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好女色的空漠魔仙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4/16 2:16:28 字数:4252

………………

黑魔教的总部凿山而建,算得上是一座规模颇大的地下城。

一众邪修押着许安平,一走到开阔处,就架着他腾空飞起。

浓郁的血气从下方弥散上来。遍地都是邪修的气息。许安平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飞了不到一刻,邪修们架着许安平缓缓落下。又走了一会儿,许安平被架着走上长长的台阶。许安平知道,到黑魔大殿了。

黑魔大殿是黑魔教教主和一众长老们处理教内事物的地方,它的正下方就是教主居所。这里是整个黑魔教最核心的地方。

许安平被架着跨过一处门槛。

开阔地特有的阵阵凉风从他四周消失。刺骨的寒意从他脚下平滑的地板渗入他体内。到黑魔大殿内了。

数股强大的血气出现在许安平周围。是黑魔教的一众长老。

锋利的气机锁定在许安平身上。如果他敢轻举妄动,恐怕身体瞬间就会被这些长老碾碎吧。

架着许安平的邪修停下了脚步。

为首老者那破风箱般的声音再次出现。

“禀告主教大人,人带到了。”他的声音里透出一股崇敬。

而回应他的,是一个稚嫩的娃娃音。

“嗯。头套掀了。你们退下吧。”

“是。”老者恭敬地回答道。

许安平头上的头套被掀开。眼前是一片蓝莹莹的光芒。那是镶嵌在黑魔大殿柱子上的夜明珠散发出来的。

蓝色幽光照亮了整个黑魔大殿。

大殿中,九根粗大的黑色石柱围成一圈。属于黑魔教长老的强盛血气就是从柱子底部散开。

九根巨柱正中间是一个高高的祭坛。祭坛的正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王座。王座由某种黑色的宝石雕刻而成,上面铺着毛绒绒软乎乎的兽皮。

黑发红眸的娇小女孩坐在王座之上,左手托腮,一双细嫩匀称的小白腿翘着。她的身上只围着两片宽松的黑纱,堪堪遮住她身体的核心;一双小脚上没有鞋袜,而是挂着由黑宝石缀成的涩气足链。

黑魔教教主,空漠魔仙。

一个和她一样体型娇小的女孩趴跪在她翘起的脚边,小手托着她晶莹白嫩的小脚,大眼睛半睁半合地垂着,长长的耷拉下来,眼里露出几分迷离。她细腻地侍弄着空漠魔仙的小脚。除了纤白脖颈上黑色的粗糙项圈,她身上没有其它什么衣物。另有一个相同装束的娇小女孩坐在她身边,细心地为空漠魔仙梳理着长发。她们是她的侍奴。

许安平看着空漠魔仙娇俏的小脸,稍稍有些恍神。一部分前世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

他的后腰又是一阵幻痛。

空漠魔仙可不知道圣坛下面的少年在想些什么。她看都没看许安平,而是兴趣缺缺地看着坐在身边的女孩,纤细的手指在怀中少女雪白的身子上轻轻滑过。女孩的身子因为纤柔如羽毛般的触感而微微颤抖,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

“许安平,是吧。”空漠魔仙打了个哈欠,用懒洋洋的娃娃音道。

许安平收回思绪,略施一礼。“见过空漠冕下。”

空漠魔仙摆了摆小手。她不耐烦地道:

“为了听你说话,本座可是特地从床上爬起来的。你最好祈祷你那驯龙之法有用,不然,本座就把你赏赐给那些采阳补阴的老妖婆。”

她的声音奶声奶气,可就是透出一股锋利的杀意。

不过许安平一点都不在乎。他胸有成竹地道:

“我的驯龙之法乃是祖传,用是一定有用的,定能为空漠冕下驯服那寒龙。”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希望我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空漠魔仙惺忪的睡眼稍稍一凝。她的嘴角露出一丝感兴趣的微笑。

下一瞬,血气一闪。一道血色的锁链从一根巨柱下面电射而出,缠上了许安平的脖子。

尖锐难听的女声从那个方向传过来。

“教主大人为了你一个气海破碎的废物特地起床,已经是对你极大的尊重。你还想如何?!”

