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中午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6 14:31:29 字数:3145

最近皇甫鸿轩有些烦恼。

他的事情很多,上班时文件的处理,偶尔还要行使裁决的职责,对于一些犯事的异人进行处罚,可以说他上班的时候几乎没有停下来过,即便是中午的休息时间,他也难得有空闲。

前不久帮了一个无家可归的血族,让她暂时寄宿在自己的家中,但这也是不得已的一个考虑。血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所以这件事情也让最高议事团大受震撼,以至于他们直接越过上层议事会,直接对自己下达将这个血族留在退魔会的命令。

老实说,这个叫做屈子晨的……女性?还是男性?反正对方的人生经历有些坎坷,以至于让他都有些同情起来,甚至于皇甫鸿轩不敢肯定,如果自己是对方的话,还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皇甫鸿轩有点搞不懂,他已经确认了屈子晨的之前是一名男性,但是现在变成血族以后,性别也跟着改变了,而且还是一个妥妥的美少女,甚至他看了都有些微微心动,这血族的力量到底是怎样一个原理?

最麻烦的事情,还是由屈子晨这个血族的身份所引发的风波,皇甫鸿轩能隐隐地感觉到,在这个庆伯市中,有着什么东西在隐隐的酝酿着。

之前自己从拘留所提审屈子晨的时候,就已经遇上搞事的家伙了。那日聚众闹事的那几家受害者的家属已经交代完全了,有几个自称是受害者朋友的人对他们进行了挑拨与教唆,让他们去冲击拘留所。

大约是想借着闹事的被害者家属的冲击来趁乱掠走屈子晨,若不是自己当时在场,对方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成功。

这系统内部看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啊,皇甫鸿轩思索着,端起自己桌上的热茶抿了一口。

而如今冲击拘留所的事件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那几个被自己下了精神标记的家伙已然逃到外地,再也没有回到庆伯市。即便自己念力强大天下无双,逃出上百公里之外,自己也是鞭长莫及。

只是皇甫鸿轩已经查明了那几个家伙的身份,并在退魔会内部安排了通缉令,只是能不能抓到,就得看运气了。

不过至少,对方如果在一年内回到自己的感应范围内的话,那就一定能被抓到。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皇甫鸿轩说道。

门从外面被推开,走进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将一沓A4纸打印的约莫一指厚的文件放在他的桌上,说道:“圣者,这是庆伯市公安局送来的报告材料,是最近一周由异人所引发的,一共八十八起案件。其中十二起刑事案件,七十六起治安案件,我就放在这里了。”

上个星期的时候自己还怎么说来着的?没有事情就是好事,这意味着没有异人惹事生非。皇甫鸿轩翻了个白眼,这下可是被现实啪啪打脸。

“等,等会儿!”皇甫鸿轩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叫住了正准备离去的属下,“你说有多少起案件?!”

“呃?呃,一起是八十八起……”这眼镜下属赶忙答道,但他也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大对劲了,“确实一下新增的案件有点多。”

“不是有点多,这情况很不正常。”皇甫鸿轩走到旁边的一个白板旁边,上面密密麻麻的贴满了一些图表和数据。

他在里面翻了一下,找到了一幅曲线图,指着上面说到:“庆伯市平均每周的异人引发的案件数量也不过是在四十起左右,波动数量最高的时候也就达到六十多次起,而那一次,正好是飞虹堂与梁尘帮的火并时期。”

“庆伯市还是比较安静的,异人所导致的刑事案件一般时期最高不超过十件,治安案件最高时也不曾有超过四十件,”皇甫鸿轩说着,严肃地捏了捏下巴,“这次的案件突然的暴增,这非常不寻常。”

那属下神色立刻凝重起来:“您是说……”

皇甫鸿轩伸手拿起报告翻看一会儿,里面的案件发生地方有些零散,案件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关联性,就像是突然性的异人们变得不太稳定起来似的。

他思虑片刻,也没有想到有什么线索,最终还是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报告,对着面前的下属说道:“小陈,你去通知一下各片区驻守的裁决者,今天下午召开裁决者会议,我要听一下庆伯市现在的情况。”

“是。”

现在的气候已是不同以往,仅仅过去一周的时间,春天的温度就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那么的凉爽,中午时分的太阳已经具有了夏日的威力。如果把这阳光比作人的形象,那就像一个健壮的男人一样,浑身都是结实的Muscle,那味道强而有力,强而有力呀!

