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Pay Day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2/1/10 17:26:03 字数:5785

第二天,伴随着从窗帘缝透进来的阳光,刘易斯伸了个懒腰从松软的大床上直起了身子。昨天晚上的红酒让她浑身酸软,嗓子发干,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头一天晚上存好的水。

然而刘易斯揉揉眼睛环顾左右,才发现自己并非身在自己那座熟悉而温馨的宿舍小屋里——水摆在两米之外的茶几上,远超自己所及之处,而它周围的整个空间都被等比放大了数倍,周围的装饰和家具也比平时豪华得多。

刘易斯顿感不妙:“等等,我不会是在——”

刘易斯看向自己身体的右侧时,发现了难以置信的真相——伊碧塔身穿薄薄的蕾丝睡衣打着香鼾就睡在自己身边。

“Holy——”刘易斯差点没惊得从床上跳起来,也让自己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里是伊碧塔的房间,而自己也的的确确在伊碧塔的房间、伊碧塔的床上过了一晚。

自己身上穿的也是从伊碧塔房间里借的大号蓝色男士睡衣——崭新,甚至连后颈标签都没剪掉,自己是第一位这件睡衣的受益者。

“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先找口水喝吧!”刘易斯渴得难受,正准备下床取水,手却突然被轻柔地挽住。

“别走嘛……”伊碧塔说着梦话,用整个上半身抱住了刘易斯的右手。

刘易斯下意识间用左手做了一个伸手去够水杯的姿势——虽然那是绝不可能拿到的距离,但她惊讶的发现,那水杯居然向自己飘了过来,随后如吸铁石般稳稳地粘在了自己手中,在感到魔力的损耗后,刘易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魔力恢复了,不但恢复,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强,连原本不会使用的原力移物也变得可以使用了!

“难道说伊碧塔对我逆向了那个禁术?她是怎么——”刘易斯赶紧喝了口水压压惊。

这时才发现握着自己的手松开了,而伊碧塔也在睡眼惺忪中醒了过来,抬起头的瞬间刘易斯瞥见了伊碧塔那娇嫩的皮肤与优雅的身材,心想:“如果我真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她醒过来还不得直接电死我?”

尽管刘易斯面如死灰,但伊碧塔并没有做出想象中那般暴力的举动。“刘易斯……早啊……”

“嗯……早……”刘易斯面如死灰。

伊碧塔看到刘易斯愣着神坐在自己身旁,也微微一愣。

刘易斯看到伊碧塔脸色发生了变化,连忙解释道:“唉抖,抱歉,一定是我昨天晚上一时冲动——”

“不是那样的……是我擅自留你过夜,然后擅自发生了那样的事……”伊碧塔却阻止了刘易斯的道歉。

刘易斯听到伊碧塔这样说,才恍然想起头一天晚上的事。

那一天两人在宴会上玩得很尽兴,伊碧塔和刘易斯都喝了很多酒,也在舞池里转了很多圈。

回来的时候几乎是刘易斯架着伊碧塔通过了双塔廊桥。

看着美妙的月色,伊碧塔突然提议说:“要回你的宿舍距离太远了,不如来我家过夜吧?”刘易斯便在酩酊大醉中答应了。

等回到伊碧塔宿舍,刘易斯稍微酒醒,临坐到床上还尽可能地回避伊碧塔换衣服的场面。

没想到等伊碧塔上床就直接骑到了刘易斯的身上,面色娇红,微微喘着气,在害羞与勇气之间混乱地挤出一句:“……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害的你今天为我挨打……给你造成了那样的麻烦,我无论如何也希望帮你解除那个魔法,所以……”随后二话不说便亲了上来。

随后那一整晚,刘易斯就在少女磨豆腐的娇喘中昏了过去——尽管之前研究过自己如今的身体,但面对着如此剧烈,疑似漏电的刺激还是一时间没能承受住。

“啊……我都干了什么啊?明明没表白就发生了那种事……”刘易斯一时间羞愧难当,但事到如今她知道也只能负起责任了。

“怎么?有哪里不舒服吗?”看到刘易斯脸色不好,伊碧塔就像一个恋人般关切的问。

刘易斯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调整回奥匈绅士的心态:“不……很舒服……昨夜你的脸很漂亮哟。”

说得伊碧塔一阵害羞:“哦……是吗……”赶忙岔开话题问到,“怎么样?感觉魔力恢复了吗?”

