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族长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5/11 0:07:54 字数:3047

“屈姑娘,一直没有自我介绍真的很抱歉,鄙人皇甫明,这是内人蔡颖,不介意的话,之后请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皇甫鸿轩的父亲将屈子晨的行李安置好后说道。

屈子晨点了点头,又说道:“明叔,蔡姨,没事的,其实我对这事情不是很介意的,就没必要去找你们族长了吧?”

“唉,你这孩子,你的眼神我都看到了,”蔡颖叹气道,“你其实也恨鸿轩那件事做得不厚道的,对吧?”

啊?自己的眼神?屈子晨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眼角,自己确实是对皇甫鸿轩心存芥蒂,可是有这么明显的吗?

从皇甫鸿轩家里出来,皇甫明与蔡颖走在前面,皇甫鸿轩则与屈子晨跟在后面。

一个阴影笼罩在屈子晨的头上,是皇甫鸿轩为屈子晨买的那把阳伞,但这阳伞并不在屈子晨的手中,而是被皇甫鸿轩拿着,为屈子晨遮挡着那强烈的阳光。

这也是他父母的要求。

屈子晨也不得不承认,皇甫鸿轩给她准备的这个衣服是挺好的,即便是在这样的初夏,都能完全挡住从旁边而来的阳光。

见到皇甫明与蔡颖走在前面隔了一点距离,屈子晨便压低了声音,悄悄地与皇甫鸿轩问道:“疼吗?”

“嗯。”

“和你说实话,其实在你挨巴掌的时候,我其实是觉得有那么一丝快意的。”屈子晨说道。

皇甫鸿轩则是露出苦笑:“这毕竟是我的责任,是我愧对你,你对我进行报复都是应该的,而我将绝无二话。”

高高肿起的脸,让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走样了,在屈子晨听来,显得有些滑稽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了,为什么我会不愿意报复你呢?”屈子晨开口,声音里却带着迷茫,“我软弱了吗?是因为我变成女性了?。”

她缓缓地走着,高跟鞋在地面敲击出清脆的“咔哒”声,但这脚步的节奏却如屈子晨的内心一般,有些飘忽不定。

而皇甫鸿轩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紧紧跟随着屈子晨的脚步,尽力让阳伞遮住屈子晨。

这一转,又回到了皇甫家族的办公区域。

而去家法堂进行处罚之前,还得先去见一趟族长,商谈补偿的事宜,尽管屈子晨她并不想要这个,但这程序还得走一趟。

皇甫家族长的办公室在这边的办公大楼之中,位于三楼中间的位置。

而在这下午的时间,屈子晨与皇甫鸿轩和他的父母便走入了这栋办公大楼里。

虽然有很多的人看见这一行人的组合很是奇怪,但是他们也并没有多看上两眼,毕竟他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话说那个被打肿了脸的男人是谁啊?似乎是有点眼熟的样子。

这族长的办公室并没有与其他的办公室有些什么不同,只是略大一些,外面的牌子上写着“族长办公室”五个字。

推门而入,屈子晨跟着便看到这统领皇甫一族的族长:一个站在窗口前,须发皆白的老人。

看起来是要比皇甫鸿轩的父亲都还矮上一点,但即便如此,这位老爷子也比寻常的人要更加的壮实,可以看到老人家双手手臂上是满满的肌肉线条。

他有着比皇甫明更加强大气势与气场,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很敢说话的样子。

皇甫明犹豫一下,还是率先开口,打破这办公室里的沉寂道:“老……爹,我和阿颖带鸿轩过来了。”

嗯?老爹?皇甫家的族长?那这样的话,皇甫鸿轩不就是皇甫家的大少爷吗?

等会儿,之前进来的时候,好像那个保安便已经叫过他“皇甫少爷”了……屈子晨脑中思绪纷繁。

“我知道,”那老人出声道,转过身来,目光却投向屈子晨,微微一点头,“初次见面,请问是屈姑娘是吧?”

“您好,是的。”屈子晨点头还礼。

“老夫皇甫休,休息的休,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老人脸上很是怅然的模样,随后走到了屈子晨的面前,很是郑重地弯下身来:“这件事情是皇甫家族的不是,不论什么补偿,只要是在皇甫家族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那一定会做出补偿的。”

啊这?屈子晨呆住了,她本来还有猜测皇甫鸿轩的父母只是做个样子的,但是连这一族之长见到自己都如此,难道这皇甫家一直都是如此的吗?

