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寄宿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1 0:06:06 字数:3112

“话说我有个问题啊。”

“你说。”

“刚才我不受控制的时候,你干嘛不直接拿那个颈环给我戴上呢?”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颈环取下来的时候要破坏里面设置好的灵力流,然后就要返厂重新设定以后才行,你以为这玩意儿和手铐一样吗?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好吧。”屈子晨耸耸肩,既然是这样,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而且对方是不顾自己的安全亲自给自己喂血来防止自己的暴走,这以身饲虎的精神着实让她感动不已。

想了想,屈子晨还是把脸撇过一边,轻声地说道:“谢谢……”

“哦,没事,这个是我的职责,”皇甫鸿轩头也没抬,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弹动着,不一会儿,旁边的打印机“咔咔”地吐出两张A4纸,被他一手扯过,“走吧,带你去办手续去。”

被皇甫鸿轩喂了几口血之后,尽管被他身上大蒜的味道给熏开,但屈子晨还是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而在面对他人的疑惑时,皇甫鸿轩则是打着哈哈:“啊,是我搞错了,还以为她要疯,结果只是癫痫发作了。”

屈子晨当时是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毕竟哪有这样给人打圆场的,但她还是没有说什么,跟在皇甫鸿轩的后面离去了。

手续办的很快,可以说是一路绿灯。皇甫鸿轩拿着退魔会里上层议事会签发的特别权限带着屈子晨在各楼层间行走,仅仅是半个小时,所有的手续就全部办成了,除了身份证还得交由公安机关那边进行审核以外,剩下的都搞定了。

“好了,你的事情都办完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没有?”皇甫鸿轩将一打文件塞进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递到屈子晨手中。

“有什么打算?”屈子晨有些茫然,“我还能到哪里去呢?我工作也没有了,住所也没有了,我还能去哪里?”

“你养父和你父母没有给你留有房子吗?”

但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事情,皇甫鸿轩便察觉到屈子晨状态不对了,连忙问道:“怎么了?”

“哪来的什么房子?我父母去世后,房子被他们的生‘生意伙伴’拿走了,说是抵债。我养父给我留下的房子两年前塌了,但回迁房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给我的份,说我与他非亲属关系,我哪里都没法申诉,你说我哪里还有房子?”

屈子晨变身之后只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面对接近一米九的皇甫鸿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仰视,脸上维持着坚强的样子:“我现在别说住处了,就是对血液的需求也是无法满足的,我总不可能去每天找个人来吸两口吧?等下饿了以后又会发狂,你说,你是不是把我处决了更好一点?”

“好吧,”皇甫鸿轩挠挠头,“那我就负起这个责任好了。”

“啊?”

“作为补偿,你要不要住到我那里去?我家房子还蛮大的……”

“玩累了直接睡,没问题,是吧?你哪来的杰哥啊!”屈子晨疯狂吐槽道,“别说得好像你渣了我一样啊!”

皇甫鸿轩抱起双臂,盯着屈子晨问道:“那你还有哪里可以去的吗?”

“当然!我……”屈子晨不假思索地回应,但她马上就梗住了,因为她确实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正如她之前自己说的那样,她已经无家可归了。

“其实吧,虽然和你说你已经自由,但实际上,你也去不了哪,”皇甫鸿轩决定还是和她摊牌,“你可是世界上仅存的血族,而这已经惊动上层议事会了,他们可要求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留在退魔会里,留在我的监视范围内给你正常的生活,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了。”

听着他的话,屈子晨嘴张了张,但那句“那你就干脆一直让人把我拘禁起来不就行了”无论如何也没法说出口。

看着皇甫鸿轩那纯真正直且不似作伪的眼神,她明白了,眼前这位裁决圣者是一个真正刚正不阿且正义的人,他是完全可以按照他的上级要求把她一直关在本地退魔会总部的地下。

但他没有,而且还按照程序放她出来,征询她的意见,明白地告诉自己发生什么事了,同时还给自己提出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若是换做他人,可能直接就把自己关起来了事了吧?

所以此时此刻,屈子晨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那句话,她只觉得这话会伤到对方的一片好心。

而对于皇甫鸿轩的提议,屈子晨是有些心动的,只是自己这样的家伙,真的好去打扰他吗?又没工作又没钱的,就这么寄宿在他家里?