许安平表情不变。没等他说什么,空漠魔女翘着的小脚突然一抬。那血红色的锁链顿时被无形的怪力拍飞。

“你们两个,下去。”她朝着身边的两个侍奴道。

两个女孩愣了一下。空漠魔仙轻轻地咂了一下嘴,一股寒意立刻从她身上散开。两个赤.裸的女孩同时打了个冷战。她们赶紧站起身,快步消失在王座后面。

“现在可以了?”空漠魔仙蜷起身体,侧身躺在王座上,歪着脑袋向许安平询问道。

许安平却还是微笑着摇摇头。

“还不够。有劳冕下,把大殿上除你我之外的所有人都请出去。”

“你……”

此言一出,周围的长老们顿时都绷不住了。强盛的灵压落在许安平身上。许安平的白衣上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痕。

然而许安平脸上的表情依然不变。他淡淡地道:“这驯龙之法是我祖传的秘法,除了空莫冕下外,我不会传给任何人。空漠冕下若是不答应我的条件,那就让这秘法随我共赴黄泉吧。”

“哼!找死!”刚才那难听的女声再次出现。强大的灵压就要把许安平碾碎。

而王座上的空漠魔仙却抬起了雪白的小手。许安平身上的压力顿时一轻。

“行。你们都下去。殿外等我,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可是……教主……”刚才那难听的女声不甘地道。

空漠魔仙红色眸子里眸光一寒。

“九长老,你这,算不算是在跟我顶嘴?”

强横的威压从她身上散开。那女声顿时不敢再多说些什么。

一道红色的身影闪出黑魔大殿的殿门。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当第九道红色身影闪出殿门的时候,许安平的背后传来砰一声巨响。那是殿门关上的声音。

空漠魔仙侧卧在黑色王座上,饶有兴趣地看向许安平。

……明明只是个气海破碎的废人,胆子倒是不小。她看着许安平想道。

而且……长得还蛮好看的……

然而,这样的心念一出现,空漠魔仙就感觉到,一股古怪的燥热感从自己小腹处渗透出来。她小脸一僵,轻轻咬住牙齿,用体内的灵气把那股燥热压制下去。

白嫩嫩的双腿轻轻挪动了一下,在空漠魔仙胸前蜷起来。

“行了。本座已经按你的要求,把这大殿上所有的人都赶出去了。现在,把你说的驯龙之法告诉本座。”

她红宝石般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寒意。

“你最好不是骗本座的。这么好一幅皮囊,剥了皮扔到寒潭里给那寒龙当饲料蛮可惜的。”

明明是小女孩一样奶声奶气的娃娃音,从她口中说出来却透着森然杀气。稍微对黑魔教了解一点的人都会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说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黑魔教就是这样一个血腥残忍的邪教组织。

但许安平的眼神依然温和平静,仿佛对空漠魔仙身上散发的杀气没有半点感觉。他抬头直视着空漠魔仙的大眼睛,脸上恬淡的微笑没有因为空漠魔女的杀气而产生丝毫动摇。这让高傲的空漠魔仙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不爽。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驯服寒龙的方法。”

空漠魔仙愣了一下,好看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浑圆。

“哈?你是在和本座说笑吗?还是你真的不想活了?”

许安平摇了摇头,脸上表情不变。

“但是,我有办法根治空漠冕下身上的问题。”

空漠魔仙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和困惑。

“……本座身上的问题?本座身上有什么问题?”

许安平粲然一笑。

“冕下想要驯服那寒龙,表面上是为了把它炼作兽傀以增强黑魔教的实力,实际上其实是为了借她的龙丹镇压体内的邪火。对吧?”

空漠魔仙一下子坐起身来,纤软白嫩的腰肢挺得笔直,小手紧紧抓住王座上的兽皮。

这是她最大,最核心的秘密。原本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然而眼前的少年却轻描淡写地把它说了出来。

“你……你是如何得知!”

