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坟圈子炸了

作者:土豆熟了 更新时间:2022/5/23 11:36:06 字数:3273

袁冰忽然觉得父亲的样子好心酸,这才几天,他的鬓边都白了。

“爸,我,我,我就算同意,方楚也不会同意的。”袁冰的声音在此时小的连蚊子哼哼都不如。

她的骄傲在方楚面前从来都是一文不值。

说着说着,她哭的更厉害了。

对于女人,方楚一直以来是没什么概念的。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姑娘那么委屈,方楚的心弦像是被什么东西拨动了一下。

心绪百转之后,方楚确定了那是自责,是愧疚。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怎么才能将她逗笑,怎么才能让她开心。

于是,方楚脱口而出道:“谁说我不同意了,不就结个婚嘛,多大点事,别哭大年初一。

九宫别墅区内此时已被各路长枪短炮的记者们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昨夜。

袁家连夜放出消息,他的女儿袁冰要与蔓角昂利集团董事长订婚。

魔都的媒体炸了。

周边城市以及京城各大家族也都连夜向魔都赶来。

因为时间太过仓促。

很多人来的路上就在心里骂开了:大比才刚结束,这狗啃的袁子丹倒是下手够快的。

卖女儿的速度简直一绝。

作为当事人,方楚此时已经穿上了黑色的礼服,而袁冰也换上了一席华丽的婚纱。

她的眼眶还很红,显然昨夜休息的不是太好。

“楚哥,你真的要娶我?”

她站在方楚身边小声问道。

“娶了,不过我先声明啊,你自己带说明书过来啊。”方楚一本正经的说道。袁冰羞的小脸通红,忍不住拿小拳头砸了方楚的肩头几下。

在外人看来,这更像是小两口在拌嘴。

“娘们儿,你还是笑起来好看,以后不许哭了啊。”方楚看着袁冰的模样,肯定的说道。

袁冰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甜的。

她很自然的就挽住了方楚的胳膊,两人在交响乐的祝福中缓缓向着人群走去。

就在方楚跟袁冰接受众人的祝福的时候。

一个鬼影出现在了大门外。

在别墅灯光群的照射下,那个鬼影异常显眼。

滥褛的衣衫上满是泥土,根本分辨不出那些耷拉着的碎片是衣裳还是烂肉。从他出现在门口的第一秒钟,方楚就已经注意到了。

“老邻居,你好惬意啊。”

一个仿佛来自地狱一样阴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压过了所有的乐器声响。

仿若穿透耳膜直击在人的心口。

别墅内的所有人都在寻找这个声音的源头。

有人看到门口站着的鬼影,尖叫出声:“鬼啊!”

随着尖叫声传出,慌乱成了别墅区的主旋律。

人们开始慌不择路的逃窜开来。

袁冰下意识的抓紧了方楚的手掌。

一个声音从方楚跟袁冰的身后传来:“敢在我袁家撒野,问过我手中的唐刀了吗!”

话音落毕,袁子丹已然是挥舞着唐刀向鬼影劈了过去。

那鬼影一动未动。

像是个木桩一样,站在那里。

寒芒闪烁的唐刀自他的头顶劈下。

鬼影甚至都没发出什么哀嚎,直接就被一刀两片了。

骨架倒塌在地,化为一地的零碎。

袁子丹收刀,向着慌乱的人群喊话道:“大家不用怕,一只野鬼而已。”众人看这鬼被袁子丹一刀了结了。

纷纷松了一口气。

忽然间。

“老邻居,你应该请我喝杯喜酒的。”

那个地狱一样的声音再次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袁子丹脸色惨白,惨白的。

他想转身去迎战。

可背后传来的那种压迫力让他根本不能移动分毫。

那种要命的压迫力太可怕了,袁子丹眼含不舍的看向袁冰。

这样强大的鬼物,想要杀死他,简直易如反掌。

袁子丹甚至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良久之后,袁子丹发现自己身后的压迫感消失了。

那鬼物并没有杀他。

抬头看去,才发现到那鬼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越过了他。

直接朝着方楚与寒冰的方向去了。

如果这鬼物是带着敌意来的,方楚早就上去拍他了。

他这一路走来,没有伤害任何人类。

哪怕是他现在朝着方楚走去,方楚也能感受到那家伙身上没有任何的敌意。甚至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等他离得近了,方楚才感受到那是纯阳之力!

这个鬼物的身上有非常非常微弱的纯阳之力在游走。

卧槽!

这是同门师兄弟么?

方楚在心里瞬间补了一出宗门的恩怨情仇大戏。

“老邻居,你应该请我喝杯喜酒的。”

那声音宛若执念一样,再次响起了同样的话。

方将袁冰挡在身后,拿着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道:“你在跟我说话?”