屈子晨有些纠结,对于生,她已然失去希望,但面对皇甫鸿轩真诚的心意,她也不好拒绝。

看得出她有些为难,皇甫鸿轩明白屈子晨大致可能在想点什么,于是又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变回去?”

“想啊,很想啊,”屈子晨脱口而出,然后她猛然意识到什么,“你是说……”

“如果你确实是一个普通人类,突然获得了血族的力量,那么就意味着你无意之间获得了什么东西,但你不知道,于是你就变成血族了,”皇甫鸿轩说道,“而如果配合我们研究的话,也许可以尝试逆向抽出你体内血族的力量,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好!我愿意合作!”屈子晨不假思索,一把抓起皇甫鸿轩的手。

开什么玩笑,与其变成一个会暴走的怪物,她宁可自己只是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

“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屈子晨思索起来,但几秒之后她还是垂头丧气地放弃了,“我不知道……”

“那还是住我家吧,”皇甫鸿轩露出一个宽厚的笑,“我住的那套房子还挺大的,而且我绝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哦,好吧……嗯?”屈子晨点点头,答应了,但她立刻就察觉到皇甫鸿轩话里的不对,意识到对方是个什么意思,于是一眼瞪回去,“喂!我可是个男人啊!退一万步说,我之前可是个男人啊!你想这事的时候就不膈应吗?”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放宽心而已。”皇甫鸿轩摆摆手。

从退魔会的大楼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左右,这里的一些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地走出大楼,准备回家吃饭。屈子晨则是跟在皇甫鸿轩的身后,准备和他先去买点东西,然后暂时寄宿到他家。

正午强烈的阳光晒得屈子晨有些不太适应,变成血族之后,她对于阳光敏感了许多,平时只是觉得很热的阳光现在晒在她身上有种热辣辣的感觉,尽管还隔着一层衣服。

她此时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女式的薄长袖与长裤,穿着一双白色的女式凉鞋,当然都是借来的,原来那套不合身的衣服已经被塞进自己的那个行李箱中了。

屈子晨不会忘记,皇甫鸿轩为了自己出去的时候穿的自然一些,去找下属女同事借衣服时受到的白眼,以及知道缘由之后,她们对自己那隐隐有些嫉妒的眼神。

话说皇甫鸿轩在这里人缘还真好啊,他的那些同事没有一个是不对他尊敬的,这毕竟是他本身平易近人的结果,就连她自己,在和皇甫鸿轩短短地这些交流中,也对他产生了一些亲近的好感。

如果他不是骑着这个旅行自行车带自己去他家就更好了。迎着烈阳,屈子晨有些蔫了吧唧地想着,她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男人上下班的方式是如此的绿色与健康。

皇甫鸿轩住的地方距离退魔会的大楼意外的远,皇甫鸿轩踩车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才到家,当然这也与他搭了屈子晨有关。

而一到小区里,屈子晨便发出惊叹的声音:“哇……你竟然住高级住宅区。”

“也就这样吧,毕竟是我自己住的地方,”皇甫鸿轩应道,“家里给我准备的住所才叫离谱,我不喜欢那边。”

但真到了皇甫鸿轩的住宅门口,屈子晨眼睛都直了,嘴张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发出一声感叹:“哇哦————”

这是栋两层的别墅!带车库!还有个正儿八经的入户花园!可怜的屈子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像个乡巴佬似的左看右看。

“别看了,快进来,以后有得你看的,就算你变回去,也可以来我这玩。”皇甫鸿轩招呼着,把自行车停到了车库里。

“妈耶…………”随着皇甫鸿轩的脚步,屈子晨进入到房子中,望着房间内那简约而大气的装修发出了慨叹。

“你就住这里吧,”皇甫鸿轩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说道,“没有多余的床,不过这间房我原本想当书房用的,做了榻榻米,但是发现玩游戏的时候不太舒服,所以就空出来了,你可以住这里。”

“哦,谢谢。”屈子晨将自己的行李箱放下,发出沉重的“咚”的一声沉闷的响声。这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这样的行李箱放以前别说像现在一样一只手像拎包般拿起来,就算是两只手提都十分的费劲。

当然更令她惊叹的还是皇甫鸿轩的力气,搭着她,载着这个沉重的行李箱都能骑得那么快。

“对了,你中午想吃点什么?”皇甫鸿轩掏出手机问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