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理想的战友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9 21:34:13 字数:4351

就在刘易斯一行人深入敌后进行“破坏性调查”的同时,天师门亦是为了应对赵家的攻势而剑拔弩张:便于登山的北门缆车和南门缆车都被毁坏;东南西北都有弟子备好了弓矢、滚石、碳锅,依靠白墙上的洞窗作射击孔,各就各位。

月瑶作为新进掌门,也毅然决然地站在正门门口,站在先前迎接刘易斯的地方。

她视死如归地盯着高举赵家大旗的行军队伍铿锵有力地顺着天师门那千百级阶梯攀将上来——她不时活动着肩肘,检查着当年与哲香斗得你死我活的一身筋骨是否还能正常运作。

尽管在葬礼上信誓旦旦,但月瑶知道,要想让整场反击名正言顺,必须让赵家“打响第一枪”。至于这“第一枪”谁来挨,非她莫属。她倒并不担心什么中枪身死之类的事情,因为当她跨出天师门正门的一刹那,忽然想起一件忘却已久的事情:“我的武功跟哲香差不多五五开的好吧!”

只是这天师门的楼梯盖得实在又高又长,等了小半个时辰也不见他们爬了一半,甚至中途还要歇息一番才能继续前进;月瑶便叫弟子取了个马札,自己藏在台阶之上、坐下等候。

又过了半个时辰,整只队伍才累哼哼地来到了月瑶面前的台阶下。月瑶一眼便认出了那两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赵芳孝的长子赵锋和他的副官。

赵峰向副官示意,那副官吸了一口气,大声吼叫:“此乃副太尉赵峰,奉领主之命而来!天师门掌门速速前来参见!”

“早已埋伏此地”的月瑶便起身,出现在赵峰的视野当中。她双手抱袖,一脸威严:“诸位,前方乃是天师圣地,请勿大声喧哗。这番率军来访,所谓何事呀?”

副官见前来“参见”的并不是赵家的“老熟人”高程,立即骂道:“我们要找的是高程高掌门,你这婆娘又是何许人也?”

如此听着,躲在门后墙边的弟子们愈发群情激奋。

月瑶反而不慌不忙地举起标志掌门身份的佩剑,为自己正名:“我乃天师门掌门李月瑶。天师门已于昨日更换掌门。所谓何事,与我相言便可。”与此同时,一只手悄然藏在到身后。

副官听完顿时一脸不快,正要继续大骂,却被赵峰阻止。赵峰接过话头说道:“我等接到报告,昨夜你们门内有人邪性大发,在聚宝镇内肆意破坏,实乃作奸犯科,草菅人命之行。我等奉领主之命,前来彻查此事。”听副官说着,赵峰便举起了令牌:“令牌在此,快让我们进去!”

月瑶质问道:“昨夜门内火灾确有其事,但我等已查明聚宝镇毫发无损。这所谓肆意破坏又是何谈?”

赵峰听完,眼神微微下撇,仿佛在看纸条,说道:“城中有民向我举报,说自己一家五口,被尔等烧得干干净净。”抬头,“这能叫毫发无伤吗?”

月瑶仍是一脸事不关己:“若是真要有此等大事,那也应当是赵芳孝本人前来与我商议。又何必差你们两个办事?”

“——这婆娘在拖延我们!”赵峰和副官二人面面相觑。

赵家人似乎并不习惯和高程以外的天师门掌门打交道,找高程办事从来没有这么憋屈的;若换作高程,列队迎接算是礼薄,顶礼膜拜还差不多。年轻气盛的赵峰很快便急火攻心,大声责问:“赵将军随领主大人外出田猎,我等代为办事。况且,这是领主的命令,无关家父,你们天师门在此拖拉推诿,难倒是要抗旨不成?”

月瑶挑动着眉毛嘲讽道:“领主的命令?我看是就你们赵芳孝老贼的命令吧?”

听到面前的女人管家父叫老贼,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赵峰当场跳脚:“大胆婆娘,口出狂言!别怪刀剑无眼!”

