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追逐噩梦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2/8 19:21:20 字数:4912

刘易斯两眼发昏,拼劲全力带着身上几十公斤的负重,以及腋下夹着的几卷图纸奔逃着。脚下是快到膝盖高的积雪,天上还下着鹅毛大雪。混乱的脚步声里夹杂着中弹倒地的惨叫……

记得那是1916年的冬天,刘易斯所在的小股部队奉命绕路支援一位贵族将军的防线——全军携带的都是原装德械而非老旧落后的奥匈军械——自己曾隶属于精锐军团。

但却因为情报泄露在野外受到伏击。随之局势变成了兵败如山倒的大撤退。

包括刘易斯在内的几百人在加利西亚毫无掩体的旷野上飞速向西奔逃,而背后几千号身穿绿衣的俄军士兵则大开杀戒;哥萨克骑兵手持锋利的长矛不断从侧翼蚕食奥军原本就溃不成军的阵型。那些可怜的士兵听着咚咚的马声,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从背后挑了起来或干脆被践踏致死。

唯一能为奥军提供一丝丝掩护的就是那些理智尚清醒的士兵们一路扔下的烟雾弹。这才使得刘易斯连续被莫辛纳甘的子弹擦肩而过却没有被直接命中。但好运似乎到头了。

不知道是哪个敌军支援兵终于在哪块破石头上架好了哪款轻机枪开始扫射(目测水冷费德洛夫)——子弹突然变得密集而精准起来。

刘易斯身边的士兵纷纷倒下,子弹开始向他收缩——噗呲!刘易斯感到肩膀一阵剧痛,夹着设计图的手随之松开——刘易斯扑倒在地上,看到各种枪械的设计图杂乱的散着一地……

“就是现在!快去看设计图!快去看设计图!”刘易斯脑海中的某个意识向他喊道。然而一声大喊打断了那个声音。

“毒气!”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霎时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子弹的来袭似乎也停止了,但刘易斯感觉不对。抬头一看——十多米高的黄绿色烟雾巨浪漫山遍野地席卷而来。

刘易斯连忙将视线从设计图上错开,下意识地摸向后腰,那里应该挂着用于保护自己的东西,但是刘易斯却抓了个空:“我的——那什么哪去了??”

刘易斯立即陷入惊慌,但他终于没能找到那根救命稻草,毒气将他整个吞没。

“这……这剧情不对啊!我不曾在这里中毒——”刘易斯感觉到现实与虚幻的割裂,然而他依旧感到喉咙如火烧般剧痛,脸上的皮肉开始融化。刘易斯情不自禁地去抓挠快要融成液体的脖子,视线慢慢逐渐失去光泽,巨大的痛苦过后,刘易斯抽搐了几番,瘫软地倒在地上,用仅剩的视线看到一个从毒雾中漫步走来的,穿着俄军军靴的人,对自己抬起枪口——

“不合格。”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女性声音将刘易斯惊醒,视线立即清晰起来,看到自己躺在教室的木地板上,面前那彩虹发色的教师用魔杖指着自己。

刘易斯惊魂未定,挣扎着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然后便听到老师训斥自己:“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鬼东西,但是你这定力也太差了吧?这样下去学习幻术,对手没倒你先倒了。出去出去,下一位。”刘易斯观看四周,看到许多同学在嘲笑自己——看来是沉醉在噩梦中的表现在他们看来过于滑稽和荒诞。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刘易斯想起自己正在参加幻术专业课的课前考试,而考试的内容则是承受“噩梦附身”魔法的折磨,区分出梦境与现实,并靠坚定的意志破解噩梦。

刘易斯立即意识到什么,连忙说:“请……请让我再试一次!”刘易斯这句话除了希望继续学习幻术,还有一个目的——她从噩梦中看到了自己过去的记忆,而那段记忆里包含了那一手的设计图全部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一瞬间。

为此她迫切希望再回顾一次那段经历,看看这一次能不能让那些设计图清晰地映入眼帘。

然而煞费口舌之后,刘易斯终于是没能说服授课教师,灰溜溜地被赶出了教室。

刘易斯心里感觉很不公平,但也知道自己活该——其他同学基本要面对的无非就是鬼屋探险、父母去世、蛇甚至蝙蝠这些无聊的玩意,而她自己却是战争回忆录——要不是自己坚决地索要前世记忆,也不会弄得这场尴尬。

刘易斯离开教室,疲惫地靠在外墙上,一边吃从午餐车那里领的便当一边休息——那是一份用锡纸盒包裹的速食意大利通心粉,番茄酱料给的很足,三颗肉丸能为刘易斯的下午活动提供足够的体力和魔法——毕竟魔法是靠体力转换来的。

身边没有罗姆和阿米达拉陪伴,刘易斯得以有机会静下心来回忆过去。除了对没有成功通过考试的懊恼,更多了一份悲痛:“天呐!比尔,我怎么会忘了你?”

