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你是不是在演我?

作者:血焱夏燕 更新时间:2022/3/18 18:37:46 字数:3577

【秘技·断子绝孙斩!】

双手握住剑柄,借着体型差的优势,莱娜对着科巴尔的裆部就狠狠的撩斩了上去。

面对莱娜来势汹汹的斩击,科巴尔皱了皱眉,似乎没想到身为优雅公主的莱娜竟然会用这种阴损的招式,这一招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但大多使用者都是男性,以前很多仇家破不了他的防,最后就会找些下三滥的招式来对付他,这种撩阴斩自然也在其中,所以科巴尔对此还是稍有经验的。

惊讶的情绪稍纵即逝,科巴尔很快便做出了反应。

莱娜的剑是由寒冰粒子构成,虽然锋锐,但缺乏硬度,再加上斩击的速度也不算太快,在科巴尔看来,简直不要再好躲。

一念至此,他踩踏在大地之上的脚腕猛的用力,打算通过侧滑的方式使身体侧倾,以躲过这记阴损的斩击,但他显然忘记了一点,那即是,虽然在以剑交锋,但莱娜擅长的从来不是什么近身战斗!

“刺!”

莱娜口中轻喝一声,眼眸之中绽放出冰蓝色的光芒,寒冰的粒子在公式排列下,迅速附着在周身并凝结成锥,以科巴尔为中心自地面如那春后的雨笋般纷纷刺出。

“啧,多动的跳蚤!”

没能逮住莱娜还被反击一番,科巴尔看着从地面刺起的无数冰锥,他闷哼一声,便强行改变了拳头的攻击方向,重重的锤击在地,想借此以冲击波的方式震碎那些冰锥。

他成功了,但也没成功,冰锥的数量和方向皆是莱娜仔细计算过后的产物,专挑各个关节和薄弱的地方刺击,即便科巴尔一拳砸碎了很多冰锥,但还是有七八道冰锥刺进了他的小腿关节、裆部、手臂关节和脚腕等地方。

这些寒冰固然脆弱,但莱娜的方针是攻其一点,登峰造极,在魔能和精神力的催动下,锋锐的冰尖突破皮肤的防御还是很简单的,而莱娜要做的,也仅仅是刺破皮肤就够了!

“戚!”

感受到身体各处如针扎般的短暂痛楚,以及某处的无言蛋疼,科巴尔怒吼一声,那些刺进身体的寒冰便被魔能纷纷震碎,但这个壮硕男人显然没注意到,被震碎后的寒冰正悄然的融化成水,沿着伤口,渗透进了他的身体之中,顺着血管不断往上攀附。

“雕虫小技!公主的实力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催动魔能,不断控制着周围的岩石土块崩裂开来,以制造障碍和碎石来限制莱娜的移动,科巴尔大笑道:“这连给我按摩的力度都不够啊!”

“是吗,希望你等会还能这么嘴硬。”

在接连的闪躲中寒冰之剑已经被岩石砸碎,莱娜索性催动水流,一边不断跳跃以躲避障碍,一边在手中汇聚成一把水流之弓,然后弯弓搭箭,站在一处冰柱上,对准科巴尔说道:“一箭止水!”

低喝一声,水流形成的箭矢如雷霆般朝着科巴尔疾驰而去,但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攻击,他只是抬起拳头,一拳挥出便正面击溃了袭来的箭矢,将其打散成漫天的水流,洒落在地上。

“不会在给你机会了,公主。”

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的时间里,他已经把附近的地面摧毁的不成地样了,根本没有刚进来时那副富丽堂皇的样子,反倒是有点像经过轰炸后的废墟,在这乱石之中,莱娜已然没有什么落点可供她继续闪躲,接下来的一击,他将终结这个到处乱跳的兔子!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这一击,了结你!”

催动魔能,释放出强烈的震地波和碎石冲击封锁住莱娜的撤退空间,科巴尔扬起拳头,便打算冲刺上去一拳撂倒莱娜,然而...

“无处可逃,可不是我啊。”

看着袭来的震地波将冰柱震碎,莱娜索性脚腕用力,向前一跃,用重新凝聚出的冰剑径直朝着科巴尔刺去,同时迅速改变在科巴尔体内的水粒子形态,并控制那些洒落在科巴尔身上的水流开始变化!

“这!怎么可能!?”

再打算冲刺的瞬间感觉到体内的彻骨冰寒和疼痛,科巴尔还没迈动脚步,来自体内的强烈剧痛便令他皱起了眉头,就好像数千根针在体内以暴雨梨花的形式在爆发般,脚腕,手臂,胸口以某不可言喻的位置纷纷传来刺痛之感,就好像什么东西要突破束缚,刺穿他的内脏一样。

不仅如此,来自体表的水流也在喘息间悄然凝聚成带刺的荆棘,缠绕着他的身体和拳头,令他束手束脚,想要半蹲下来缓解疼痛都做不到。

这始料未及的痛楚和束缚显然令科巴尔慌了神,面对莱娜的突击动作也迟缓了一步,即便马上便凭借惊人的意志力强制自己忽视痛楚,抬起了手臂应敌,但在这种决胜的瞬间,一丝丝的迟疑或疏忽都会造成惨痛的代价。

“嗤!!”

一声轻响,莱娜手中的寒冰之剑在她精湛的剑术和闪躲下,径直刺入了科巴尔的手臂之中!

松开手臂,快速后退并催动魔能将冰剑崩坏成片结合着水流融入科巴尔的身体,感受那些汇聚在科巴尔身体各处的水流和寒冰,莱娜眼神一冷,低喝道:“——爆!”

