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又是这样……

作者:爱好种田 更新时间:2022/5/6 21:03:37 字数:2318

挨下了这拳后,剧烈的疼痛感瞬间传递到了伊恩身体里的每个角落,只是扶着墙壁才勉强没有倒下。

不愧是篮球社的成员,力气跟伊恩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要是以前多抽点时间锻炼一下身体就好了。

现在起码不至于那么狼狈了。

身后的两个身体魁梧的纹身男也趁机,动作利索的将伊恩摁住,让他无法反抗。

“你这个垃圾,明明是一个贱民却妄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真是不自量力,别以为仗着自己有张还算不错的脸,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到底只不过是只臭癞蛤蟆而已”

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这是没有做出任何保留的攻击,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疼痛,过了几分钟。

伊恩就已经全身是伤了,脸被打的肿了好几块,甚至连鼻子都被打出血来了。

不过这些身体上的疼痛,并没有令伊恩畏惧,打工迟到的后果更加让伊恩感到害怕。

“雪枫同学不是你的东西或者玩具,也不会是任何人的东西或者玩具”

“闭嘴,少说歪理了,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这些人都是黑社会里混的,我只要花钱他们什么都会做”

“这样啊,那为什么不敢单独来找我呢,拉上这么多人来壮胆吗?你这个胆小的懦夫”

“到这时候还嘴硬,你们的关系是不是太好了,我警告你这个烦人的苍蝇,以后不准靠近凌雪枫,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惠良高中混不下去,明白吗?狂妄的贱民”

到这里为止,最需要担心的,跟踪暴露的可能性已经完全消失了。

吴系平做出这些行为的理由,只是因为伊恩和凌雪枫关系太近,所以引起了他的憎恨而已。

本来凌雪枫就不是那种非常开朗的人,朋友不是很多,男性朋友就更加是少得可怜了,然而作为一个外来者的奖金特优生。

却能够与身为校长女儿的凌雪枫建立友谊,这无疑是非常难得的。

谁也不会想到,身份悬殊性格各异的两人之间会产生友谊,成为朋友。

“这次就放过你,但我只会警告你一次,给我记住了,不要再有下次了”

“明天就退出那个你没有资格进入的社团,永远不能再跟凌雪枫发生任何接触”

“如果不照我说的去做,有你苦头吃”

“好了,大家可以散了”

在与伊恩这个死穷鬼的较量中,吴系平轻而易举的取得了胜利,他从身体上给对方带来惩戒的疼痛,从精神上摧毁了侥幸者的自信。

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顺利。

然后按照惯例就是胜利者残酷的慈悲。

当然吴系平也就是这样做的,他放过了浑身是伤的伊恩,认为从此以后伊恩都会一直生活在对他的恐惧中。

不敢反抗强大的自己,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必要再进一步打击伊恩了。

“我也不是恶魔,这是医疗费,多出来的就当本大爷大发慈悲给你的赔偿”

大量钞票从空中散乱的落下,大部分掉在了地上,沾染上污水和灰尘,几张钞票幸运的掉在了伊恩的头上。

最后再往伊恩的脸上使劲一脚后,吴系平就离开了。

“迟到了,而且这副模样也不好过去啊,只能明天再去过餐厅跟经理道歉了”

衣服被弄得脏兮兮的,拖着肿痛的身体,俨然看去狼狈不堪的伊恩就像乞丐一样。

马路上的行人总是会时不时向这个可怜的少年施去同情的眼神。

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失落感。

遭遇到殴打还有威胁,虽然是没有想到过的,但是并没有影响到解除婚约的计划。

只要等到水原茜得到证据。

到时候就是复仇之时了,总之绝对不能放过吴系平,在那之前,就让那个人渣再肆意妄为一段时间吧。

先洗澡换身衣服吧。

伊恩回到了,他最不想回到的地方。

“我回来了”

零零散散的空酒瓶掉在地上,空气中也弥漫着酒的臭味,窗帘被关上了,在这个昏暗的空间中只会感到压抑。

伊恩的父亲几乎什么也不会做,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家伙。

这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基于事实做出的公正评价。

在伊恩的记忆中,曾经的父亲虽然脾气很暴躁,但会认真工作承担起责任,养活这个普通的家庭。

可是自从母亲重病住进了医院后,没有女人料理的家庭,很快便分崩离析了,紧接着父亲被裁员了,面临着巨大的医疗费用。

同时又要承担家务,还要照顾儿子,显然伊恩的父亲做不到这种细腻的事情。

经过接二连三的打击他放弃了,变得自暴自弃,逐渐颓废并且染上了酒瘾,然后就离不开酒精的麻痹了。

在发酒疯的时候,伊恩就避免不了一顿臭骂与暴打。

在被吴系平殴打的时候,伊恩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比起父亲带来的疼痛,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所以伊恩最讨厌的就是暴力。

不会去工作,不会打扫家务,不会做饭,每天都只是喝酒,或者偷伊恩的钱去外面的赌场鬼混,然后输光。

当然酒瓶,烟头也从来不会收拾,这些都是伊恩的工作,不论情愿与否。

除了添麻烦与增加痛苦的记忆之外,伊恩已经想不出自己的这个亲生父亲到底有什么作用了。

在潜在意识里,伊恩已经将这个窝囊废排除出家人的范畴了,只是个寄生虫而已。

对那个所谓的父亲抱任何期望,到最后都只会被背叛。

只要不抱期待,就不会受伤了。

感觉到来自玄关的动静,蜷缩在地毯上的寄生虫便爬起来,迅速拦住了想要进入自己房间的伊恩,虚假的笑脸令伊恩感到作呕。

“今天打工的工资呢,可以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没有,今天我没有去打工”

“那把钱包拿出来,里面多少应该有点钱吧,就当是爸爸向你借的,等到我赢了就马上还给你好吗?”

即便如此,伊恩的身上这肿一块那青一片,脸颊两边会残留有血迹,衣服都破了,但也没有招来一点关心。

“又要去赌场吗?对不起,我……”

“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话啊?!你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乖乖听我的话不就好了?!”

——————————啪!

强有力的一记耳光将伊恩的半边脸都打得血红,伊恩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因为面对这些如家常便饭般的暴力,伊恩已经习惯了。

在短暂的纠缠过后,钱包还是被抢走了。

瘫坐在地上,望着因为得到钱而兴奋前往赌场的寄生虫的背影,伊恩只是淡淡的抱怨了一句。

“又是这样……”

人越是缺乏什么,就越是想要得到什么,伊恩想要得到的是幸福。

如果以后结婚了,有了孩子。

一定要做个好丈夫,更加要做个好爸爸,要让一家人都得到幸福。

绝不能因为自己,让痛苦的记忆再继续增加了。

“怎么办?明天要不要去申请退部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