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把她做掉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4/21 1:53:06 字数:2042

她轻轻地反握住许安平的手。

“你的气海,我会想办法的。”她淡蓝色的大眼睛里露出认真的神色。

“何苦麻烦。”许安平微笑道。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黑牢的门口。许安平松开洛满汐的小手,走上前拉住门上的铁环。

洛满汐小手叠放在身前,默默地注视着许安平的背影。

明明气海破碎的他只有炼气一重,却不知为何,和他在一起总让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即使是在这危机四伏的黑魔教里。

她轻轻地道:

“你不能只活百年。那对我来说太短了。我要你给我酿一辈子的酒。”

许安平拉铁门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很快他又微笑道:

“你要是每天只喝一杯,我倒是有可能在有生之年酿出够你喝一辈子的份。”

洛满汐眸子一瞪,微嗔的话刚要出口。

许安平拉开一半的铁门突然被从外面撞开。

他的身体立刻倒飞而出。

洛满汐瞪大眼睛。她腾身而起,接住许安平的身体。与此同时,她身上灵气氤氲,化作护罩护住自己和许安平的身体。

可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变得苍白无比。

黑发红瞳的小小身影从门外飘飞进来。她身上的威压几乎把洛满汐的灵气护罩整个碾碎。

空漠魔仙。炼虚期的老妖怪。

炼体、筑基、抱丹、元婴、出窍、渡劫、大乘、合体、炼虚、至圣。

洛满汐是云海宗第一天才,现在也不过出窍九重,刚刚触碰到渡劫期的门槛。许安平气海破碎的时候,也不过渡劫三重而已。炼虚期,那是他们暂时还无法触碰的高度。

洛满汐把许安平推到身后,身上灵气大放,卸开空漠魔仙的威压。她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空漠魔仙的视线像刀子一样扫过洛满汐,然后落到许安平身上。

“……许安平,你这个奸贼!”她红宝石一般的大眼睛瞪得浑圆。

许安平拍了拍额头。“你怎么就醒了啊?”

他记得这丫头挺贪睡的呀,每次吃饱了都能睡好久,所以他才放心地把她留在黑魔大殿里面。可是怎么她这么快就醒了?

空漠魔仙可不管许安平在想什么。她抬起小手朝着许安平隔空虚抓。阴寒的灵气凭空幻化出暗红色的魔爪,就要把许安平的身体抓过去。

这时,洛满汐动了。她柔软纤细的指尖凝出一把淡蓝色的气之剑,剑花如同雨点一般落在魔爪之上。在魔爪抓住许安平的身体之前,她勉强砍碎了它的手指。

“……找死!”

空漠魔仙的眼睛里红光一闪。她小手一挥,暗红色的长剑朝着洛满汐电射而来。

洛满汐定在原地。

不是她不想抵抗,而是她根本就找不到破局的方法。

那枚长剑看似简单地飞向她,实际上却锁死了她所有闪避的路径。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闪躲,她的身体都会被那长剑洞穿。

至于格挡,那更是无稽之谈。她手上连一把像样的剑都没有。

就在她柔软的身体紧张地绷起来的时候。

她纤软的腰肢被许安平一把搂住。

许安平把她推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

空漠魔仙的红色瞳孔一阵收缩。但此时想收剑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心中一阵慌乱。

然后她看见,许安平轻飘飘地把一块黑乎乎的东西扔向黑红色长剑。

教主令。

空漠魔仙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一点。

黑红色的长剑毫无疑问地把教主令洞穿。

空气凝滞了一瞬间。

许安平转过身,抱住洛满汐的身体就朝楼梯下面跳过去。

下一瞬。

无与伦比的浓郁血光以教主令为核心,疯狂地四散炸开。

“……!”

黑牢的大门被巨大的冲击力炸飞,撞在门外的守卫们身上。守卫们无不口吐鲜血。

于此同时,九个从各个方向赶过来的黑魔教长老鲜血狂喷。九道红色身影像猝死的鸟一样从空中掉下来。

而空漠魔仙娇小的身体只是被炸得后退了几分。她很快稳住身形,同时抬起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浩瀚如海的阴寒气息自她体内奔涌出来,化作灰白色的气流裹挟住尚未完全爆散的血气。

血气在她的牵引下被扔出黑牢的大门,在黑牢上空彻底爆散开,化作漫天血雨。

而当她再次朝黑牢的楼梯下面看过去的时候,许安平和洛满汐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空漠魔仙的红色眼睛里闪过一丝戾气。

黑牢就只有一处出口。她一点都不担心许安平和那个圣女能翻出什么花来。

她的怒意是出于另一个理由。

那个圣女,似乎和许安平很亲昵的样子。

……把她做掉。

………………

“……”

许安平脚尖点地。

体内那一点点灵气被他牵引出来,在他周身以奇特的节奏律动着。原本应该作用在他身上的冲击力就被这么巧妙地化解掉。

以这样的方式踩了数十级台阶,教主令爆炸给他带来的恐怖速度才一点点放缓下来。等他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地下七层的位置。

“呼……”许安平调整了一下呼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连前世烂熟于心的潮汐功法用起来都这么费劲了么……真是,越来越烂了。

洛满汐的身体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胸前的绵软和他的前胸贴在一起。

许安平松开手臂。“失礼了……”

他眼神一凝。

洛满汐纤细雪白的脖子一歪,软软地朝一边倒去。

许安平赶紧扶住她的身体。于是洛满汐倒在他的怀里。

……怎么回事?

他伸手扣住洛满汐纤白的手腕。

“啧。”只是稍微探了探脉,他就皱起了眉头。

她的灵气里掺了一股寒意。这寒意既有寒狱里的酷寒,又掺着一丝空漠魔仙身上的阴寒气息。

想来是她在寒狱里受了寒毒,原本压在经脉里没有一下子释放出来,刚才被空漠魔仙的阴寒气息激了一下,这才突然毒发。

许安平略作思考,从纳戒里取出一片火红色的叶子。他把洛满汐的身体放在地上,用手轻轻地捏开她的小嘴,小心地把叶子垫在了她的舌下。丝丝缕缕的温暖感觉从她的舌根开始,在她的身体里扩散开来。洛满汐苍白的小脸上多出一丝血色。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