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废物试药

作者:土豆熟了 更新时间:2022/5/25 11:21:13 字数:3290

魔都别墅区。

得亏袁家的实力雄厚,否则的话昨日的订婚一定会沦为魔都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袁子丹在各大媒体强势发声:昨日的鬼物已经被袁家女婿方楚给当场斩杀。

其余的废话一句都没有!

这一波操作,除了将方楚是袁家女婿的身份拍板之外,还顺带展示了一波方楚的实力。

可谓是双丰收了。

作为当事人,方楚在袁家的待遇已经上升到了女婿的层面。

对此,方楚是非常享受的!

每个人见了他都会热情的跟他打招呼,这对于社交牛B症的他来说是非常舒服的。

前往梵蒂冈的时间还有两天,所以方楚有两天的闲暇时间。

如今他正摆弄着从狐妖那里得到的瓷瓶。

里面还有两颗胶囊,他对着东西可是记忆犹新。

这玩意可以让蛤蟆变成蛤蟆精。

人一闲下来就容易乱想,这不,方楚看着这胶囊就琢磨着人要是吃了会变成个啥?

人精么?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在脑海里怎么抛也抛不掉了。

黑子是狗妖,吃了肯定没啥用处。

袁冰是自己老婆,虽然不太会使用,但老婆算自己人啊!不能拿来做实验。

袁子丹?

方楚赶紧摇了摇头,那算岳父,也是自己人!

袁家的仆人们?

那些是普通人,要是吃死了不太好交代!

思来想去,就一个张成最最合适了。

于是方楚拿着胶囊就向正在与黑子探讨人间生活的张成走了过去。

“张成啊!给你个好东西尝尝。”方楚笑嘻嘻的说道。

张成本就是个人精,他看到方楚笑的太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方楚的手。

那是药丸吧!这个主人要干啥?

“主人,你是要杀我嘛,如果是的话,你一句话的事,根本就不用下药那么麻烦,我张成愿为你赴死……”

话都没说完,方楚就捏着张成的嘴巴,把药丸丟了进去。

“哪来那么多戏,就让你尝个药丸而已!”方楚不耐烦的说道。

张成眼角溢出了眼泪,什么鬼啊!这主人居然不吃这一套,我明明都说的那么可怜了,他还是不放过我。

咿?

不对劲!

这不是毒药啊。

张成感觉到自己体内气劲在汹涌疯涨。

圣战的时候,他只是山门里的外门弟子,甚至都没修炼出纯阳之力来。

也可以用俩字来概括他:废物!

他的气海是死的,根本就不能修炼。

所以他才极力的讨好方楚,想要在他身边做个跟班。

可现在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内劲汹涌澎湃。

大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压抑感。

张成仰天长啸了一声。

然后他猛的跺了一脚。

一条将近十公分的裂缝自他脚下产生。

像蛇行一样弯曲向前,直到别墅的大门外。

卧槽,这玩意吃完这么厉害的么?

方楚忽然有些心疼了,这是浪费了啊!

张成不可思议的看着脚下的裂缝,这是我做的?

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立刻就给方楚跪了。

“多谢主人赐我神药。”

如果把这家伙的胃扒开能把药取出来,方楚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他。

在他看来,有点暴殄天物了!

“主人你真的对我太好了!要不是你,我一定还是个废物,都不能修炼,现在我终于感受到了气海的存在了,我一定好好修炼……”

听到他这么说,方楚赶忙打断了他问道:“你说啥,你之前是个废物?”

张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那什么,主人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怕你知道我是废物之后会嫌弃我,所以才……”

“别说了,我怕你再说下去,我有想打死你的冲动。”方楚再次打断了张成的话。

其实方楚还是很欣慰的,他还以为张成本就是高手,吃了这颗胶囊,增加不了什么实力。

现在看来,胶囊没有浪费!

虽然心底有些不爽张成隐瞒他是废物的事实,但这家伙至少还跟自己承认了错误。

还剩下一颗胶囊了,方楚打算看看这个张成有没有啥后遗症。

没有的话,这胶囊回头给袁冰吃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楚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危险来自别墅大门外。

他抬头看了过去,空中浮着一人,门外也站了一群人,其中有方楚熟悉的林长安等人。

这些人气势汹汹,明显是来者不善。

尤其是浮在半空中的那名中年人。

他着一身道袍,袍子无风自动,凛凛作响。

“这房子不错,我要了。”

张成看到那人,立刻就跟方楚说道:“主人,就是这人把我从坟圈子里带出来的。”

“哦,那这是你恩人啊,你不上去给他磕一个?”方楚瞥了张成一眼。

人精一样的张成立刻就感受到了方楚眼底的那丝不快。

“主人,你且看我去如何收拾他。”张成拍着胸脯说道:“一切对主人不怀好意的人都是敌人!”

