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誓言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12/30 19:44:28 字数:2084

街边的树干被狂风吹得歪歪斜斜,叶片混在躁动的风里,湮灭在某处看不见的阴暗角落。

老旧的公交车拥挤不堪,每一块可以立足的地方都被利用了起来,这辆车像是成了末日的方舟,维系着所有人的生命。

铁制的地面上积了许多从发梢…衣角滴落的水流,它们汇聚在一起,和着泥土,把地面弄得又脏又滑。

苏语撑着握杆,在狭隘的空间里硬生生抢下一小块地方,夏千歌就站在里面,背对着他,望着外面世界末日般的凄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的头发很香,湿漉漉的发梢往下渗着水滴,时不时拂过苏语的鼻尖,有一股熟悉的香味,纷乱的幽暗车厢里,两人这样贴着,竟有那么几分旖旎的气氛。

车厢忽的一阵剧烈的抖动,让人有些猝不及防,有些没站稳的乘客被泥水滑倒,向着地面倒去,女人在尖叫,男人在低吼,本就拥挤的车厢一下子乱了起来。

苏语下意识地往前凑了凑,第一时间,他想护着夏千歌,可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和夏千歌贴合在了一起,他的下颌被夏千歌细弱的肩胛骨抵住,脸颊和她那修长的项颈离得很近,那股子幽香更浓,紧促的呼吸扑打在白皙透明的肌肤上,两人暧昧不清。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语想道歉,挣扎着起开,可身后拥挤的人流压迫着他,试过几次,依旧挣脱不开,他看着那近在咫尺细嫩透明的肌肤上蔓延着绯红,一直延伸到发梢间的耳垂。

“没….没事儿。”

夏千歌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带着呜咽和嘤咛,她胸前剧烈的起伏着,在压抑…在压抑着什么,多少次在梦里会有这样的亲昵,现在被投映在现实里,那样的兴奋感,触动着每一根神经,湿软了神经的末梢,让它们不受控制的痉挛。

颠簸的路段在乘客一声声不满的谩骂中过去了,重新恢复平稳,苏语也趁机站了起来,他的脸上闪烁着不自然的神情,一时间,不敢抬眼去看夏千歌一眼。

可夏千歌回了头,她盯着少年温润如玉的脸颊,他耳垂羞涩的赤红,看的她心尖猛颤,嘴角压抑不住地勾起,吞咽下唇齿间的唾液,喉咙涌动起伏。

“我要下车了。”

苏语望着车窗外熟悉的站牌,他那一站就要到了。

留恋…留恋,不要走,留下来,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

方才那短促的体温还没有散去,那温度如同藤蔓,蔓延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从他身体里呼出的灼热气息撩过她的脖颈,撩拨着残存不多的理智,可现在却还不是时候…手指藏在身后被握的发白,到底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要我送你回去吗?”夏千歌浓密卷曲的长睫颤动着,淡淡的粉红在脸颊上铺开,“我有伞。”

“哦,不用了,一把伞哪里容得下我们俩两个,而且…有人接我的。”

“有人…接你?”

夏千歌脸上温润的笑容一僵,她瞥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车站,车站的大棚下有很多来接人的路人等在那里,可她还是一眼望见了那个女孩,是那天…送水的女孩子。

她撑着一把黄色的伞,站在人群里很显眼,一把…为什么只有一把伞?他们要共伞回去?做着他和你才刚刚做过的事情?

夏千歌低下头,被水打湿的刘海沉沉的耷拉了下来,她目眦欲裂,眼睛里起了些难看的血丝,看起来狼狈地像是路边无人问津的孤魂,她在阳明高中骄傲了三年,现在却输给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似乎一败涂地。

“她叫何慕青对吧,在高二好像还挺有名的,你和她什么关系呀?”夏千歌抬起头,脸上依旧笑得灿烂。

女孩深的可怕的城府当然不会就此坍塌,她把面具按在脸上,贴的死死地。

“发小,没和你说过,学校知道的人也不多。”

夏千歌盈盈地笑着,看似无意地闲聊,“是发小啊,她看起来挺喜欢你的,这么大的雨,都肯来接你。”

“还好吧,那个…我先走了,再见。”

“嗯嗯,再见。”

夏千歌话还没说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语下车,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她撕的粉碎。

……

车站附近有着好几片居民楼,这一站下的人很多,拥挤的车厢只在瞬间就快走空了,空出了许多的位置。

夏千歌靠在栏杆边,脑海里还想着消失在视野尽头的消瘦背影,瞳孔里的空的可怕,她抓在栏杆上的手背白的吓人,血液正在填补那片真空,她的心神才慢慢跟着回到了身体。

她好不容易看着点希望,却又眼睁睁地放它离开,无能为力。

他分明是害羞了…脸上那样红,还没有做什么,就那样不好意思,如果心思里没有掺着爱慕,哪里来的暧昧,他又怎么会害羞。

这段时间的冷落,夏千歌几乎以为她的魅力已经吸引不了男孩的目光了,可刚刚只不过是短促的接触,他就成了羞成那样。

可那个女孩和苏语的亲近依旧让她嫉妒地发狂,发小?谁都不行,谁都不能和他共乘一把伞,或是把身子贴的那样近!

她还没输,不择手段也罢,她的这具身体如果能让苏语多看自己两眼,那她一定不会怜惜半分,连同她的灵魂一齐摆在雪白的餐盘里奉上。

嫣红的唇被咬的快要渗出血来,刚才的肌肤相亲让她的忍耐几近崩溃,夏千歌很不想承认,她明明在心里暗暗发过誓,她的爱与男孩的肉体绝无瓜葛。

她对男孩的爱不应该是只止于皮肉的,不应该这样才对,她爱的是他的灵魂,可刚刚她居然…起了反应,和男孩一样。

腿间温热的湿意让她不适地摩擦着双腿,像是尝了主人家桌上甜点的小老鼠,再也没法忘怀那份甜美的味道,她也没料到男孩的身体会让她产生欲罢不能的情欲。

下面湿黏黏的糊在一起,胀疼磨人,那种感觉像是想要尿尿,却比想要尿尿多了一种酸软。

湿软的舌尖舔着上颚,拉拽出细长的银丝,她缩在公交车的角落的阴影里,湿漉漉的头发遮盖住了脸上溢满的潮红。

“苏语,对不起…我恐怕要食言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