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她们是被赶走的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4/11 22:16:58 字数:2373

………………

三天后。

藏鹤山上依然白雪皑皑。

许安平院子里的小溪却没有结冰。它下面有一条灵脉游过,因此再冷的天它也不会结冰。

许安平挽起裤脚站在小溪中央,手上提着一把青色的长剑,眼睛紧张地盯着水面。

他在插鱼。

就在游鱼渐渐平静,他手中的剑即将要插.进去的时候。

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却伸进溪水里,搅动了平静的水面。

鱼儿惊动,立刻逃向远处。

“啧,”许安平拍了一下女孩的小脚,“你午饭不吃烤鱼了?”

跨在他脖子上的娇小女孩忿忿地道:“今天可是满汐姐姐大婚的日子。哥哥要是抢亲就只剩下今天了,可是为啥哥还在插鱼?”

“你在说什么蠢话。谁说要去抢亲了。安静点,别把鱼给我吓跑了。”许安平弯着腰,开始在溪水里寻找游鱼的身影。

女孩加紧大腿,勒紧了许安平的脖子。她不满地嚷嚷道:

“哥要是不去抢亲的话,满汐姐姐可就要被抢走了诶!哥哥难道不喜欢满汐姐姐吗?”

“啧。”许安平无奈地直起腰,“璃璃啊,姑且不论我喜不喜欢洛满汐,就算你要我去抢亲,我现在也连陆云天都打不过。而且他身后还有那么多长辈。你让我拿什么去抢?”

被唤作璃璃的女孩不满地垮起小脸。

“姐姐们要是在的话,搬牛山那些什么前辈长老咱怕哪个?光是成碧姐姐就能一口一个把他们全部吃掉。”

“她们又不在了。你说这个有什么用。”许安平眼神一凝。一条青鱼从他面前游过。他眼神一凝,长剑探出,那青鱼就被他穿在了剑上。他手一扬,青鱼落进小溪边的竹篓里。

璃璃撅起小嘴。“哥哥到底为啥把姐姐们赶走嘛。璃璃现在都没有说话的人了。”

世人都道,御兽师许安平走火入魔内丹破碎,和他签订契约的那几只妖兽嫌他无用才各奔东西。

只有璃璃知道,那天晚上是哥哥自碎内丹,把和几位姐姐的御兽契约撕得粉碎,然后亲手把姐姐们赶走的。

那些姐姐们走的时候有流泪的,有大怒的,但没有一个不是对哥哥依依不舍。

若不是许安平告诉她们,如果她们不走,自己就不修复气海,让寿元在天地间散尽,恐怕她们说什么都要留下来。

璃璃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哥哥没舍得把自己也赶走。

而许安平听了璃璃的话,后腰突然一阵幻痛。前世被手下兽耳娘们轮番压在身下的记忆浮上他的脑海。

上一世的最后,许安平道心大彻,成就兽神之位。

而那个该死的天道却以他的力量超出此界上限为由,激发了他手下兽耳娘们的兽.性。

许安平至今都觉得,天道这么搞他多少是带了点私人恩怨的。但是反正他也没地方说理。所以最后,兽神许安平道法反噬。

具体来说,许安平被自己一手培养的兽宠们按在了床上,变成了她们的热兵器。

许安平当然不能告诉璃璃这些。现在的她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这些对她来说太扯了。

“她们跟着我,不会幸福的。”他只能这么和璃璃说。

他没有说谎。前世的最后那些兽耳娘每天都在争抢他身上的位置,一点也不幸福。

璃璃歪过脑袋,大大的眼睛里有一些不解。

“那哥哥为什么不赶璃璃走?”

把前世痛苦回忆扔到脑后的许安平继续插鱼。

“你那几个姐姐都是成气候的大兽了,你才是个小娃娃,等你长大了我也赶你走。”

璃璃一听这话立刻急了。

“璃璃不走!璃璃绝对不走!哥哥要是赶璃璃走,璃璃就咬死哥哥!”

说着璃璃对着许安平的后脑勺咬了一口。

“不要说这种恐怖的话……”许安平的心里一阵发毛。上一世,从小姑娘长成大姑娘的许璃璃确实差一点咬死自己。只能说用的不是嘴。

“那哥哥不许赶璃璃走。”璃璃还是垮着脸。她用温热柔软的双腿锁住许安平的脖子。小女孩特有的奶香味飘进许安平的鼻子里。

香味改变不了许安平喘不上气来的事实。他赶紧拍了拍璃璃柔嫩的大腿。

“好好好。不赶就是。你就留在这藏鹤山上就是了。”

你留在藏鹤山上,我走就是了。许安平是这么想的。不过璃璃并不知道许安平的真实想法。她开心地松开大腿,抱着许安平的脑袋微笑道:

“哥哥赶走了姐姐们,又不去抢满汐姐姐,那就只有璃璃能当哥哥的老婆咯。”

“……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我要是娶了你,你岂不是要给我捣一辈子乱。”许安平嘴上说的不耐烦,心里却是有点犯怵。这丫头的思想有点危险啊。

璃璃不知道许安平心里在想什么。她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道:“反正就算哥哥不娶璃璃,璃璃也要给哥哥捣一辈子乱的。”说着她又伸出白嫩嫩的小脚赶走了停下来的鱼。

“啧……”许安平血压往上一跳。

这小丫头需要调教。思想和身体上都需要。

这样想着的许安平突然抓住璃璃的左脚,握剑的手伸出指头,用指腹轻轻地刮挠着她柔软的脚底。

许璃璃的脚底白嫩光滑,仿佛从出身起就被强制走在天鹅绒上一样没有一丝茧子,摸上去手感相当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小脚格外地敏感。

被挠着脚底的许璃璃口中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她幼嫩的身体痒得扭来扭去,几乎要从许安平身上摔下来。

“对……对不起哥哥璃璃错了错了……”娇笑声从她口中传出来。

“再胡说或者捣乱,今天中午就不烤鱼了,烤你这双小白脚。”许安平恶狠狠地威胁道。

“不要!”女孩的娇笑声响彻整个院子。

这时,许安平突然皱起眉头。

他听见院子外面,远远地传来了热闹的人声。

许安平的心里浮起一丝疑惑。

藏鹤山上就他这一间院子。而自从他功力尽退,他家院子里的访客就只剩下洛满汐一人。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她应该是不会来的,就算她来也只是一个人,不会有外面这样人声鼎沸的感觉。那这些人是谁呢?不可能是接亲要借道藏鹤山吧。

人声越来越近。许安平逐渐能听见一些他们交谈的字眼。他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还有“废物”、“涩胆包天”和“交人”之类奇怪的字眼。

璃璃显然也听见了这些人声。她低下头和许安平对视了一眼,大大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许安平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他把璃璃从肩膀上抱下来,让她踩在温暖的溪水里。

就在这时,许安平的院门突然被重重地敲响。

“许安平,开门!”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接着是一阵附和声。“开门!开门!”

许安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手腕一翻收起剑,从溪水里抬起腿,踩在岸边的布鞋里。

不过敲门的人显然没有什么耐性。许安平鞋还没穿好,又是砰砰砰三声敲门声传来。“开门!给老子开门!”

“啧。”许安平好看的眉眼间透出半丝不满。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