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恣睢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19 16:37:26 字数:6577

第二天早晨六七点钟,刘易斯在水国那潮闷的山雾中朦胧醒来。睡在西床的自己看到东床的哲香仍在安睡,回忆起自己昨天返回得很晚——恐怕得有十一二点——上楼的声音又大了些以至于惊醒了哲香,被哲香好一通训斥才被允许上床睡觉。

只是昨天在拉面店的经历,恐怕是刘易斯见过的最吓人的用餐体验了。

刘易斯在红衣少女右手边空一位坐下;为自己和自己右边的卢家三姐妹点好了拉面和烧鸟。

趁着厨师后厨煮面,刘易斯十分礼貌的向那红浴衣的少女搭讪;话音未落,伴随着几乎难以耳闻的寂静出鞘声,少女那把明晃晃的太刀忽然便架在了刘易斯脖子上——刘易斯甚至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见到那刀身的根部刻着“圆子切”字样,剑刃在灯光的映衬下银光赫赫,锋利到几乎看一眼就会令人腿脚发软。

卢家三人吓得当场跳下高凳,逃将出去。

红衣少女右手单手持刀,将刀架在刘易斯脖子上,刀刃冲上,正好抵在刘易斯下巴与喉咙之间,使她逃也不得,反击也不得。少女操着不太符合其年龄——过于严肃的口吻;或者说又太过符合其年龄——这个年纪谁都想当的小大人的严肃口吻质问道:“你是卡斯佛伦人吗?”

刘易斯没法点头,动了两下下巴,半张着嘴回答道:“是的?我想。”因为她也不知道说“是”会被放过,还是说“不是”会被放过。

少女见刘易斯没带武器,也没有半点反击的欲望,失望地叹了口气,用十分熟练的姿态将刀精准地收回了刀鞘中,厉声告诫道:“天洲不是你们这样的弱者待的地方,天洲是强者的世界……即便现在不是,但终究有一天会变成唯有强者才能立足的地方。不管你想在这里做什么,我奉劝你快快回去吧——不然的话,不知何时在这里死去也说不定。”随后便给刘易斯留下了一个“滚”的眼神。

惊魂未定的刘易斯连忙应承:“唉,唉,好的……”少女又连续给了刘易斯两个“滚”的眼神,却见刘易斯竟俨然不动地坐在高蹬上,一脸期盼地望着后厨的方向。少女神情骤然阴沉下来:“你——”

刘易斯眨眨眼睛,传达了“我面条还没上呢啊。”的意思,一脸茫然地看着凶狠的少女。之后的场面就变成了威胁了刘易斯生命的凶狠少女,眼睁睁地看着被自己威胁过的刘易斯坐在自己邻座,俨然不动地等着店长给她上了拉面和烧鸟。刘易斯还有闲工夫和店长说:“帮我把我朋友的那三份打包。”

店长为刘易斯上菜之后,尽管刘易斯的下半身因为恐惧而抖得像个**,上半身依旧镇定而漫条斯理地一口汤,一口面,一口烧鸟地将自己点的菜半享受半品鉴地吃了下去:骨汤细腻,豚骨肉软嫩爽口,拉面味浓而滑弹,烧鸟更是刘易斯喜欢的甜大于咸的照烧口味——作为晚餐没吃好的宵夜再合适不过了。

这微妙而诡异,充斥了“某人一头撞在南墙上”的气氛萦绕下,那凶狠少女又惊又怒地盯了一会儿刘易斯后,终于用那矮矮的身躯跳下高蹬,气哼哼地拂袖离去了。

少女离去,刘易斯也松了一口气——是不是逃跑会更好呢?但她觉得这跟火灾时贪恋财物完全不同——那个少女虽然面向凶恶,或许缺乏管教,但大庭广众之下肯定不会真的把自己杀了;若是仅仅因为恐惧就把即将吃到嘴的美食抛弃,那自己才是真的太不成熟了。

刘易斯吃完结了账,便拎着三袋打包的拉面和烧鸟离开了店面;出来便看到卢家三姐妹躲在街角相拥瑟瑟发抖。看到自己平安无事,扑上来便喜极而泣。

“还有比我更皮的人吗?”刘易斯安慰着卢家三姐妹;觉得那个少女一定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时间回到早晨,刘易斯回忆了昨天的经历,便听见:

“哲香师父!亨利先生!掌门夫人驾到!”

