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国王(上)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2/1/7 18:04:30 字数:3154

第二周的周末,下午。

大图书馆塔的转移大厅内部的门口,伊碧塔穿着肩挂式的蓝色晚礼服站在墙边静静地等待着,与靠在墙上弄脏晚礼服和不靠墙干站着腰疼之间做着斗争。

不时查看着魔杖投影出的时间:4:45。

自己大概是到的早了一些,毕竟住得近。

过了一会儿,大概4:58的时候。便看到一个金发、身着黑色燕尾服、白裤子,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年轻男士小跑着一路从转移大厅大门跑了过来。

伊碧塔一时间不太敢相信为什么这里会有男士,直到她定了定神,看到“他”赤色的双眼和在脑后左右摆动的卷曲单马尾辫才恍然大悟:“刘易斯?”

“抱歉我没法看时间!我来晚了吗?”刘易斯假扮着男生的口音——她大概本来就会——小跳几步轻快地来到伊碧塔的身边。

伊碧塔一时间难以相信这竟然是刘易斯的男性打扮,站姿挺拔,肩膀宽厚,眉宇之间透露着数不清的英姿飒爽。再配合身穿的这一身量身定制的燕尾服,简直是她心中理想的白马王子。不由得偷偷讲了一句:“你可真帅……”

“谢谢!您也很美,公主殿下。”刘易斯敏锐地听到了夸赞,连忙单膝虚跪,亲吻了伊碧塔鲜嫩的手——再次让伊碧塔的脸变成了烧干的开水壶,通红而滋滋乱叫。

刘易斯起身,伸出手臂:“我们走吧?”伊碧塔打了个激灵,颤抖着挽住了刘易斯的手,上半身抖得像个**,晃晃悠悠走向了通往塔顶廊桥的升降机。

二人一路前行,乘坐近百米高的悬浮升降机,来到图书馆塔塔顶的石制廊桥。

这座长达百米的廊桥将图书馆塔与王宫城堡的公主塔直接相连,使得需要参加皇家舞会和皇家研讨会的学生和教师们可以立即到达王宫,想找点书看的王宫贵族也可以快速到达图书馆——虽然要经过图书馆顶楼“禁书区”的入口,但那里已经用“危险品!”“闲人免进!”等各类黄黑标志封住了,不会有人随意前往。

作为学校对皇室友谊与信任的证明,这里是唯一一处不设置魔法墙的出入口;作为王室对学校友谊与信任的证明,这里也是唯一一处不设吊桥的桥梁。

一路走着,伊碧塔不断告诫刘易斯:“虽然我很感谢你,但王宫里的规矩你还是一窍不通。所以你得全程听我的,不然小心国王要你的脑袋……”

“好,好!公主殿下。”刘易斯应承着,虽然在伊碧塔眼里自己就是个平民出身的野丫头,但刘易斯早已为了这一刻,私下将贵族该有的礼仪学得通透。

刘易斯脸上洋溢着微笑——这大概才是她的理想状态,挽着夫人,前往一处贵族云集的宴会去推销自己精心打造的武器,然后拿着一公文包、价值千万马克的订单满载而归。

看着远处静静落下的夕阳,刘易斯俏皮地吐了个舌头,仿佛漫不经心地戏谑着日薄西山却从不待见自己的奥匈帝国——我的天地在这里。

王宫的一端,可以看到有两位身穿板甲,戴面罩头盔的女性卫兵手持雕文颇多的长戟守卫着廊桥的安全。伊碧塔向刘易斯介绍说——这些是王国的“瓦尔基里”,也就是女武神之意。

这些被精心培育的女战士同时拥有近战战斗的能力和使用魔法的能力,是王国的精英部队,意在逐步替代男性组成的禁卫骑士团,或至少形成掎角之势。

“请出示请柬,小朋友。”瓦尔基里们看到两人到来便将长戟彼此交叉,语气却温和地说道。

伊碧塔出示了请柬,卯足力气地介绍刘易斯说:“这是我……男朋友;禁卫骑士团团长欧文·亨利之子。”

听得刘易斯心花怒发。

“请进,祝您宴会愉快。”瓦尔基里让开了长戟。

两人便一同步入了铺着红地毯的公主塔,并顺着旋转楼梯前往底层。

“这里不安检的吗。”刘易斯小声对伊碧塔耳语。

伊碧塔说:“安检?如果你不明显带着佩刀就不会检查你,我们魔法师的魔杖也不用受检查……”然后皱着眉头反应了过来,“你是不是带了什么不该带的东西?”

刘易斯听完便偷偷从口袋里亮出了一把金镶翡翠的鬥牛犬左轮手枪:“推销样品。贵妇人们会喜欢的。”“你个讨厌鬼!”伊碧塔无可奈何地斥责道,刘易斯则大大咧咧地傻笑:“愉悦!”