鬼物没说话,而是将手伸进他的胸口摸出了一块玉牌甩给了方楚。

方楚伸手就把玉牌抓在了手中。

体内的纯阳之力与那玉牌瞬间产生了共鸣。

玉牌嗡嗡响,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好亲切的感觉,方楚都懵了。

待到玉牌上的光散尽,方楚发现玉牌上有字。

“掌门之印”

方楚小声的念了出来。

“咳咳,看反面。”

鬼物轻咳了两声,他觉得这个老邻居有些蠢。

方楚按照鬼物说的话,看了一下反面。

“卧槽!写我名字了。”

袁冰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真就写了方楚的名字。

这玉牌或许就是方楚的身份象征吧!

他是掌门吗?

哪门哪派的?

为什么精神出现了问题?

袁冰脑子里一下冒出了很多很多疑惑。

其实方楚自己也懵逼状态中!

他只觉得这玉牌亲切,但是脑海里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还有这个破烂一样的鬼物,明显是具尸体来着。

“老邻居,你是不是得请我喝杯喜酒。”

鬼物的声音再次传来。

方楚瞥了他一眼道:“你喝个屁的酒,你看看你有地儿盛吗!浑身都是窟窿,哪儿爬出来的啊。”

那鬼物居然真的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在地下埋的时间太久了,都腐烂了。”鬼物有些感慨的说道。

方楚瞪着眼睛问道:“地下?难道是哪个坟圈子炸了?把你崩出来了?”

如果鬼物那张腐烂的脸上可以有表情的话,此时一定是很愤怒的,且他的眼神一定也是带着鄙视的。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你的坟圈子炸了,把我崩出来的。”

好在别墅内的宾客都散去了,否则听到这鬼物的话,他们一定会疯的。

“卧槽,老子好好跟你说话,你居然咒我。”

方楚撸起袖子要打鬼物。

往前走了一步,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腐烂味。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仰头喊道:“黑子!赏你了,吃了这鬼物大补。”

黑子飞快的出现在了方楚身边,然后打量着鬼物,认真的跟方楚回话道:“主人,我不吃腐肉!”

“老邻居,你是关上门来弄舅妈!你不讲究啊。”鬼物伸出枯枝一样的手臂指着方楚骂道。

这?这TM还一套一套的。

方楚能惯着他也是怪了,所以他顾不上那股腐烂的臭味,抬脚就踢了过去。

一脚竟是将鬼物的头颅给踢飞出去。

“这鬼脑子不好使,活着的时候怕不是个神经病。”方楚笃定的跟袁冰说道。“它的头飞回来了。”袁冰指着方楚身后惊讶的说道。

方楚扭头看了一眼。

好家伙,那颗被他踢飞的头颅真的又重新回到了那鬼物的脖子上。

只是搞错了方向显得,那鬼物两只手放在头颅上缓缓的将反向头颅给扶正了。饶是见惯了大场面,方楚还是被这个诡异的动作弄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邻居,我是不会死的,因为我本就是个死人。”鬼物说道。

“我又不瞎,看得出来!你真的认识我?”方楚狐疑的看着鬼物。

那鬼物道:“不认识!但是你坟圈子炸的那天把我崩出来了。”

方楚想骂鬼。

袁子丹悄悄的跟他的闺女摆了摆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因为那个鬼物的实力太强了,劈两半都能复原!

而且刚才方楚把他的头都给踢飞了,还能复原!

简直离谱。

若是这鬼物跟方楚打起来,袁冰站在那里只会徒增方楚的压力。

再说了,万一方楚不敌,他也好带袁冰逃走啊。

袁冰没有理会老爹的手势,她站在方楚身边,死死的抱着方楚的胳膊。

其实她很好奇这个鬼物说的事情,虽然让人匪夷所思,但似乎是关乎着方楚的秘密。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方楚。

他的眼神也充满了疑惑。

显然是不能理解这个鬼物说的话。

“你来找我干嘛?报仇来了?”方楚问道。

那鬼物愣了半天,最后用它空洞的眼神看向了方楚道:“除了你,我谁都不认识!而且,是你把我崩出来的,我不找你找谁?”

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方楚差点就信了。

“你说话小心点啊,你是从坟圈子里崩出来的,老子可不是。”方楚气愤的说道。

“你不信的话,我带你去看看坟圈子。”那鬼物笃定的说道。

方楚立刻暗道晦气,厉声呵斥道:“滚,我今天订婚,你TM带我去看坟圈子。”随后他吩咐黑子道:“黑子,你给他挖个坑埋了,我看见他脑子都炸了。”

黑子得令,随后在花园里面找了一块软土层,双手开挖。

“我千里迢迢过来找你,你居然要埋我!几百年的邻居白做了啊。”鬼物气愤的说道。

他越说,方楚就越生气。

任谁被人说成是一个死人,估计都不会高兴了。

黑子的刨坑技术有些生疏了,但好在挖的足够快,足够宽敞。

“主人,坑挖好了。”

方楚看了一眼,随后他强行憋气上前去,运起纯阳之力想要把这鬼物制服。

纯阳之力刚刚触碰到那鬼物。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鬼物那骷髅脑袋上缓缓的生出了血肉。

可以看得出来,那是一个非常圆的秃脑袋,在灯光照射下,秃头非常光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