而屈子晨便畏惧着这样的阳光,不敢走出这退魔会的大楼半步。周围的同事已经有说有笑的从一楼大厅出去了,而她仍旧只敢畏缩在这楼中。

屈子晨总有种自己被阳光关了禁闭一般的感觉。

在以前自己还没变身的时候,虽然并不喜欢大太阳的天气,但是也不至于排斥。而到了如今,她接触到阳光的时候,身上便会微微有些刺挠的感觉,甚至于像现在外面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会直接产生刺痛的感觉。

潜意识之中,她仍旧觉得自己还是个男性,护肤品和阳伞什么的都是娘们才使用的东西,所以一点准备都没有,而此时面对外面强烈的阳光,屈子晨便无计可施了。

这要咋办呢?

“子晨,你在这干嘛?”一个声音响起,但屈子晨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后勤保管部的阎梦涵,她的声音实在是很有特点,脆生生的,听起来十分的可爱而纯真,这是其他的同事所没有的感觉。

屈子晨回过身来,阎梦涵已经站在了屈子晨的身后,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她:“你好想在纠结着什么,需要帮忙吗?”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屈子晨有些畏惧地看着外面的大太阳,“阳光太大了,晒得难受。”

“哦,没带伞是吧,”阎梦涵恍然大悟,掏出一把阳伞递给屈子晨,“喏,借给你用。”

屈子晨看着这把粉红色还带着蕾丝边的小阳伞,心情有些复杂,以前小时候还和朋友一起嘲笑过女生们还要带阳伞。没想到的是,天道好轮回,现在轮到她来用这个只有娘们和娘娘腔才用的东西了。

嗯,现在自己就是个娘们,那没事了。

“谢谢,”屈子晨接过伞,但她突然有了个疑惑,“梦涵,你不需要出去吗?”

阎梦涵有些奇怪:“为什么我要出去呢?这里有我需要的东西,我出去干嘛?”

好吧,忘了这孩子是住在这里的了。屈子晨不好意思地搓了搓鼻子,随后伸手摸了摸阎梦涵的小脑瓜子,打开伞出去了 。

说也是有意思,阎梦涵是上一任庆伯市裁决圣者捡回来,并在这退魔会的大楼中将她抚养长大,到如今已经是有二十岁了,但现在仍旧是一副纯真的样子,也是如今退魔会里众人公认的吉祥物。

屈子晨搓了搓手心,回忆着抚摸阎梦涵头顶的手感,嘴角弯起一丝笑意。

退魔会所在的地方是在庆伯市清湖区,算是一个新开发的地区。原来地址并不在这里,是直到两年多前才搬来的。

而这清湖区的设施虽然非常的新,但是由于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所以很多地方还空着,这边别说什么菜市了,就连个有生鲜卖场的大型超市都欠奉。

没错,屈子晨此时出来,就是想要在中午这段时间之中,买上一些食材,给皇甫鸿轩做饭,以此来报答对方收留自己之恩。

只是眼下不管往哪看去,街边的店都开的极少,屈子晨都不知道上哪去找生鲜蔬菜了。

手机的地图上只能在附近搜到一个超市,但等屈子晨赶到的时候却是失望了,因为这超市的规模并不是很大,里面只有一些日化用品和一些饮料零食,根本就没有生鲜蔬菜。

与超市的收银员打听了一下,却只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哦,菜市啊,这里没开发以前,附近是有的,但拆迁之后就搬到了黄村那边,要过去的话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路。”

太远了,一去一回就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还不包括买菜在内。屈子晨看了眼手机,现在已然一点半,再有半个小时,下午就要开始上班了,无奈之下,她只是悻悻的在这超市之中买了一把阳伞便回去了。

中午的这温度很高,尽管挡着阳伞,屈子晨还是肉眼可见的蔫了起来,心中暗暗地思考着应该如何是好。

对了!屈子晨猛然想起,不是有手机吗?直接在手机上下点生鲜订单到这退魔会大楼不就好了吗?虽然到时候回去的时候会皇甫鸿轩会少一些惊喜,但是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啊。

想到这,屈子晨振奋起来,加快了脚步,退魔会的大楼里有空调,在空调下吹着凉风下订单总比在这太阳下要好得多了。

然而当她回到了退魔会的时候,她忽的在一楼的大厅中看到一堆人围聚起来,似乎在看着什么热闹。

而当她挤入人群中以后,便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那是她邻桌的那两个男同事,此时正倒在地上,双双扭打在一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