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富兰克林.罗斯福

作者:一霜寒冬 更新时间:2021/12/9 23:02:16 字数:1226

只见那女生径直走了过来,嘴里说着蹩脚的华夏语。

“辽宁,你闷咋么直来着么多忍?”

辽宁点点头用白鹰语回应道:

“Of course not. We're just representatives. They all understand, so just use the white eagle language directly. Long time no see, Franklin Roosevelt.”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代表。他们都听得懂,你直接用白鹰语交流就好。好久不见,富兰克林.罗斯福)

富兰克林.罗斯福撇了撇嘴。

“Long time no see, Liaoning. I won't lose to you this time!”

(好久不见,辽宁。这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

辽宁扶着额头。

“Okay, okay, that's what you said last time.”

(好好好,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富兰克林.罗斯福翻了翻白眼,朝中原瞄了一眼。

“Is this your naval war fortress?”

(这就是你们的那个什么海上战争要塞吗?)

辽宁点了点头回答道:

“Yes, why?”

(是的,怎么了吗?)

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目光将中原上下扫了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中原的胸口上。

“啧(拟声词)”

好像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中原看着富兰克林罗斯福盯着自己,于是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下去。

然而……

看到的却是地板。

中原:???

没什么啊?

她为什么一直在看我?

富兰克林罗斯福随即收回视线。

“Well, if you catch up on the past, you can have time later. Everyone is basically here. Let's go in.”

(好了,叙旧的话等以后有时间吧。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咱们进去吧。)

辽宁点点头回答道:

“OK, let's go.”

(好,咱们走吧。)

几人一起来到了一扇门前。

推开门走进去,这个会议室的空间很大。

会议室的圆桌旁已经做了很多人。

其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坐在主位上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的表情很严肃,身穿一袭黑色将服,从容貌判断是一名欧洲人。

以辽宁为首的华夏代表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右侧则是毛熊代表,而左侧的位置还空着,应该是还没来。

库兹涅佐夫向华夏代表这边挪了挪,用手指戳了戳辽宁。

“Алло, Ляонин. Это должен быть последний раз, когда корабль ударил пару необычных свирепых людей, не так ли.”

(喂,辽宁。刚才忘了问了,这位应该就是上一次一艘船打一对异常的猛人了吧。)

说着便指了指中原。

辽宁点了点头。

“Да, ее зовут Центральная равнина.中原,给这位姐姐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是,她叫中原。)

中原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

“你好,我叫中原。是海上战争要塞,舷号06。很高兴认识你!”

[Привет, меня зовут Центральная равнина. Это крепость морской войны, рампа 06. Рад познакомиться!]

库兹涅佐夫点点头,随后也站起身伸出自己的右手。

“Привет, я Кузнецов.обычный силовой авианосецНомер рампы 063, мне тоже приятно познакомиться!”

(你好,我是库兹涅佐夫。常规动力航空母舰,舷号063,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中原笑了笑,也伸出自己的手握了上去。

库兹涅佐夫的性格就跟中原心中对毛熊的刻板印象一样。

都是属于比较豪放的那种人。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争吵的声音。

“Ich habe die Einladung. Warum lassen Sie uns nicht rein?”

(我们已经带了邀请函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从语言方面来看,这应该是一位来自汉斯虎的女性。

在门外值守的士兵显然听不懂汉斯虎的语言,所以只能用白鹰语回应着。

“Excuse me, could you please speak white eagle? In addition, you and the name on the invitation doesn't match. I really can't let you in.”

(对不起,能请您说白鹰语吗?另外您的名字与邀请函对不上实在不能让您进去。)

库兹涅佐夫拉了拉辽宁。

“Что за дверью?”

(门外怎么了?)

辽宁摇了摇头。

“Не знаю, я не буду на языке Ханса”

(不知道,我不会汉斯语。)

中原挠了挠头,在和平鸽的帮助下,中原还是能听懂这些语言的。

正当中原准备去充当翻译官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那名老者站了起来。

“Sit down first, and I'll have a look.”

(你们先坐着,我去看一下。)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