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午餐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10 23:58:17 字数:2880

鸭蛋,是一块五一个的咸鸭蛋,但剥开来油流满地,牡蛎,也就是一般人在夜间吃烧烤时常点的生蚝,则是屈子晨精挑细选的新鲜生蚝,花了她不少钱。然而就是这两样东西煮成的粥,给皇甫鸿轩带来了今夜里难忘的味道。

“怎么样,还想再吃点吗?”屈子晨趴在旁边的椅背上,笑眯眯地问道。

皇甫鸿轩意犹未尽:“还有吗?”

“你厨房的电饭煲里,”屈子晨翘起大拇指朝身后指了指,“别的东西别动,那些是你明天吃的。”

“怎么还有别的?”皇甫鸿轩疑惑地端着碗过去了,

然而当他进入厨房以后,他才明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屈子晨还另外煮了饭,炒了菜,高压锅里还炖了一锅鸡汤,只是都已经被盛了出来,封装在玻璃真空碗里,一副给谁带饭的样子。

比起之前他自己住的时候,厨房已然多出了不少烟火的气息,但是就是这样的气息,却让皇甫鸿轩感受到了一丝生活的味道,不得不说,他还是更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对于那些装好的饭菜,皇甫鸿轩已经有了点猜想。他又盛了一碗粥,从厨房出来,对着坐回沙发上玩游戏的屈子晨问道:“那些菜都是你做的?”

“对啊,我做的,”屈子晨没有回头,只是玩着自己手中的游戏,“喜欢吗?”

“挺喜欢的,不过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帮我做饭的,那些花了不少钱的吧?”皇甫鸿轩说道,他听得出来屈子晨的意思,那些就是给他准备的。

只是听她这么说,皇甫鸿轩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屈子晨按下游戏的暂停键,扭过头来说道:“老实说,确实,这些食材花的钱大概有一百来块左右,但是比起你一天吃饭的饭钱来说,还是少得多。”

“其实你没必要弄……”

“哦,你可别误会了,”屈子晨说道,“那里只有一半是你的。”

“啊?”

“我也要吃正常的食物的,虽然吸血就已经足够我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我还是想吃些普通的食物。”

这倒不是屈子晨自己的客套话,她虽然是想着报恩的,可她自己也需要吃些普通的食物。

现在自己作为一个血族,每天三袋血液就能够满足她的需求,但屈子晨害怕自己如此下去,会丧失自己原本身为人类的某些重要的东西。

老实说,自己变成一个女性之后,便不得不去适应现在自己这具身体,使用姨妈巾,穿女性的衣服,蹲坐式上厕所,忍受着和之前不一样的旁人的关注。

自己有些原本身为男性时的习惯与感受已经崩了,她不想自己身为人类的习惯也跟着发生改变。

当然屈子晨并不想说出报恩才是主要目的,总觉得这样怪怪的。

“好吧,”皇甫鸿轩挠挠头,“那我这份的话……”

“从我的房租里扣。”屈子晨爽快道,她之前便于皇甫鸿轩商议好了的,她在这居住,每个月给皇甫鸿轩三千块钱,作为当月的生活费、房租与水电费。

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到了第二日的早上,人们仍旧是各自的去上班,只是今天的退魔会,气氛却与往常有些不大一样起来。

首先是早上刚到之时,那些与皇甫鸿轩打招呼或者走得近的,便眼见的发现,他与那一同来上班的屈子晨,手中各自提着一个不大的包,看上去里面装了些方形的玩意儿。

而在中午的时候,一直与皇甫鸿轩在一起共事的几人到了十一点半的时间,照例对着皇甫鸿轩询问中午吃什么时,皇甫鸿轩却对他们摆摆手,指了一下自己办公桌旁边那两个装满了饭菜的真空玻璃饭盒。

那是昨晚屈子晨准备好的饭菜,一盒饭,一盒菜。

卧槽!那几人对视一眼,震惊与八卦齐飞,一个眼神交流简直激烈到要蹦出火花出来。

退魔会的办公大楼所在地点是离繁华的市中心有点距离,在这里工作的人虽然很多会选择回家,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在办公室就地解决。