顷刻之间,在科巴尔的身体内部,无数的水流凝结成冰,瞬间贯穿了他的五脏六腑,然后径直刺穿皮肤,带着血红的液体破体而出,在猩红的血雾与冰锥下,此时的科巴尔就好似一个浑身染血的刺猬般,好不狰狞。

但不得不说,他的命真的很大,很顽强,即便从体内被刺成了刺猬,这个壮硕的男人竟然还能吊着一口气,抬起那逐渐浑浊的瞳孔,看向同样在不断挨揍,已经接近落败的老人,嘶鸣道:“东西...送走...不能。”

“安静的躺下吧。”

可没等他说完,再次上前的莱娜便抬起手臂,刹那间,无数道冰锥刺出,强大的冲击力和动能瞬间将科巴尔的身体带动着,钉刻在了墙壁之上,再无生息。

旧神信徒——科巴尔,就此泯灭。

见到科巴尔终于断了气,莱娜这才舒了口气。

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抓活的,完全是以下死手的方式在战斗,所以只要有用,她才不会去在意自己使用的技巧卑不卑鄙,能击败敌人的就是好招,而且不卑鄙的话,等对方卑鄙起来,突然来一句公主,时代变了,那她不就只能饮恨黄泉,骂对方不讲武德了吗。

况且,【旧神教】身上背负了那么多血债,让他们活着,那些死去的人该如何安息?

“嚯,没想到是我小瞧你了,公主。”

在另外一边和那个用水的阴森男人在激情搏斗,伊利亚抽空看了莱娜一眼,随即挑眉说道:“不如来帮我一把,快点解决战斗如何?”

“自己解决。”

干脆利落的轻哼一声,莱娜看向了卡罗琳。

虽然老人拥有牧羊人之书这种被污染的神造圣遗物,但以他的力量和等阶显然无法得到这个圣遗物的承认,只是单纯的在以魔能和所谓的眷顾在催动它,十分的低效,因此它所唤醒过来的那些亡灵死物,根本不是卡罗琳的一合之敌。

不过两分钟左右,他便已经被卡罗琳摧毁了近乎所有的召唤物,只剩下最后一个似乎属亚龙科的死物还在抵抗。

而看到科巴尔的落败身亡,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毕竟失去了科巴尔的阻拦,莱娜已经把危险的目光对准了他,光是卡罗琳就已经让他疲于应对了,再来一个莱娜,那不是分分钟完蛋?

想到这里,听到了科巴尔临终遗言的老人眼神一冷,随即手臂伸向躲在后面瑟瑟发抖的,似乎是约修亚贵族的两名男人,用力一握。

“不...不,我们为...啊啊啊!!”

“——嘭!!”

似乎预知到了自己的结局,这两名男人在视线交汇的瞬间,便开始了极力的求饶,但这显然没用,不过瞬息之间,他们的身体便骤然崩坏,化为了血水,汇聚在老人的手中。

做完这些,老人又快速看向与伊利亚对峙的阴森男人。

“...我知道了。”

脸色苍白了一下,但没有犹豫,反手一道水箭击退伊利亚,阴森男人抽身后退,随即瞬间释放了身上所有的魔能,然后身体在老人的牵引下爆散开来,同样化为血水,与那魔能一起汇聚在了老人手中。

【伟大的无以名状者,深空星海之主,我祈求您的...】

汇聚了众多生命能量和魔能的猩红血球漂浮在书本上方,然后在老人的古怪咒语下,转瞬间便化为血流汇入书籍,而汲取到了生命和魔能的力量,牧羊人之书的光芒更盛一分,不仅那头亚龙科的死物咆哮一声,身体变大了很多,先前一些已经没有能量恢复形体的死物也开始复苏,阻拦在卡罗琳、莱娜和赶来的伊利亚面前。

做完这些,老人遗憾的松开了书本,任其飘到一个勾划了众多诡异符文的法阵上,然后催动魔能,磅礴浩瀚的虚空气息瞬间便扑面而来,而牧羊人之书也被法阵之上裂开的缝隙缓缓吞噬。

“他们要送走那个圣遗物!”

虽然不理解那个法阵的效果,但在虚空裂缝出现的瞬间,莱娜便猜到了老人的用意,当即喝到:“拦住他!”

“赞颂吾主的苏醒,死亡即是新生。”

没有再去理会莱娜等人,伸出双臂露出狂热之色,老人的身体很快便像一个皮球般膨胀起来,然后炸裂开来,强大的魔能混合着生命能量,再次汇入至书籍之中,令阻拦几人的死物气势又强盛了几分。

“伊利亚,把送我过去!”

“做不到啊!公主。”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做不到,伊利亚还象征性的撕裂开一道裂缝,然而里面全是如末日一般的风暴和雷霆,看上去极其恐怖。

“那个奇怪的法阵汇聚了四个人的生命和魔能,加上那个圣遗物,周围的虚空已经被彻底扰乱了!”

无奈的摇头,躲避着复苏的漆黑骑士攻击,伊利亚说道:“现在进去,就是找死。”

“你怎么这个时候就拉了啊!”

一脸不争气的看着伊利亚,莱娜看他之前一脸平静的说着一人解决一个之类的狂妄话语,还以为这家伙的战斗能力很强呢,结果却只是和那个玩水的邋遢男人打的有上有下,勉强不败而已!

“我是个商人,不是冒险者!”

险之又险的躲过漆黑骑士的挥砍,伊利亚看着近在咫尺的剑刃,苦笑道:“你要搞清楚两者之间的差距啊,公主!”

“那我还是个公主呢,我怀疑你在演我!”

眼看伊利亚没法指望了,莱娜只能看向卡罗琳,喊道:

“卡罗琳!”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