“完全恢复了,而且感觉比以前更强大了,甚至还能使用原力……这是怎么回事?”刘易斯看到伊碧塔岔开话题,连忙将话题扯得更远。

没想到伊碧塔更加娇羞地说:“嗯……这也算是魔法不为人知的一面。体……体液交换可以永久或暂时地提升魔法的威力,如果能够突破阈值就能使用之前不能使用的魔法。那些年长的教师之所以比我们学生魔力更强,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

“也是……”刘易斯轻轻扶脸,她大概了解到为什么这些学富五车神通广大的魔法师最终还是会与那些普通男性结合,其中的奥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刘易斯叹了口气,轻轻亲吻了伊碧塔的脸颊:“总之……谢谢你……”

“嗯……”伊碧塔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去。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敲门声:“您的早餐!”刘易斯对突如其来的打扰立即紧张地拉起了被子盖住身体——虽然穿着男士睡衣——而伊碧塔则毫不犹豫地允许对方进了门,随后便见到一位胖胖的女佣将一盘双人份的早餐放到了房间内的茶桌上,直视着坐在床上衣冠不整的二人问还有什么需求。“白天帮我们换个床单……”

伊碧塔回应道——一切就仿佛家常便饭一样。

在女佣离开后。面对刘易斯的惊慌,伊碧塔则戏谑地说道:“你也别表现得那么夸张嘛。贵族宿舍以前有一句谚语——临考试,莫查房:识时务者为俊杰。”

刘易斯瞬间被打入里世界——原来这种事会在贵族宿舍里发生早已是惯例,甚至已经是临时增进魔力的手段之一了……

两人洗漱完毕,吃完了面包三明治的早餐,伊碧塔收拾穿戴准备去上那多日缺席的课,而刘易斯则不慌不忙地戴起了眼镜,像个退休老爷爷一样开始看随早餐附赠的报纸。

其中一份是大街小巷都很常见的《王都晨报》;而另一份则是从未见过的《宫廷日报》。刘易斯可以想象,这份厚一些的《宫廷时报》大概除了王都晨报的内容外,还刊登有某些王室内部信息。

而两份报纸的两章相似,却又微微不同的头条吸引了刘易斯的注意力。

《王都晨报》用大副的魔法照片配图,描述道:“星象大变!公主塔方向的夜空出现了诡异闪烁星光”

《宫廷日报》同样用大副的魔法照片配图,描述道:“星象大变!昨夜城东的夜空出现了诡异闪烁星光。”

刘易斯仔细端详着报纸,虽然配图内容都是在两个星光摄像机的不同视角下,黑乎乎的城市天际线的某处有一枚极为闪耀的繁星。封入图片内的魔法,让图片以简短视频的形象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刘易斯惊讶的发现,这闪光并非如星光般持续闪耀,而是以一种独特的长频率和短频率快速频闪。

“莫尔斯电码?这……这不可能!”刘易斯霎时间便皱起了眉头,仔细观察一番,又发现闪光的位置距离建筑也太近了,几乎都是在房顶的位置上,根本不像是星光,而是人为制造的闪光。霎时间惊出了刘易斯一身冷汗——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人使用摩尔斯电码?这可是我上一辈子的东西!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与我相同世界的人也在保有前世记忆的同时来到这个世界?”

刘易斯不禁做起了最坏的打算。不但有和自己同世界的人保有记忆并来到这个世界,并且他正豪居王室——拥有远比自己高贵的地位;不仅如此,这个人还用莫尔斯电码对外交流,将重要的信息传输到城外,甚至是外国去。考虑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被王室得知,那么自己在这里造枪的事情若是被同世界图谋不轨的人知道,岂不是——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易斯连忙掏出纸笔,仔细地解读起电码的内容来。

直到临近交货日期,刘易斯终于完成了电码的破译。只不过刘易斯不再坐在伊碧塔房间的茶几边,而是手工阶梯教室的讲台桌前。背后高高的挂着“以经过汝手的枪支为荣”的横幅,以及“目标:500”和“当前:487“的数字翻牌。

