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首日黎明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2/2 19:22:53 字数:4608

开学第一天,早上六点,普通学生宿舍的两栋三层红砖洋楼内,随着魔法鸡的准点鸣叫声,刘易斯穿着浅绿色,印着很多小狮子的睡衣从宿舍柔软的床铺上爬了起来。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照了进来。红色的中央地毯上还敞开着两个未完全收拾的行李箱——恐怕是因为昨天在开学典礼上狂欢结束后,回到宿舍已经没力气收拾,洗完澡就昏倒在床上入睡了吧。

刘易斯揉揉眼睛,坐在床边拿起行李箱里的手镜照一照面孔,可以看到淡淡的一层黑眼圈——刘易斯在家的日子很少熬到快要凌晨才上床;

看向对面床上四仰八叉、穿着短裤依旧朦胧未醒的罗姆,刘易斯也没想到罗姆居然会变成自己的室友,不由得感叹缘分的奇妙;

但她扫视了一下充斥着各种裤装的罗姆的行李箱,心中升起一丝不安。

刘易斯霎时怀疑罗姆男扮女装,并有想给她验身的冲动。然而刘易斯又何尝不是精神层面的男扮女装?如此一来,如果罗姆脱光衣服发现是男的,刘易斯会因为被男人非礼而害羞地尖叫起来;如果罗姆脱光衣服是女的,刘易斯会因为不经意间非礼了别人而害羞地尖叫起来。所以干脆不验了。

另一个引起刘易斯注意的是自己书桌上的精致木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支圆框眼镜和一件难以描述的东西。

这两样东西是临行时哥哥送给自己的,说是刘易斯出生时邵莎阿姨和石茉莉阿姨送的魔法道具,今后有可能用的到。刘易斯试过那个邵莎送的眼镜——这眼镜是好东西,左侧是纯粹的平光眼镜,而右侧镜片——刘易斯的惯用侧可以通过一个细小的机关改变两层镜片夹缝中的,被称为“索托斯之膜”的神秘液体的密度,从而允许刘易斯获得2到8倍的放大倍率。

而那件无法描述的东西是这样的——这是一张人脸大小的黄色胶皮,看起来像面具;上面满是老旧发粘的痕迹,不时散发着自然界中绝不存在的刺鼻的气息;两个圆型的肮脏玻璃片被两个金属环束缚在似乎是眼睛的位置上;而一个桶型的多孔金属盒则罩住了大概是口鼻的位置。整个物件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

根据卢卡斯所说,这是一件石茉莉阿姨送来的古物。刘易斯推断,这可能是古代祭祀的某位神明的面容,诡异地吸引着自己的注意力。但由于它看起来、摸起来、闻起来都实在令人联想到不好的记忆,刘易斯暂时不想把它放在脸上,而是把它存在盒里,仅仅当个纪念品。

刘易斯环顾四周,感叹着昨天未能及时感叹的房间的美好——脚下踩着的是木地板,能从其下感受到魔法暖气带来的温热;自己和罗姆所睡的都是宽阔的单人床,私人空间良好;与战时十几个人用一张桌子不同,自己和罗姆各有一张制作精美并带有许多抽屉的木质课桌。

盥洗室——虽说是厕所,但也让刘易斯心旷神怡。与宿舍通过一个酒店式的拐角连在一起的盥洗室里不但有前世贵族才用得起的马桶,靠墙还有三面玻璃的淋浴房,淋浴房边还有泡澡用的浴缸,无不是刘易斯心目中的顶级居住环境。

刘易斯光着脚,拎着拖鞋尽量小声地走进了盥洗室中刷牙洗脸,但无论怎么用毛巾擦拭也擦不掉晚睡留下的黑眼圈,那肿胀的感觉也不消失。

“就这样吧……”刘易斯记得在上一生常常因为熬夜站岗而留下厚厚的黑眼圈,但那时大家都灰头土脸的也不觉的奇怪,反而日子过得好了、脸蛋白净了,稍微有一点黑眼圈就觉得十分扎眼。

刘易斯洗漱完毕回到卧室,看到罗姆已经完成了贴身衣物的更换,穿好了裤子并在脖子上系好了雨披。

“没看到呢……”刘易斯心想。

与罗姆打完招呼后,刘易斯冷静地在罗姆面前完成了内衣的更换,并不见罗姆有什么反应后,进而换好了校服,并在镜子前仔细打理——

科斯穆的校服不可谓不精致美观,卡斯佛伦曾经崇拜以亮土黄为代表色的神祇“光王”,如今即便信仰减退也没有改变设计师对这种色彩的偏好。校服,或说此时用的春季校服,包含一件洁白而轻薄的棉质衬衣,一件肩膀挺拔的亮土黄色的外套,二者的领子完美契合,并且可以搭配各种各样的领结;下身则是一件木棕色的棉质厚裙,美观而保暖。

刘易斯换好校服,坐在书桌上对着镜子梳理好那一头金色卷发,系好螺旋鞭,静等罗姆完成洗漱。罗姆洗漱甚快,两人很快就准备好一同出发了。

刘易斯在前,推开了并不很沉重的木门,然而瞬间吵闹的声音便从走廊涌入了这间小小的卧室。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伴随着一个飞奔的人影:“让开让开别踩着我的兔子!”“我的书落在家里了!”“快点我要迟到了!”

