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上坟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5/27 23:57:53 字数:2687

相信我?

皇甫鸿轩听到屈梓晨这么说的时候,说实话,那一瞬间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受人信任会感到喜悦这种事,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仔细思考之下,屈梓晨的这句话,却彻底的显现出与她平时不同的那种割裂感来。

太突兀了,根本就不是她的性格,平日里再如何大条的屈梓晨,也不会像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开心了一瞬间,皇甫鸿轩还是下意识地看向屈梓晨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皇甫鸿轩则更能通过这扇窗口洞察对方的人心。

屈梓晨的眼中有什么呢?慌乱,以及害怕。

那双惹人怜爱的水汪汪的魅眼,如今失去了光彩。没有了平日里的大大咧咧,转而充斥着迷茫,畏惧,还有不知所措,整个人显得十分无助,却硬顶着那落寞,倔强着在他面前强打起精神。

不用去问,皇甫鸿轩就知道为什么。

屈梓晨回到这家乡,自然是有着诸多的回忆,而这样的回忆,对于才失去家人没几年,又变得一无所有的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痛苦与折磨。

而今天开始调查她的身世,屈梓晨又开始畏惧起查明的真相对于她身世认知的颠覆,一下午的毫无进展又让她有点心烦意乱起来。

更有的,就是她对于未来的迷茫,如果自己只是意外被人变成血族的,自己应该是如何?如果自己是天生的血族,那又该如何?

如此之多的繁杂想法堆积在屈梓晨的头脑之中,令她痛苦,令她挣扎,让她有些害怕起来,害怕去面对未来。

而在皇甫鸿轩这个知晓她曾经身份的人的面前,屈梓晨不敢去表露这样的想法,她觉得这样是有损她曾经的男性尊严的行为。

在无数种思绪的交织下,她下意识的表现出现在的样子,或许也算是一种别扭的自我保护吧。

但是皇甫鸿轩并不知道如何地去安慰她。

他只能叹了口气,默默地看着她,以念力延伸出去,在屈梓晨的头顶摸了摸。

“哇!”屈梓晨顿时一惊,从床上蹦起来,就像只受惊的猫一样,“你干嘛?”

“没什么,”皇甫鸿轩说道,随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的沙发座椅上坐下,透过玻璃窗,凝望着窗外的景色,“这里的风景挺好的,我还从来没有来这边玩过。”

屈梓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听得他这么说,也只是点头应道:“你要想逛逛的话,我可以带你在这边玩玩。”

“那挺好,”皇甫鸿轩温和地笑了,“不过我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我们得尽快把正事给弄完。”

他想了一下:“这样,明天我们分头行动,公安和退魔会那边的情报档案我去调查,你去查你以前的亲戚家属,或者你父母与养父的朋友,怎么样?”

“行。”

“那就这样定了。”皇甫鸿轩便从沙发上起身,在屈梓晨疑惑的目光之中,拿起自己的行李包,向着门口方向走去。

“你去哪儿?”屈梓晨奇怪地问道。

皇甫鸿轩指了指在门口方向的卫生间对屈梓晨晃了晃:“洗澡,你等下也早点休息吧。”

不是他不想另外去找个地方开房间休息,只是皇甫鸿轩认为,以目前屈梓晨的精神状况来看,这样的行为有可能会伤害到她,倒不如合着睡一间房得了,反正之前她也还有住在自己的家里。

一夜无话。

第二日的早晨,皇甫鸿轩便要再次前往退魔会去调查档案,而为了保险起见,皇甫鸿轩在屈梓晨的身上留下了自己的精神标记,避免突然的事件。

而屈梓晨则是在皇甫鸿轩的胳膊上吸上了一顿鲜血,擦了擦嘴巴之后,两人便就此分开,前往各自要去的地方。

今天的庐书市,下着蒙蒙的细雨,空气中很是湿润,远处的景色有些朦朦胧胧,正如屈梓晨此刻的心情一样。

她并没有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朋友,因为太过久远,间隔已经差不多有十几年的时间,别说是记得“屈子晨”这号人,只怕是连她的父母都不记得了。

