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咒你阳气流尽哦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4/24 1:51:58 字数:2019

“你娘找不到你的。”许安平慢悠悠地道。

小银龙立刻不安起来。她睁开眼睛。

“你骗人!我娘可是寒海龙主,她一定会找到我的!”她大声道,比起说服许安平,更像是为了说服它自己。

许安平冷哼一声。“云海宗离黑魔教这么近,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你指望你娘从寒海赶过来碰巧发现?那里离这儿差不多有半个八荒界呢。你自己觉得现实吗?”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万一你要是偷偷跑出来玩的,根本没告诉你娘你往哪去了,那你娘就更不可能找到你了。就算她真的从这上空飞过,你在地下这么深处的寒潭里,她感受到你气息的概率也微乎其微。你不会真的觉得你的运气有那么好吧?”

小银龙弯弯的眉毛皱得紧巴巴的。眼前的白衣少年说的没错。它就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玩的。它水蓝色的大眼睛里露出焦虑的神色。

“我娘……真的找不到我么……”它低落地嗫嚅道。

假的。按照许安平上一世的记忆,它那神通广大的娘亲早就知道她要乱跑,所以悄悄在它身上插了一片自己的鳞片。它的所有行踪它娘都知道。现在她那娘亲正在往这里赶,要不了半个月就会把它捞出去。

不过许安平当然不能把这些告诉它。他只能补刀道:“就算我说她能找到你,你自己信吗?”

小银龙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道:“可是……我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啊?做你的兽宠,我不就没有自由了……而且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那帮邪修派来骗我的骗子呢!”

“啧。”许安平咂了一下嘴。他想了一下,拉住洛满汐的小手,在她的纳戒里翻找一翻,取出一块精致小巧的玉牌来。他把玉牌怼到小银龙面前。

“看见没有?这位是云海宗宗主之女,云海宗年轻一代第一序列洛满汐。她前两天赌气出走,被黑魔教的人抓了。我就是来捞她出去的。喏,看,这个是我的。”

他又从自己的纳戒里取出一块小玉牌。那是藏鹤山山主的牌子。

小银龙看看两块玉牌,又看了看许安平的脸。许安平面容柔和,眼睛里透出温和平静的眼神。确实不像是会和邪修同流合污之人。小银龙眼底的警惕稍微弱了几分。

见小银龙相信了自己的身份,许安平继续道:“至于你的自由,你大可不必担心。咱们一到云海宗我就把御兽契约撕碎。我可以立誓。”

小银龙微微歪过脑袋。“真的?可是……那样的话你的内丹和气海都会破碎的吧?你可是会变成废人的哦?”

许安平淡然一笑。他伸出手,按在了小银龙鼻尖。一丝灵气探入它体内,牵引着它的灵气流进自己身体。

小银龙疑惑地看着他,片刻后大眼睛里则露出一抹震惊。

“你……你的气海已经碎了?”

许安平点了点头。“你看,我早就是废人了。我的气海之所以破碎,就是因为我之前放走了我所有的兽宠。等我们回到云海宗,你想留下我还要赶你走呢。”

“谁要留在你们那憋憋屈屈的小地方啊。还是和你一个没有前途的废人绑在一起。”小银龙撇了撇嘴,不屑地道。它又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道:

“念在你请我吃果果的份上,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不过到了你那里以后,果果你要管饱。而且你要把种果果的方法告诉我。”

“好说。”许安平答应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银龙愣了一下。“君如镜。君子的君,如果的如,镜子的镜。干嘛突然问这个?”

“立誓啊。”许安平右手结印。他其实知道它的名字,只是怕直接说出来很难解释,所以才姑且一问。

淡淡的白色雾状光芒在他右手掌心氤氲。他淡声道:

“我,云海宗兽修许安平,若在回到云海宗以后,不归还寒海银龙君如镜的自由,即乃背弃誓言之人,当受九九雷劫,粉身碎骨而死……”

“诶诶诶。”小银龙突然出声打断他。

许安平手上冉冉升起的光芒咔一声破碎。他不满地看向它。

“又怎么了?”

他提聚灵气很难的,被打扰多少有点不爽。

小银龙歪了歪脑袋。

“你想啊,你这么立誓,要是不遵守誓言把我放走,那你就要被雷劈死。可我还是你的兽宠,你被雷劈死,我岂不是要跟着你一起死掉?这誓不行,你换一个。”

许安平略微思考了一下。是这么个道理。

“那你说立什么?”

小银龙大眼睛一转。眼睛里露出一丝坏坏的神色。

“这样,你就立誓,如果你不放我走,就罚你体内阳气流尽,彻底变成没有能力的废人,怎么样?”

“……是不是太恶毒了一点?”许安平脊背一凉。他回想起上一世阳气流失的痛苦。

“毒誓就是越恶毒越好嘛。怎么,你不敢吗?”小银龙露出一丝挑衅的坏笑。

“呵。有何不敢。”许安平依旧微笑。他右手再次结印。

“我,藏鹤山许安平,如果不还君如镜自由,就如她所言,让我阳气流尽变成废人。”

他手掌上升腾的白色光雾里,一个明白色的奇异符文悄然出现,很快又在光雾中隐去。冥冥中,一种奇妙的联系把许安平和君如镜连在一起。誓约成。

“行了?”许安平手上白光隐退。他看向君如镜。

君如镜点了点头。它伸出一只爪爪。

许安平也伸出手掌,和它爪爪的爪尖碰在一起。他闭上眼睛。

君如镜也把眼睛闭上,但片刻后它又睁开右眼。

“我可提醒你嗷,我的力量可是很强大的。你要是被撑爆了可不怪我。”

“这轮不到你担心。快点。”许安平闭着眼睛淡淡地道。

于是君如镜闭上眼睛。它偷偷吐了吐舌头。

温和的白色光芒逐渐从许安平掌心渗出,裹上君如镜淡蓝色的爪爪。很快,银蓝相间的强盛光芒从君如镜的爪尖宣泄而出,反卷上许安平的身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