飞奔的人踩在红地毯上咚咚作响,刘易斯顺着他们远离的方向看去,可以见到整座走廊的两侧都被这样一排排的木门占据,而木门中则两两走出学生,只有越过学生们或高或矮的头颅,才能在走廊的尽头看到一扇小窗。虽然是个拥挤的宿舍,但在住过战壕宿舍的刘易斯看来,这里宛如广厦天堂。

楼道间熙熙攘攘人山人海。跨过人群,刘易斯看到一个熟悉的粉色身影,正左躲右闪地挤向这边,但这身影却屡屡受阻:“阿米达拉!给我签个名~”“你唱得太棒了!我能做你的粉丝吗?”“我想请你吃冰淇淋!”阿米达拉急火火地应付完了每一个阻拦自己的人,终于来到了刘易斯跟前。

阿米达拉微笑着给刘易斯赔小心:“哎呀~让你见笑了,因为这边是一般学生宿舍所以比较拥挤热闹。”

“没关系,幸亏宿舍门隔音效果好,我接受得了。”刘易斯说着,虽然她很不清楚为什么万众爱戴的阿米达拉会这样巴结自己。

阿米达拉说:“那可是魔法隔音门哦。来,我带二位去楼下吃早饭。”

“早饭~早饭~科斯穆的早饭~”听到食物的召唤,罗姆又开心地蹦了起来。此时的罗姆已经与阿米达拉相互熟络,因为昨晚活动结束后便是阿米达拉带领二人找到她们的房间。

三个人并排行走,一路上都是跟阿米达拉打招呼的人,刘易斯尽量保持神情严肃,避免狐假虎威的嫌疑。“这里还有非一般学生的宿舍吗?”罗姆问。阿米达拉指着背后的方向说:“北边更靠近教学楼的地方有贵族宿舍,每个房间都比这里的宿舍大,而且只有一张双人床。整个宿舍相当豪华而且每天早上有送餐服务,还有佣人帮着打理房间,有落魄贵族即便两个人合租也要住贵族宿舍。”

“两个女孩子睡一张双人床?没想到科斯穆兴这口……”刘易斯一边拿着手镜检查牙齿有没有收拾干净一边想。

阿米达拉突然恶狠狠地补充说:“像伊碧塔那种混蛋就住在那里,这样做就可以给她们腾出每天早上染指甲的时间了。”

“伊碧塔?那是谁?”刘易斯问。阿米达拉立即手舞足蹈地讲了起来:“那可是贵族学生们的老大,前王室成员,学校无人不知的天才。这货包揽了学校里所有非平民资助型的奖学金和研究基金,还有为数不多的对学生开放的‘工房特权’。弄得我们这些平民学生除非自费,不然根本别想做研究。她整天还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的样子,其实睚眦必报鼠肚鸡肠。若不是在咱们自己宿舍里你甚至不能讲她的本名,只能以原力黑暗领主指代;而且你遇到她若敢直呼其名,而不是公主殿下,不到一个礼拜就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

“好可怕”罗姆立即吓得缩进了雨披里。

听到贵族,刘易斯的表情也变得肃穆——自己的前世被贵族坑得很惨,甚至自己的战功也被军方内部操作转到了贵族头上,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似乎也连同设计图一并忘却了。正当刘易斯思索前世的冤仇时,阿米达拉提到的“工房特权”让她的注意力快速转移到有价值的事情上。

“工房特权?”这是对刘易斯来说十分感兴趣的话题。

阿米达拉讲解道:“呃狭义的来讲……工房特权就是使用工房的权利,工房有点像一间小一点的魔法手工教室,里面有很大的工作台、水池、附魔台、炼金设施甚至连小规模高级冶制锻造用的精金炉和秘银砧都有。广义的来讲,拥有工房特权的人可以近乎无限制地旷课并在里面做研究,还可以使用每日三次的送餐服务。一般只有提出那些极大吸引了校长兴趣的项目的教师才能使用,但像伊碧塔这种又是天才又是贵族的学生也获批使用。”

“这个相当有用……”刘易斯当即产生了要获得“工房特权”的念头“上辈子造枪用的设施都是自己东拼西凑来的,环境又混乱,自然难出成果;如果能得到工房,就能像马克沁、勃朗宁那样伟大的枪械设计师一样造出惊世骇俗的武器了。”

想到要与贵族争夺这种特权,其难度之高,并未泼其冷水,而是浇了刘易斯一桶热油,燃起了刘易斯针对贵族的愤恨与斗志:“……贵族永远是那个讨厌的德行,伪君子、贪得无厌。我要让她们见识一下平民的力量!”

