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她们炸毛的气息很吓人的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4/28 2:14:22 字数:2116

地下洞穴内安静了一瞬间。

然后,

“轰!”

冻结起来的坚冰刹那间炸成无数碎片。

囚神阵炸开。阴寒的灵气风暴裹着冰渣在洞穴中肆虐。

“唔欸?!”

空漠魔仙娇小的身体被一下子吹飞。她口中漏出惊叫。

怎……怎么会这样?!

她根本没想到囚神阵会一下子炸开,心里一点防备都没有。此时她体内灵气翻涌,一口逆血哇地从口中喷出。她只能勉强调动灵气护住身体,让身体不至于被冰渣撕开,稳定身形什么的根本做不到。娇小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洞穴内壁撞过去。

就在她忍着不适,为即将到来的冲击力做好准备的时候,冰冷的灵气托住了她的身体。

靠着这股灵气,空漠魔仙得以在空中稳住身体。她体内翻涌的气血被她压了下去。

许安平背着洛满汐,静静地站在她面前不远处。他的眼神依然温和。

“还要打吗?”他看着空漠魔仙嘴角的鲜血,轻轻地问道。

空漠魔仙抬起小手擦了一下嘴。“你……你是怎么破掉我的囚神阵的?”

这是她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囚神阵是她最得意的作品之一,除却布置起来比较麻烦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在她过往的经历中,从来没有人能从她的囚神阵里逃出来。可眼前的白衣少年不仅一击破掉囚神阵,还破得如此轻松写意,囚神阵甚至没能消耗他多少灵气。这让空漠魔仙大受打击。

许安平的脸上连一丝得意之色都看不出来。他依然淡淡地道:“世间万般阵法,都有其罩门所在。只要找到阵法的罩门,破掉它一击即可。你这个阵法虽然蛮强的,但是罩门还是太明显了。回头等你去找我的时候,我可以顺便帮你改改。没别的事,我先告辞了。”

说完,他的身体就朝着洞穴顶上的出口处飞过去。

“不行!你不许走!”

空漠魔仙像突然回过神来似的大声叫道。阴寒的灵气朝着许安平的身体压迫过去。

“啧。”

冰冷的灵气裹住许安平的身体。他的身体就像一柄锋利的剑,剑刃对着空漠魔仙的方向。她压过来的阴柔灵气全都被许安平割开,卸向他身体两侧。

“别闹。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去处理,不能一直留在你这里的。”他的声音依然温和,只是掺了一丝无奈。完全是哄妹妹的语气。

空漠魔仙银牙紧咬,整张小脸被刘海的阴影遮住,看不见表情。她娇小的拳头紧紧捏住。

暗红色光芒突然从她背后炸开。一张黑色的阵法在她白皙滑腻的玉背上悄然浮现。以那阵法为核心,暗红色的纹路逐渐爬上她白嫩嫩的皮肤。

下一瞬,八柄黑色长剑一柄接一柄地从她的背心处飞出来。它们朝着许安平电射而出,封住了他周身可以闪躲的所有位置。恐怖的锋利气息刺向许安平的身体。

某处泛着白光的空间里,君如镜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这个邪修的本命法阵吧?她不要命了吗?!

这……这个家伙不会被直接砍死吧?!

八柄长剑离许安平的身体越来越近。君如镜都能听见剑身划过空气的破空声了。而许安平却像自暴自弃似的没有半点动作。君如镜心里大急。

就在她吓得想显出真身来挡住这八柄长剑的时候,许安平温和的眸子里突然寒光一闪。

八道灵气从他的丹田中溢出,化作八柄气之剑,轻飘飘地先后点在八柄黑剑的剑身上。

这八柄气之剑,每一柄中都只有少得可怜的一点点灵气,勉强能凝聚成剑形而已。因此它们几乎一瞬间就被包裹着黑剑的灵气撕碎。

但是,这些气之剑在被撕碎以后,其中的灵气并没有消失,而是掺进了包裹黑剑的灵气里。

就在那八柄黑剑离许安平只剩下半米的时候。

这些潜伏着的灵气突然炸开。

空漠魔仙立刻抬起一双小手,身上暗红色光芒大放,就要把这小小的暴乱镇压下去。

可她只尝试了一下就瞪大了眼睛。

刚才气之剑里的灵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均匀的掺进了黑剑周围的阴寒灵气里。现在它们一炸,阴寒灵气也立刻变得紊乱起来。一时间,她的八柄本命黑剑都脱离了她的控制。

黑剑歪歪斜斜地擦着许安平的身体掠过。它们飞行的轨迹就像被精确设计好了一样,很快在许安平身边两两相撞。空漠魔仙的小脸一白,又是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

君如镜瞠目结舌。换她来,要她用这么一点灵气挡下八柄本命黑剑,她是绝对做不到的。她只能用大量灵气硬挡。那样的话,只消和那八柄剑纠缠一会儿,她残留下来的灵气就会耗尽。

而许安平愣是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点点灵气挡下了这一击。君如镜感觉到,论对灵气的控制,自己和许安平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他不是个气海破碎的废人吗?!

许安平并不知道君如镜在想什么。他看着口吐鲜血的空漠魔仙,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摇摇头,转身继续朝洞穴的出口飞过去。

这时,一道暗红色的身影朝着许安平扑过来。

“教主让你不许走,你听不懂吗?!”是尖锐难听的女声。带着浓郁血气的红色锁链甩向许安平的身体。

任云寒是真的生气了。被教主责罚、冷落本就让她心中愤懑不已,现在那只臭虫居然敢忤逆教主,甚至还敢对教主动手,这让她心里积压的情绪瞬间被点燃。因此,这一击浓缩了她全身的力量。她带着赴死般的气势朝着许安平奔袭过去。

而许安平这一次连手都没有抬。他侧过脸,冷冷地瞥了任云寒一眼。

就一眼。

但任云寒却感觉到,在这一瞬间,自己面对着的不是眼前的白衣少年,而是来自上古的洪荒巨兽。

而且,不止一只。

数种凶兽的恐怖气息包含在这简单的一瞥里,同时砸在任云寒身上。任云寒前冲的势头立刻止住。她浑身毛发炸开,每一寸身体都在止不住地颤抖。一滴不明液体从她的双腿间漏出来。

“不……不要……”她的口中不自觉地漏出讨饶声。是女孩子娇柔的声音。刚才恨不得把许安平吃了的恐怖气势荡然无存。

然后她的身体乓地一声砸在地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