卢梅幼小的嗓音高声喊着;刘易斯连忙坐了起来;哲香也扭动着腰身,两腿交叉夹住已经被卷成一根蛋卷的被单,背对着刘易斯,说着朦朦胧胧的梦话指使道:“嗯……你去……接一下……”刘易斯低声答应,一边起床换衣服,一边偷偷瞥了一眼哲香——即便哲香身着一身玉白色的裤装丝绸睡衣,也能隐约感觉到她那窈窕而健美的身段——若换做上辈子的自己,恐怕会想办法跟卢卡斯争夺一番也说不定。

“竟然迷恋其它的女生……罪过,罪过……”抱着愧对于伊碧塔的内疚,刘易斯加快洗漱,换好了衣装来到了穿堂,便看见月瑶早已在满桌的早茶茶点前,守着一方紫巾宝盒正襟端坐了。看到是刘易斯前来接见,却装作十分不满的模样,将紫巾宝盒收了起来,大有一副“这个不是给你的!”的表情。

刘易斯后撤步,提裙敬礼:“给师母请安……请的是早安。”在获得许可后便在饭桌前落座,等待就餐许可——这个许可会在哲香到来后由“规矩先生”自动下发。

“你师父呢?”月瑶问。

“正在起床。”刘易斯回答。

“你昨天回来得真够晚啊,你们科斯穆没有宵禁的吗?”月瑶假装生气——她似乎对门内消息挺灵通:昨天晚上刘易斯回来的时候,月瑶明明不在,但晚归的事她很快都知道了。

“嗨,科斯穆宵禁可严了,十点钟就要全校熄灯。但我这不是出差兼旅游来了嘛,让我自在一点呗……”一边应答着,看着一柱蒸汽从竹蒸屉缝隙冒出,刘易斯的肚子不禁剧烈作响“咕~”

“还说自在!我看你昨天‘自在’到把你师父给气着了。”月瑶责备说。

刘易斯只好挠着头尴尬地傻笑应承:“啊哈哈~这个,我们在公务上有一些意见不一致,但应该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啊哈哈。”随后,仿佛是肚子里的馋虫在惩罚她不立即把这一桌蒸屉一口吞下一般,狠狠咬了一口刘易斯的胃壁。在发出剧烈响声的同时,迫使刘易斯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肚子。

“哎哟!昨天晚上刚吃了拉面这会儿就饿了吗?你不会是饿死鬼托生的吧!”看着刘易斯如此痛苦不堪的样子,月瑶也无奈地叹了口气,取下了一只蒸屉的盖子,将四只烧麦和一碗凉茶摆在刘易斯面前:“来来,你先吃。”

刘易斯强忍着饥饿,双手合十拿着筷子拜了两拜,说道:“我也觉得我是饿死鬼转过来的……”这话不错,若是谁三个月的蛋白质摄入只有鹰嘴豆泥做的军用假火腿时,帝王将相也得变成饿死鬼——刘易斯终于是如愿以偿地夹起烧麦放进嘴里大嚼特嚼:“爽到!”

有顷,伴随着“呵嗯……今天怎么那么早啊……”的哈欠声,哲香穿戴基本完毕,一边系着头发,一边晃晃悠悠地走进穿堂,正巧看见刘易斯夹着个烧麦正要往嘴里送——刘易斯看到哲香整个人当场定格:她原本打算趁哲香来之前吃个爽然后把现场伪造成还没开饭的模样。

哲香撇了撇嘴,然后翻了自己的徒弟一组大大的白眼,一边斥责着月瑶:“你就惯着她吧!”一边在月瑶身边,不太容易看见刘易斯的位置落座。

用餐完毕,刘易斯、哲香二人便在月瑶的邀请下前往天师门正殿,一路上月瑶不住地跟哲香说:“前两天天师门收够了五万零一个弟子,天子如约御赐的宝贝到货了,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的怕不是那个宝盒吧,但为什么又要去正殿呢?刘易斯心中好奇。

