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雷霆救兵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11 17:51:30 字数:6242

取得装有证据的木盒之后,刘易斯和路易士便急速离开“点兵阁”,并在赵府的中轴十字路口与狐暮雪和刘医师汇合。

在确认彼此取得的目标之后,刘易斯看向天空中盘旋的麦德林问道:“撤退的路线安全了吗?”麦德林立即将赵府周边地图更新后上传至刘易斯的大脑,汇报:“大量卫兵出现在周边街道,需要调整撤退路线。”

刘易斯听完心中一惊,还以为自己的计划败露了。但依靠索托斯之膜观看麦德林上传的全息图像,却发现麦德林的汇报有所偏差:

确确实实有将近千人的卫兵将赵府围得水泄不通:步兵、车兵、马兵样样齐全——似乎是从城郊军营里调来的。但这些人与其说是包围,更像是在“交通堵塞”。他们面朝着柳府的方向,没有进入赵府的意向;一个个摇头晃脑,想要看清前方发生了什么,但却因为前往柳府的道路发生了什么而前进不得。

刘易斯猜测可能是尹随良和刘义士的某些举动妨碍了这些士兵前往柳府,但这反倒阻塞了刘易斯等人的撤退道路。

“还有其他可用的撤退路线吗?”刘易斯向麦德林问道。

麦德林停滞了几秒后回答:“您的位置向西一百米,存在着能够助您逃脱的载具,可以利用。”并将位置标记在了刘易斯脑中地图上。

“收到位置,正在接近!”刘易斯立即示意其他人跟上,带头跑向了麦德林指示的位标。“是马车吗?但如果能利用赵家旗号的马车作伪装,真的能够逃脱也说不定。”刘易斯心想。

来到赵府的最西端,穿过一座穿堂,来到一座宛如跑道、贯通了赵府南北的广场,目标载具立即映入眼帘——那是一只十米多长的巨大的木头鹰。

这木鹰翅膀M字折起,宛如在广场中间驻足歇息;无论是翅膀和尾部的纹理还是头部的神态都雕刻得栩栩如生。若是远远观看很难叫人不混淆真假;只要不看它的腹部——它的腹部没有鹰爪,而是用四只刚性悬挂的马车轮与地面接触——从某种意义上这还真就是个马车。

长着翅膀的马车——刘易斯几乎立即将这奇异的载具与自己上一世的飞机联系起来。

只是上一世但凡是飞机,都必定存在着“螺旋桨”这样的结构,用来为飞行提供基本的动力;而刘易斯绕着这架木鹰转了一圈,却并未发现任何这样的动力结构。

但那放下后粗估长达二十米、由木头和帆布打造的机翼;为了添加方向舵刻意打造成十字型的鹰尾以及顺着机头的方向延伸直到赵家北墙的跑道又确实昭示着这个东西是可以飞的。

“这到底是个啥?”就在刘易斯做出这样的疑问时,狐暮雪自言自语一句:“这不是尹家的机关鹰吗?没想到居然也被赵家抢走了。”

尹家的机关!这个名词使得刘易斯恍然大悟,并情不自禁地看向这架木鹰翅膀的腋下:果不其然,一串串复杂到难以置信的连杆与弹簧结构如同错综复杂的肌纤维构成了这木鹰的动力源。

——这是一架“仿生扑翼飞行器”。

尹氏的机关术自是毋庸置疑;如今它归赵家所有,乘它走空路逃出说不定更容易——或许逃出生天真就靠它了。

“但我既没有飞行执照,也不会驾驶这东西。”一想到即便是这般优秀的载具,也是要人来操控才会动的,刘易斯立即慌了神:

刘易斯的德国教官不是没给刘易斯机会让他熟悉飞机,但脑袋伸进驾驶舱之后,那“一万个”仪表盘和“一万根”控制杆就已经让刘易斯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了。

于是乎刘易斯一脸崩溃地看向了众人:“谁会开?”一群神通广大的分身们居然全都耸了耸肩。

很显然,飞行员并不在刘易斯“理想的战友”之列;这或许是因为刘易斯非常不喜欢当时的飞行员导致的:那些被宣传部包装成明星偶像的飞行员夺走了太多一般民众、尤其是女性民众的眼球,以至于根本没有人在意顶着溃烂的双脚在战壕里对线的步兵们的悲惨;甚至还闹出过某位步兵的老婆跟着飞行员跑了这样极度败坏士气的丑闻。

看到刘易斯那吓人的表情,狐暮雪也不敢开玩笑了,连忙请缨说道:“呃……我当初跟尹随良一块玩的时候有学过一点……会开。我会开。”

刘易斯才松了一口气,但狐暮雪那长年累月地闲言碎语又让刘易斯变回了崩溃的表情:“只不过每次上机,都得靠一群佣人在这上面捣腾半天才告诉我们可以飞了。”

刘易斯十分明白“一群佣人”到底指的是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差一群地勤大爷?”

