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试射风波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2/31 17:57:08 字数:3418

同一个周日的夜晚,“亨利的歇脚”客栈餐厅。

双开门外挂着【周末营业4:00pm-10:00pm】的牌子。这是卢卡斯客栈一直以来的“周末派对”营业时段。工作日从早上9:00营业到晚上7:00,而周末除了给自己放个半天假的功夫,也给那些工作一整周的民众们一个彻夜痛饮,大发牢骚的时间。

“呜哇哇哇!刘易斯不要我啦!”阿米达拉将整个上半身趴在餐桌上伤心地大喊大叫,悲叹的声音淹没在嘈杂的人声和骨电视播放的外国肥皂剧的声音中。旁边已经堆了三五扎只剩白沫的啤酒,“老板,再来一扎啤酒!”一边说着,阿米达拉切下盘子中金黄香脆的Schnitzel小牛排的大半块塞进嘴里。这种包裹着面粉、蛋液、面包碎,在黄油之中炸出有空气泡的酥皮的锤砸小牛排今晚难得地半价,几乎每一桌客人都点了一份——挤上一点柠檬,独享或分食都合适。

阿米达拉很少会吃这种油炸食品——因为一方面校园偶像的身份必须给外界一个清心寡欲的外表,另一方面增加的体重以及散发出来的气味确实会影响自己的形象。为此阿米达拉特意从城西溜到城东这家餐馆偷偷享用这种愉悦的食品,当然,还有啤酒。

“你已经喝得很多了,明天还得上课呢。”阿米达拉面前的人好言相劝,但得到的只是一个白眼——罗姆,这个已经沦为校级软柿子的一年生被阿米达拉强行拉来陪酒。不过好在听说是卢卡斯,刘易斯的兄长经营的店铺,并且卖着相当好的鱼料理也就毫无怨言地跟了过来——还能搭个免费的顺风扫帚。罗姆的面前则摆着一大盆已经所剩无几的鲱鱼土豆沙拉——无论是鲱鱼还是土豆,都是在热带难得一见的食材,为此她毫不犹豫地点了这道菜,上来之后才发现,这盆沙拉远不止土豆和鲱鱼这么简单。

切片生鲱鱼是用橄榄油和盐腌渍过的,土豆也不是市场上见到的粗犷模样,而是一种鸡蛋一般大小的精致小土豆。里面的其他配料也是出奇的多,酸黄瓜、酸豆、苹果片、白豆、鸡蛋还有洋葱丁。调味料更是多到恐怖的地步——咸凤尾鱼碎、蛋黄酱、酸奶油、黄芥末、辣根碎、现磨胡椒碎、苹果醋,最后摆上点缀性质的莳萝……但是价格却出罗姆意料地很便宜。

“去它的上课吧!老板,上酒!”阿米达拉正奇怪之前一叫就来的啤酒怎么不见踪影,转头看向吧台,才发现两手端着七八扎啤酒的卢卡斯正在和一个黑衣兜帽,帽檐还用别针和领口别在一起的男人拉扯,这个阴森的男人戴着粉色的魔塑料手套,大概是个不想被炼金洗涤灵伤了手的刷碗工。

“我说了多少遍不许卖酒给未成年人!”黑衣人焦急地阻拦道。

“那是失落文明的法律,我在卡斯佛伦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但那些法律是有道理的!”

“就是因为它没有道理才会失落!”

“哲香你快来评评理!”黑衣人辩不过,转向坐在吧台内侧的女人——哲香求助。哲香今天无需制作营养均衡的东方盖浇饭喂饱那些急着去工作的市民们;晚间又是卢卡斯的西餐专场——哲香只需歇着,无聊就做些会计活。

只见她翘着腿,不断地敲击悬浮在半空中的御水灵珠,御水灵珠响应发出:“一加一;等于;二,归零,归零。一共三,十,六,块,五,毛,二。”的东方口音的说话声。看起来并不像在算账而是在瞎杵。

杵着杵着,便看到伴随“滴等登”的声音,御水灵珠内部的影像中,弹出了卷轴模样的白框,上书

天子:哲香你赶紧把御水灵珠还回,饶你不死。

哲香撇了撇嘴,在水晶球上杵了几下,白框变长并出现了自己输入的文字。

又咋了?:哲香

天子:东边又不下雨,生灵涂炭啊!

缺水自己去修水利啊。滚:哲香

【天子】还不是您的好友,立即开启好友认证

【天子】请求将您加入好友。

“抱歉,刚才天子又来找我。”道歉过后,哲香陈述起了观点,“如果你们总是把酒弄成这般好喝的味道,就算用法律禁止了也没用。在我们那边都是把酒酿得又苦又辣,小孩喝了就会觉得像喝了辣椒油。自然不会有未成年人喝酒。”

听完了哲香的话,卢卡斯笑着挤开了黑衣人,将啤酒端到了阿米达拉面前。阿米达拉一饮而尽。抹抹嘴便指着罗姆说:“你,罗姆,明天去给我刺探一下刘易斯在干什么。”罗姆一副扣扣索索的样子:“但……但刘易斯现在不喜欢我……”“不许拒绝!败军之将就给我老老实实听话!”阿米达拉气势汹汹地喝令到。庞大的气场将罗姆几乎压到地缝里去。

