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内衣

作者:AMNESIAN 更新时间:2022/1/20 6:33:29 字数:3121

放晚班之后,两个人又走了两站公交的路回了家。

在指针转过十二点,日期往前更新一天的时候,许歧和温雨婷终于回到了家里。

“呜哇~累死惹。”

一进家门的温雨婷率先躺在沙发上开始摆烂。许歧紧随其后。

只是温雨婷只躺了一小会儿,就钻进了卫生间。很快就响起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沙发有种柔软的魔力。许歧每次放学回家坐在沙发上的时候,都觉得浑身骨架是酥软的。

仿佛灵魂都被吸走了一样。

而偏偏这个时候,卫生间里响起了温雨婷的声音:

“阿歧,我包包里新买的衣服,你帮我拿一下。”

衣服?

什么衣服非要塞进包包里啊。

许歧嘀咕着,打开了温雨婷那个二手的布袋包。

然后下一刻,他终于明白了。洗完澡就能穿的衣服,有两种。

一种是睡衣。一种是内衣。

许歧手上的很不幸是后者。

大红色的胸罩和内裤,边缘带着一点点蕾丝花边,看上去面料不是很厚。

拿着那一板内衣,许歧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这不是许歧第一次看到温雨婷的睡衣。

倒不如说,温雨婷一直不太避讳许歧,所以内衣内裤经常随便扔在卫生间的盆里等着洗。

又或者直接晾在阳台上,和许歧的衣服挂在一起。

但是以往,许歧会主动让自己的视线从那些内衣上避开,省的被温雨婷发现了会尴尬。

他还从没有像眼下这样,如此近距离地拿着一件内衣。

“没找到吗?就在包包里啊。”卫生间又响起了温雨婷的催促声。

许歧深吸了口气,将内衣的包装塑料拆开,准备递到卫生间里。

那内衣捏在手上,有种微软的弹性,让人忍不住想再捏一下。

但是许歧忍住了。

他觉得自己的如果放纵自己的想法,灵魂就会堕入地狱了。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角,伸出来一只光洁的、带着湿漉漉水汽的手臂。

许歧扭过头,将内衣递了过去。

温雨婷洗澡很快。许歧递过去内衣没多久,卫生间的水声就停了。

过了很久,许歧才听到一阵自言自语一样抱怨地嘀咕声:

“……是不是又变大了?”

许歧不知道,温雨婷说的变大,和自己想象的变大,是不是一个东西。

但很快,温雨婷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想。

“阿歧,过来帮我个忙好不好?”

当许歧走到卫生间时,温雨婷正扭过头,双臂反扣,费力地想要扣上胸罩的带子。

“这个,扣不上。”她可怜兮兮地看着许歧。

许歧一时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血压高了,还是心跳快了。亦或两个都有。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没有防备。

她真的完全不把自己当男生看的吗?

此时的温雨婷刚刚洗完澡,身上还是香喷喷地冒着热气。光滑泛着粉红色红晕的肌肤让人移不开视线。

她费力抓着胸罩的带子,意味着她的身前完全是真空。

就算她是背对着许歧的,许歧都能依稀看到南半球和东西半球的边缘轮廓。

他只能强行抑制住鼻头一热的冲动,低着头默默忍耐着。

“怎么了?”

“我……我不会扣这个。”许歧支支吾吾半天,才小声说。

“啊,很简单的嘛。”

温雨婷背着身往他身边倒退几步,将胸罩的带子递了过去:“看到上头那细密的小扣子了嘛?”

“把两边叠在一起,就能扣上了。”

许歧其实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但是他根本不好意思对温雨婷开口,只能硬着头皮,抓着胸罩扣往一起叠。

事实证明,温雨婷这次的内衣真的买小了。

他只是轻轻用力勒紧,胸罩就极为夸张地鼓胀起来。

温雨婷自己的口中,也轻微发出一声娇嗔一样的哼鸣。

“唔……”

许歧的手指也不可避免地轻轻蹭到了温雨婷光滑的后背。

不知道是不是刚洗完澡的缘故,温雨婷的背很热,手指背轻轻一碰,就有种滚烫的感觉。

许歧觉得自己现在脸颊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这是他第一次给女生扣内衣扣,他连着失误了好几次,最后才笨拙地勉强扣在一起。

扣好之后,他也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而温雨婷还依然有些不满地在镜子前不断转着身,来回看着,一边还皱着眉头嘟囔:

“会不会有点太紧了啊……不过好像退不了货了吧?”

