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天塔

作者:LinkSakura 更新时间:2022/2/1 16:25:18 字数:2136

唐义当初答应君倾颜,将这个山峰给她当作她和宁长安两人住处。当然了,他们直接也是有交易的。

君倾颜基本上不会拒绝镇南殿的任务,只要不妨碍她和宁长安感情升温,怎么做都可以。

如今再见到君倾颜,已经是一年多的时间。

来到君倾颜所在的地方,唐义便看到她和宁长安在一起。

对于宁长安,其实唐义内心也是纠结。

一方面,他是故人的师弟,自己自然是想关照他,但另一方面,镇南殿向来做事公正,不会在身份这种事情上做文章。

而且更重要的是,宁长安并不适合修炼。

如此看来,其实回归剑宗当他那个剑宗师叔祖是最好的。

可他在铭城做出来的事迹太过于耀眼,如今在镇南殿随便问一个人,都能知道宁长安的名号。

“这两师兄弟都是一样啊。”

唐义不禁感叹。

当初剑无涯横空出世,独自一人灭掉当初邪风最盛的百烈门。

经此一战后,世人皆知剑无涯的名号。

落在地面上,唐义双手背在身后,神情淡然。

“有打扰到你们吗?”

“没有,请问唐大人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宁长安朝着对方微微鞠躬。

而唐义点头,随后转过头看向君倾颜。

“叶坚的出现,你应该知晓了吧。”

“知晓,给您添麻烦了。”君倾颜略表歉意。

无论作为什么身份,自己也确实麻烦了唐义。而叶坚没有跟着唐义来,也说明唐义并没有将她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唐义缓缓地摇头,眼睛看向外头的山水。

“倒是不麻烦,只是这次前来,我并不是为这件事情。”

他看向宁长安,语气也变得认真。

“你在铭城做的事情,镇南殿都知道了。如今上面的人说,想要让你参加天塔试炼,你意下如何?”

“天塔试炼?”宁长安有些疑惑,他确实没有听说过这个所谓的试炼,在他的脑海当中,加入的镇南卫之后,剩下的,只有做任务这么一条路。

可如今有这天塔试炼,估计又是什么增强实力的试炼。

见到宁长安疑惑的神情,唐义解释道。

“不用担心,这是镇南殿当中测试心性的试炼,并不会要你的性命。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作为镇南卫的上限来测试。”

唐义双手背在身后,神情当中透露出一丝孤寂。

黑色的长袍随着轻风而扬起,脑海中勾勒出一瞬的回忆。

他眼中闪过某些思绪,只是很快地被他隐藏了下去。

“作为镇南卫,实力是很重要的事情。他能作为许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可以说,这是镇南卫的武器。但仔细一想,如果这个武器会变化成别人手中的利器,这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威胁。所以镇南卫更重要的是磨练心性。”

“只有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坚不可摧,才不会被迷惑。”

“被迷惑?是堕入邪道吗?”君倾颜忍不住询问。

虽然她见过不少邪修,但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那些人是被迷惑的。有不少的邪修在死之前都没有后悔的神情,仿佛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

她看向一旁的宁长安,若是他堕入邪道,那到时候,她又改怎么办?是陪他一起堕落还是亲手斩杀他?

君倾颜甚至是不敢想,若是真的有那一天,她一定会痛苦的做不出决定。

只是宁长安转过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神情当中并没有什么动摇。

他知道君倾颜在担忧什么,但她不知道,他其实比君倾颜更了解邪修,或者说,可能在很早之前,他了解最早一派的邪修到底是怎么壮大自己的队伍。

“你现在看到的邪修,其实很多人是被人蛊惑的。他们的内心已经被邪气所侵蚀,眼中的一切早已变得污浊不堪。在他们意识中,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符合自己的意志。甚至说,他们都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成了万人唾弃的人。”

宁长安垂下眼眸,语气当中也带着低沉。

“心系正道,固然是好事。但一味追求正义,容易让自己陷入偏执,最后堕入邪道。这个世界,不止有黑白。”

宁长安不再说下去,有些话点到即止。

头一次被灌输这种想法,君倾颜有些迷茫。

只是站在一旁的唐义脸色复杂,看向宁长安的眼神也有些不太一样。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

“我有的选择么?我想,如果我不答应,估计我的镇南卫身份要被收回去吧。”

“你说的对。”

君倾颜瞳孔猛地一缩,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宁长安在铭城一战算是为自己正名了。可他这样的身份会让很多人盯上。他的体躯还是凡人,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或许真的没有办法挽回。

脱离了镇安殿,那这一切都和镇南卫没有关系。

到时候镇南殿也不用背这个锅。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在宁长安的前方,只有一条道路。

“我答应。”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吧。”唐义转过身去,宁长安正要跟上去,只是却被君倾颜给拉住。

“我们这才刚回来没多长时间呢...”君倾颜语气当中尽是委屈,从铭城回来才在一起几天,没想到宁长安就要去参加试炼了。

宁长安伸出手轻抚她的脑袋,嘴角也微微翘起。

“没事的,我很快回来。到时候就陪你,好吗?”

“那个亲吻会不会碰到鼻子的事情我们还不清楚呢!”

“那下次我们再探讨吧。”宁长安的手指刮过君倾颜的鼻尖。

君倾颜脸颊一红,动作别扭的跟小媳妇一样。

“那...那你快点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她微微俯身,在宁长安的脸颊上留下一吻。

宁长安从口袋当中拿出一根筷子放在君倾颜的手中。

君倾颜眼睛微眨,她认得这筷子。

这东西一直在宁长安的包裹当中,只是为何他要给自己呢?

“这是好东西,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将其掰断。”

“那你不留给自己用?”

“吃饭要两根筷子,我自己身上自然有一根。”

“那好吧。”

看着腻歪的两人,唐义脸上闪过不耐,他提醒道。

“君小姐,你该不会忘记了外头还有一个叶坚吧?你若是想宁长安轻松一些,那就好好和叶坚说清楚这件事情吧。”

“我自然会说。”君倾颜恢复以往的冷色,身上亦是略带寒意。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