——若不是刚才噩梦中,那名先于自己倒在地上的士兵的面孔唤醒了自己的记忆,刘易斯险些忘掉上一生自己最为重要的伙伴。而这人重新进入自己的脑海,也串起了刘易斯大块的记忆。

刘易斯记得自己上一生是那种瘦小型的孩子,父亲是个警察,身形微胖,性格几乎与契科夫《变色龙》里的那个警察如出一辙,但多亏了这种油滑的性格,父亲把自己一家人照顾得很好。

而且父亲那把在当时看来神气威武的斯太尔·曼利夏M95步枪的零件也成了刘易斯小时候的主要玩具——父亲竟从未阻止,反而大加鼓励。刘易斯为此与枪械结成了不解之缘,并立下了成为枪械设计师的志愿。

在刘易斯还穿着背带裤跟别的孩子玩时,一个警察父亲远不如几百年后那么有威慑力。如果一个胆大包天的孩子敢说自己家人是贵族并对应地拿出点什么假金银首饰炫耀,那么他想欺负谁就可以欺负谁。

“贵族的孩子怎么可能跟我们这帮平民一起玩耍啊……”刘易斯后悔当初自己怎么就信了他们的鬼话,“但如果一个假贵族就可以如此耀武扬威,那真贵族还不得猖獗成什么样子。”当时奥匈内部的平民和贵族矛盾相当严重,贵族拥有封地并控制当地警察,可以肆意欺压平民,而平民却没有上升为贵族的通道。

因为刘易斯个子不高,于是自然而然地成了那些假贵族欺负的对象。好在刘易斯遇到了同岁的比尔——一个日耳曼‘巨兽’,那时比尔的身高将近别的孩子的两倍,却出人意料地温厚仗义,比尔保护了刘易斯,刘易斯请比尔吃糖,随后二人就成为了朋友,并经历了一段在维也纳街头惬意快乐的童年时光。这对朋友因比尔因家事返回农场而分别。刘易斯得以上完高中;而比尔却被迫回到农场并度过自己的青少年时代。

然而1914年夏天,随着国际局势的紧张,一纸维也纳大区的征兵文书重新将比尔和刘易斯聚到了一起,参加了后来如火如荼的世界大战。

在战场上比尔高大威猛英勇无畏,但那双大手却难以清理枪械上精细的部件,而刘易斯恰好能弥补这一点,为此二人几乎是以兄弟兵的身份在战场上活跃了很久,从法国东部的阿尔萨斯一路转战至俄国以西的伏尔加河。一路缴获、经手了无数各国枪械——从著名世纪好枪李·英菲尔德

MKIII,到遗臭万年的邵莎机枪;从先进的蒙德拉贡半自动步枪到古老的马提尼单装枪——刘易斯全部拆开画成设计图用于自己的知识储备。

“可怜的比尔……”刘易斯忧愁地按了按头,她想起来比尔应该就是在这场撤退中牺牲的。终于忆起了噩梦的源头。

然而就在这时,刘易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几个不怀好意的面孔从走廊两端靠了过来,刘易斯记得那是在与伊碧塔对峙时站在她身边的学生。刘易斯不禁将手伸向腰间的魔杖,如同西部的牛仔与匪徒般,双方蓄势待发,气氛的紧迫甚至将风滚草吸引了过来。当双方仅有不到两米之隔,而对方准备开口说话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嘿!让一让~让一让~”阿米达拉粗暴地挤开人墙,朝刘易斯跑了过来,罗姆也顺着阿米达拉挤开的人缝中钻了过来。那些找事的学生看到阿米达拉登场失望地咂着嘴散去了。

“变化系的考试略难,稍微耽误了点时间。你怎么样?”阿米达拉关心地问。

刘易斯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笑容:“我搞砸了。看来只能选飞行专业了。”阿米达拉拍了拍刘易斯的肩膀:“安心啦~你肯定会成为优秀的飞行员的。”

“飞行员……”刘易斯在内心中拍脸,“我当时选兵种的时候压根不知道人还可以在天上飞……等真到了西线战场上才发现只能任凭那些‘飞天狗’在头上拉屎。

而那屎可能是20毫米高爆机炮弹、战壕钉、手榴弹甚至坦克炮弹,个个都是要人命的东西。己方在西线时好歹有能够拦截敌机的王牌‘红男爵’撑场面。

后来转战东线,没了红男爵,却又碰上了更可怕的伊利亚·穆罗梅茨重型轰炸机下来捞薯条。”

所谓薯条,就是那些肩章是一条一条黄道道宛如薯条的新兵。而重型轰炸机一下扔出五六发250公斤炸弹,能瞬间将一整条战壕化成火海,只有那些有经验的老兵才知道如何躲避这场浩劫,而新兵们纷纷变成薯条躺尸沙场,而他们的灵魂则被这些宛如死神的轰炸机捞走了——这就是所谓捞薯条。

“报仇怕是此生无门,但也一定要具备再遇到时、能跟这些飞天狗们‘理论理论’的实力。”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易斯在飞行课的报名名单中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罗姆也完事了?”刘易斯问。