前往正殿的道路清爽而僻静,原本此时应是北习武场喝喝练功的时间,这里却是一点也听不到。刘易斯抬头看看正殿,猜测是这座高耸的建筑基座吸走了北部传来的练功噪音;使得正殿以北的练功噪音完全无法传达到南部。

来到正殿的台阶下,不等刘易斯思索“没有缆车是否真的要爬上去”,哲香便一脸厌恶的微微下蹲,用右手搂住刘易斯的腰,像绑架一样把她抗在肩上,随着月瑶用那“牛顿揭棺”的轻功三步并两步跃上殿去——月瑶的华服令她在使用轻功时长衣飘飘,本就是美女的她在空中飞翔更是犹如天外飞仙,此番美景让刘易斯瞬间褪去了困意,昨晚的恐怖也一扫而空了。

刘易斯三人登至天师殿前,迈过门槛,便立即身处于一片五百到八百平米的巨大空旷厅堂内。

厅堂宽敞明亮,抛光的岩石地板上一尘不染;四根红木巨柱支撑着十来米高的屋顶;厅堂的尽头端坐着一只巨大的黄铜雕塑——又是天师门创始师祖的雕像。雕像正下的祭坛左右点着火灯,坛上供着香炉,半柱香正在徐徐燃烧。想必是有人更早便来精心打扫过了。跨过宽广的大厅面积,向左,和向右望去,甚至要眯起眼睛才能看清左侧和右侧的墙体上的小门,其中至少一间通往储物间——里面恐怕全是跪垫;另一间则是通往阁楼的楼梯。

这里是如此僻静而庄严,以至于与师祖并无关联的刘易斯都忍不住偷偷合手拜了两拜。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兴奋啊?”哲香一脸困倦地问月瑶。月瑶终于是又将紫巾宝盒掏了出来,放在祭坛上——与先祖共享开箱时刻。月瑶打开紫巾包,里面是一个木质的雕花宝盒,纹样细密精美,月瑶对照着藏在手心的纸条,在盒盖处咔咔地按了几个机关,输入密码,并在“咔哒”一声过后打开了盒盖。

月瑶小心翼翼地将其中的藏物拿起,展示在哲香和刘易斯面前——那是一片不到巴掌大,用乳白色玉石打造成的圆角长方形玉佩,一端钻有圆孔;仔细观察,可以在玉石那半透明的表面下看到有细小而密密麻麻的文字一边闪着金光一边流动。精美异常的同时又充斥着一股神秘的气息——简直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那……那不是鉴灵仪的核心吗?”哲香惊讶地望着那块宝玉。月瑶点点头:“整整四年啊!整整四年!在见识到鉴灵核心的神威的四年之后,天师门终于又可以享受它的力量了!”

哲香又高兴又困惑地问着:“这是天子把原来的那个送给我们了,还是又做了个新的?”

月瑶拿着宝玉,反复端详,又将眼睛透过圆孔细细观察后说道:“新的,全新的。旧的裂了一个角,这个肯定是新的……”然后又偶然发现了盒中还有一个纸条,拿起来念道,“天师门弟子的存档已转移——天子。”

两个人一席话语,让远在一旁,不敢接近——主要是不敢接近哲香的刘易斯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问道:“鉴灵仪?鉴灵核心?那是什么——”

月瑶笑了笑,解释道:“这是能够鉴定一个人灵气状态的宝物!有了它,不但可以更方便地看清新进学徒的实力;习武修仙遇到瓶颈也可以更清楚地解决;甚至疑难杂症也可以用它诊断。”刘易斯听完虽是对其功能的强大十分赞叹,但也愈发困惑:“但是……要怎样使用呢?透过那个小孔看吗?”