从狭小的公主塔旋转楼梯进入顶层主楼的宽敞走廊后,刘易斯便陷入了对这座皇宫华贵装饰的惊叹之中,拱形的顶棚充满了精美的天顶壁画,不到几米便有一座纯金打造的魔法吊灯;沿着贴有紫丝绒墙纸的墙壁前行,可以看到左手一侧全部是历代国王的肖像,而右手一侧全部是著名魔法师的肖像,皆出自大师之手,精美绝伦惟妙惟肖——从中可以窥见皇宫和科斯穆之间唇齿相依的紧密联系。

历史书也提到过,卡斯佛伦如今的繁华全靠魔法,而魔法的蓬勃发展也全靠皇室的大力支持——拨给学校的教育经费几乎是每年全国税收的40%,使得国王虽有篡君的恶名,也有了贤王的美称。

在伊碧塔的带领下,沿着宛如迷宫般兼顾城防与美观的城堡走廊和露天通道之间走了大概有十分钟,终于来到位于悬崖边的宴会厅。

此时宴会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王公大臣,站着的坐着的,彼此喝着酒聊着天,但取餐台的食物暂且还没人动,一些宫廷魔法师则趁机用魔杖的拍照功能记录着每一道摆盘精美的菜肴——或许要等国王到来才能享用。

刘易斯跟随伊碧塔进入宴会厅内部,同时听她介绍舞池间站着的每一个人:“那位是杜彭家的次子,很轻浮的家伙;直接用手攥着酒杯玩命喝的那个是卡奈家的二弟,卡奈那边宗教比较严,所以只能到这里玩命喝。”

刘易斯一边听着介绍,一边打量着每个人:“那个人是谁?”刘易斯在众多西装革履的贵人之间,见到了一个虽是白人,但身着白色的纱布长袍,肩膀和头上则戴着蓝琉璃与黄金交替排布的装饰物的男性。似乎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坐在一旁冻得发抖。

“我不认识。从服装来看应该是海对面的白沙王国的访客。最近不是七国会议要开始了吗?洋人变多也很正常。”伊碧塔说道。刘易斯仔细打量一番,才发现这人的穿着打扮有点像前世教科书中描述的古代埃及人,这让她煞是眼前一亮——这个世界竟然有类似的文明仍幸存于世。对于刘易斯而言,自己那个时代的埃及早已经物是人非,它的信仰遭到剿灭,领土被整天讲着:“啊哈,傻娜密苏嘿呀登昌特斯,得大料!(嘿,你的医疗包,拿好!)”的鄂图曼帝国强夺,而它的文化和遗产则被英国人关在名为博物馆的囚笼中。

了解了众人,刘易斯准备上前推销枪械时,却意外感到一阵腿脚发软、动弹不得——若自己仍是那位精壮士兵的形象,恐怕还能鼓起勇气对着这一群平均身高一米七六到一米八二之间的高加索人种人推销,但现在看着这身高刚到一米六的自己,刘易斯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与此同时,刘易斯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惶恐与焦虑感——自己该用怎样的台词推销呢?自己之前的说法居然会被哥哥那样驳斥,而其他人会不会也抱有同样的抵触想法呢?步枪对于那些无关警察与军队的人的意义会在哪里呢?

伊碧塔的一席话语将刘易斯拉了回来:“刘易斯……那是我母亲大人……”伊碧塔悄悄示意刘易斯看向一处拱门的方向,一位棕发棕服,颇显老气的贵妇人在一位侍女的搀扶下进入了宴会厅。刘易斯在伊碧塔的引荐下上前行礼。

“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刘易斯·亨利。”

“给伯母请安。”

伊碧塔提裙微蹲,而刘易斯则行吻手礼。

伊碧塔和刘易斯讲着客套话,却得到伊碧塔母亲慢吞吞,注意力在又似乎不在的回应:“那……可真是……挺好的。”随后注意力便移往别处,如在神游,不知所踪——她的两只眼睛似乎也是看向两个不同方向的。只留下刘易斯安慰叹气的伊碧塔。

“不过多亏了你,有了资金支持,现在我又能雇得起佣人了。母亲的状态比之前可好了不知道多少。”伊碧塔讲述着刘易斯的功绩,而刘易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难想象伊碧塔母亲如果精神状况比这再糟会是什么样子。

有倾,随着一声:“国王驾到”的侍卫吆喝声,刘易斯便听到一个沉重的步伐伴随着宫廷乐师的吹奏声顺着下坡的山路阶梯走进了宴会厅。

刘易斯先是在门洞与阶梯之间看到两只比象腿还粗的黑色铁脚,之后便看到了脚步主人的全身——一个身穿钢板巨铠,高达两米,头戴王冠状蒙面铁盔的巨人出现在了宴会厅的门口,双眼闪烁着蓝色的荧光。

看到周围各路贵族纷纷行礼,刘易斯也赶忙在伊碧塔的带动下行礼。“妈呀!这是什么?弗兰肯斯坦?人型坦克?这粗胳膊粗腿怕不是一拳把英国人的坦克车锤到美洲去哦!”刘易斯心中一阵吐槽,国王这个身形恐怕只有1818年玛丽雪莱的科幻故事中描述的人造人怪物才能媲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