但这些东西都已被刘易斯视作常态,丝毫提不起兴趣,而是反复地翻看着充满横杠和原点的笔记本和那两张报纸。

“横,点,点,横,点,横,点……这到底是什么设备,一秒钟能发射出接近二十个字段,根本不可能是人类能读出的量!要不是我用索托斯之膜录像并慢放了这段影像,以肉眼根本解读不出这段内容……这是美国人的新技术?还是德国人的新技术?要是同盟国的人还好……要是协约国的人……”刘易斯心神不宁地叹着气,几天下来虽然解读出了电码其中的内容,却想不出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进行如此之快摩尔斯电码应答——尽管最熟练的海员的确可以用探照灯进行快速的彼此应答,但一秒内连拉二十次灯光开关怕不是单身六十年的手速。更何况解出来的电文全部是一串意义不明,像是随便敲上去的字母。

“根本就是乱码!难道是密码?还是我想多了?”刘易斯看着这堆实在构不成字句的乱码,一方面是怀疑自己的确把星光看成了灯光,另一方面则是后悔起当初没有好好学密码了。当时刘易斯在战壕里刚学会莫尔斯电码就得意得不得了,四处炫耀,根本不把同伍的电报解密员说的:“以后就算是亲子来信也不会有人用明码。”的告诫放在眼里,直到那位解密员在炮击下变成一堆尸体才追悔莫及——再也没有新的解密员补位,最后间接导致部队与总部沟通不畅,在加利西亚被俄国人包了个圆。

刘易斯的思绪被走上前来的学生打断,那位学生将一支漆成象牙白的SMLE步枪递到自己面前,嬉皮笑脸地说:“老板!请验收!”

刘易斯连忙扮做一副微笑的表情:“辛苦!”对到手的步枪仔细观察一番,随后进行装空弹壳,拉栓抛弹壳的检查。

在质检无误后便拿起自己的魔杖——断成两半的魔杖的前半截被刘易斯回收利用,加装了金属套,改装成了一种可伸缩,方便收纳的结构——在护木上用魔法烙上了可追索的生产批号。

随后便将其放入手边的大木箱中,拉动背后的拉绳,让“当前:487”的分数版增加了一位。距离目标栏又近了一步。

此时阶梯教室已然变成了一座枪械工厂——刘易斯顺利从校长处得到了使用许可。

而希望在这里每天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赚外快的学生座无虚席,每个人都在认真地对待着手里的工作,而伊碧塔则在桌椅走廊之间来回巡视,用早已印在自己脑海里的设计图来纠正那些操作失误的学生。

一些学生在木质的框架上拧上螺丝钉,一些学生用魔力切割刀按照拷贝图纸的轮廓在钢板上切出对应的模块。每一个人完成手中的工作后,都将做好的零件安装在上一个人推来的零件上,并将组合完成的零件推给下一个人。

几乎每3分钟,就有一件成品步枪被递交到刘易斯手中等待验收。

与此同时,隔壁的工房也在用着类似的方式生产着子弹,尼尔和罗姆则负责监工。

刘易斯大张旗鼓地在这所学校动用“生产线”这种前所未有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的专利被1903年的造车侠福特所拥有。尽管与奥匈帝国军械制造厂日出千把的规模相比仍相差甚远,但每天课后两小时的开工时间仍能为刘易斯提供合乎标准的50到60把SMLE步枪与数百发子弹。

即便是下班后,刘易斯还连同伊碧塔等人进行着名枪复原工作,将刘易斯拥有设计图的所有武器全部复原出来,而几天的工作下,刘易斯已经复原了邵沙机枪、M1917勃朗宁重机枪、M97泵动霰弹枪等许多战时名枪,储存在教室的收藏柜里。

刘易斯验收完下一把步枪后,思绪再次回到了焦虑之中:“要准备对策吗……募集私兵?但是对方已经占据了信息优势,打草惊蛇只会自取灭亡……到底是谁?他会想干什么?”