罗姆抱着书点点头:“是的,我去午间补习小组坐了一会儿,很快就把错题都解决了。”罗姆本来以为自己有先天优势,能在咒文课上秀一把,没想到由于文字不通,不太学得来新版本的咒文,在今天的课堂小测上表现得一塌糊涂,“高年级的学长们真是好厉害啊。”罗姆小声嘀咕。

三人重新聚集后,刘易斯借阿米达拉的魔法‘星界焚化’将餐盒、剩渣和一次性餐具转换为了光,说:“午休时间快要结束了,该准备下午的户外活动课了!”说罢三人便离开普通教学楼,往西边操场去了。

刘易斯一边跟着罗姆往西操场走,一边心想:“如果实在找不回设计图,就只能从前膛枪重头做起了。前膛枪之弱甚至连火球术都不如,但反正是标榜给男人使用的魔法,没必要跟真正的魔法竞争。一旦项目上马,只要凭借着制作前膛枪时积累的知识和资金,快速更新换代步入无烟火药时代即可……但这相当于我自己一个人重演了一遍火器发展史。”

西操场远比东操场要大得多,跑道一圈的长度就长达一千米。中央竖有多跟带环长杆,那是用于进行绕杆飞行和魔法球比赛的训练场

‘双子杯魔法对抗赛’的场地就在这座操场举行。

“无论有没有设计图,我都必须赢得双子杯的比赛,这样才有可能能获得天才奖奖学金并开展我的项目,要是让伊碧塔获胜,贷款就还不上了!”刘易斯琢磨之间,便已经接近了目的地,和罗姆一同与阿米达拉分别。因为阿米达拉的集结地位于操场以东,而刘易斯在西边,靠近科斯穆林场的方向。

因为周一的活动课是环校园参观,今天的课程才是刘易斯真正的第一节户外活动课,课程内容则是‘火球术’的实际操作训练。

刘易斯和众多同学站在木靶面前,不断施展火球术。

火球术是最基础的法术之一,就是丢出燃着的火球然后在碰到目标后爆炸。如同其他的法术一般,火球术可以用辅助咒文来强化诸如

“魔法威力最大化”

“魔法N重化”

“魔法高效N重化”

“魔法延迟生效化”

“魔法加速化”

等等。

依照老师的教导,标准动作是施法时将法杖挥向目标——动作看起来是扔石子或是用剑去刺。而这样不规则的动作打击10米外的一个物体是很难做到的,甚至比投飞镖还要难。

“别抠抠缩缩地!魔法就是要甩出你们的气势来!”训练之间,老师还不断地穿行于学生队列,教导和调整他们的动作。许多学生为了增加命中率使用“魔法三重化”增加飞弹数目,但常常是额外飞弹击中旁道的靶子,而主目标依然脱靶。

加上三重化魔法消耗更多魔力,很快学生们便晕头巴脑,体力不支。

刘易斯觉得这样简直太蠢,她要寻找一种确保命中的方式——就像步枪一样,但是法杖既没有准星也没有照门——

刘易斯想了想,拿着魔杖抬平右手,尽可能让法杖与手臂平行,同时用左手从腋下抱住右肩,将右臂死死卡在当前位置上。

接下来抬起大拇指,让指尖与手肘最高点形成准星与照门——

“如此一来……命中率可以提升。”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易斯将脸颊贴向右臂,闭上左眼并反复调节索托斯之膜的放大倍率进行瞄准,开始积蓄魔力。“弹速越快就越不受风力干扰;所以我使用——魔法最大加速化!火球术——”

“停!刘易斯!姿势不正确!”随着老师的怒吼和教鞭打在手上的痛感,刘易斯被解除了武装。

刘易斯惊讶之间满脸狐疑地问老师“什么?这……但是这样做说不定可以提高命中率!”刘易斯辩解道。“不合规就是不合规!重来!”老师一脸严肃地呵斥道。

“说到底意识形态还是中世纪……”刘易斯这才想起了这个问题,尽管这所学校外表光鲜亮丽,但里面的教师们经历过上个一成不变的时代,大多依旧保守而愚昧。

一整天的不愉快霎时间全部涌入刘易斯心中,她感到异常烦躁,无心继续练习便假托身体不适,到场外树林旁边的长椅上休息了,远远地从侧面看着依旧在练习的队伍——老师斜侧向背对自己,而罗姆则对自己使眼色。

刘易斯招手回应了罗姆,低头心想:“复习一下笔记吧……”

然而就在这时,刘易斯再次感到中午不详的气息,五个高年级的学生手持魔杖从三个方向朝自己围了过来,中间那个拿魔杖在手上敲打的姿势仿佛拿的是一根棒球棍——这次可没人拦着她们了——“喂,就是你惹了我们老大对吧?”

“就算是中世纪‘不良’依旧是存在的啊……”刘易斯叹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同时将这五个人依照长相快速战术标记为:

黑毛——用了霸王;

黑皮——日照过量、

黄毛——一头黄发、

雀斑——眼下悲惨、

小不点——发育略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