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她有一点想娘了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5/16 0:10:01 字数:2067

……不管如何,现在看来,要她嫁给陆云天,她恐怕怎么样也幸福不起来。

走一步是一步吧。

洛满汐自然不知道许安平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注意到许安平在打量自己。这让她的脸微微发烫。

“你……你在看什么?”她小声问道。

许安平回过神来。他抬头看向洛满汐。

她的眸子和湖水一样干净澄澈,俏脸上流露出一点忸怩和羞涩。此时她雪白的胳膊撑在背后,纤软的手指轻轻地捏着石头光滑的表面,似乎是有些紧张。

是少女特有的、因为娇羞而产生的紧张感。

许安平微微一笑。

“我在看你呗。洛仙子今天这么好看,还不让人看了?”

洛满汐羞地低下脸去。

“只是衣服好看罢了……”她轻声道。

“衣服好看,人也好看。放在一起就更好看了。”许安平温和地道。

洛满汐的脸更红了。她低头默默地晃动小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安平打量了她一番,又问道:

“这衣服是你买的?”

在他印象里,洛满汐是个一点都不会打扮自己的女孩子。她一件首饰都没有,漂亮衣服也没有几件,一天到晚就只会练剑、练剑,来找他喝酒几乎是她仅有的放松。她不像是会买这种衣服的女孩子。

洛满汐嗫嚅道:“……是我娘买的。去年新年的时候。不过我也没穿过。”

“干嘛不穿。”

“我觉得不适合我。”洛满汐轻轻地道。

“哪里不适合你。太适合你了。还是你娘会打扮你。”许安平又细细地看了洛满汐一番。旗袍精巧地勾勒出少女的动人曲线,展示出来的肌肤却又恰到好处,不显得过分艳丽。花纹和领口的扣子设计得淡雅大方,微微衬托出洛满汐清冷的气质。是很配洛满汐的衣服。一看就是洛凝嫣费心挑选的。

“你娘不是对你蛮好的。”许安平这样说道。

洛满汐的眼神立刻黯淡了几分,俏脸上的表情也冰冷了一点。

“才不好。她就只会压着我练功,除此之外一点都不关心我,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她也从来都不问,连我的婚事……她都没好好和我商量过……”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咬住嘴唇不再说话。

而在许安平眼里,她的小脸和洛凝嫣落寞的侧脸重合在一起。

她们娘俩其实真的挺像的。

他把手轻轻放在了洛满汐柔软的小手上。

“你娘其实很爱你的。她只是……她只是没怎么被人爱过,所以也不太知道要怎么去爱。你呢……又总是喜欢闹别扭,不愿意和你娘好好谈谈,她自然就不知道你心里都在想什么。你……其实也该多抽点时间陪陪她。她也就只有你一个亲人而已。”

她也就只有你一个亲人而已。

洛满汐的眼睛稍微睁大了一个瞬间。她心头某个柔软的地方突然被这句话牵动。她轻轻咬住嘴唇。

早晨的微风轻轻吹落她鬓角的发丝。她抬起小手,把它们别到小巧的耳朵后面去。

她想起来小时候,娘给她梳头的样子。那时娘坐在床上,她坐在娘的膝头。娘的膝头温热,纤指握着木梳,温柔地理顺小女孩纤细柔软的长发。木梳轻轻搔弄她的头皮,痒痒麻麻的很舒服。

她突然有一点点想娘了。

许安平看出洛满汐眉眼间的变化,唇角微微勾起弧度。他呼出一口气,抬眼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逐渐升起来了。

“该回去啦。”他温和地道。

“哦。”洛满汐把湿漉漉的小脚提出水面。她愣了一下,红着小脸看向许安平。她的鞋袜还在他纳戒里呢。

“……”

许安平手上纳戒一闪。但出现在他手上的不是鞋袜,而是一方绸布。他又弯下腰,捧起洛满汐的小脚,仔仔细细地用绸布帮她把脚擦干。

洛满汐的身体又紧张起来。她紧紧咬住牙齿,低头看着许安平。

许安平擦得那么认真,带着体温的绸布轻轻抚过她玉足上的每一寸肌肤,连小巧秀气的脚趾之间都没有放过。触电一般的酥麻感觉从她的小脚上流进意识里。她的娇躯紧绷,身体各处开始发热。她不得不咬牙忍住几乎漏出唇边的哼声,秀眉微蹙,却又舍不得把自己的小脚抽回来。

许安平先擦干了她的右脚,然后从纳戒里取出右边的袜子和绣鞋,温柔地帮她穿上。接着他朝着洛满汐的左脚招了一下手。

洛满汐犹豫了一小下,还是乖乖地把左脚递到了他手中。她的心里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期待。

等许安平帮她穿好左脚的绣鞋时,洛满汐的俏脸已然嫣红一片,连雪白的脖颈和肩膀都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走吧。”许安平又拉住她的小手,把她从石头上拉起来。

洛满汐踉跄了一下才站稳。她的腿有点发软。

许安平瞥了洛满汐一眼。

刺激足部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这对驱散洛满汐体内的寒毒是有很大好处的。如果可以的话,许安平其实想好好地帮她按摩一下足底。不过还是算了。他看着洛满汐嫣红的小脸想道。

两个人拉着手往山下走去。

这回许安平选了一条和来时不同的路。路稍微远一点,但是会经过灵溪。灵溪旁边有很多很漂亮的花草,还有一座精致的木桥。许安平想带洛满汐到那里转转。

洛满汐牵着许安平的手,低着头朝山下走。她感受着许安平手掌的温热,脚步轻飘,微微有点失神。

突然,她感觉到脖子一阵凉飕飕的。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前方。

茂密的树林间走过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她留着一头栗色短发,短发刚刚垂到脖根,随着脚步一晃一晃,显得调皮可爱;身上穿着一件白绿相间的裙子,裙摆落在膝盖上边一点,露出她纤细白皙的小腿。她胸前几乎没有什么曲线,但脸蛋相当可爱,淡绿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一看见洛满汐,眼里立刻露出惊喜的眼神来。她朝着许安平和洛满汐跑过来。

“……”许安平也看见了那个女孩。他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无奈。

那个女孩叫花语茗,是卧狐山的首席弟子,也是和洛满汐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至少表面上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