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叔叔的遗物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6/1 23:57:32 字数:3278

本来皇甫鸿轩还觉得是不是自己多疑了,两个帮派的冲突其实很多,只不过那一次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并导致人员伤亡,这才记入退魔会的档案之中。

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确实是正确的,屈梓晨的叔叔确实是被有预谋杀害的。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则是源于庆伯市的影魔家族,墨家,对于屈梓晨的力量的垂涎。

提前安插内鬼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针对的,却是那传说中的血族,这很不正常,除非他们早有知晓有血族的存在。

这么一想,皇甫鸿轩便有理由怀疑,屈梓晨的亲生父母与她叔叔,是和血族有着什么关联的。

而这样的一次攻击,这样的一次警告,证实了在这背后,有着一个无形的黑手在操纵着这一切。

看来屈梓晨想要揭开她的身世的秘密,有很多的麻烦啊,皇甫鸿轩如此地想着,心底泛起一丝的心疼。

也不知道屈梓晨这血族血脉究竟是怎样一回事,更不知道屈梓晨将来面对她自己的身世的时候,能否接受?

皇甫鸿轩将这根弩箭从墙上拽了下来,连带着扯掉了一片的砖石 。

箭是一根精钢弩箭,从长度来看,发射的器具应该是用弩而不是弓来发射。

不止箭头是精钢铸造,连箭杆也是精钢芯,外面裹着一层其他的轻质材料,整根箭矢约有一斤多的重量,十分可怕。

如果是射中了人体的话,就会直接被穿出一个大血洞,即便是异人,也会受伤不轻。

这样的箭矢,要发射的话,对弩力量的要求就很高了,哪怕是异人来拉动这样的弩,都要费很大一番功夫。

弩箭箭头是专门的破甲箭头,十分的尖锐,插入墙体的方向,是从斜上方往下的,插入墙体的深度,则是有十来厘米。

皇甫鸿轩便扭头往箭头飞来的方向望去,隔着马路,是一片的老住宅小区,攻击自己的那人,大约就是在这种几层楼高的老式红砖房上瞄准的自己。

没必要去追踪纠缠,皇甫鸿轩只是拿着这弩箭自顾自地走了,那边的老旧小区环境复杂,自己又人生地不熟,没必要在这种地方追逐浪费时间。

更何况,自己从退魔会一出来就有人对自己发起攻击,看来这边的退魔会里,也并不怎么干净,说不得连那公安之中,都被那些异人家族渗透了。

唔,看来这次的行动,可能会有些坎坷了,皇甫鸿轩想着,原本还想先去公安那边查一下档案的,看来要稍微延迟一下了。

…………

……

屈梓晨坐在江边的长椅上,同自己的大伯诉说着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经历,这样的经历,让黄清源不由得扼腕叹息:自己的侄子……不,侄女,这段时间真的受苦了。

被血脉污染了不说,还变成了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困难他怎样也想像不到。

又是被一些异人家族给盯上,又是因为自卫杀人而被羁押,更是碰上有袭击的歹人,屈梓晨这几个月来的波澜,比一般人一辈子遭遇的事情都还要多了。

而她还只是坚强地一个人撑着,甚至还走到了现在。

黄清源一边叹息着,一边伸手轻抚着屈梓晨的头顶,他这样的普通人怎么样也无法帮到她太多,只能在背后予以无声的支持了。

“其实这次回来庐书市……我是为了叔叔留下的那些东西来的,”屈梓晨犹豫着说道,“大伯,你还留有我叔叔留下来的那些东西吗?”

“嗯,有,都还在,”黄清源大约是弄错了屈梓晨的意思,“你要想要,都可以拿走,但是正本的房子,就没有办法了。”

他摇了摇头,弟弟的房子在他离去以后,紧跟着就拆迁了,而无论是拆迁款还是房子,他都没有拿到一分钱。

“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想要叔留下的那些财产,我是说,叔叔他有没有留下一些什么其他的东西?”屈梓晨赶忙解释道。

“其他的东西?”黄清源有些奇怪,但想了想,他还是说道,“要不你去伯伯家里去看看?你叔留下的那些东西都还堆在你堂哥的房间里,到现在都还没有清完。”

“嗯。”

“也让你的伯妈看看你,这段时间她老念叨你了。”

“嗯。”

大伯家并不算远,过了泰昌桥再走两百米的距离便到了,这也是为什么大伯会在这个地方吃早餐的缘故。

屈梓晨一路上还有些担心,自己的伯妈会不会对自己感到膈应,但是当来到大伯家里,见到伯妈的时候,屈梓晨便被伯妈泪流满面地一把抱住了:

“子晨啊——!我的子晨啊——!”