赵峰给副官使了个眼色,副官立即拔出长刀,从马背上飞身跃起向月瑶飞去;网格状的灵气护体自下而上地覆盖了其全身,并改变了折光率。

副官举刀向前大喊一声:“赊(受)我一刀!”。

铁刃袭来,月瑶既不躲闪也不激活灵气护体,而是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

就在那闪着寒光的刀刃砍向月瑶的一瞬间,月瑶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侧步躲过,身上的华服飘然而起,遮蔽了那副官的视线;与此同时,月瑶将那只藏于身后已久的左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挥出,那只手上的每一根手指都覆盖着一层紫色灵气光芒汇聚成的利爪。

月瑶的利爪以几乎不可见的速度自下而上猛击半空中副官的胸腔,使他顿时口吐鲜血并完全失去了对自己飞行姿态的掌控。随后月瑶再次出掌,以同样几乎不可见的速度将他擒在半空中,往地上用力一摔,脊梁着地的副官顿时七窍出血,留下一句:“什么邪法!”便一命呜呼。

一击必杀,耗时不足0.5秒。月瑶自己也惊讶于这从未用来实战的一掌的威力——这可是传说中的“十阴邪寒爪”的连招,这套爪法因为能够无条件穿透灵气护体、暗中取人性命而被天师门奉为邪门中的邪门、禁忌中的禁忌。

月瑶不忍小声嘀咕道:“正义的邪法。”

这原理不明的一击迅速分出了胜负生死,让副官身后的一众军士一脸惊怕——这世上竟然有能够无视灵气护体的武功?就连赵峰**的战马也尖叫着站立而起。

“谋杀军官!这是造反!都给我上!”赵峰看到月瑶反击,一边尝试稳住战马,一边大声喝令左右军士。在这命令发出的同时,月瑶收起了掌风,转而从袖筒间掏出刘易斯给的魔杖,猛地插向地面,大声念诵魔咒:“阶梯变滑梯之术!”

霎时间每一个前冲的卫兵都感到脚下一滑——自月瑶所在的平台向下开始,原本脚下扎实稳健的汉白玉台阶下埋着的坚土如流沙一般下沉,伴随着如同多米诺骨牌倒塌的哗哗响声,一级接一级地向下倾倒,变成了笔直通往山下的滑梯!

——“阶梯变滑梯之术”是卡斯佛伦原本为了在城堡环境下进行守城战所开发的变化系魔法,和平之后反而变成了科斯穆学生们常用的恶作剧:追跑打闹时,逃跑的一方往往会在登上楼梯后,用这招来埋伏或阻挠追逐的一方。追逐的一方被算计多了,也有了自己的对策:除了用“滑梯变阶梯之术”来扭转这个效果之外;经验丰富的纪律老师们甚至会快速使出“滑行反转之术”,扭转滑梯上的重力使自己顺梯向上滑行,借力打力,从而快速追上顽皮的捣蛋鬼们。

可惜这两个反制法术赵家一个也不会。

天师门沿山修建的古老阶梯上满是湿滑的苔藓,面对瞬间变化的地势,上面的士兵根本找不到可以依附的支点,纷纷滑到在地,并顺着光滑的汉白玉表面滑了下去。赵峰**的战马早就察觉情况不对,向前猛地一窜将赵峰甩下马去,自己登上了安全的平台,但赵峰却是落在了“滑梯”上——

于是乎,赵峰连同满山的士兵便在一片嚎叫和咒骂声中隆隆滑下山去。

看到赵家军队中了陷阱,月瑶一声令下,天师门内擂鼓震天,门内不足百十来个弟子手持刀枪剑戟追将下去,对着那些逃窜到阶梯两侧的山地上、没有滑下去的士兵们一阵痛殴;赵家军队煞时兵败如山倒,争相逃下山去。

历尽千辛万苦登上山来,如今统统白爬。

柳府锣声震天,即便是远在城西赵府埋伏的刘易斯、狐暮雪、路易士、刘医师都能听到。

听到柳府警报的锣声响起,刘易斯立即用精神通讯连接到刘义士,向她确认状况:“怎么样?人质保全了吗?”只是刚一连上,便可以借着对方的耳朵听到对面嘈杂的响动:喊杀声、马车轮的隆隆滚动声;冲锋枪喷射子弹的脆响,以及不同种类手榴弹爆炸的轰鸣声此起彼伏;紧接着喊杀声就变成了逃窜的哀嚎声,而马似乎也脱离了马车的捆绑,一边嘶鸣着一边四处乱窜。

刘易斯心中一惊,以为刘义士遇到了天大的困顿,没想到刘义士汇报的却是:“人质已经保全……(杂音)……我们正在横穿柳府……(杂音)正在交战……一切(杂音)……正常。”

刘易斯听完心中一惊:如果刘义士向自己的汇报真实不虚的话,那她应该是带着柳梨香和尹随良正一路杀穿柳府才对,但只凭她一个人和尹随良?