“呃,这补偿真的不用了,老先生,真的。”屈子晨连忙摆手道,见到对方家族都是如此的态度,老实说,她对于皇甫鸿轩的气,已经是消了大半了。

“这是皇甫家一直以来的规矩,”皇甫休摇摇头,对着旁边的沙发上做出“请”的手势,“我们绝不会逃避任何一个由皇甫家的族人造成的问题,即便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结果。”

大家都围坐在了茶几旁的沙发上,只有皇甫鸿轩仍然站着,在这办公室中为在座的端茶倒水。

鸿轩……屈子晨看着他此时的样子,心情很是复杂。

“皇甫家从古至今,每一代都是如此,不回避我们的问题,也不逃避我们的责任,”皇甫休看得出屈子晨眼中的疑惑,为她解答道,“虽然偶尔也会遇到差点让家族破灭的情况,可这是皇甫家的立足根本,绝不能改变的。”

原来如此,屈子晨不禁肃然起敬,这样的作风,简直就是道德的模范与标杆。

即便有些地方是刻板到令人难以忍受的,但是这也绝对值得任何人的尊敬,值得成为任何人的标榜。

“呵呵呵……毕竟皇甫家也是天舟帝国地区的退魔会最高议事团的成员。”皇甫休微笑着,将一张卡片推到了屈子晨面前,

“如果作为领导者的我们都不能约束自己的话,那跟随着我们的人,又会怎么样呢?那维护异人与人类之间和平共处的退魔会,又将如何呢?”

“明白了,”屈子晨吐出一口气,却也没有问茶几上的那张卡片是什么用途的,而是直接地退了回去,“您带领的皇甫家族确实令人敬佩,但是这个补偿,真的不必了。”

来回推了两次,皇甫休也看得到屈子晨的执拗,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这皇甫家便欠着吧,以后无论屈姑娘什么时候有需要,皇甫家便什么时候补上吧。”

“那么接下来,就要聊聊你的事情了,”皇甫休转过身看着皇甫鸿轩,“唔……我记得你的报告书上说,你是为了保护退魔会的普通员工不受那些异人的暗中偷袭,于是以屈姑娘为诱饵,设局使那些异人来袭击退魔会,并全部抓获是吧?”

“是的。”皇甫鸿轩低头承认。

“保护一般人不因为其他人的贪念而受到袭击,这点无可厚非,可你弄错了一件事。”皇甫休说道,目光锐利如剑一样,看得皇甫鸿轩如一个小孩子一般不安。

“保护别人,却是不能以牺牲无辜者的生命为前提的,就像你在道岔的位置面临电车选择一样,你要做的不是去扳道岔,而应该是去停下电车,皇甫家从来没有教过你牺牲其他人的这种做法。”

“你在退魔会的下属,本来就是站在与违法的异人对抗的第一线,如同警察对付普通的犯罪分子一样。可你却以一个无辜者的生命安全为代价,去阻止自己的属下受害,哪怕这个无辜者最终没有收到伤害。”

“鸿轩,你这是自私。”

几句话,深深地扎进皇甫鸿轩的心窝里,虽然他早有想过这样这问题,但他的脸还是变得煞白,身形摇摇晃晃的。

蔡颖与皇甫明一旁看着皇甫鸿轩此时的样子,也是有些心疼起来,只是儿子毕竟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他的自作自受。

一旁看着,屈子晨算是有些明白皇甫鸿轩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了。

自小生活在这样的家族之中,受着这样的教育,又怎么会不变成一个正直的人呢?

虽然说他做了这样的错事,但是屈子晨此时却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的介怀了。

前提是他真的悔改了。

“我记得,你回来是要去最高议事团接受调查的对吧?”皇甫休问道,皇甫鸿轩则是无言地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就要往后推迟四天,”皇甫休说道,“老夫也是最高议事团的成员,此事我会和其他人去说的。”

皇甫明当时就吃了一惊,站起来说道:“爹……”

“坐下。”皇甫休一眼瞪过去,皇甫明便不敢说话了,而蔡颖在一旁面色也是煞白的,但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动。

屈子晨并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她感到一种不妙的感觉,大约会有什么严厉的惩罚要降临在皇甫鸿轩的身上似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请问,皇甫鸿轩他……是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呢?”

“家法堂的执法,并不会听老夫这个族长的意见的,但老夫对皇甫家的族规还是比较清楚的。按着族法,皇甫鸿轩要接受鞭刑二十次,三天之内禁止吃再生药。”皇甫休对着屈子晨说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