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幕间二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2/1/3 17:59:53 字数:5173

数日后,大图书馆塔,风险区。

伊碧塔站在书柜之间的阅读台之前,煞有兴致地学习着一本老旧而枯黄的书中的奥妙。

书的摆放之处,是一座倾斜而镶有金边和魔法铭文的华贵阅读台。书被张开架在其上。

书中的一段文字闪着魔法的光泽,而书架的顶端几只蜡烛正平静地燃烧,冒出浓浓的棕灰色烟雾,在书架的上方稳定地聚成一团。从云雾当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些影像,并传来一阵阵往昔之声。

“女士们,先生们。,正如你们所见,我的孩子,蜜缇·阿拉克尼,人与魔物的混血儿,已经展示了她阅读和算数的能力,并能表达出充足的同理心。这证明,只要她们有充足的意愿融入我们的社会,就能和我们一样具备知性与思考能力。就如同我们要像生者证明我们死者同样拥有智慧与情感;所以,我呼吁全社会,魔物与魔物的混血儿,凡是具有理智,并愿意遵守国家法律的,都应当被赋予与我们相同的权利!”

(此段请脑补成二战前期或者更早,美国领导人演讲的记录片:Lady’s and Gentlemen. As you see, my child, Mite’ Arachne, Cross

blood from mankind and Monster. Has showed her ability to read, to calculate

and to perform plentiful empathy. It is proving that as long as they willing to

join our society, will behave exactly like us. So I appeal,all the Monster or Cross Blood, with reasonable, willing to obey the

law of our state, should be give all the right like us. )

一个身着长袍的亡灵族——一个骷髅,正领着一个衣衫褴褛,袖口之下没有双手,而是一堆尖锐的蜘蛛脚的**,站在一间酒馆的门口,大声宣讲着关于人类与魔物共存的内容,周围围着不少人,既有人类也有亡灵族。

因为是黑白影像,所以无法从天色来判断时间,只是大概从酒馆边写着的“边陲镇”猜测有可能是一个位于北境不死国和布拉德莱恩领地之间的某个小城镇,但不知道是谁家的“边陲镇”。

“怪物!打死她!”

“我们亡灵族高贵的身份怎能被这些秽物玷污!”

“我们人类高贵的身份怎么能被这些秽物玷污!”

围观的群众中传来些骂声,臭鸡蛋和西红柿被同时扔了上来。骷髅保护蜘蛛小女孩儿的背影很快被另一只骷髅大手遮挡住。

几个穿着深蓝色短袖衬衫,戴着倒五星形警徽的骷髅警察拿着棍棒跑了过来,用手挡住了正在录制的设施:“这里不许拍摄!”随后影像便强行中断了,警察们做了什么不得而知,好在最后影像被成功带出来了。

播放影像的阅读台是一个魔法书台——它可以读取一些书籍中封印有额外信息的语句,并还原其原本的非文字表达方式。

古代的幻术魔法师发现,因为一些事件、物体和声音仅靠文字和图像难以表达清楚,为此它们将这些记录下来,并用魔法封印到书中。

正如著名的魔法师们所言:“幻术是魔法的起源,尽管它能蛊惑人心,但可控的幻术却可以用来传递信息,传播知识——如果在这方面魔法做得不如非魔法好,那么魔法的价值就真的值得商榷了。”

利用魔法书台可以将封印文字的原貌以视频、音频和全息投影的方式展示给后人,以便传播和学习。这种古老而又先进的魔法在光王祸乱时期在卡斯佛伦一度失传,经北境不死国回传流入,才让科斯穆的魔法师们重新掌握。

站在书架前的伊碧塔,一边用心观看,一边煞是满足地点着头:“原来是巫妖沃顿先提出的这个理念……先于石茉莉老师很久以前就有人在追求人魔平等了呀……有趣。”影像播放着,可以见到发光字体被分为亮光和暗光两部分,亮光随着播放不断盖过暗光。伊碧塔将手放在明暗的交界线上,可以来回地拖动,并倒回至需要重播的字段。