解决方式无非两种,一种是点外卖,在手机上下单之后只消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外卖就会送到,然后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而另一种则是自己携带午餐,退魔会为了让这些自己带饭的员工能在这里热饭,专门准备了相当数量的微波炉。

皇甫鸿轩从来到这个地方驻守开始,他就一直是这里坚定不移的外卖党,不论什么时候,这里的人就从来没有见他有自己带过饭食,即便偶尔有暗恋他的女性想给他带饭,都被他拒绝了。

今日皇甫鸿轩破天荒的带了饭菜来,那些人顿时觉得这要变天了。

再一想到最近皇甫鸿轩收留了那个血族的事情,几人眼中便顿时洋溢起不可言说的内容。

“唰啦。”

皇甫鸿轩将自己手头的文件暂时的放下,已经是中午的十二点十分。他沉默着看了一眼旁边带来的饭,想了想,还是将其拿起,准备到微波炉那边去热一下。

老实说,他还是有些纠结,让屈子晨帮他准备午餐这事到底对还是不对,尽管自己是有付钱给她,但是这影响……

平日里行得端坐得正的皇甫鸿轩此时终于有些怂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似乎是滋生了一点异样的感觉。

这感觉有点像平时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塞进牙缝里的菜似的,舌头能舔到,但是就是扣不出来,甚至伸手都摸不到在哪,这感觉根本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今早那些人的目光他不是没感受到,刚才那几人的眼神他也不是没看到,只是不知道为啥,他不太想解释什么,也不想去辩解什么。

或许是知道自己会越描越黑,也许是懒,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保持了沉默。

屈子晨倒是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中午的时候,自己便拿出来准备好的午餐去热。或许是刚入职没有多久的缘故,她把自己准备好的饭拿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是惊讶的。

“我来领血包了。”

“好~你的血包~在这签字~~~”

阎梦涵照例递过来一袋400CC的血包和一张表格,屈子晨便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这表格往上往前,已是密密麻麻的签满了她的名字了。

阎梦涵往窗口台子上一趴,仍旧是看着屈子晨滑稽的将自己的牙齿塞进血包接口里吸血,这样的情况最初的时候还很有意思,但是一天三次的看,即便是她,也腻了。

只是她忽然注意到一件事,在屈子晨的手中,还提着一个小包,于是感兴趣地指着那个小包问道:“子晨,你拿的那是什么?”

“啊……啊?哦,这是我的午饭。”吸光了血包,屈子晨手忙脚乱将剩下的塑料袋子从牙上拔下。

“午饭?”阎梦涵歪过头,“你不是刚喝了血了吗?”

屈子晨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想了想还是说道:“血族其实并不是只能喝血的,只是我离不开血液而已。”

见到阎梦涵盯着自己手中拎着的东西死死不放,屈子晨笑了,对着她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饭盒说道:“怎么样?要尝一下吗?”

“好啊!”

屈子晨的朋友并不多,尤其是在变身之后,连之前那些朋友的联系都断了,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和社交账号。

她总不能回去和自己以前的那些朋友打招呼:“嗨!我是屈子晨!我现在变成女孩子了!”

准被当成脑子有病的。

但她同样也很纠结,因为阎梦涵现在同样也是她的朋友,等到之后她变回去了,总不能再过来打招呼:“嗨!是我啊!屈子晨!现在变回男性了!”

老实说,她觉得这样的行为多少有点变态。

屈子晨做的饭很好吃,这点她自己都知道,毕竟是从小锻炼出来的。她的叔叔虽然收养了她,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外奔波赚钱,回到家的时候便已是精疲力竭。

所以那时年幼的自己便已经不得不去学习如何照顾自己,从此便将一手厨艺练了出来。

阎梦涵吃得很香,屈子晨便坐在她的对面,吃着碗中剩下的那点。

现在自己对于正常食物的需求似乎是越来越少了,希望技术部那些人能把自己身体里的血族血脉给抽取出来吧。

屈子晨眯起眼,她回想起前两天临走之前那个技术人员的话:

“你的情况我们大致摸清楚了,这两天我们会制定一个比较可行的计划,来取出导致你变化的血族血脉。”

她暗自期待着。

(这两天状态不大好,见谅)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