杀意几乎化作实体化的利刃指向许安平的身体。许安平的表情却依然平静。他甚至还缓缓地朝着圣坛的台阶上跨了一步。

“我不仅知道你是想用寒龙龙丹镇压体内的邪火,我还知道,每天子时你的身子都会燥热难耐,浑身肌肤变得敏感数倍,面色潮红,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得入眠,对别人肌肤的触碰异常渴望……”

“够……够了……不许再说下去了!”空漠魔仙的声音变得尖细起来。

藏在心底的核心秘密被眼前的少年轻易说出,这让空漠魔仙稚嫩的小脸上浮现出两抹潮红。她抬起一只小手,朝着许安平的方向虚抓。红色的大眼睛里凶光毕露。滔天的威压挤压向许安平的身体。

许安平却丝毫不惧。一点点灵气从他丹田中释放出来,轻巧地拨开空漠魔仙的威压。他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朝空漠魔仙走过来,脚步很慢,却很稳。

“其实,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体想要的是什么,但你生来就是至阴之体,若采阳补阴则功力尽失。所以你只能抓一堆体质阴寒的女子来泄火……”

“可是这方法也渐渐没有用了不是吗?那些女孩的手指、脚趾和舌头都已经没办法缓解你体内的燥热了,所以你才想办法抓来一只寒龙关在黑魔教禁潭里,假意要炼做兽傀,实际上是想逼她化形成人,用至寒的龙丹代替那些女孩的手指帮你压火……”

“住……住口!”

他……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空漠魔仙的小脸通红一片。先前脸上的淡定妩媚现在荡然无存。她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但眼里的慌乱却遮掩不住。而且,她恶狠狠的样子看起来还有一点可爱。

许安平离她越来越近。一种奇特的压迫感从许安平身上散出来。这让空漠魔女忍不住心跳加速,连体内拼命压制的燥火都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她的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恐惧。

一柄灰黑色的长剑倏地从她背后飞出,顶在了许安平胸口。

“你……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许安平停下脚步。他看着空漠魔仙的小脸,脸上的笑容依然温和。不过在空漠魔仙眼里,那笑容却有几分阴森和危险。

他缓缓地道:“我要告诉你的是,即使你真的驯服了那条寒龙,让她化形成人自愿成为你的侍奴,并且心甘情愿地供出龙丹来与你行那苟且之事,你体内的邪火也不可能被彻底压制住。而且你不可能不知道,龙性本银,你这样做即使能解一时渴,长久来看也是饮鸠止渴,总有一天,你体内压制的邪火会突然爆发,把你整个人的身心彻底焚尽。”

他抬起脸,静静地注视着空漠魔仙的脸。他能清晰地看出,空漠魔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动摇。

于是他缓缓说道:

“现在,你可以杀我了。杀了我,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彻底解决你体内的邪火问题了。”

说完,他不顾顶在胸前的灰黑色利剑,继续朝着空漠魔仙迈开步子。

利剑的剑尖刺破了他身上的白衣。剑刃刺破他的皮肉,森寒的气息从伤口处涌进他体内。但他依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默默地看着空漠魔仙。

空漠魔仙咬紧一口银牙。

在利剑洞穿许安平的身体之前。

她还是把剑收了回去。

许安平嘴角的笑容更浓了一些。他笑得那么好看,看得空漠魔仙体内邪火猛得一跳。

就在她暗运功力想镇压体内邪火的时候。

许安平的身影突然一闪。

空漠魔仙来不及做出反应,许安平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他双手一探,抓住了空漠魔仙那双晶莹白嫩的玉足。

她的玉足那么小,小得可以供许安平放在手心把玩。

“!”

脚被抓住的空漠魔仙身体猛地一颤。

两股温热的功力从许安平的掌心流出,注入她纤软柔嫩的足心。

她体内压抑已久的邪火猛地被许安平的功力激活,很快烧遍全身。她浑身白皙的皮肤都泛起了可爱的粉红色。

“你……你……本座……人家……”她那刚刚还杀气满满的声音现在变得柔软娇媚起来。

许安平缓缓地举起她的小脚,把它们按在她的肩膀上。

空漠魔仙白嫩的身体软绵绵地挣扎了一下。

“不……不行……人家……人家不能……不能……”她娇哼道,大大的红色眼睛里,眼神逐渐迷离起来。

“我知道。”许安平声音依然淡然。

“那……那……欸?你……你要……欸?”

空漠魔仙的口中漏出两声小小的惊呼声。她小巧白皙的足弓绷得更紧了。

很快,空漠魔仙就说不下去了。她微张的小嘴里,只能漏出毫无意义却婉转娇媚的哼嘤声。

许安平感受着怀中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温软,轻轻地叹了口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