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对话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3/17 12:24:23 字数:3085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屈子晨想着,但嘴角却带起一丝笑意。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裁决圣者,只见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袍,很是端正地坐着,一头短发清清爽爽的样子,很像那种隔壁的邻居小哥一样,比她大不了几岁的样子。

裁决圣者……这名字听起来就是那种很高的地位,但眼前这位……圣者?看上去非常的随和似的。不仅是对着自己点头微笑,就连对旁边那位站着的,看起来还对他有些敬畏的警官,也是非常的有礼貌。

不对不对,这也许只是个人的礼貌问题,屈子晨脑海中的想法如同狂风巨浪一般的汹涌。

自己以前可听说过有不少的传闻,就是退魔会不分青红皂白,对犯了罪的异人进行处刑?如果是真的,这对自己倒是个好事,毕竟自己抽干别人的血液是无心之举,而且按照行为划分,她还有可能属于正当防卫。

屈子晨想起来,自己刚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无法杀死自己,哪怕是割腕、跳楼、吸煤气,乃至于绝食,都不曾让自己死去。

自己人生的悲哀,加之无法结束的恐怖,那对自己来说是何等的绝望,眼下结束这狗屎人生的机会就在眼前了,只希望这位圣者在处决自己的时候,给自己一个痛快。

话说就他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真的有能力处决自己吗?

“你叫屈子晨,是吗?”对方开口了,将还在胡思乱想的屈子晨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不得不说的是,这个人的嗓音还蛮好听的,带点磁性的感觉,屈子晨想道。

“啊?啊,嗯,是的。”她赶忙答回答。

“穆局长,麻烦你了。”

“嗯。”

穆局长?屈子晨微微有些吃惊,但一想到自己身上这案子突然又觉得没什么好吃惊的,只是看起来这个叫做皇甫鸿轩的裁决圣者比她想象中的地位要高不少,就连一局之长都对他显得很是恭敬的样子。

皇甫鸿轩旁边的这位穆局长走过来,为他递过一个牛皮纸袋。在里面掏了掏,皇甫鸿轩拿出一张身份证,正是之前警察展示过的,屈子晨自己的身份证:“这上面是你吗?”

“是我,”听到和那天一模一样的问题,屈子晨忍不住翻起白眼,向后仰去,“你们就是问一千遍我也只能告诉你们这是我。”

“行,”皇甫鸿轩很干脆地将她的身份证收回了袋中,转而掏出一张印着些文字的A4纸,“那我念一下你的生平,完了你告诉我这里面有哪些是错的如何?”

“可以。”屈子晨点头。

“屈子晨,男,二十二岁,德山省庐书市人,就读于本市的庆伯科技大学,读的是生物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了本市的历史博物馆在陈列部任职,”皇甫鸿轩一边念着,一边看着屈子晨的表情,“一个月前突然失踪且没有和工作单位报备原因,也无法联系,现已经被辞退……嗯?你怎么了?”

“不……什么也没有……”屈子晨咬着唇,因为长时间不到岗而被辞退这样的结果很正常,是在自己的预想之中的,只是听到的时候还是让她扼腕叹息,“可惜这份不错的工作了,一个月去掉五险一金有两千五呢。”

“并不可惜,哪怕是做服务员,一个月到手最少都有三千。”

“这里朝九晚五准点下班还带周末双休的。”

“那当我没说。”

皇甫鸿轩按下纸张,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脸上很是平淡:“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屈子晨答道,“首先是大学里的专业,我读的其实是考古学,我学校那一届读这个专业的就我一个人。”

“嗯,还有吗?”

“我是在博物馆保管部做保管员的,而不是陈列部那个经常搞布展的累得要死的部门,那个陈列部的熊世峰经常和我们保管部的黄主任搞对接的,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哦对了!熊世峰那家伙还欠着我两百块呢!”

“关于这一点……”皇甫鸿轩沉默两秒,又开口说道,“这两天我去博物馆调查的时候是有碰到他,不过他正在办离职手续。”

“啊这……算了,反正我都要……”屈子晨一怔,随后叹了口气,嘴里咕哝着,只是这声音很小,她面前的穆局长和皇甫鸿轩都没听清。

“这你倒不用担心,那个人把钱给随行去调查的警官了,一会儿查证完成以后会退回你的,我已经……”

“退不退回,我无所谓了,”屈子晨打断了皇甫鸿轩的话,“你今天来不是为了处理我才来的吗?”