在看完了需要的视听信息后,伊碧塔合书并用手指夹住了要看的书页。抽走书本后,魔法书台上的蜡烛便如数自动熄灭,烟雾也消散了。伊碧塔大概是站得有些久,扭动着身体捶着腰,持书前往阅读区。

伊碧塔持书刚坐下准备阅读剩下的部分,却听到一个熟悉而刺耳的声音:“伊碧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害的刘易斯差点被史莱姆给吃了!“回头一看,便见到阿米达拉气哼哼地虎着背冲自己走了过来。

伊碧塔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所在的可是平民勿入的风险区,阿米达拉是怎么溜进来的?管理员在划水吗?殊不知阿米达拉早已从刘易斯那学会了“金币撬门”大法。

伊碧塔当即感到一阵不快——自己好端端的看着书怎么就被这厮找茬来了?她侧坐过来,一脸事不关己地说:“石茉莉老师不是已经宣布了吗?那只是一起意外,不信我的话你自己去问刘易斯啊!”

“我不管意外还是怎么样!你到底怀得什么鬼胎?我看到刘易斯跟你混在一起好几天了!”

“哈?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不知道刘易斯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会跟你这个贱货混在一起,但是你给我离她远一点!”阿米达拉破口便骂。

身为高贵的贵族竟然被一个平民如此辱骂,听得伊碧塔当场心跳加速,教养过好的她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找到了骂回去的词:“贱货?你敢说我是贱货?我跟刘易斯之间的合作是白纸黑字,正经八百的!哪轮得到你这个野种在此聒噪?”

“合作?你们两个在合作?这怎么可能?别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你一定是用幻术蛊惑了刘易斯!”

“我又不可能七乘二十四小时给她放幻术,不信你自己去问她啊?”

“去就去!要是让我知道你对刘易斯做了什么手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阿米达拉的说法让伊碧塔感到恶心——很少有人会这么说,因为这听起来像是蛮族或魔物的说法——但伊碧塔还是定了定神:

“刘易斯今天不在,她去订购材料了!”伊碧塔知道,刘易斯已经算出了制造无烟火药的配方,今天刘易斯前往市场,购买用于原料的纯净硫磺、炼金化肥和脱籽棉花。自己难得放一天假,可以和那些熟悉而温厚的书籍共处——没想到就遇见这档子破事。

“骗人!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阿米达拉说完抽身就走。

“进不去门别怪我没劝过你!”伊碧塔没好气地补了一句,不再理会阿米达拉,任凭她离开,自顾自地继续看书,然而转念一想,“不好……可不能让阿米达拉去了刘易斯的工房!谁知道这个冒失鬼又会捅出什么篓子来?那可堆着一屋子的爆炸品——”

回头一看阿米达拉已经不见了踪影,伊碧塔赶紧扶桌站起,没想到之前的争吵让她心跳过速,一阵头晕目眩突然袭来。紧接着便是剧烈的咳嗽,伊碧塔捂着嘴连咳几下之后,感觉手心发粘,仔细一看竟然有血咳出,一时间陷入惊慌之中,赶紧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用治愈魔法修复自己的损伤,却导致更剧烈的咳嗽……

……几分钟后。工房区域。

“果然没人啊……”阿米达拉沿着工房之间的石子路走着,没有听到刘易斯工房里一直以来传出来的乒乓作响和“邻居装修”一般的刺耳嘶鸣声,她感到一阵失望。

但不肯死心的阿米达拉绕着工房转了一圈,却有了新的发现——工房的后门敞开着,旁边停泊着一头背着几麻袋货物的人型大理石魔像。

一个身着职工而非教师制服的魔法师正背对着自己,心不在焉地跟工房的主人刘易斯进行着魔力通信:“我已经帮你把货送到门口了……但是你说的密封罐我找了一圈实在是没有,这么多硫磺晾在外面要是受潮可就糟了……什么?你说你马上就回来?那我等你一下吧……”站在外面大概是因为工房里信号不好,工房的墙面与屋顶为了保护研究不被泄露,阻隔魔法传递的功能几乎跟贵族宿舍的房间门一样好。

