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更衣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5/5 0:33:03 字数:3634

再多的工作,也有个量,也会有交接与做完的时候。

而当退魔会其他各科科长与部门领导分到了相当数量的工作的时候,他们不禁惊叹于皇甫鸿轩工作能力的强大:

分过来的工作量都他喵的差不多有自己日常的四分之一了,这还是在别人都有在分摊的情况下,皇甫鸿轩这货一天到底在处理多少工作?!

“好了,那么工作的分派便到此,”皇甫鸿轩说道,“接下来的半个月,庆伯市退魔会就麻烦各位了。”

没有人回应,大家都看着分派到自己手上的工作量,都感到无比的震惊。

皇甫鸿轩收捡了一下桌面上自己的文件,交给那个一直助理说道:“小陈,后面的工作也要麻烦你了,如果来了新的圣者,就麻烦你好好协助他了。”

“皇甫,你真的要离开了吗?”那眼镜下属有些忧虑道,而周围的那些人听到皇甫鸿轩的话,也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纷纷看向皇甫鸿轩。

但他只是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听从上面的安排,有可能要停职调查,也有可能无事发生,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会接受的。”

分配完工作,之后便是要带上屈子晨了,于是皇甫鸿轩收拾了一下行李,来到了地下的看守间。

“嗤————”

气密门拉开,皇甫鸿轩便看到屈子晨在那椅子上坐着,一条腿盘在椅子上,两眼直视着自己,仿佛是早有准备一样,于是开口问道:“你感觉到我了?”

“嗯,”屈子晨点头,“现在我用精神感应,可以模模糊糊地感受到这个房间之外的一些东西了。”

看来她仍旧按着自己的那本笔记在锻炼念力。

皇甫鸿轩微微一笑:“挺好。”

“看你这架势,是要带我去帝都了?”屈子晨看了眼皇甫鸿轩手中提着的行李包,问道。

“是的,所以过来问问看,你准备好了没有。”

屈子晨顿时有些尴尬地看向一边:“没有……”

“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不行,最近感觉气血似乎有些躁动似的,完全压不下来,也许是之前力量提升导致的问题,”屈子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也可能是本身这个过程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我明白了,”皇甫鸿轩再一次点点头,“那,你打算穿什么衣服和我一起出发?”

“等会儿,这和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有什么关系?”屈子晨丈二摸不着头脑。

皇甫鸿轩指着屈子晨脖子上那个约莫两指宽的颈环说道:“因为你脖子上的这个颈环。”

“然后呢?”

“这是退魔会在押异人的象征,”皇甫鸿轩说道,“戴着这玩意儿就是退魔会的在押人员,出去就得走押送的形势,不然是会产生很多麻烦的。”

“啊?还有这样的?”屈子晨有点怀疑。

“这是工作的规定。”

工作规定啊,那就没办法了,屈子晨耸耸肩:“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两个办法,”皇甫鸿轩说道,“其一是按规定,走押送的形势,不过我不建议,因为被押送的话,还要带上拘束器具,比如手铐、铁链以及脚镣之类的东西。”

屈子晨脑中想了一下自己戴着一堆东西丁铃当啷地跟在皇甫鸿轩的身边,总觉得自己会当场的社会性死亡,以后是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

不想考虑。

“那第二个呢?”屈子晨问道,但她的心中稍稍的有那么一点不祥的预感。

皇甫鸿轩拿出手机,点开一张图片,说道:“那就得遮起来,冬天倒还好说,戴个围脖就好,可是现在是夏天……”

“所以你打算让我穿这样的衣服?”屈子晨面色不善,皇甫鸿轩展示出来的图片让她心生抵触。

那图片上赫然是一套黑色的哥特风格连衣裙,旁边的配饰还有包括有薄纱袖套、阳伞以及头饰和帽子等,一应具全。

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那个黑纱颈环了,看样子可以完美的遮盖住她脖子上的那个金属颈环。

“我请人设计的,”皇甫鸿轩说道,他挠了挠头,很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服装穿起来可以遮住你的脖子,所以请人去设计了一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TM能喜欢才有鬼啊!”屈子晨顿时惊了,“大哥!你是知道我的!我之前是个男人!就算现在没了那活,你觉得我会接受这样的服装吗?换做是你,你乐意吗?”

皇甫鸿轩被说得噎住了,不由得低下了头。

而他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大概自己也是欠考虑,没有多想就叫人参照着屈子晨的照片来进行设计了,于是很是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

屈子晨还能说什么呢?她也看到了这图片之中已是一套成品,应该是皇甫鸿轩已经叫人给做好了。

一想到这点,她的心便不由得软了下来:“你这套花了不少钱吧?”

“不是很多,听说是有现成的模板改的,也就两万多点。”

也就两万多点……这下换屈子晨被噎住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问道:“那如果我不穿呢?这套衣服会……”

“那就是直接送给你,毕竟这是按照你的身体数据来做的,而这样的成品断然没有再卖给别人穿的道理,到你手上以后,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屈子晨举手投降,看来这件衣服不接受还是不行了的,“我穿,我穿好吧?”