刘易斯忽然想起,在自己前生战场的印象中,确实有几十号的突击兵利用夜幕作掩护奇袭战壕,并使得超过两千人的军队失去战斗力的记录:换算下来这只突击队人人都以一敌百。

尽管刘易斯现在知道那是突击队们依靠彼此配合,并在狭小环境作战才创下的战果。但在当时,宣传部就是按照“以一当百”宣传的。“那真是理想的队友啊。”刘易斯当时不光信了,还如是感叹。

如今柳府的卫兵也不过几百,刘义士一个人真就按照当初宣传的那样“以一敌百”?

刘易斯开始怀疑自己的魔法是否潜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就在刘易斯陷入思索时,忽然听到自己这边隆隆的脚步声。

看守赵府西门的两个卫兵听到锣声和脚步声交替轰鸣,不知如何是好地左右张望,紧接着便看到大批的持盾矛兵分为两列,踏着隆隆的脚步声一路小跑地从门中喷涌而出、跑上了通往柳府的道路,每出来一个矛兵便汇报一句:

“矛兵正在开赴战场!”

出来的人多了,就变成了延绵不绝的:“矛矛矛矛矛矛矛矛矛兵正在开赴战场场场场场场场场场!

宛如长蛇的队伍更是向外跑了一分钟才将蛇尾拔了出来,惊得两个门口的卫兵不敢作声。队尾的军官跑了出来,看到看门的两人傻呆呆地望着这巨大的阵仗,给了他们一人一个嘴巴:“愣着干什么!有人绑架了二小姐,你们也给我来!”说着便将二人也编进了队伍中。

“奏效了!”刘易斯和狐暮雪窃喜相望,待到卫兵走远后,招呼上路易士、刘医师,四人一股脑地扎进了赵府内——果不其然,诺大一个太尉宅邸,在这一出调虎离山之后霎时间便人去楼空:顺着正门大道望去,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刘易斯刚一跨入赵府大门,进行空中侦查的麦德林便将疑似是目标物品藏匿地点的建筑位标上传至刘易斯脑内,使刘易斯可以规划搜索路线;刘易斯立即将这信息分享给跟随狐暮雪行动的刘医师,使得各个小队情报一致。

两个小队随即便顺着东西走向的干道前往各个可疑建筑搜查;尽管一路顺畅但一无所获。显然,重要的文件并不会放在这么浮面的区域。

刘易斯立即安排分兵深入赵府内部继续搜寻——苹果小队负责搜寻可能储存文件的北部办公区;查理小队负责搜索藏宝库可能存在的南部生活区。

只是分兵没多久,两个小队便都各自遇到了几个留在府内的守军。

狐暮雪和刘医师面对的是十来个持剑步兵。

刘易斯和路易士一侧面对的则是五名步兵和一名当初在哲香的处刑场上便见到的巨大铁浮屠——手中拿着一人多高的大斧子。

看到突然出现在府内的生面孔,这些人大声高喊:“入侵者!”纷纷拔剑备战。

刘易斯等人早就预料到就算调虎离山奏效,赵家府内也绝不会空无一人,战斗不可避免——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路易士和刘医师这两位额外帮手作为战斗力的原因。

为此他们也纷纷举起武器:刘易斯举起插入魔杖的石茉莉步枪;狐暮雪掏出铁刃双扇;刘医师端起蒙德拉贡——

——很不幸,刘易斯的帮手,支援兵路易士是一位机枪手:尽管机枪拥有其卓绝的强大火力,但其沉重的重量使其必须在掩体或地面上架起才能射击;就算能够克服这重量、像一般枪械那样站立射击,机枪手也通常会因为控制不住其庞大的后坐力跌倒或者击碎自己的肩胛骨。

例外也不是没有,刘易斯上一世的战友、那身高两米三、虎背熊腰的比尔便确实能够端持轻量化的机枪一边进攻一边扫射。尽管全军仅此一例,但刘易斯仍然常常赞叹:“那真是理想的战友啊。”

只是面前这位和自己一样娇小的路易士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想到这里,刘易斯奋勇当先,子弹上膛,光刃展开;随即准备与面前这六位强敌对抗,为路易士寻找掩体架枪争取时间。

然而路易士并没有乖乖躲在刘易斯身后,而是上前一步,非常刚毅坚挺地站到了自己主人的面前。后手熟练地拉动了机枪的枪栓,握住手柄,用臂膀夹紧了枪托;前手握住了散热筒边的横握把,将黝黑的枪口对准了面前这一众武艺高强的赵氏精兵——

刘易斯大惊失色:“你不会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