飞行器要想飞行,除了要有会操作的飞行员,还要有一群被称之为“地勤”的工作人员来确保这个飞行器油箱里有燃油;引擎里有冷却水和润滑油;舵面和起落架没有上锁等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检查工作——他们不光要知道驾驶员的部分如何运作,还要知道驾驶员不知道的部分如何运作。

一趟飞行能否顺利,飞机是否会出故障,几乎全得看地勤人员的心情;于是他们便成了高高在上的驾驶员们唯一尊敬有加的兵种,叫久了就成了“地勤大爷”。

驾驶员都是人才;地勤大爷都是天才;而造出飞机的人则是神仙——刘易斯是这么想的。

地勤维护的高难度只是想想就令刘易斯七窍生烟。就在刘易斯转头便要仰天骂麦德林“你这给的都是什么馊主意”的时候,刘易斯她自己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路易士:“我可以做这件事。”

刘易斯心里的大石这才落地——万幸前世战场上的支援兵里,是有擅长整备载具的类型——只是这回跟刘易斯那扛机枪的老战友比尔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截止到现在,刘易斯已经彻底明白自己召唤的“理想的战友”究竟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确实如同麦德林所言,这些人都是英勇忠诚的战士,并具备各自职业该有的能力。但这份能力依照的不是前一世战友的“能力”所赋予,而是依照“事迹”,且是被刘易斯所相信的“事迹”所赋予。

更何况,这一份份“事迹”并不拘泥于某个确实存在的人:一些光辉的事迹可能是某个人干的,另一些光辉的事迹可能另一个人干的,甚至是好几个人一起干的,甚至是被宣传部夸张的、嫁接的、伪造的。

但无论现实还是幻想,如今这许许多多的事迹所转化的能力,统统汇聚到这一个个小小的分身上。

这份“理想”并不是实际的理想;而是刘易斯主观臆断的“理想”。

而这种近乎“唯心”的力量完全源自于刘易斯在这个召唤魔法里添加了神性。

凡是掺杂了神性的事物,便会违背一切的常理——刘易斯早应该知道的。

路易士面无表情地来到木鹰旁边,用自己携带的工程锤抵住这台从未见过的机械的外壳;如同“交心”一般沉默了一会儿,便点点头说道:“我懂了。”

路易士双眼有神,熟练地攀上木鹰的外壳,查看两翼中央的脊背——有一个蜗牛壳形状的盘型空缺,便说道:“这台载具需要仙丝盘才能启动。”跳下来和刘医师比划了一下,一同四下寻找。

“仙丝盘……”刘易斯回忆着这个字眼——那是天洲尹氏机关术所有机关装置的动力源。但刘易斯从没亲眼见过,几乎所有市面上见到的尹氏机关商品都是“内嵌仙丝”,从来没有将仙丝盘单独拿出来卖的。

正回忆着,路易士便已经从穿堂中将一盘跟茶桌一样大的蜗牛型木盒拎了出来——那大概就是“仙丝盘”的真实面目了。

路易士回到木鹰旁,和刘医师通力合作,将仙丝盘推到了机关鹰顶上,重新爬了上去调整它的位置;最终严丝合缝地卡进了鹰背上的凹槽。安插完毕后,路易士旋转仙丝盘轴心的手柄直到发出“咔”的一声。随后便跳下来用扳手将四个车轮上的锁拆除、推动机关鹰使其机头对准跑道。

就在路易士忙于整备机关鹰时,刘易斯则登上机舱细细观察。

机关鹰可以从尾部的舱门进入,而舱门是依靠手动卷轮控制开合的。

最先进入的是客舱:左右两侧各有三座相对的、配备有安全带的座椅。从客舱通过一座小门可以进入驾驶舱所在的鹰头。驾驶舱中备有正驾驶与副驾驶坐席——一共可以搭载八人。

主副座驾涉及的位置都有许多贴有标签的单向拉动或是十字拉动的操纵杆,以及一些显示着天洲文字的仪表盘。

位于主副驾中间的控制台上,则有一块打磨有一道道环形纹理的盘状玉璧,材质和天师门鉴灵仪大面积投影使用的玉盘一模一样。

透过驾驶舱的前挡风玻璃,刘易斯则可以看出驾驶员的平视视线大概是位于鹰头额头的位置。

然而只是看看这些,刘易斯的“晕驾驶舱”综合征便又犯了起来,赶紧离开了驾驶舱。回身便看到狐暮雪来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彼此侧身让出通道后,狐暮雪坐在了左侧正驾的位置上。刘易斯便站在她身后敢看又不敢看地观察狐暮雪的操作。