而屈梓晨也并没有去找自己叔叔的家人朋友,虽然她还记得他们的联系方式,但此刻她有些迷茫与害怕。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去面对他们。

公交车的引擎轰轰作响,但车厢之中的人并不多,包括屈梓晨在内,便只有寥寥数个,都是大爷大妈,亦或是中年的妇女,他们手中或是拿着购物袋,或是拿着购物小拖车,看上去就像是去农贸市场准备采购的。

和屈梓晨的目的地并不是一个地方。

“叮咚————川海家居提醒您,西山公墓——到了。”

正发呆时,公交车的语音系统发出了提示,屈梓晨回过神来,这里便是她要来的地方了。

天上的云很厚,厚的就像是冬日里盖着的棉被被芯一样,却呈现出一种阴暗的灰色色调,让人心情不由得有些压抑。

下着的毛毛细雨微微的有些冷,就如同飘絮一样飘散在空中,又像是老宅里的蜘蛛网一样,将人层层的包裹起来。

屈梓晨收了伞,这样的雨并不大,没有必要浪费力气举着一把伞。

而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打伞。

“吁…………”屈梓晨长叹一气,在她的胸膛里,有着一股力量正在不断地冲击着自己的心脏,自己的脚步越是前进,这股力量越是鼓动得厉害。

在公墓管理处寄存了自己的伞,买了点香烛纸钱,屈梓晨便向着后山上的公墓而去。

离着自己叔叔的墓近了,屈梓晨这才反应过来,其实在自己胸口中冲击的力量,并不是别的,正是自己那无处安放的激动的心情。

简直就像是要冲破她的喉咙一样跳出来。

屈梓晨站定了脚步,她花了很大的功夫,这才将这份心情压制下去,深深地吸气,这才继续地前进。

雨水似乎有些大了起来,但她毫不在意,只是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浑身一抖,那些水珠便被她震颤着向外飞了出去。

她不由得哑然失笑:自己这是小狗吗?

去叔叔墓碑的路,屈梓晨记得很清楚,那天自己叔叔下葬那天,便是他抱着自己叔叔的骨灰罐,一步一步的随着送葬的队伍前行,也正是他,将自己叔叔的骨灰,亲手放进了那一个小小的坑中。

路不是很远,大约也就是五百米左右的距离,但这五百米对于屈梓晨来说,却仿佛是五百公里一样的远,走得很是困难的感觉。

叔叔,我来看你来了,屈梓晨在心中想着。

而当她终于站定在自己叔叔的墓碑前的时候,她却忽然的发现,之前预想着自己可能会流泪,可能会情绪爆发,也可能心情非常的沉重,这些都没有。

站在自己叔叔的墓前,屈梓晨只感受到无比的平静。

令人安心的宁静。

“叔,我来了,”屈梓晨轻声地说道,没有预想中的哽咽感,她此刻的心中一如她所感受到的气氛一样平静与安宁,“子晨回来看你了。”

她跪了下去,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这套裙子到底价值几何。

墓前整理得很干净,没有香烛纸钱遗留,但可以在一些细微的地方,看到有一些烟熏火燎的痕迹。

这大抵是叔叔的兄弟姐妹来上过坟,但管理员又给清理干净了。

屈梓晨忽然地怔住了,今年的清明节她错过了,那时的她,正好是因为变成了血族而陷入了苦恼之中,也没有办法过来上坟。

可即便能来,自己真的可以随着叔叔的家人一起过来吗?

她想起了以前叔叔曾经与家里发生过的争执,虽然争执的最后,是叔叔取得了胜利,但当时所争执的事情,便是要不要收养屈子晨。

自己真的能够面对叔叔的家人们吗?屈梓晨怀疑着。

跪在这湿漉漉的地上,屈梓晨轻轻抚摸着叔叔的墓碑,脑中一片的空白,香烛纸钱被她遗忘在了一边。

只是突然之间,一个声音响起在她的身后:

“孩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