她便再也没有忍住,抱着自己的伯妈大声地哭了出来,将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委屈、难受与一切愤懑,统统地宣泄了出去。

睹物尚且思人,更何况是自己小叔子的养子,大伯一家本就与屈梓晨的叔叔关系亲密,在她叔叔离去之后,大伯一家便将对黄正本的一切感情,寄托在了屈梓晨的身上。

屈梓晨变身后的那段时间,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更是叫她伯妈寝食难安,得知屈梓晨一切安好的时候,大伯一家别提有多高兴了,屈梓晨变成什么样,他们也都不在乎了。

虽然屈梓晨在这段时间并没有联系他们,但一想到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女孩子,又被血脉污染成为了一个异人,他们便也释怀了。

“好孩子,不哭啊,”伯妈轻抚着屈梓晨的头,“伯妈在这呢,你这算是回家了。”

“嗯。”屈梓晨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在与自己的伯妈哭过一通之后,她的心情也是突然间的好了很多。

就像是一场急风暴雨之后的晴天一样,屈梓晨的心中有种一碧如洗的感觉。

仍旧是如同对大伯说的一样,屈梓晨将自己的经历再一次的与伯妈讲述了一遍,听得伯妈是止不住的连连流泪。

“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伯妈轻轻拥着屈梓晨那娇嫩的身躯。

屈梓晨却没有再跟着自己的伯妈流泪了,她此刻的内心已经完全的平静了下来,对着伯妈说出了自己回来的真实想法:“伯妈,我想看看我叔留下来的那些东西。”

“嗯,东西全都在这里,”伯妈点头,把脸上留下的泪擦干,带着屈梓晨来到了她堂哥的房间里,“你堂哥现在在外面工作,都不怎么回来,所以你叔的东西都放在这里了。”

房间里的东西很多,但并不凌乱,全都摆放的井井有条。

除了叔叔的那些家具和衣服都被丢了以外,剩下的物品便都放在了她堂哥的房间之中,屈梓晨便想在这里面看看,会不会有些什么线索,是有关于她的身世的。

当初叔叔去世的时候,她便和自己的大伯伯妈一起整理了自己叔叔的遗物,只是那时自己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其他的地方。

若是现在自己这完整的血族血脉,不知道能否感应到点什么呢?

屈梓晨细细地翻找着,以自己的精神将这些物品一个个的探查过去,而她的大伯和伯妈便在旁边有些担心地看着。

这个……不是……

这个……没有……

翻找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屈梓晨可以说是一无所获,除了叔叔在一只笔筒里留下来的几百块钱以外,便再无其他的收获了。

剩下的物品就只有几个看起来并不能藏东西的小玩意儿,自己的想法真的是正确的吗?屈梓晨不禁开始怀疑起来。

她从地上站起身来,转身看向身后,自己的伯妈与大伯也在帮着自己在检查这那些物品,但即便那些东西拆了一地,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屈梓晨叹了口气,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甚至还要用手拧来上发条的纯机械老式闹钟,可这玩意儿又能藏得了什么东西呢?

她感到很是怀念,因为这个闹钟,以前叔叔还在的时候,这玩意儿就摆在他的桌子上,虽然也没有见叔叔用过这个闹钟,但这玩意儿一直伴随着她长大。

微微地闭上眼,屈梓晨的精神力往里一探查,内部的构造便在她的脑海之中一览无余,只有那些纯粹的齿轮一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别的。

看来真的再没有别的东西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对的,但是自己叔叔的遗物之中,终归还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啊。

很是遗憾,屈梓晨将闹钟放在了旁边,随后和大伯与伯妈一起,再次的收拾起了自己叔叔的那堆遗物。

虽然都是一堆的破烂玩意儿,但大伯他们并不舍得丢弃去,这些东西放在家里,也不是特别占地方,看见的时候,总归是一个念想。

“子晨,中午在家里吃饭吗?”伯妈问道,自己的侄……女儿好不容易的回来了,当然很是高兴,热情的想让她在家里吃顿饭。

屈梓晨也很希望这么做,但是此时,并不太合适,确认自己身世的事情还没弄完,而且自己还是一个被其他异人家族盯上的血族,无论如何,还是先不要给大伯家里添麻烦了吧。

“不了,伯妈,”屈梓晨咬了咬嘴唇,还是拒绝道,“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弄完,等我把我的事情解决了,再来伯妈这里吃饭吧?”

那还能说什么呢?大伯与伯妈对视了一眼,屈梓晨失联数月回来,此刻她已经变成了他们完全看不懂的样子,自己一家便不能再如往常一样,帮着自己的侄……女儿了。

不舍地道了别,屈梓晨便离开了自己大伯的家,临行时,她带上了那个小小的闹钟。

既然自己的大伯一家都留有叔叔的东西,那自己也拿一个做念想吧,她如此的想着。

“叮咚。”

手机响了,屈梓晨将手机掏出,随意的看了一眼,只是上面的信息却令她勃然色变。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