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卷终

作者:血焱夏燕 更新时间:2022/3/22 18:20:51 字数:3106

莱娜做了一个梦。

一个十分怪诞,十分可怕的梦。

梦里的她,似乎化身为了一位无所不能的天使,背身六翼,执掌审判众生之权能。

她是光辉圣洁的象征,也是慈爱美丽的化身。

人们匍匐在她的面前,歌颂着她的伟大、博爱、公正、美丽与强大。

人民供奉信仰与爱戴于她,而她则化身为那炽热的天使,讨伐审判一切来犯的邪恶,予以做为回报。

人们称她为,神明在人间的化身,似神者,审判邪恶的火焰以及...晨曦天使。

但她知道,她并不是什么神明,不过是一位,对人类的处境于心不忍的外来者而已。

她终有一天,是会离开他们的。

而人类,似乎也清楚了这个终将到来的事实。

就这样,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在一年一年的征伐与审判中,人类强大了起来,邪恶也收起了窥伺的眼神,潜入阴影。

被视为似神者常年征战而无同类交流的她,也终于熄灭了审判的火焰,打算在离开前,真正了解一下这个被自己所庇护,日渐强大的种族。

那是骄阳似火的一天。

收敛起羽翼,化身人类女子的她漫步在林野的湖光山色之中,相比于审判邪恶的战场来说,或许这里更加真实宁静,对于喜欢独处的她来说。

在森林里听小鸟和溪流的歌唱要远比战场上听到烦厌的圣诗和战歌来得好听。

她喜欢用青藤在树下扎一个舒适的吊床,然后躺在上面双手枕在脑后,在无人的时候,就用银白的翅膀覆盖着全身,仔细聆听这世间自然里每个动听的音符。

而也就是在那时,淙淙的溪流之中忽然传来曼妙欢快的歌声,那是她前所未闻的歌声。

圣诗修女的歌声,往往是人类所说的天籁之音,但她看来,这些所谓的天籁之音也只会那些低低咏唱的无趣圣歌,而这道歌声,狂野奔放,欢快自由,响喝行云,其中还带着些许似她那般,对自然与宁静的向往。

自然而然的,她被吸引了。

拨开树枝,那是一位俊美帅气的歌者正在溪流之中拨琴咏歌,水珠在他身边周围飞溅,在阳光下闪着银色光芒,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

她情不自禁的加入了歌者的行列,与他一起在溪流之中,高歌至夜,闲谈人生。

她爱上了他,也许吧。

在那之后,她们经常一起在林野咏唱溪水的歌声,一起在城镇之中歌颂和平的向往,一起在高山之上赞颂自然的美丽。

然后,有一天,歌者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在午夜时分,于那老地方相遇。

她去了,但他没去。

在充满期待的喝下放在桌上的果汁之后,炽烈的光芒从她身上迸发,被收敛的羽翼再也束缚不住,绽放开来,只是那洁白的羽翼之上,却沾染了些许的黑纹。

她没等到歌者,但等到了一群“恶魔”。

果汁中有抑制神力的毒素,她无法反抗,被带走了。

他们裁剪下了她的羽翼,抽尽了她的神力,流干了她的神血,凄厉沙哑的悲鸣环绕在昏暗的房间中,久久不能消散。

那彻骨的痛苦,与撕心的绝望,好似切身实地般的回荡在莱娜心头。

不知过来多久,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漆黑瞳孔中,莱娜似乎看到了一抹光,一抹黑色的光,透过墙角的倒影,莱娜看到了,那是...

十二翼的黑色羽翼。

... ...

夜晚。

菲林使馆。

“呜哇!!”

流着冷汗从床榻上惊醒,莱娜只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个十分可怕,且有些想不起来的噩梦,抬手擦着额头的冷汗,她却突兀摸到了湿润的泪痕。

我...哭了?

搞什么啊?怎么做个梦还能做哭的,又不是小孩子。

但...

为什么心里会有挥之不去的痛楚和沉闷。

【嗡~嗡~】

感觉到异响和轻微震动,莱娜整理了下莫名其妙的情绪,顺声望去,在她的胸口和大腿处,苍灵神环和圣黑之心正在发出柔弱的光芒,好似共鸣般微微抖动着,但这种抖动很快便随着莱娜的苏醒,而随之消散。

“莫名其妙,趁我睡着了,搁这开Party呢。”

晃了晃脑袋,说着些没头没脑的话语,莱娜冲散了心中的那股情绪,尔后看向四周,在她的床头,卡罗琳正趴在那闭着眼睛小歇,但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清醒,很快便也跟着醒了。

“殿下,你醒了。”

揉了揉困倦的双眼,卡罗琳抬起了脑袋,看了眼一旁的时钟,此刻已是凌晨两时,然后说道:“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或者恶心?”

