐!殿下,您这是何必!这宫中的饮食我何德何能……”刘易斯大惊失色,用尽全力直起身子恭敬道。

“不,酒是我带的、鳕鱼饼是令兄做的,我只是从厨房把它们请到这里。”瑟娜一脸无所谓地说着,徒手捏了一个鱼饼,咬了一口后便望向了远方的夕阳,并自说自话道:“嗯,不过你今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这件事情我不会捅出去的。”

——刘易斯吃完中饭,几乎不出半个小时就跑来这里睡觉,一觉从三点多睡到了七点的晚饭时间。

“焦糊!”刘易斯听完,抱怨了一声,已然知道自己让王妃抓了把柄——王妃不会无事前来,如此一来便让自己已经处于接下来交涉时不利的力场中。刘易斯正要用手去清理眼睛里的污垢颗粒,却见王妃的仆人递来了湿毛巾,谢过后终于是将自己打理干净到可以听王妃讲话的程度了。

——刘易斯可以想象,瑟娜王妃定是先在店面里见过了多拉、卢卡斯、哲香、伊碧塔等人,互相客套了一番甚至还送了瓶酒——从野餐篮的宽度和衬布上的湿水印便可以看出王妃是带了两瓶来的——随后才来探访自己,今天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王妃一定已经一清二楚了。

“所以殿下,此番到访究竟是为何……”刘易斯直起身子,尝试在太阳椅上“正襟危坐”来应对王妃的训话。而王妃则命仆人打开了野餐篮底部的暗盒,从中掏出了一沓文件交给了刘易斯:

几张魔法照片、一张盖好戳的科斯穆休学申请、一份天洲签证、一份通关文牒和一些其他资料。

刘易斯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难看,她先仔细看了看照片——是夜色中,一辆天洲风格的货运马车上装载着一把晶莹剔透、泛着淡淡蓝绿色光辉、一人多高的巨剑的图像。“殿下……这是?”

瑟娜喝了口酒,支开了仆人后,说道:“我们在天洲的密探发现了你母亲罗娜的踪迹。照片上的这把名为‘星空圣剑’的宝物是罗娜的法宝,通常不会离身;然而如今人剑分离,很明显你母亲在天洲的考古活动遇到了麻烦。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来找你。”

刘易斯的心跳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上。

瑟娜继续说:“下个星期一,齐莫博士将会率领一只商队前往天洲,而我需要你以技术顾问的身份参加这只商队前往天洲,找到这把剑,进而找到罗娜,确保她的安全并带她回来。”

刘易斯有些颤抖,装作奇怪的样子说道:“殿下,您知道我跟母亲并不亲密。而且您宫中府中人才济济,明明有许多更好的人选,何必要找我这样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儿?”然而刘易斯的表情和言辞明显不是一个十四岁小女孩儿会有的,更像是个懒得动换的退伍老兵、汤姆克鲁斯演的那种。

瑟娜冷笑了一声,敲打着太阳椅的扶手说道:“别装傻。你知道在我所有能调用的人选里,你是以最小、最不起眼的体型承载着最大能量的个体。这是一项隐秘任务,而你是最佳人选。况且,你作为她的女儿出现在天洲,她主动过来找你的几率会高得多。”

刘易斯依然推辞道:“殿下,您知道一方面我已经隐退了;另一方面我虽然跟卢卡斯和多拉他们在一起过日子,但我从来没有加入,也没有兴趣加入您的‘米雷兰复兴会’。而且现在伊碧塔身体抱恙,我得陪在她身边。我很抱歉殿下,我不能……”——所谓米雷兰复兴会,是瑟娜为了交换刘易斯的秘密而袒露的己方秘密,是由瑟娜、卢卡斯、哲香、多拉、罗娜以及两位刘易斯尚未见过的成员组成的秘密组织,而这个组织之所以成立——

瑟娜说道:“刘易斯,我们已经向你坦白过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个世界曾经存在过一个与你的世界类似、非常发达与先进的古代文明;但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文明灭亡了,虽然以你们人类为首的智慧生物存活了下来,但那之后阿荼、光王这样的古神雨后春笋一样地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上。而这些神级生物一次又一次地威胁着地上的文明,但是我们却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为何要危害我们——我们甚至怀疑这些神级生物就是毁灭古文明的诱因;如果是那样,我们就必须知道我们该如何应对古神,从而让“光王祸乱”和“混沌福音”乃至更大的灾难不再发生。罗娜之所以千里迢迢奔赴天洲乃至更远的地方,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颗星球的生灵、找到古代文明灭亡的真相。她现在有难,而你作为智慧生物的一员,作为罗娜的女儿难道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不……陛下您知道我们真的不熟,我对她的记忆甚至都只有零星的碎片。”刘易斯摇着头说道——相比于长期失踪的罗娜,刘易斯上一生的母亲对她来说反而更加亲密。

看到刘易斯如此执迷不悟,瑟娜开始愤怒,她斥责道:“虽然我不想说,但是你作为一个科斯穆、作为一个握有世界奥秘的成年人,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对卡斯佛伦和这个世界有尽责的义务吗?”刘易斯大概是瑟娜遇到的第一个知道关于复兴会的主旨,但却不为所动的人。

刘易斯也又困惑又气恼地坐直了身子,皱起了眉头反问道:“我们用不同的方式拯救世界。罗娜东奔西走尽责,而我坐在这里确保我的知识不被古神利用。我已经尽责了!而且我甚至为此还死过一次!要不是运气好我甚至都不会坐在这里跟您讲话!当我是个鬼魂儿好吗?而且现在科斯穆的人都叫我‘金色的勇者’,难道这还不算是尽责的体现吗?”

“Do nothing doesn’t make you any Heroine!(无所作为不能让你成为任何勇者!)”瑟娜几乎拍案而起,但起到一半还是收回了愤怒,改而冷冷而又恶狠狠地说:“刘易斯……我知道伊碧塔身体抱恙,而多拉打算带她去北境不死国接受治疗。”换句话说——通关文牒是否发放的权限掌握在瑟娜手上。

“您真的很擅长收集情报。”刘易斯用鼻子长长出了一口气,讽刺道。虽然瑟娜的威胁狠狠地戳中刘易斯的腰子,但刘易斯还能指望神之精华拯救伊碧塔——现在重要的是控制王妃的注意力远离神之精华。

听到刘易斯如此说,如同谈判破裂般,瑟娜终于侧身站起,拎起了鞋子掸了掸上面的沙子:“毕竟这不是什么协商,而是命令。我给你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回复我,当面来找我,或者寄信过来。”提鞋旋走。

看着逐渐走向返程衣柜的瑟娜,刘易斯拧过身子,向瑟娜高喊到:“如果我还是拒绝你打算怎样?把我抓到牢里去吗?罪名是什么?”

王妃一手扶着衣柜门,一边回喊道:“你要是不去我就让你老哥去!至于你的罪名多了去了!入室盗窃、勾结逆贼、无照行医!哪个都够你喝一壶!”

“焦糊!”刘易斯终于是糟心地垂下了头——又到了做出抉择的时刻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