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5章 异境(下)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25 16:47:07 字数:3007

设计图指的是自己前一生绘制和在战场上收集、逆向出来的枪械设计图,是刘易斯上一生全部的知识积累——确实是在邪神的默许下带来了,但究竟藏在什么地方却因为备忘录被打断而忘得一干二净。想到这里,刘易斯只得默默叹气。

还好性别的转换并不是什么坏事,一方面邪神似乎说过这个性别更利于这个世界的行动,另一方面刘易斯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征上战场死于非命了。

而记忆被遗忘后,刘易斯便只得装作普通的同龄人那样,孜孜不倦地学习着新世界的常识,使得有关这个异世界一些脉络终于形成于自己的脑海之中。她现在清楚地知道,这里是卡斯佛伦王都

王国大道北1号 的【亨利的歇脚】客栈,而时间是这个世界的347年。

从这间客栈的装潢和外面紧密排列而典雅的砖石楼房来看,这个名叫“卡斯佛伦”的王国文化似乎与自己熟悉的欧洲近似;深深吸一口气,在这大门透亮的客栈里能闻到新鲜的空气和饭菜的芳香,刘易斯便明白此时距离大工业满城雾霾的时代还相差甚远,或许是在中世纪或文艺复兴前后。

“但这是在黑死病之前之后?黑暗时代的之前之后?”十四世纪到十八世纪这两件事对欧洲人来说噩梦一般。以至于刘易斯一直以为那时的人们每天都顶着一张蒙克《呐喊》般的表情过日子。想到这里的刘易斯心中忐忑了许多时日,但看到哥哥和来客天天脸上洋溢的笑容,方知自己多虑了。

环境与前生类似,让刘易斯得以安心,但新世界的特色“魔法”却另她困惑万分。想到这里,刘易斯的视线瞥向了双人方桌上的一位女士。

这位女士身着一袭深紫色厚连衣长裙,浅蓝色的长发上戴着一顶尖帽子,惬意地品着汤,但却用意念而不是用手操纵着汤匙将食物送进嘴里,像极了故事书中描述的“魔女”。

而这便是一位魔法师,名为邵莎,是母亲的朋友、这里的常客,也是魔法学院的教师。在这个名叫卡斯佛伦的王国,魔法师处处可见。所有的魔法师都是女性,男性因为某种刘易斯暂时还不清楚的原因不能使用魔法。

“这个世界存在魔法,这是个机会,但我完全不了解它。”刘易斯心想。

面前的魔法师——邵莎这个名字对刘易斯来说颇有好感,隐约记得在西线战场上的时候,刘易斯被法国人用口径颇大的邵莎机枪从很近的距离瞄准,却因为对方的镂空弹夹进了泥沙而卡壳,救了自己一命。而那破机枪的名字便与这位魔法师同名。

刘易斯曾经鼓起勇气询问邵莎,魔法能否能恢复损失的记忆,却得到了:“用魔法治疗失忆,我怎么没想到!这真是个值得研究的话题,我接下来十年的研究方向有了!”这样的回答。

刘易斯觉得等邵莎用十年时间把记忆恢复魔法研究出来,黄花菜都凉了。而且自己并不是那种受创失忆,而是上辈子的记忆——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去那名为“科斯穆”的魔法学院钻研。但刚刚跟已然是决定全家财权的大当家哥哥卢卡斯提出申请就被否决了:

“送你去魔法学院?那能干嘛?那二百个金币能买五头牛,两只山羊,一只鸡,加上二百公斤面粉,三瓶上等红酒。魔法能干嘛?造价五百金币的魔像,只干一天就爆炸?顺带还把价值一千金币的红酒地窖炸上天?还有什么?”

刘易斯知道这是讲得母亲还在家时制造过的几场事故。罗娜曾经用一种神秘的膏状魔法材料塑造自动人型,用于根据年份标签对红酒进行“快速排序”,最后变成“猴子排序”不说,还在地窖引发了爆炸。而正是那天之后自己被送到了卢卡斯这里。

当时的刘易斯狡辩说:“魔法……魔法可以点石成金。”卢卡斯一边擦桌子一边絮叨地说:“得了吧,那会造成物价飞涨,别以为我不知道。别说点石成金,前些日子东边发现金矿,小麦就直接涨了七个百分点,当时手软没买期货,心疼得我肝儿都快吐出来了。”

啧……即便没有正确的词汇,但这个时代的人已经有通货膨胀的概念了吗?刘易斯意识到想要闯过卢卡斯这关简直难若登天。现在母亲长期失踪,父亲长期加班,卢卡斯身为唯一当家的成年人,对家财的使用有绝对的发言权,是刘易斯不得不逾越的屏障。

