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劫掠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21 23:58:42 字数:2988

“唰————!!!”

如重剑劈斩一般,巨爪猛地挥过,撕裂着空气发出恐怖的风声,让这些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散开来。

“唰————!!!”

毫不停顿,第二爪紧跟而上,十几个人再退,这巨爪挥动之间,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竟是如切豆腐一般滑过旁边的墙壁,在墙上留下数道极深的爪痕!

“散开!”黑影中为首那人叫道,他们来这里是来潜入的,而不是来打架的,不能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碰到守卫这种事情其实也在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是一个比较麻烦的狼人。

如果大家一起上,那压制眼前这个狼族异人,甚至击杀对方,都可以做得到。

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暴露他们的种族能力,而这是绝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于是十数个人一瞬之间就四散而开,如商量好的一般向着大楼里逃窜。

“想逃?”

阎梦涵嗷叫一声,下肢发力,猛然冲出,地面上甚至留下两个被她的怪力所踩碎留下的脚印。

皇甫鸿轩虽然交代她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和对方打一下再跑,但对方还未和自己接触便已经溃散,只立刻激起了她骨子里那属于狼的凶性。

“唰——”

不需要思考,阎梦涵只追在那个领头人之后,只在数息之间便追至对方身后,随后一爪击出。

但只听得“铮————”的一声,阎梦涵发现自己的利爪竟被一个金属盾硬生生的挡住。

那领头人已是冷汗狂飙,那面可以硬抗步枪射击的金属盾虽然抗住了那一爪,为他争取了几秒生机,但那盾牌此刻已然化作碎片跌落一地。

一刹之间,那黑影立刻扭头,陡然提升速度,如流星一般向着远处窜出去。

这个诱饵就由自己来当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那人想着,将体力迫至极限,极速地逃遁着。

“嘿!你逃什么!”阎梦涵狞笑着追在后面,咧着嘴,一口白牙在血脉的作用下变得让人无比胆寒。

她抬起爪子“唰”的一下又一次抓去,这一爪带起恐怖的破风声,那黑影人没来得急反应,背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爪,发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阎梦涵没有追击,只是抱着手臂站在那看。

那人倒吸着凉气,尝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但仅仅用双手撑住地面,脊骨的位置便传来了一阵的剧痛,下半身也没由来的失去了知觉。

糟了!是脊椎!脊椎被那家伙给抓断了!那人惊恐不已,但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只得努力地向前爬行着。

退魔会中走廊的灯刚才就已经亮了起来,这代表着电力已经重新恢复了运转,而这也意味着自己带来的那些人打开了通往这地下的第一道门,自己只要再支持一会儿就好。

就一会儿!

他心中怒吼着,两手拖着自己那半残的身子向前挪动着,只要能到那个地方……只要能到那个地方去!

阎梦涵冷冷地看着他努力地前行,并不阻拦。

她也猜到对方是个什么种族的异人了,但她并不需要担心对方的恢复,倒不如说,只有对方恢复了,她才能更好的执行皇甫鸿轩给她下达的任务。

或者说,让她厮杀的更开心一些。

“砰!”

退魔会走廊的落地玻璃被那人一击碎裂,向前爬出两步,他终于回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黑暗之中。

那人的身体如墨水一般融化,向外面黑暗的环境之中流去,随后一团漆黑的,如同史莱姆一样的东西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重新凝结成一个人形。

“啊哈哈哈!!!我已经恢复身体了!只要有黑暗在!你就别想真正地伤到我!小狗狗!”那人嘲讽着,只要是在黑暗之中,他便是无敌的存在!

这边走廊外的地方,因为角度问题被退魔会的大楼给挡着,没有月光照耀,加上外面一片漆黑,他这影魔之力便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暴露力量了,不过这也无所谓,就算对方事后找上门,家族里只要说自己是个叛逃在外的叛徒就行了。

只是那个女人还站在走廊之中,那里亮着日光灯,并不是很好对付。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种族的家伙吗?”阎梦涵说着,走了两步,把走廊的灯给关上了,“你们这些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的黑鬼!你当我怕你?”