“通过鉴灵核心的小孔只能粗略估算……”

“还真能啊?”刘易斯万万没想到居然猜对。

“……要获得详细数据就需要用鉴灵仪——”月瑶快步走向祭坛,轻轻压下了一个龙头形状的机关。

伴随着隆隆的声响,刘易斯感觉脚下站立不稳,环顾四周却见大堂的正中心,岩石地板竟然下陷并左右打开,紧接着,两三米宽的五边形石台旋转着从地下升起;岩石地板合拢,严丝合缝地抹除了机关开合的缝隙。

石台除了上沿有些雕花之外,造型十分朴素,只是其玉色的台面是难以置信的洁净和光滑,简直就像——“天洲标准鉴灵仪,台面为纯夜明珠打造,性能优异,质量可靠。”月瑶自信地给刘易斯介绍着,并一脸“你们卡斯佛伦没有吧?”的表情。

刘易斯用一脸“没有!真的没有!”的表情回应,一边心想“这得花多少钱啊!”一边看着月瑶左右挽起袖子,将鉴灵核心轻轻**石台北部的一个插槽之中。

玉色的台面立即发光闪耀了起来,并在其表面显示出呈五边形排列的金、木、水、火、土标记。标记由外圈的五边形相生连线和内圈的五芒星相克连线连接,形成天洲法阵的模样。接着,桌面向半空中全息投影出了一些从右向左竖向排列的天洲文字,分别写着“开始鉴定”“弹出血盘”“调取存档”“系统设置”“使用说明”“弹出核心”“关闭系统”。之后,石台在鉴灵核心插入的那一侧投影出了一个由十字键和几个按键构成的全息控制面板。

刘易斯一边钦佩着这件超一流的仙术杰作,一边听月瑶介绍。月瑶透过控制面板选中了“弹出血盘”并确定,一个中间有大圆孔的金属盘便从核心上方的槽里伸了出来,月瑶说道:“通过将受试者的一滴血放在血盘上,可以测出你体内灵气与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的相性,从而弄清你的灵气熟多熟少。这么说着可能有些含糊,不然我们来试试吧——”说着便从头后拔出了一根钢头簪,放在火灯上撩一撩,然后走近哲香,一边挑眉一脸坏笑:“我们来试试呗~”

明明只是扎一下手的事,哲香却皱着眉头连连退却:“别来!我怕疼。你用我的旧数据给她演示吧。”在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刘易斯也一脸惊讶——形同武圣、横扫千军的哲香师父居然怕疼!而且她的肃穆神情,让人相信把她弄痛是一件极端冒犯的事情。

即便是月瑶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唉,你还是没变……”只好回到控制面板上,推回血盘,通过“调取存档”调取了哲香在几年前一个冬天的数据,数据的血液来源甚至标明是鼻血——就连那次哲香也没有接受扎手取血。

随着数据被输入鉴灵仪,五根长短不一的棱柱从法阵每一个元素标记上方冒了出来,形成了一张立体柱形图并缓缓旋转,控制面板上方显示了“最大标量1000”,每根立柱下方也有读数。透过图标可以看见,哲香的水元素立柱又粗又长,木元素柱也十分饱满,土、金差了一些,而火元素的长度只有水的一半。

“这就是……哲香师父的鉴定结果?”刘易斯问道。

月瑶回答:“我现在是以1000标量的灵气指数显示了哲香的灵气实力,便可以看出哲香水旺火衰。”

刘易斯问:“那我是否可以理解成哲香使用水元素比较厉害而火元素比较弱?”

月瑶摇了摇头:“并不是那样。你哲香师父恐怕没怎么教你灵气理论。灵气是一种万有的力量,天有、地有、人有、兽有、草木有,而每一种事物里都包含有某一种元素的灵气。但是若要想真正地将灵气化为力量使用出来,则需要平衡地消耗每一种元素的灵气。换句话说,你能够调用的灵气取决于你最少的那种元素。像哲香,她的水元素指数是927,火就只有500。那么,那个时候的哲香的能发挥的灵气就只有500。”月瑶说道。

“只有五百”这个说法让哲香一脸阴沉,月瑶连忙补充道:“当然了,相对于一般习武之人,我们都用最大标量50或者更低一些标量去测量。刚入门的弟子通常有个位数的可用灵气,十位数就算是有才之人了。像我只有三百多的可用灵气,张王二位也只有二百。”听到这个说法,哲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所以这算是断定了一个人命中注定的实力吗?”刘易斯问。月瑶说:“当然不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习武练功,还要修仙服药,这都是可以持久或者临时提高长短板的方式。”