“再买一件又好心疼诶,这家内衣还蛮贵的……”

站在卫生间的许歧尴尬地视线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支支吾吾留下一句:“我、我先出去了。”

然后,逃走一样回到客厅,一头闷进沙发里。

他觉得再不逃出来的话,自己真的会流鼻血的。

那应该是很丢脸的事情。

尤其是在温雨婷面前。

不知过了多久,温雨婷才晃晃悠悠地从卫生间出来,一屁股坐到了许歧的旁边。

许歧依然没有抬头。因为他猜温雨婷依然只穿着那一身内衣。

“喂,阿歧,你没有生病吧?”

温雨婷有些关切地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脸看着好红诶。”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许歧默默嘀咕了一句。

但是温雨婷听见了。

她抚摸许歧额头的手顿了一下,随后轻轻下滑,移到了他的鼻子上。

然后用力捏了捏。

“怎么。”

她脸上带着有些狡黠的表情,软软地说道:“阿歧不会是害羞了吧?”

“难道你不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毫无防备地穿着内衣站在男人面前嘛?”许歧理直气壮地说道。

“噗哧。阿歧一个小男孩,装什么男人嘛。”

温雨婷捏了捏他的脸,脸上却多了一份开心的情绪。

“我是没想到,都住了这么久了,阿歧还会对我的身子害羞啦。”

“这……这对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生来说,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吧?”

许歧带着抗议说道:“我好歹也十六岁了诶!马上就要成年了好不好!”

“那又怎样?”

温雨婷眨着纤长好看的眼睫,恶狠狠地将他的脸蛋捏成了鬼脸:

“不管过多久,你在姐心里不都还是个小屁孩嘛。”

许歧不知道怎么反驳。

或许是温雨婷的手掌有某种奇异的魔力。

让他忽然觉得,如果一辈子都被她像这样**宠爱着。

一辈子当她口中的弟弟阿歧。

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不过,真的都已经住了这么久了诶。”

温雨婷忽然声音小了下去:“我还以为,阿歧早就偷偷偷看过我洗澡或者换衣服了。”

“怎么可能!”

许歧炸毛一样喊了出来:“你不要把这种犯罪一样的事情,说得这么稀松平常好不好啊!我还不想被警察抓走!”

“诶?原来真的没有吗?”

温雨婷莫名有些低落地垂着头,看着自己双手托了托胸罩:“我的身体这么没有魅力吗?”

“……不是,你的关注点这么奇怪吗?”

“嘿嘿,好啦。”

温雨婷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头:“如果是阿歧的话,想看就看咯。”

“抱都抱过了,睡都睡在一起过了。”

“这种小事别搞得那么一惊一乍的嘛。”

她悄悄凑近许歧的耳边,用温软又带着热气的声音吐在他耳廓上:

“如果姐真的不想让你看到的话。”

“……笨阿歧才没有机会呢。”

许歧觉得耳朵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温雨婷的笑容像是不掺杂任何泥沙的海浪,缓缓拍打的许歧心口的沙滩。

他就算再笨,也听得出这句话里浓浓地暗示意味。

其实他也知道的。温雨婷不是很介意和自己做一些朋友之上的事情。

哪怕许歧没有经验。她自己也没有经验。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总有很多事情,是凌驾在这个浅薄的底线之上的。

被普通人看的无比重要的那些东西,需要付出一生去守护的东西。在许歧和温雨婷这里,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理由。

……这样做会开心。

这就够了。

没有什么,是比一天的痛苦劳累emo之后,拥有一点甜蜜幸福的瞬间更让人开心的了。

他们又不会去思考往后余生。

不会思考如果做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就要一辈子和对方在一起。

不会思考如果要一辈子和一个人在一起的话,需要付出什么。

因为不管要付出什么,两个人都一定付不起。

既然如此,不如怎么开心怎么来。

温雨婷不介意。只是许歧自己还不够勇敢而已。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之前许下的承诺。

等到赚了大钱,请温雨婷吃大餐,一顿顶她一个月工资的那一种。

那天之后,两个人在一起做开心的事情。

“好啦。”

温雨婷又恶狠狠地揉乱了许歧的头发,轻快地起身伸了个懒腰。

“真的好累啊……明天酒店前台又是早班。”

“早点睡哦~明天我可能来不及喊你起床上学了,自己定闹钟哦。”

说完,她就钻进了屋子里。

许歧见她关门之后,才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他心里还残留着一点兴奋和激动,一点失落和怅然若失。

但不管怎么样,或许刚才那些对温雨婷来说稀松平常、对自己来说脸红心跳的事情。

也可以称之为属于自己辛苦一天的小幸运了。

这么想着,温雨婷的门又忽然打开:

“啊对了。阿歧要是睡不着,睡我房间里我也不介意的。”

“我介意!!”

在许歧羞恼的声音中,温雨婷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了声晚安后关上了门。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