狐暮雪扫视了一下各个拉杆,调用起这妖怪脑筋里的所有细胞,深吸了一口气:“第一个拉杆是……”前推右手第一个贴有“翼”字标签的拉杆,吱呀作响过后,M字折起的机翼立即平直放下。

“第二个拉杆我记得是解锁舵面来着。”狐暮雪自言自语;前推第二个贴有“舵”字标签的拉杆后,原本面前那根锁死操纵杆和脚下的方向舵都变得可以动了。狐暮雪便调试舵面,而刘易斯也切实从舷窗看到随着狐暮雪左右打方向,机翼和尾翼便上下或交替扭动。

狐暮雪将第三个名为“力”的拉杆前推,头顶大概是仙丝盘安装的位置便发出了“吱吱”的声音,通过某种方式开始将仙丝盘的能量以极低的功率输出到仿生机翼上,机翼便开始轻微震动。只是这姿态远比刘易斯想象得复杂得多:刘易斯一直以为鸟类只是上下扇动翅膀便可以飞行,但通过仔细观察尹氏机关造就的这对仿生鹰翼,才发现这竟然是一种类似于蝶泳的动作。

“可以出发了!”狐暮雪向刘易斯说道,而刘易斯立即将话传给外面在做“最后检查”的路易士和刘医师:“所有人都上来!”。

两个分身回到机舱内,摇动卷扬机将后舱门关闭后,在客舱坐好并系好了安全带。

狐暮雪确认乘客坐好后,轻轻挑起了位于头顶上的第一个开关:一根连杆从翅膀腋下放下,并与后起落架连起,使得翅膀的循环做功能够部分传导给后轮,从而获得额外起飞速度。狐暮雪的左手推动类似于节流阀的推杆,使得翅膀的扇动幅度和速度不断增加,后轮也转得越来越快。

刘易斯从舷窗里可以看到跑道两侧白墙上的洞窗飞速的后退:机关鹰确实在地面上急速前进!

终于,刘易斯感到脚下一软,伴随脑仁在脑壳里上下晃动的酥麻感,整架机关鹰赫然腾空而起了!

当年那天才一般的利奥纳多·达芬奇都没能做到的扑翼飞行器,竟然在尹氏机关术的神威下腾空而起,翱翔天际!这是刘易斯做梦也不敢想象的场面。

顺利起飞后,狐暮雪吹起口哨自我放松。他不忘轻轻拨动之前拨动过的头顶开关:原本用来转动马车轮的一对连杆升起,折叠回机翼中,由此一来,动力便不再传导给车轮,能够节省能量。

从赵家的庭院中升空之后,刘易斯立即开始从舷窗左顾右盼:她万分好奇于尹随良和刘义士那边究竟是制造了多大的混乱才能为自己创造如此宽阔的行动窗口。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白烟滚滚的柳府了——刘易斯认得那种白烟:那不是失火燃烧的烟气,而是源自于刘义士投出的烟雾弹的白烟,想必每一个升烟之处,都发生过一次惨绝人寰的战斗。

随着狐暮雪将方向由北转东而导致舷窗侧倾,刘易斯得以看见梅京的街道——她几乎一眼就看见尹随良顶着那头显眼的红头发。

尹随良一行人正顺着全民退避的王府路奋力奔逃;他们的前方万人空巷;而他门的身后黑压压地跟着成千上万的奋力追赶的梅京卫兵。这些持刀和持矛的卫兵如同蜂群、如同潮水,从梅京城的每一座城楼、哨所、以及一切能驻兵的建筑中蜂拥而出,从每一个通向王府路的路口加入了追击的大军中。

尹随良拉着梨香的手跟着前方的刘义士奋力奔跑,使用轻功的选项面对这如云似海的追兵已经被忘得一干二净,他的脑内反倒是被另外一副幻境所填满:

自己背负着导师的使命,来到了远海之上的热带岛屿;在那里自己战胜了邪恶的财团,并赢得了当地土著的尊敬;就在自己顺着错综复杂的甬道深入埋藏于火山之下的上古遗迹、即将大功告成之时却误触了机关,使得火山活跃起来,炙热的岩浆顺着来时的每一个岔路被灌入甬道之中;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手拉着土著酋长的女儿,一手抱着能够证明自己导师学说正确的上古遗物,用尽全力地顺着原路奔向遗迹的出口——

幻境与现实唯一的不同就是把岩浆替换成追兵而已。

很显然。“红发的青年劫持了领主的女儿”这个可怕的消息在短短几分钟内便传遍了梅京全城,以至于每一个卫兵都惧怕于若是真的发生了这件事儿,使得自己因失职而受到致命的惩罚。这使得他们几乎放下面前的一切工作,极尽惶恐地前去阻截。

狐暮雪也看到了这一切,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问向刘易斯:“怎么办?”