“这种数据还是让人有些困惑。为什么我总觉得灵气跟魔法差不多,是由一个固定的储存池和一个恢复速率或者说产生速率组成的?而且不一样的武功调取灵气的元素肯定是有偏向性的吧?”刘易斯问。

月瑶叹了口气:“确实是有你说的这样的东西……但是天洲吧……大家都一味的习武变强,坐下来研究理论总被当成纸上谈兵和白面书生,被人觉得无能。我也是蛮想让天师门能在这部分有些进展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从天子那求得这件宝物的原因。”

“——灵气理论竟然存在一片盲区!这种盲区如果让伊碧塔知道了,她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开始研究的!等回国去是不是可以找机会带着伊碧塔以游学旅行的名义再来一趟天洲呢……”——两天不到便已经玩得浑身舒爽的刘易斯,听到这个理由立即便联想到把伊碧塔拉过来度蜜月会是多么美妙。

于是,刘易斯忽然郑重地说:“研究类的工作,如有需要我愿意提供一些帮助。科斯穆专注于研究世界的真实本质,也是我们每一个学生的职责。我虽然不是什么学者,但是我有擅长学术的朋友,如有机会,我下次携她来一坐可好?”

听到这里,月瑶激动地握住了刘易斯的手:“我们天师门一直坚信和卡斯佛伦停战百利而无一害。”

刘易斯也握住了月瑶的手:“科斯穆也是。”

“深情互望”几秒后,月瑶突然笑了起来:“所以你也要做个测试吗?”刘易斯听完,想到挨着一针能够弄清自己灵气容量太少的原因,便恭敬答应了。

……只听“嗷,疼!”的叫声,月瑶刺破了刘易斯的无名指,拽着刘易斯的小手来到采血盘上方,轻轻抖动。血滴落下,落到那没有盘底的采血盘中,血滴并未就此落在地上,而是在穿过采血盘圆孔的瞬间,犹如磁铁吸住铁块一般被束缚、悬浮在了它的正中间。

月瑶手动将采血盘推回石台,选中了最大标量50,并启动了“开始鉴定。”伴随着鉴灵仪处理数据的轰鸣声——“以前没这么响啊。”月瑶小声嘀咕——五根巨柱腾空而起,宛如一个珠圆玉润的大水桶一样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刘易斯和月瑶一脸惊讶,哲香却是一副“厉害了我的徒”的缓和表情。“有点实力啊。看来50标量满足不了你。”月瑶笑着说,转动操控盘,将标量提升到了100。

——还是一尊大水桶。月瑶的表情有些凝重——如此幼小的身板,不到一个月的武功训练,能有100的灵气指数?而且还是纯净的可用灵气。刘易斯也张着大嘴摇着头——无论如何自己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月瑶深吸了一口气,连续转动操纵盘。

200——水桶。

500——水桶。

1000——水桶——这个量级哲香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

2000——还是水桶!

“这已经是须臾仙人的灵气量级了!这不可能!世界上没有人能超过这个数值!”月瑶嘀咕道。

所有人几乎都惊讶地张大了下巴。最终,月瑶停止了转动操纵盘,撇着嘴,半哭腔地说道:“我觉得天子给的这个鉴灵核心好像出毛病了。”刘易斯紧绷着的心这才松了一口气,哲香亦是叹气摇了摇头:“唉,写信问问能不能换货吧。还不如那个旧的。”

就在三个人为这倾国倾城的至宝出了BUG而哀鸿遍野时。只听蹬蹬蹬的上楼声,一个身披麻袈裟,裸露着肩膀的光头小男孩儿气喘吁吁地跑进殿来,大喊道:“报!报告师母大人!踢……踢馆的来了!”

“有人踢馆?”刘易斯惊讶。

“竟敢踢馆?”哲香皱眉。

“啊哈!踢馆的来啦!”月瑶大开心。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