于是乎第二天中午。

“啊……终究还是来了……”迫于阿米达拉的压力,罗姆只好带着上午炼金课上偷偷做的鸡肉卷去“刺探”刘易斯的工房。然而刚走出普通教学楼,就听见工房那边里传来一声巨响,犹如远方的闷雷,浑厚而充斥着力道。

罗姆知道那是刘易斯自制黑火药爆炸的声音,一时间怕是发生了事故,便急忙加快脚步跑向工房区,直到一分钟后抵达,见到工房并未着火也没有黑烟冒出,才松了口气。敲了敲南门,无人回应,罗姆只好绕过树墙、跨过小门向后院里观望,才发现“火药味”全都集中在这里。

“我说了你父亲不是我杀的!”刘易斯重复地吼叫着。

“你少装蒜了!这声响!这弹孔!你这个大意的家伙完全把作案的手段展示在了我面前!”伊碧塔毫不示弱。

“你到底是哪根神经不正常!三年前的时候我就是一届女仆童工,我又不是普林西普……我吃多撑的跑到大街上枪杀你爹?”

“少骗我!你现在能掏出这么多阴谋诡计,以前也少不了!天呐我真是看透你丑恶的嘴脸了!”

“乱讲!这杆枪是我前天才造出来的,没有你我连子弹都整不出来,何谈开枪杀人?”

“谁知道你是不是还窝藏着什么穿越时空的魔法?”伊碧塔开始胡搅蛮缠。

“如果我穿越时空那你也是帮凶!子弹是你造的!”刘易斯对付胡搅蛮缠也不甘示弱。

“你竟敢——”

“那个……”一声弱弱的声音传入,对入侵者极为敏感的刘易斯瞬间举起了手里的马提尼,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便见到罗姆急急忙忙地想要过来劝架,用尽全力从那个锁住的小门翻过来,但因为个子太矮“啪叽”摔在了地上。看到是熟人,松了一口气的刘易斯抬起了枪口。

“什么鬼?”刘易斯连忙跑过去把罗姆拉了起来,嘴里却斥责道:“这可是科研重地!你难道没看到闲人免进的牌子吗?”

罗姆弱弱地说:“那个……阿米达拉让我来刺探情报。但是看到你们吵架一时间就情不自禁……”刘易斯这才知道原来是阿米达拉又在担心自己、逼迫罗姆而来,怨不得她,只好叹了口气说:“好吧……除了伊碧塔在这,别的你想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心中暗念一句“罗姆这个白痴,以后千万不能让她做情报工作……”一边带罗姆往里走,罗姆左右看着一脸无奈的刘易斯和气哼哼的伊碧塔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吵起来了?而且……伊碧塔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们做了笔交易……”刘易斯便解释道,但怕这句话让罗姆心生不安再行追问,连忙改口:“普通的劳动合同而已。就这么简单。”

“但我看我们的劳动合同就要到此为止了。”伊碧塔则说出了争吵的原因。

刘易斯质问:“怎么?你打算撂摊子走人?为什么?”

伊碧塔知道已经没有刘易斯就是凶手的证据,而且第三者进场也不便胡搅蛮缠——罗姆这个傻实在的二百五一定会向着刘易斯说话。便说:“就算你暂时摆脱了嫌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造子弹这份工作。毕竟这是杀了我父亲的东西……”

“伊碧塔。我反倒认为你更应该坚持在这条道路上。步枪和子弹赋予我们,男人、女人、所有人从远处杀死敌害、保护自己的能力。我仍不清楚究竟什么杀害了你父亲,但他一定拥有相似的能力。只要我们将步枪普及,当再有这种人用这种手段行凶的时候,我们才有能力反击。而你的工作能加快这一点,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安全。”

这时刘易斯还不忘借用多拉的说法:“杀死你父亲的不是步枪,而是击发步枪的人。“

“好吧……或许你确实比我高瞻远瞩。”伊碧塔被说服了,心有不甘地坐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

刘易斯终于出了一口气,揣着手杵在原地无奈地看着伊碧塔,虽然赢了争吵,但仍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给你带的。”在这时,罗姆才悄然将揣在怀里的一包四个用锡纸包好的鸡肉卷递给刘易斯。

刘易斯那耷拉的面孔有所好转,不忘下意识的回一句:“谢谢你。甜心(Sweat heart)。”因为在刘易斯的印象中,相较两世相加将近三十多岁的自己,罗姆简直就像邻家小女孩儿。

好在罗姆确实接受这个待遇,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她确定刘易斯已经不再恨自己了。

刘易斯拿到鸡肉卷,并不打算独享,虽然受到了伊碧塔暴怒的惊吓,她仍急于恢复到之前的工作状态中,便高举一只鸡肉卷:“伊碧塔!我们可以吃个零食再继续工作。”

“不干!今天你们谁都别理我。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把什么东西炸成灰,不想出现伤亡就离我远点。”伊碧塔整个人抱着膝盖蜷缩在椅子上,大声宣告自己的气恼。

“炸……炸成灰?如果你想炸点东西,或许可以去科斯穆林场的狩猎小屋那边玩玩,换换心情会让你感觉好一些。”罗姆悄悄走近,跟伊碧塔说。

“林场?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吗?”刘易斯站在一旁听到,仿佛又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谁知道伊碧塔竟然起身,走到刘易斯面前,用手指着刘易斯胸口,冷淡地说了一声:“你请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