看到没人注意到后院小门草丛边冒出脑袋的自己,阿米达拉翻墙顺着敞开的百叶门溜进了刘易斯的工房内,却看到满桌都是自己看不懂的零件。一些长管子,一些半月形金属块和一些三角形的木块,成组地摆放在桌子上。

“刘易斯都在搞什么名堂……整天神神叨叨地也不来看我。”阿米达拉一脸不爽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十几只史莱姆被单独封在一个个方型透明密封箱里,每一个密封箱上都插着一把尖锥,尖端距离史莱姆的核心不到一毫米,而密封箱的下方有管道不断地将史莱姆析出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收集到一个容器中。而容器则发出着刺激性的气味,驱使阿米达拉远离。

一张摆在桌子上的设计图却吸引了阿米达拉的注意力,那上面描绘着一些复杂的直线和曲线,看起来还只是草稿图。但即便是草稿也没有什么是阿米达拉能搞懂的,包括上面的标题——“Omni Rifle(全能步枪)”

“全能的……什么玩意?”阿米达拉盯着这张草稿,一时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从口袋中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谁让你不理我的……”悄悄的在这张草稿上胡乱地画了一笔。随后收起笔准备扬长而去,回身一看便觉不妙——

伊碧塔在阳光下的投影正堵在阿米达拉的退路——百叶门的方向。“你在这干嘛!我已经告诉了你刘易斯不在!”伊碧塔微屈着腿,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嘴上还挂着先前吐的血迹,可以想象本就不善运动的她,究竟是废了多大一番力气才一边吐血一边从图书馆塔一路追了过来。

“我就是进来看看~”阿米达拉一脸“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看着伊碧塔。

“私闯工房和宿舍可是校规严格禁止的行为,我会通知老师叫她们关你一周紧闭的!“

“这能叫私闯?大门敞开着的意思不就是‘有事没事进来看看‘吗?”

“你!”伊碧塔面对这个无理搅三分的妖精,实在是忍无可忍,加上又气又累,一时间掏出魔杖对准阿米达拉:“请你立即离开!不然我就要对你进行武力驱逐了!”“哈!到了这个地界就成你自己家了不是?我可不介意在这里跟你打!”阿米达拉也掏出魔杖准备反击。

“在造成破坏之前一击之内撂倒她!”伊碧塔心想,开始准备起即将释放的法术,并开始准备对阿米达拉可能释放法术的反咒语——所谓反咒语,就是能让对方法术完全无效,甚至都不会被发射的咒语,必须看口型预读对方的咒语,比对方更快地念出此咒,但代价就是对精神和身体都压力巨大。

阿米达拉掏出法杖对准伊碧塔,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千钧一发之际——

“碰碰!”两声巨大而清脆的枪响将两个人吓得浑身一颤,所有的咒语全部被打断了——阿米达拉一回头,看到自己的另一条退路,正门的方向出现了一个这时候她最不愿意见到的身影。

刘易斯左手扶着门,右手手持一把通体白银,红木握把的袖珍武器——9毫米改良版鬥牛犬左轮手枪——连续鸣枪示警,在对天空打完了两发子弹才走进门来。

“在干嘛呢你们两个!”刘易斯的神情镇静,但也充斥着愤怒。

“刘易斯……伊碧塔她——”阿米达拉还想恶人先告状。

刘易斯没给她这个机会:“你在这里做什么,阿米达拉?”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阿米达拉还想编造什么谎言,让刘易斯支持自己,却见刘易斯毫不犹豫地一边用枪对着自己一边绕至伊碧塔身边——她明显看到了伊碧塔嘴角的血迹,认为是阿米达拉动了手——护住了背后的伊碧塔

“打伤了我关键的合伙人,还指望我相信你吗?”