吓?那女人脑子是不是坏了?还自己把走廊灯关上?那人有些讶异,但他立刻看到阎梦涵从走廊中走了出来。

“来啊,我现在连灯都关了,你有本事就来啊。”阎梦涵嘲讽着,她身上的毛随风而动,眼中泛着莹莹的绿光,咧开嘴,露出让人悚惧的笑。

既然是这样,那自己就不客气了!那人心想,大不了事后自己浪迹天涯就好!这一切就和家族无关了!

他切切实实的对面前的女人产生了杀意!

“㗅——我他吗轰散你!”灵力凝聚在拳上,运起十成十的力量,他一拳轰向阎梦涵,“杀狗拳!”

就连出拳都不忘嘲讽一下对方。

但阎梦涵比他更快!更强!一个闪身便侧过他的拳头,一肩膀顶在对方胸口上,将他直直顶飞出去。

“唔!”那人胸口一闷,但还没反应过来,阎梦涵已然一掌拍至:“鞭笞!”

力量从脚底运起,流过腰部,从胸口传到手臂,再闪电般地抵达爪上,巨爪立刻化身突破音速的鞭梢,猛然在那人身上甩出一阵突破空气的爆鸣!

“轰!!!!!”

那人被这一爪拍的狂吐鲜血,半个身子都被拍烂,直直地倒飞出去。

而更让他恐惧的是,这个女人甚至没有用上一点的灵力!纯粹靠的是技巧与蛮力!

“黑……黑暗化身!!”身体再度化作影子重聚,但这样的恢复却要了他不少的体力与灵力,让他有些难以支撑。

他颤抖了,眼前这个女狼人是在是强的过分,若是再拼杀下去,再过几分钟,他就要支持不住了。

“厉,厉害,”他稳住身躯,“阁下力量实在是强悍,我甘拜下风,但现在是在这黑暗的环境里,阁下是没有可能抓得住我的。”

阎梦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是哦。”

“哈哈哈!!!我不与你拼了!有本事就来抓我啊!”那人笑了起来,化作影子向着远处飘忽而去。

这打不过,总还是跑得过的!

“这我倒是要承认你跑得比我快了,”阎梦涵认真地点点头,竟是认可了对方的说法,但她并不跟上去,却是转身往回走,“那我去杀你小弟了哦?”

“啊!啊!哇!你他吗的……你不可以这样啊!”那人立刻转身回来,他这就是要为小弟去争取时间的,但是这对方不吃自己这套就麻烦了。

“聒噪!”阎梦涵回身闪电般的一击,运起满满的灵力,一把便将对方影子化的身躯直直拍飞出去,摔倒在草皮上。

“咔啦!咔啦!”

阎梦涵捏着自己的爪子,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向着跌落在地的那人走去,她头顶的耳朵抖动着,显示出她愉快的心情:“你很勇嘛。”

“咕……”那人咽了口唾沫,看来在自己那些小弟发出信号之前,还得好好地撑上一会儿了。

退魔会的建筑质量很是好的,不管是建筑的强度,还是隔音效果,都是绝佳的。

十数个人对大楼的地下入口进行强攻,这声音愣是没有传到屈子晨的房间之中。

“快!”

一个黑影高喊着,领头的不在,便是他来领着这队伍前行。

从地上下到这地底,他们如风一般飘忽,如电一般迅速,楼下的那几个安保人员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几个家伙按倒在地。

“呜哇!你不要杀我呀!”那几个保安似乎是被吓破了胆,哭着喊道。

那些人也懒得去杀几个没关系的路人,毕竟如果背上了命案,后面可就不好处理了。

“轰!!!!!”

一声巨响,屈子晨所在的房间墙壁顿时被轰破出一个大口子,一时之间,房间之中烟尘四起,砖石纷飞。

但屈子晨似乎是睡死了过去,一动不动,即便这恐怖的响动在她耳边响起,她也只是微微偏了偏头,转了个身。

“很好,目标按照预定情况已经入睡了,这可以省下不少的事情来。”其中一人上前,探了探屈子晨的鼻息与脉搏,点点头说道。

正如之前的情报一样,目标已经因为这强力的昏睡药剂而进入安定状态,这倒是免得他们还要动手压制了。

“咔!”

几声清脆的响声,屈子晨被他们翻得仰面朝上,手和脚都被他们带来的镣铐牢牢地锁了起来。

“咔啦!”

那几人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巨大的棺材,将被锁好的屈子晨塞了进去。

“嗯?”屈子晨微微醒了过来。

“嗯?这什么情况?卧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