却不是唯一的屏障。

今天的刘易斯不想再和卢卡斯为这种事情争执。她完成了中午清洁的工作后,拿起自己的钱袋准备出去透透气。卢卡斯虽然坚持拒绝供刘易斯上魔法学院,却从不逼她加班加点地工作,累了就可以休息;特别脏的地方比如后厨和地窖也从来都是卢卡斯自己打扫;重活则交给后屋那自重二百斤的长工嬷嬷。就这样刘易斯还能每天得到三个银币。

“还不如让我处理这些麻烦的地方然后每天给我一金。”刘易斯想着,隐约回忆起来上一世的自己在漏雨、污水膝盖高的宿舍,每天要搬运几百颗五十公斤的炮弹的生活。

刘易斯在里屋换了干净的衣服便从客栈里溜达出去了。她决定去见她的第一个同龄朋友,现在已经是魔法学院一年生的阿米达拉。

离开正门,屋外已是下午,阳光偏斜,虽霎是刺眼但走在路西侧那一排排的店铺的阴影下还是令人感到舒适。

街上人来人往,车马沿着略有倾斜的国王大道一路向上,蜿蜒曲折地通往山顶上的城堡。


卡斯佛伦王都是一座丘城,在城墙的环绕下,其大致结构是一个东西向的椭圆,椭圆的两个焦点是一座山丘的两个峰顶,上面分别建立着两座对称建造的城堡,东侧是皇宫,西侧是魔法学院的高等教学楼。二者之间有一座巨大的廊桥——“双塔廊桥”将彼此相连,横跨其正下方、将城区一分为二的道路——中分路。

皇宫的这一侧由西向东依次排列皇宫;军营;贵族区;社会服务区;以及刘易斯当前所在的城门路商业区,而卡斯佛伦近十万居民的住宅则分布在这些官方区块核心功能靠北或靠南的市井之间,并无强制的规划。

一条S字型的盘山主干道“国王大道”和一条反S型的人工河“卡斯河”多次交错,连接着城门和皇宫中间的一切。人工河尽管从山上流下,但有时候可以见到魔法师用大规模的魔法让它逆向流动来运输大宗物件到上游去。

魔法学院的领土则占据了整座王都西边的大片土地。这片半椭圆的区域内整齐而别致地部署着广阔的操场、体育场、试验田、森林、温室大棚以及零星几栋教学建筑和宿舍。即便没有亲身前往过,但通过阅读卡斯佛伦王都旅游地图,也可以让刘易斯略知一二。

“一座学院占据了半个城,这是只有美国人和英国人才能干出来的事,没想到这里的王公们也好这一口。”刘易斯想着。

——越过最西侧的城墙,则是一片温暖柔软的海洋、金色的沙滩以及一座繁忙的港口,学院用的货物可以直接走西侧小门进,而一般的民用货物则要走陆路向东绕进南城门。

要想从商业区的这里横跨三个大区、走到魔法学院,即便是抄近路——爬行人专用的楼梯,恐怕不光要累断双腿,等到目的地也得披星戴月了。所以刘易斯得另想办法,她走近街边一支五座长椅——这并不是休息用的,因为每个座位都是分开的,看上去像诊室旁的等待区——坐了下去,和身边的人一样,无聊地扫视着天空。

不一会儿,随着“嗡嗡嗡”的魔法鸣叫声,一个骑着六七米长的飞行扫帚的魔法师从西边天空出现,在半空中完成向西的掉头后垂直降落在刘易斯面前。可以清晰看到上面有五个马鞍形状的座位——长椅的五个座位对应一部扫帚的五个座位——这是用来排队用的。

上面下来了两个中等富庶居民模样的乘客后,四十多岁的中年女魔法师老练地提醒着即将搭乘的乘客们:“请投币上扫帚,搭乘后请您自觉系好安全带。”刘易斯在扫帚尖端的金属盒里投了两个银币,一边坐上座位一边对女魔法师说到:“魔法学院东门,谢谢。”

“坐稳扶好。”在所有五名乘客都系好安全带后,扫帚重新发出嗡嗡的魔法鸣叫声,顺滑地起飞,消失在楼群天际中。

这种城际交通扫帚由王国交通部运营,往返于王城内部各个主要站点,无论去哪里一律两个银币。这也是能让刘易斯在十分钟内到达魔法学院门口的秘方。

“感觉比有轨电车快多了……不过那是什么来着?”刘易斯潜意识里念出了“有轨电车”这个词,但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似乎也忘却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