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灵将邀约

作者:土豆熟了 更新时间:2022/4/4 0:58:00 字数:2145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谁让你抢我鬼丹来着,望着医护人员远去的背影,方楚决定把丹药的事瞒了。

上个厕所撒泡尿,然后去看看黑子如何了,方楚心底一边盘算,脚步一边朝着厕所迈去。

他吹着口哨,手扶着呲水枪,对着池子肆意挥洒。

一只癞蛤蟆从角落里跳了出来,就趴在方楚旁边,两只鼓鼓的眼睛盯着方楚。

嗯?蛤蟆?

这只蛤蟆引起了方楚的童趣,他立刻调转了呲水枪的准星,对准那只蛤蟆欢乐的洒起水来。

一边洒水一边念着小时候学的童谣:“蛤蟆蛤蟆跳搭搭,东洋大海有他家。闲来无事叫嘎嘎,不叫爸爸叫妈妈。”

从厕所出来的方楚没注意到那只蛤蟆从地上一跃而起,从厕所的窗户跳了出去。新婚夫妇洞房里,铁柱姑娘总算是起床了。

她轻轻的拍了拍小杨哥的后背,温柔而又体贴,与昨日的疯狂判若两人。

即便是这样,小杨哥也不接受,都不愿意扭头看她一眼。

“你在床上呆着,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铁柱姑娘还是很有当媳妇的觉悟的,说完之后,她就穿衣出门了。

小杨哥眼眶通红,双目布满了血丝,还有泪水在打转,他蜷缩着身子,双手紧抓被褥,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回想起昨夜所受的屈辱,让他想要投河自尽的心都有了。

确定铁柱从房间里出去之后,他吃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费尽吃奶的力气才从地上的衣服里翻出了手机。

他颤抖着手拨通了灵将大人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就哭了。

足足有半分钟之后,哭够了,他才开始说道:“灵将大人,你一定要救救我,这帮人是疯的,精神病啊,太不是人了,他们逼我娶媳妇儿,娶很丑很丑的媳妇儿,您都不知道我昨夜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一定要……。”

“我在开会,一会说。”

哪哪哪哪!

电话被挂掉了,小杨哥酝酿好的情绪,突然一下被中断了,无处释放,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委屈了。

灵将大人该不会是嫌我脏了吧,不要我了吧!

小杨哥脑补了一番被灵将抛弃的大戏,更委屈了,哇哇的就哭了起来,一点也不害臊。

也许是哭的累了,小杨哥沉沉的睡去了。

方楚找到黑子的时候,黑子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痩弱模样。

看到方楚之后,黑子就立刻迎了上来,同时手里还拎着一只癞蛤蟆。

方楚看着那蛤蟆,总觉得有些眼熟,妈的,这不是刚才我尿的那一只吗?方楚内心惊呼,同时伸出手掌示意黑子停下。

“再往前一步,我会打死你的。”方楚道。

黑子笑嘻嘻的说道:“好东西,这小玩意都有灵性了,大补。”

“补你大爷,要补你自己补。”方楚没好气的说道。

黑子看了看蛤蟆,又看了看方楚那嫌弃的眼神,最终将蛤蟆丟向了远处,他还是很聪明,主人那么嫌弃那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蛤蟆落地之后,一跃三四米,很快便消失在了树林里面。

黑子惊呼道:“快看,快看,那蛤蟆马上要成精了,跳那么远。”

方楚懒得看。

医护室内,田院长像个残废一样躺在床上。

电视机里播放着蔓角新闻:本市企业昂立集团于昨日上市成功,董事长陈昂先生发表了惊人言论:我是一名赌徒。

田院长眼睛都看直了,昨日他还忧心忡忡担心企业要完蛋,现在就上市了?

方楚这个精神病真的是太靠谱了,方大师当之无愧,这是个人才啊,一定要把他的才能发扬光大才行,田院长心里琢磨着。

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了,田院长尝试着从医护室里走了出来。

平稳着陆,没有因为左脚絆右脚而摔倒,没有被门挤到,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倒霉事发生。

田院长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总算是不用在提心吊胆了,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慢慢的随意起来。

“都给我去死!”

“眶”

一声巨响,铁柱姑娘的病房,连窗户带墙壁全都破裂了。

田院长吓的一下窜出去老远,紧接着就看到二楼病房的窗户被崩的粉碎,一个赤条男子蹲坐在窗户上面。

那不是韩铁柱的房间么?怎么变成男人了?

田院长心底纳闷,他哪里知道方楚昨天造的孽。

而院子里面,方楚正与黑子两人探讨这对石獅的公母,突然就听到了巨响,抬头看了过去,怨气滔天,方楚情不自禁的说道:“乖乖,这是变身了啊。”

“方楚,黑皮,出来受死!”小杨哥宛若疯魔,眼睛闪烁着邪异的红光。

极度的压抑委屈,让小杨哥心里产生了巨大无比的怨念,他不知道这些怨念一直在滋养着他体内的一颗魔种。

一旦怨念足够强大,那魔种自然而然的就会占据他的身体。

小杨哥不知道这魔种是他的好领导灵将给他种下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体内有魔种。

黑子跃跃欲试,昨日他刚刚看了一个藏獒单挑獅子的视频,现在的他虽然没有猛鬼丹的加持,但也坚信自己是条好狗。

“古有藏獒单挑獅子,今有我黑子单挑大魔头。”黑子振振有词,拉了一把要上前的方楚道:“主人,你且看着。”

好现象,有进步,黑子都知道主动替主人排忧解难了。

终究是长大了,方楚很欣慰。

“新郎官,这儿来。”方楚很热情的跟蹲在二楼的小杨哥打了个招呼。

院长急的都要吐血了,看这苗头,这应该是方楚惹来的脏东西了。

“方楚,你趁我不在干了什么!”田院长问道。

“我一个院长做点什么,还要趁你不在?”方楚嫌弃的推了田院长一把道:“破头烂蛋的包那么严实,赶紧边呆着去。”

破头烂蛋?院长气的咬牙切齿。

刚想要跟方楚掰扯掰扯,就感觉巨大的压力从身后传来。

扭头一看,那个赤条条的男人从二楼一跃而出,竟然窜至了他们这边。

“这是入魔了啊。”方楚笃定的说道。

“什么魔?等我拆了他,要他的骨头熬一锅老汤。”黑子不屑的说道。

黑子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看了一夜的动物世界,说起话来更像是一个兽王了呢。

小杨哥应该叫大杨哥了,他的身躯比之前长了许多,但还是精痩精痩的,并没有像黑子吃完鬼丹那样夸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