伊碧塔巡视了一圈后,回到刘易斯身边坐下休息,蹭喝了一口原本是摆在刘易斯面前的红茶:“这样的话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能生产完成。在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刘易斯抬起头来,有些不舍地看着伊碧塔说:“如果尾款顺利到账,我会买下南海菲斯男爵抛售的滨海庄园。那里远离市区,房屋建筑足够结实,而且也有相当好的地下室。我会在那里大规模生产枪械并研发新枪,这样一来,你、以及所有愿意投资我的明眼人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了。”

刘易斯将报纸翻转过来,将菲斯公爵刊登的“吉屋出售”的广告和户型图给伊碧塔看。刘易斯一眼便相中了这间庄园,因为它与曾经在上一世中学画册所见、美国极负盛名的大富翁范德比尔特家族的听涛山庄煞是相似,同样听涛观海,同样的布局,价格却远不及后者——无论如何,都比自己家庄园那座大木屋好太多了。

“但是……你若是离开,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怎么办?下个学期怎么办?”伊碧塔看着刘易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神情渐渐凝重,忧愁地说:“刘易斯……你这是准备……退学?”

刘易斯收起了报纸,仿佛收拾行李一般,扮作一副诚恳的表情掩饰着慌乱的内心:“是的。我要走了。我已经在科斯穆得到了所有我需要的东西,我已经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伊碧塔又忧愁又奇怪:“刘易斯……科斯穆能给你的远不止火绒草或者史莱姆火药的配方,它是这个世界上的最高学府,它教给我们的魔法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你为什么要放弃它?”

“它或许是伟大的力量……但是你看,我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儿,就能用手喷火,还能骑着扫帚在天上飞来飞去……这不是很奇怪吗?”刘易斯从木箱里拎起一把步枪,拍了拍说道,“但是你看这玩意,坚固耐用,脚踏实地。”

很明显这触碰了伊碧塔的逆鳞,她皱着眉头问道:“很奇怪?为什么在你看来这些木头棍子和金属管子比魔法实际得多?难道魔法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吗?”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恐怕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有人在监视着我们,我们的机密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泄露的可能。为了我们的事业,我得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刘易斯坦白,她从看到那把似枪非枪的拖线电针发射器开始就觉得事情不对,再加上那段神秘的摩尔斯电码,一股驱使她离开的强烈冲动便占据了她的脑海,她强烈的渴望逃离皇宫中可能存在的、可能是协约国成员的高贵前世记忆携带者。

“你打乱了整个学校原来的秩序,还发明了新的事物,吸引了所有人,却不与人们分享这些奥秘而要一走了之?你到底在乎过这座学校吗?你到底在乎过我们吗?”

面对着伊碧塔不断的追问,刘易斯气恼地扶着桌子站起来:“我当然在乎!但是没人付我钱分享。”

“也没人付我钱分享!但我为什么还要不分昼夜地去教导那些需要帮助的同学,把我学习的方法分享给她们?我为的是我们的共同成长!”

“但现在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没有理由待在这里了!”刘易斯回应道。

伊碧塔毫不示弱,站到了刘易斯桌子的另一边,也双手扶桌与其对峙:“就这样将那些在乎你的人,希望与你一同成长的人甩在一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私起来了?”

与此同时众人纷纷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讲台上老板和“老板娘”之间吵得剑拔弩张。

“自私?!你根本不了解我!如果我自私我又为什么会把这些机密教给你还有罗姆她们!我有我自己的考虑!我在这里造枪就相当于在学校里装了一颗定时炸弹!”

“我怎么不了解你!你明明就是事业发达了想把我们都甩掉!”

“天呐!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你是锅贴还是什么——”扒在锅上下不来。刘易斯已经很久没有说跟烧糊有关的话了,但这句话拿来形容伊碧塔在她看来真合适。

“不讲道理?到底是谁胡搅蛮缠!而且你居然管我叫锅贴!你又是什么东西?肠粉吗?”肠粉夹不住,在伊碧塔看来留不住的刘易斯很适合这个东西。

“肠粉!你居然管我叫肠粉!我爸爸都没管我叫过肠粉!”就在两人剑拔弩张你一句贡丸我一句叉烧的骂着时,突然门被推开了。两人转头一看,竟然是SMLE的姓名权所有者——石茉莉老师,她一脸焦虑,喘着气——明显是一路飞奔过来:

“刘易斯!阿米达拉有麻烦了!她说无论如何都想见你一面——”

“不会被枪击了吧?”如此关头,这是刘易斯的第一反应——于是她向伊碧塔简单交代了一下交货时需要递出和取回的单据,便跟石茉莉奔向医务室。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