皇甫鸿轩愣了一下:“呃,是这样没有错。”

“那还不快点处决我?”

一旁站着做见证的穆局长和皇甫鸿轩都愣住了,他俩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少女,看着她不似作伪的神情和那对自己生命毫不在意的态度,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女是一点都不是开玩笑的。

看不出来她是个非常想寻死的人,但是仔细看看的话,又看不到她对于自己未来的一丝期望。

究竟是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她才会变成这样?

虽然还不敢完全确定她就是屈子晨本人,但眼前这个少女的这般模样让穆局长和皇甫鸿轩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来,只是有些事情,该办的还是要办。

“嗯……处置是必须要的,但是我们必须有这么个程序知道吧?”皇甫鸿轩思索着措辞,眼前这个少女似乎是对退魔会有着很深的误解,之后也许有必要去敲打一下那些散布传闻的家伙了,“毕竟这个程序还是要走的,最终还要归档的,明白吧?”

屈子晨点点头。

“那能报一下你的身份证号吗?”

“120***********0179”少女毫不犹豫的报出这么一串数字,与那张身份证上的数字完全吻合。

“你的手机号码?”

“181****7466。”

皇甫鸿轩随手在自己的手机上拨出了这个号码,仅一秒后,牛皮纸袋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ギリギリ愛,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難易度Gでも,全て壊してみせる……”

那是数年前曾风靡一时的一部动画插曲《禁忌的边界线》。

一时之间,询问室内陷入了沉默之中,穆局长从纸袋里拿出手机挂断电话,干笑道:“嗯……动画里的歌是吧?很好听。”

这话如同一记重击锤在屈子晨的胸口上一般,令她不由得身躯一震,“咕……杀了我。”

“穆局长,麻烦把手机给她,”皇甫鸿轩抿着嘴唇,整个嘴巴都皱做一团,这才让自己保持一个比较正常的样子,“屈子晨,是吧,你解锁一下这个手机。”

穆局长将手机递过去,但屈子晨看也不看,右手大拇指在开关键上轻轻一按,手机便“嗡”的一声,自动通过了指纹解锁。

“居然真的吻合。”皇甫鸿轩轻声叹道,之前他调取了屈子晨的指纹信息,也是用右手大拇指的指纹成功的解锁手机,与眼前这个少女解锁的手指是一模一样,看来屈子晨这个人从一个男性变成了眼前的这个女性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好了吗?”屈子晨将手机丢给了穆局长,问道。

“嗯,确认了。”皇甫鸿轩点头道,他和旁边的穆局长都是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毕竟这事实摆在自己眼前,也由不得他们不信。

“啊,对了,”皇甫鸿轩扭头对穆局长说道,“这件事情麻烦您保密。”

“等级?”

“我想想……暂定一级。”

“明白,”穆局长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我这就去消除记录。”

穆局长匆匆离去了,屈子晨疑惑着准备开口,但皇甫鸿轩却伸手示意她等会儿再问。几分钟后,房间内天花板的一个角落中传来“嗡”的一声低响,皇甫鸿轩这才重新开口:“屈子晨,你对你自己的情况了解多少?”

屈子晨摇了摇头,她之前就是一个在市井中混口饭吃的一般通过市民,只知道自己是在一个多月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至于是什么种族的异人她心里也没个数,毕竟她也没怎么去了解过。

老实说,屈子晨是一头雾水。

“嗯,意料之中。”皇甫鸿轩伸手在下巴处摩挲起来,“不过关于你的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带你回总部一趟。”

屈子晨疑惑道:“啊?难道不是现在就处决我吗?”

“你大概是在哪听过一些谣言,可能有点误会,”皇甫鸿轩无奈地笑了,“但是我要澄清的是,退魔会不是那种会随意处决异人的组织,事实上,这些你听到过的谣言,大多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针对退魔会散布的谣言……”

“可我已经不想再活下去了……”

皇甫鸿轩的话说到一半便被屈子晨打断,他有些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化作了无奈的叹息声,并没有再接屈子晨的话题,又继续开口:“异人和人类是一样的,如果不是血脉的支持,是不可能成为异人的,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屈子晨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我已经看过那段监控录像,你那无意识的行为,让我想起来一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种族。”

皇甫鸿轩严肃起来,两手交叉支撑着下巴,嘴里吐出两个字:

“血族。”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