三个人走到了楼下,进入了食堂——那是一间诺大的自助餐厅。即便是平民宿舍的餐厅,依旧装点的十分精致,历代名师的画像和风景画穿插着挂在墙面上,而人物绝大多数是女士,只有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挂在火炉正上方上,仿佛在说那是乘着热风飞起来的猪——那是现任校长丹卡斯,一个为了学习魔法而放弃男人身份的人。丹卡斯在开学典礼上做了演讲,具体内容是鼓励学生多创新,自己也会代表学校资助大家的意思,都是很走形式的事情。

取餐区位于墙边的长桌上,依照顺序摆放有,切片面包、法棍、鸡冷切、熏火腿、半生煎鸡蛋、全熟鸡蛋、摊鸡蛋、奶酪、果酱、生菜、西红柿、香瓜、谷物粥、凉牛奶、蛋糕。全部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一些学生们已经入座了,她们一边用餐一边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其中一组很明显是一位外地的新生在向两名本地老生请教:“学长……我很好奇为什么国王阿瑟总是穿着铠甲戴着面具呢?”

“呃……我也是道听途说,先王还在的时候据说他为了保护国王在火灾中烧成了重伤,从此只能穿着那套具有生命维持附魔的铠甲过活。”

“我爹说那根本不是火灾,国王参观炼铁厂的时候,有刺客打翻运输链上装铁水的锅炉,铁水直接就倒向路过的参观队……”

虽然事情说得越来越邪乎,但无论如何国王出现时总是穿着那套铠甲就是了。

刘易斯给自己的三明治中加了两片熏火腿和一片马苏里拉奶酪,单独盛了两个半生煎鸡蛋;罗姆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塞进了自己的大三明治里,还灌了一大杯冰牛奶;阿米达拉则宛如神仙一般只夹了两片生菜和一点水果,回到桌边闭着眼睛继续给大家出神入化地讲着和伊碧塔有关的事情。

刘易斯和罗姆已经肚子咕咕叫了,但又不好意思打断阿米达拉的讲话,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彼此同时开始吃饭,希望在阿米达拉讲完、等待反馈时自己恰好吃完了。

只见阿米达拉宛如歌剧舞台上的歌手般舞动着纤细的手臂说道:“伊碧塔虽然跋扈,但我却可以正面跟她较劲,即便是用魔法光明正大地偷袭她也没人敢惹我。因为我可是平民们的爱抖露(偶像)~正义的星界魔法师,早晚有一天要取代伊碧塔的人。”阿米达拉在自己眼前做了一个闪闪亮亮的山羊手势,然而却看到——

刘易斯几乎快把整个脖子扭过来去追着咬叉子上滴滴答答流着蛋黄的煎鸡蛋,而且脖子伸得越长手离得越远;罗姆则是吃的太快噎到了,一边捶胸一边给自己灌凉牛奶。

阿米达拉看到二人的反应一脸扭曲,仿佛在说“你们两个什么意思!拿我当不存在吗?”看到阿米达拉对两人的反应有些失望,刘易斯赶紧一边追着咬煎鸡蛋,一边用闲着的那只手拍自己的大腿表示鼓掌,而罗姆尽管食物还没冲下去,但还是放下杯子赶紧鼓掌,但每鼓一下就会打嗝。一时间餐厅里充斥着“啪~嗝~咚~啪~嗝~咚~啪~嗝~咚~”的声音。

阿米达拉一口气没上来直接仰面倒下,宛如就地去世,嘴里吐出几个字:“你们两个……够了……”。

刘易斯和罗姆面对面吐了个舌头。罗姆突然仔细地看着刘易斯:“你长黑眼圈了。”刘易斯点点头,罗姆立即从腰包里掏出几片没见过的树叶,在凉牛奶里泡了泡,便去擦刘易斯的黑眼圈,同时介绍道“家传秘方~专治面部肿胀。”然后掏出镜子给刘易斯看——果不其然,黑眼圈已经无影无踪了。

刘易斯惊喜地说:“你是个医师?”想起上辈子临死时躺尸沙场无人理会,如今这么早就能结识一位懂医药的人真是太好了。“嗯,略懂。”罗姆点点头。正当刘易斯欢欣鼓舞时,突然感觉脸部整个莫名地肿了起来,一照镜子,大呼不好:“我……我好像过敏了?”“哎呀!忘了给你做皮试了,这个叶子确实有的人——”“你个庸医!”刘易斯涕泪横流,一边骂着一边冲进了卫生间。

……大概洗了有十分钟才消了肿。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