“啊,还好啊,没什么不舒服的。”

晃了晃胳膊,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莱娜回答道:“怎么了?”

“没有...怎么可能?殿下,还请不要逞强。”

听着莱娜的话语,卡罗琳似乎有些不相信,掀开了被子,把莱娜的袖子和裤腿拉起,检查起了伤口,但很快,她就发现,之前看到的那些伤痕,竟意外的全部复原了。

“这...”

看到这幅景象,卡罗琳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更多的还是欣慰和放松。

“发生什么了?听起来我之前受了很重的伤?还至少是全身绷带的那种?”

对于卡罗琳的怪异,莱娜也是如是问道。

“您之前从天空坠落,被不知道为什么愤怒起来的旧神司教追杀,即便有伊利亚少爷保护你,但殿下也还是受了很重的伤,不过没到全身绷带的地步就是了。”

眼神很是严肃,卡罗琳说道:“殿下您的身体严重负荷,精神枯竭,魔能耗尽,还被沙暴和落石伤到很多地方,先前医师诊断都说,没有几天醒不了,我才担心的在这守着您,但没想到,不过几小时,您便苏醒了。”

“唔...可能我天赋异禀吧。”

说着玩笑话,莱娜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刚刚说伊利亚保护了我,那他人呢?”

“...旧神司教的攻势凌厉,伊利亚少爷躲闪不及,为了保护您,用身体挡下了沙暴的冲击,后又被落石所掩埋,挖掘出来的时候,正抱着您气息奄奄,所以在几小时前,就已经被四相商会紧急带走治疗了。”

表情有些犹豫和无奈,卡罗琳最后还是说道:“实话实说,殿下,没有伊利亚少爷,您现在可能被紧急传送回国进行神赐之息仪式了。”

神赐之息,这是菲林的皇室传承仪式,算是一种仪仗神明的光辉和祝福,给濒死的人吊命的一种手段。

挑了挑眉,莱娜似乎没想到自己的情况会那么严重。

“别担心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吗。”

摆了摆手,看到卡罗琳愧疚表情的莱娜说道:“又没死。”

“不要说那些不吉利的话,殿下。”

认真的看着莱娜,卡罗琳说道:“面对那种情况,我希望殿下能认真的思考您的重要性,那种情况下,您应该直接启动月轮指环,脱离战场,而不是靠您那贫弱的身躯,去抵抗沙暴。”

说完,卡罗琳又补充道:“我知道您担忧我的安全,但请您相信我,我能解决那种危机。”

这并非虚言,看到伊索林的目标转向自己,而不是莱娜后,卡罗琳真的松了一大口气,即便面对沙暴,她也有信心击溃它,虽然她也可能因此被传送回国,但殿下至少不会有事。

然而,当她蓄足了精神,准备应对沙暴冲击之时,却看到莱娜从石堆那边逆流而上,直冲沙暴,那个时候,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过几秒的功夫,再见莱娜之时,便已是倒垂着从天空坠落下来。

救,就要放弃攻势,不救,就要失去殿下。

那个时候,两难的卡罗琳第一次体验到无力的感觉,那真的很不好受。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下次会直接传送的。”

面对卡罗琳的说教,莱娜也是连连点头,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同时叹气道:“不过,伊利亚...唉,那家伙,真是麻烦,这样搞,我以后怎么...烦人!”

“我不知道殿下与伊利亚少爷,有什么误会。”

想了想一路而来的经历,卡罗琳说了句公道话:“但,我能看的出来,他对您应该没有恶意。”

“他当然对我没恶意。”

撇了撇嘴,莱娜嘀咕道:“是我对他有恶意,算了,不说他了,伊索林呢。”

“那个司教吗,他被我的术式所伤,加上领域破碎的反噬。”

卡罗琳平淡说道:“被我配合着后来赶到的支援,斩杀了。”

“这样,真是虎头虎脑的一场晚宴呢,追悼也没开成。”

摇摇头,莱娜说道:“大殿之中,死了很多人,约修亚打算怎么做。”

“他们要对【旧神教】宣战。”

把杯子拉回去,卡罗琳说道:“理由是亵渎皇室,屠杀国民,和邪教祭祀,现在正联合着菲林帝国以及其他的王国,起草一份清缴【旧神教】的声明。”

“这样啊,我明白了。”

感觉困意涌上心头,大致了解情况的莱娜揉了揉眼,说道:“既然我没事,明早便出发离开约修亚吧,普米尔王接下来,应该也没空理我了。”

“嗯,我会跟陛下和使馆的人说明殿下的情况。”

起身关灯,卡罗琳离开了房间,最后说道:

“晚安,殿下。”

~

PS:王都卷结束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