“合伙人……你,你居然管伊碧塔叫合伙人!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跟贵族站到了一起!”——虽然刘易斯是剑眉。

原本不敢相信刘易斯与伊碧塔“走到一起“的阿米达拉面对着铁一样的真相,再也忍不住哭腔,又悲又怒地对刘易斯准备起了大结晶箭。没想到刘易斯沉着冷静,持枪右手稍微一偏,打向阿米达拉的脚边——

“碰!”阿米达拉不知何时脚下被9mm手枪子弹掀起一股飓风,一时间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歪头一看,自己脚边的地板上多了一个冒着青烟的碗大窟窿。

阿米达拉一时间惊恐万状,她以为这是“原力钉刺”,隐形而高速的魔法弹——她万万没想到刘易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已经掌握无需吟唱就可瞬发原力钉刺的方法,知道自己再也不是刘易斯的对手。只好悲愤地喊了一声:“叛徒!”

刘易斯听完一愣。

“你答应过不会背叛我的!说谎话要吞千根针你忘了吗?”阿米达拉感觉自己戳中了刘易斯的软肋,追击道。

“你不是也答应过我没有允许不会来玩吗?”刘易斯顺势防御反击。

“这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刘易斯你对我有多重要你怎么就不知道呢?”阿米达拉打出感情牌。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因为刘易斯人如步枪,又钢又直:“你为什么非要跟我纠缠不休呢?我身上有什么对你重要的?你应该还有你在音乐和星界上的追求啊,这些事情我帮不了你!”

“帮不了我……刘易斯你真是个大蠢蛋!”阿米达拉终于发现刘易斯或许永远无法猜出自己的心声,一时被堵得无话可说,一怒之下拔腿就跑,从刘易斯进来的正门冲了出去。

“别想跑!”伊碧塔还想用草木缚足术限制阿米达拉,却被刘易斯拦下:“无所谓。发生这种事情是我疏忽了。比起来,你的伤怎么样了?”

听到刘易斯提起自己的伤,在她臂膀下稍微得以喘息的伊碧塔抹了抹嘴,叹了口气:“不。不要紧。大概是用力过猛有点咳血。”刘易斯心中一紧,赶忙扶着伊碧塔到一旁休息。

屋外的石子路上,阿米达拉向宿舍的方向闷头狂奔:“刘易斯这个大蠢蛋!有些事情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然而一时间没有看路,突然便:“Duang!”地撞在一块类似是海绵垫的东西上,随后阿米达拉被立即反冲,摔一个屁蹲。

抬头一看,是尼尔带着罗姆,就像妈妈带孩子一样前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由于受到冲击,尼尔厚实柔软的胸部正呼哧呼哧地颤抖着,有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尼尔没有按照学生守则靠右行走,而是在马路中间,明显是侦测到了阿米达拉向此奔来,故意站在此地撞她一个满怀。

看到阿米达拉——自己的歌手倒地,尼尔撂着头发关切地说:“哎呀~是阿米达拉啊,有没有受伤呢?”阿米达拉看到尼尔那张假装不明就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整天就知道欺负自己的臭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吼一声:“要你管!”赶紧爬起来跑掉了。

尼尔看着渐行渐远的阿米达拉叹了口气:“emmmm~真是奇怪呢……要是她这个样子冬日祭的表演该怎么办才好呢。伤脑筋。”尼尔一脸惆怅地冲身边的罗姆摊手,罗姆则抱着手臂战战兢兢地杵在原地:“她明显不太对劲好吧?我们还是问个究竟比较好?”

“嗯……倒也是。无所谓啦,刘易斯还等着我们呢。”此时,尼尔似乎对刘易斯的邀请更加兴趣盎然。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