张成转身就要过去,方楚却一把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靠边站,你不是对手。”

方楚之所以这么肯定的认为张成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是因为方楚感受到了一股不亚于他体内纯阳之力的东西在那个人身上。

“老祖,就是这个方楚将我打成了重伤,还夺了我林家至宝。”

昨日在神仙沟里,林长安已经要咽气了。

是林宗谦到了林家之后,修复了他的筋脉。

所以此时他像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老头,场面非常滑稽。

“交出我林家至宝,自废修为,我可以饶你一命。”林宗谦高傲的看了方楚一眼。

会浮空呢!就是说话让人不爽啊,想他堂堂方楚,居然被人要求自废修为。

“有病去看病,别在这跟我装。”方楚抬着头看向林宗谦。

忽然觉得脖子有些累,他也立刻漂向了半空,比林宗谦要高出一个身位来。

就那样俯视着林宗谦。

看到这一幕,林宗谦并没有感到好奇。

他对于这个灵气复苏世界的认知还处在圣战前,那个时候会飞的人多了去了。

不差方楚一个。

“老夫林宗谦,如今重返人间,就拿你来祭天吧。”林宗谦冷声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方楚都要笑尿了,他捂着肚子笑道:“临终前?这名儿你爹死的时候给你起的吗?”

起量是一个人成熟的重要标志。

林宗谦显然是还不够成熟,听到方楚调侃他的名字,他立刻就愤怒了。

像是一头被抢了配偶的老黄牛一样。

“小子,我林宗谦从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林宗谦托着手掌。

一根类似戒尺一样的黑色武器出现在了他手中,戒尺上面还隐隐闪着金色的字样。

一看就不是俗物。

方楚意念一动,龙胆亮银枪便出现在了手中。

“报上名来!”林宗谦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这个时候林长安在他身边小声说道:“老祖,这个就是方楚啊!我跟你说过的。”

林宗谦低眉看了一眼林长安冷声道:“休要多嘴。”

场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一个年轻人训斥一个百岁老人的场面着实不多见。

“纳命来吧。”

林宗谦冷喝一声,随后一步踏出,下一秒钟人直接出现在了方楚面前。

那黑色戒尺犹如万重大山一样的气势在方楚头顶压下。

方楚大吃一惊,双手将长枪横在头顶,奋力顶去。

还好,还好!方楚暗道,不是很吃力。

林宗谦眉头一挑,他可是带着子孙后代来的,说了要拿方楚祭天,那自然是想要一击奏效的。

没想到全力一击居然被拦下了!

圣战的时候,他可是号称林家第一高手的,普天之下,没几个人能接下他全力一击的。

林宗谦看向方楚的眼神多了一丝恼怒。

而此时林长安已经目瞪口呆了,他能感受到空中两人对撞产生的那种巨大能量。

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在空中的话,这片别墅区怕是要沦为废墟了。

想想自己之前还跟他对战,现在觉得多少有点自不量力了。

也得亏方楚没下杀手啊。

以他那种层次的实力,杀死自己跟碾死蚂蚁有何区别?

“鬼东西!力气还挺大。”

方楚嘟囔了一句,随后加了一把劲儿在手上,将林宗谦的戒尺给顶了回去。

当戒尺被顶回去的那一刻,方楚的身形往前跟了一个身位,手中的长枪直指林宗谦的下三路,随后猛然向上挑去。

招式之间的衔接一气呵成,没有半分生疏。

根本不像是初次用枪的新手。

林宗谦不慌不忙的招架着方楚的进攻。

当他的黑色戒尺与方楚的枪尖接触之时。

双手被震的发麻!

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的虎口已经裂开了。

血水从他的虎口不停的向戒尺上面流去。

挡下方楚这一枪,他立刻向后窜了几米远。

他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对手!

年龄二十出头,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他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难道是世界变了,天才遍地都是了?

林宗谦心里没把握了。

但这是他重新活过来的第一战,不能就这样怂了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满是星星的夜空之上,很快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闪电。

如同金蛇乱舞一样,在空中不停的闪烁。

熟悉的场景让方楚内心狂喜!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在硬抗了一道天雷之后,体内的纯阳之力壮大了一倍有这玩意对他的身体有着莫大的好处。

当然,他也深深记得那个高手被天雷劈的灰飞烟灭。

或许这事带着一定的危险性。

可作为一个精神病患者,危险性从来都不是方楚考虑的第一要素。

望着聚集而来密密麻麻的雷电,林宗谦脸色变的惨白。

这是劫云,圣战之前人类的修为到达巅峰临界点就会迎来天劫。

作为参加圣战的人类,他非常清楚这天劫是意味着什么。

这东西本就是诸天给人类设置的一个毁灭手段,是为了抑制人类高手踏往诸天多少人都因为扛不住天雷的洗礼,被打的灰飞烟灭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