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试探

作者:老功夫 更新时间:2021/10/22 12:11:15 字数:2082

短暂的惊愕之后,我恢复了冷静,赶紧掏出手机,把每页内容拍下来。

十几分钟后,整本书的照片都被我储存进手机里,并设置密码隐藏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我环顾四周,没人注意到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可我却觉得不安,有点害怕地搜索起整个房子。

结果,我竟然从墙角插头里,抽出一根针孔摄像头。

我认得这种型号,4K清晰视频,可以连接无线网,远程将视频传输给偷窥者。

为什么这种东西也会在家里?

房子装修是朵朵负责的,这房子的装饰风格一墙一瓦都是以她的喜好,她自己亲手负责的。

再联想刚刚书里的内容,我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妻子。

通过手机红外线成像,我在家里找到了六只同型号针孔摄像头。

厨房里、厕所里、书房里、工作室、卧室里、客厅里……

不知何时,这个家一直在某人的监控之下,而我却一无所知。

我深吸几口气,努力冷静下来。

真凶不一定是陈朵朵,也许是我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人。

朵朵出差至少还要过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现在打电话和她对峙非常不明智。

我回到客厅,坐在沙发打开自己的笔本电脑,登录账号,把手机拍下书内容的照片上传电脑中。

上传完毕,打开通过文字识别,把照片上面的文字复制粘贴下来,然后放进翻译软件里。

这个软件精通全球263个国家、民族的语言,还能实时在线更新,花钱请专家来帮你翻译。

我把文字拖进翻译框内,翻译软件显示出一堆乱码,无法识别出这是什么文字,最后中文翻译出一堆前言不搭后语的内容。

一无所获。

这果然不是人类的语言。

当初自己也看不懂,但就是能意会它的意思,现在则完全不行。

我盯着膝盖上摊开的书,里面的那副插画,那栩栩如生的怪物撕咬女人的画面。

小芮当年的案件历历在目,她的惨叫仿佛就在我耳边。

会不会其实没有关系?

会不会只是我想多了?

我心中怀有太多疑问,但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立马联系了翻译软件的专家团队,让他们帮我翻译文字。

同时我还联系圈子里有过一面之缘的文字专业教授——段秋生。

希望他也能帮我翻译这本书的内容。

没过多久,两方都发来消息。

首先是翻译团队,他们表示不接受恶作剧,但如果我坚持要他们翻译这些鬼画糊,他们可以尝试翻译,只是要给更多钱。

我二话没说,让他们继续翻译,并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恶作剧,打钱给了他们。

其实看他们这种态度,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翻译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出来,敷衍为住。

段秋生的消息令我有点意外。

他说这种文字他从来没见过,但不像是乱涂乱画的,有一定规矩结构在里面。

电话里。

“陈教授,这是你自创的文字吗?”段秋生有些兴奋道。

“这……是的。”

“嗯,这是对我的挑战吗?您是想考验我的专业功底吗?”

“这算是我个人的无聊之举吧。”

“无聊?好,我接受你的挑战,还有插画,这也是你画的吗?”

“额……是的。”

“好好好,没想到陈教授还挺有艺术细胞的。”

“嗯……”

“正好我最近也没事,这挑战我就接下来了。”

“谢谢你段教授。”

“没事没事。”

段秋生热情道:

“本来那次校园聚会,我只感觉你是一个严肃不容易接近的人,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闲情雅致啊,人不可外貌。”

“我也是一时心血来潮。”

“陈教授是犯罪心理学的吧?”

“是的。”

“这也难怪,你们是不是经常碰到犯人留下只言片语,各种谜语人来误导你们?”

“这个嘛……遇过几次。”

“我懂我懂,一定是您耳睹目染之下,也开始对文字感兴趣了。我跟你讲这文字可不是随便创造的,不同目的创造的文字,承载功能不同,文字的形态也不一样,只看文字的形状就能知道这人是想干什么的……”

段秋生滔滔不绝地谈了很久,对方非常开朗,并不怀疑我的目的。

后来我又和他聊了几句,互说回见,挂断了电话。

我没对段秋生说实话。

一方面不知道该怎么说。

另一方面如果告诉他,我怀疑当年小芮是被这本书用神秘力量杀死,他可能会觉得我是神经病。

小芮的案子确实疑点重重,但也不是那么多人会立马接受我的说辞的。

他们更会觉得我是伤心过度,心魔所致疯言疯语。

书内容的翻译还需要时间。

完全陌生的文字翻译,段秋生说他也没底,但有插画配合,大概用不了多久。

这用不了多久,可以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全看段秋生实力发挥了。

我开始仔细研究针孔摄像头。

六只针孔摄像头,外壳缝合私密,做工精致,不像是个人手工制成的,还有型号编码,应该是买的,至少背后有一个生产地。

没有过度使用的痕迹,里面传导体明显烧得不是很久,没有扭曲变形的迹象。

这说明针孔摄像头是最近开始使用的。

我和朵朵搬进这所房子,也不过是近一个月的时间。

门口外面有摄像头。

电子锁门把手也有使用记录。

窗户外面有防贼、防掉落的栅栏。

家里暂时没有发现密道、暗道。

新家除了双方父母,没有其他人做客,做客人也没有那个时间作案。

外人进入房子放置针孔摄像头的可能性很低。

我又从工作室里拿出指纹提取试剂,一小瓶,喷雾式的。

这东西只要往物品上一喷,再一吹,就能看到清晰的指纹痕迹。

针孔摄像头暴露出来的指纹太小、不完整,多是我自己的,没有其他可疑痕迹。

如果是细心点的,在安置针孔摄像头时,一定会擦去自己的指纹。

结论:陈朵朵是最大嫌疑人,

排出以上万难,怎么想都只有妻子有充足的作案条件。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的动机是什么?

当年小芮是不是被这本书杀死的?

如果是,我该怎么面对现任妻子?

窗外阳光变成冷色调,家里忽然冰冷起来,一股寒意爬上了我的心头。

我必须调查出真相。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