皇甫鸿轩出去打了个电话,衣服很快的就被造型师给送了过来。

往大厅去了一趟,皇甫鸿轩便回来了,将那装着衣服的箱子递给屈子晨:“我已经用权限让监控室把你这里的监控暂时屏蔽了,你大可以在这换衣服了。”

“哦。”屈子晨心情复杂地点头。

“嗤————”

气密门再一次闭上,屈子晨打开了那一个装饰精美的箱子,从里面将那些做好的衣服与配饰一件件地拿了出来,依次放好在床上。

服了,真的服了,屈子晨看着箱子底下那一双六厘米的高跟鞋和那两双吊带长筒袜,顿时翻了个白眼,有必要连这个一起做吗?

但做都做了,倒不如一起穿上好了,她想着,总觉得自己的某根底线断掉了似的。

站在门外,皇甫鸿轩一手提着自己的行李包,一边等待着屈子晨的更衣。

过了好一会儿,那气密门上才被敲响了。

皇甫鸿轩知道这是屈子晨换好衣服的信号,于是转身,又将门打开。

“嘶————!”

看到房间里面的人,皇甫鸿轩的心脏猛然搏动了一下,倒抽一口凉气。

从来都十分沉稳的他,今天第一次因为眼前的人而有些失态。

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人,上下打量着,喉结滚动着,艰难地咽下两口唾沫,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也只是吐出两个字:“好看”

“别……别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呀,”屈子晨脸上本是白皙得没有一点血色,现在却一片的通红,羞怯的仿佛要从脸上滴出血来,“要,要是不好看的,的话,我就换下来。”

她紧张地连说话都结巴了。

那黑色的连衣裙很是高档的感觉,却没有太多的装饰,不至于让人感觉到穿衣者像个暴发户一样,只会令人觉得很有一种高贵气质;

头上那雪白的长发被黑色的头饰绑起,在身后变成了一条银色的马尾,很是顺滑;

上半身的衣服与薄纱袖套很是修身而贴合皮肤,穿着也很舒服,也显出屈子晨身体的曲线,不仅让人陶醉,更是隐隐有点魅惑的味道;

下半身被简单撑起的裙摆只到了大腿的中部,设计得很好看,黑色的蕾丝装饰中又有着白色的条纹,带着些许的简约风格;

而腿上那双吊带长筒袜与那双黑色的绑带高跟鞋搭配起来更是相得益彰,勾勒出一双极具诱惑力的美腿。

“没有的事,很好看!”皇甫鸿轩也不知道如何评价,只能一味地说着那俩词,“真的很好看!”

他在心中大呼值了,这样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新奇!从未有过的令他眼前一亮!让他感觉到一种极其强大的悸动的感觉!

虽然自己也有觉得后悔过,后悔自己没有过脑子就去叫人定做了这一套的衣服,也没有管屈子晨她喜不喜欢,接不接受,要不要。

但是现在!他觉得值了!他吗的值了!大值特值!

这是皇甫鸿轩他人生之中,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决定是血赚的!

“呜…………”

第一次的穿裙子,显然让屈子晨的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她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的脸颊:“看起来不会奇怪吧?”

“怎么可能奇怪呢?”皇甫鸿轩答道,他忽的觉得自己的心乱了,上次感觉到如此心乱时,还是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出外执行任务。

而今天,他又一次的手足无措起来。

“要不我还是换回原来的衣服吧?果然还是太奇怪了。”屈子晨嘟囔着,脸上仍旧是一片通红。

伸手将皇甫鸿轩往外推,屈子晨想要再把衣服换回去,但她是第一次穿着这样的高跟鞋,一个不稳,便向着侧面倒去,发出一声惊呼:“哇!”

但她没有倒在地上,一只手环在她的腰间,稳住了她的身形。

一时间,房间中安静了,没有一丝杂音,两人之间甚至可以互相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放……放开我……”屈子晨的声音细如蚊讷,此刻她的脸更加红了,皇甫鸿轩扶着她的时候,脸忽然间的放大,令她的心中不由得一动。

皇甫鸿轩将她扶正,也松开了她的腰间,只是那柔软而纤细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自己的臂弯之中似的。

他情不自禁地弯弯手臂,就仿佛那纤柔的身子还在他臂弯里一样。

只是这动作落在屈子晨的眼中便是另一回事了。

“你的手没事吧?”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以为是皇甫鸿轩接住她的时候拉伤了手臂。

“啊,啊?哦,没事,没事的,”皇甫鸿轩干笑着转了转自己的手腕,示意自己没有事情,随后放下了手。

妈个鸡,自己这事在干什么了?皇甫鸿轩想道,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屈子晨仍旧是有些难为情,虽然是有穿过女装,但是毕竟只是裤子之类的,尚可以接受。

只是如今一下子穿上这有些华贵的衣裙与高跟鞋,这便让她觉得有些不适了,俗话说的好,有一便有二,她今天若是开了这个头,之后只怕是自己会完全的堕落下去呀!

这是不可想象的!

“我,我还是换回去吧……”屈子晨再次说道,但皇甫鸿轩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提议。

“不行。”

“为什么?”

“时间不够了,距离起飞时间只剩下一个半小时,我们该走了。”皇甫鸿轩指着手机上的时间,面色有些凝重。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