刘易斯知道,如果没有人施以援手,查理小队逃不出这致命的包围圈:他们纵然跑得比卫兵快,但是只要到时候城门一关便万事休矣了。

对于刘易斯来说,想不想救是一回事,能不能救到就是另一回事了。刘易斯仔细观察,却发现整场追击一片混乱:

最初负责追击的步兵已经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又不愿意放慢脚步以免失职之嫌;后面真正能追上目标的车兵和马兵全被步兵堵得动弹不得;站在高处的弓箭手却又因为双方追得太紧不敢放箭已免击中友军——诺大一个梅京卫兵集团宛如没有一个指挥官。以至于不禁让人怀疑他们的最高指挥官赵芳孝不在城内。

风险仍然存在,但这恐怕是唯一全员逃出的时机了。

刘易斯知道,一天前的她会毫不犹豫地开溜——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然而今天的她,已经是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友的战地指挥官。更何况,“理想的队友”是绝对不会致同伴于死地而不顾的存在,若是自己抽身离去,还配得上这些“理想的队友”的领袖吗?

她当机立断向狐暮雪说道:“去救她们。”

“当然!”狐暮雪旋即驾驶机关鹰在天空中盘旋了一圈,使机头与王府路平行向前;极尽所能的降低高度,越过黑压压的兵群来到尹随良的前方。

超低空飞行并救援是极为危险的行为,但狐暮雪并不慌张:随着高度逐渐降低,狐暮雪打开头顶左起第二个开关:驾驶舱中央的玉盘顿时闪烁起光芒并以全息形式投影出机关鹰与地面、房屋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地面侦测雷达的显示终端!

依靠地面侦测雷达,狐暮雪得以非常精准地控制机关鹰在王府路左右建筑的中央飞行,翼尖几乎掠过左右平房上的瓦片。

高度合适之后,刘医师和路易士立即摇动卷扬机,将位于机关鹰尾部的后仓门放了下来。

透过后仓门,刘易斯已经可以看到那三个人的面容了:刘义士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跑在最前面,宛如一位身经百战的马拉松运动员;尹随良随刘义士战斗了几场后,再进行这样的疯跑显然已经是力不从心,跑得跌跌撞撞;尹随良手里拉着的梨香干脆已经是神志不清、一股马上就要脑溢血、力竭身亡的模样了。

看到救援到来,刘义士抓准机关鹰距离地面最低点的时机,一跃而起并抓住了放下的后仓门中央的金属环。悬在半空中的她并没有立即爬上来的意思,而是将手伸向了尹随良等人,用自己的身体作延长,确保救援的顺利——依靠精神感应,刘义士清晰无比地掌握并执行了刘易斯想要救援的意图。

看到刘义士伸出的手,尹随良毫不犹豫地将手中拉着的梨香甩向了刘义士。刘义士稳稳地抓住了梨香并与路易士大力合作将梨香送进了机舱。

梨香获救后,刘义士继续维持半悬空的姿势准备营救尹随良。尹随良深吸一口气,加快跑了两步,依靠轻功一跃而起,却在与刘义士双手交汇的一刹那,整架机关鹰忽然向上飘了一米之多,二人失之交臂;尹随良又落回原地,孤零零地继续奔跑。

“怎么回事?”刘易斯一脸震怒地看向负责驾驶的狐暮雪。狐暮雪示意左舷大声吼道:“我们不能再待了,那些弓手察觉到我们了!”

刘易斯知道“弓手”想必指的又是赵家那几个拿着“火多重天下第一”弓、一箭能顶亿箭射的超级弓手;就连她也不认为这机关鹰能够抵御那样的攻击:先不说机翼上脆弱的帆布蒙皮、光是那些箭矢插在机关鹰的一侧产生的额外重量就可能使机关鹰坠毁。

这样窘境使得刘易斯一脸慌乱;就连惊魂未定、刚刚被两个分身安置在座椅上的柳梨香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你们快救救她啊!”

“再跳一次啊!”刘易斯站在机舱口也焦急地向尹随良喊道。

没想到尹随良却越跑越慢,喉咙中呻吟道:“我……没有……力气了……”眼看着就要被追兵所组成的洪流吞没,本在检查梨香有否受伤的刘医师惊坐而起——

“听说有人没体力?”冲到舱门边沿,从医疗箱中掏出一发针筒便如丢飞镖一般丢向了尹随良,笔直地**了他的脑门。

一阵绿光闪过,中镖的尹随良顿时感觉浑身的肌肉都焕然一新——来劲儿了!于是双脚发力一跃而起便“飘”向越升越高的机关鹰,并连续左脚踩右脚,如同登阶梯一般飞上了高空,并奋力够向刘义士伸出的手。

这一次他们没有错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