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怎么就要不起了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5/19 20:26:39 字数:2034

“我可没那么说。”

“可你赶我走。”

“我只是嫌你吵。”

“那我不说话就是了。”说完花语茗就闭上小嘴。

再好不过。许安平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花语茗侧过脸来,静静地看着许安平的脸。

许安平的脸很好看。即使是闭着眼睛,他的眉宇间依然透出一股儒雅温和的气质。比起习武的修士,倒更像个握笔的书生。

花语茗悄悄地咽了一下口水。她的脑海里,又浮现起许安平和洛满汐牵着手走路的样子。纤白的小手捏成小拳头。

她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指,戳了戳许安平的腰。

“欸,到底是不是你把洛满汐藏起来的?”她轻声问。

唉。许安平开口道:“不是。她跑到北边,刚好被一帮邪修逮住。我只是把她救回来罢了。”

花语茗眉头一挑,茶绿色的眸子里露出一丝狐疑。

“洛满汐都打不过的人,你能打得过?”

“啧。”许安平咂了一下嘴,“救人可以靠脑子,不一定要动手。”

“到底怎么救的嘛。”花语茗不依不饶地道。

“你自己问洛满汐去。说来话长,我不想说。”

花语茗鼓着小脸,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小手捧住脸。她想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

“那,你是不是喜欢她?”

“……”许安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他开口道:“对。我就是喜欢她。”

花语茗的身体微微一僵。她又咽了一口口水。

“那……那为什么之前你对她都那么冷淡。”她的语气里透出一点不甘心来。

许安平闭着眼叹了口气。“我觉得如果她真的嫁给我,她不会幸福的。我毕竟是个废人呐。”

花语茗的眼睛里又亮出一点光芒。她推了推许安平的身体。

“欸,我有办法恢复你的气海。”

许安平的嘴角微微勾勒出弧度。“你说你卧狐山那株逆血红?”

花语茗睁大眸子。“你……你怎么知道?”

逆血红是一种仙草,长在哪里没有任何规律,只是灵脉交汇处出现的概率会大一点。卧狐山也是前两年偶然发现了一株,甚至都没跟宗里汇报,所以按理说知道的人应该不多。花语茗想不通许安平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以前自己跟他提过?

许安平并没有解开她的疑惑。他淡淡地道:

“那玩意是你的嫁妆。我可要不起。”

“怎么就要不起了?”

花语茗脚放在水盆里,上半身却在床上躺下。她娇小的身体朝许安平身边蹭了蹭。许安平感觉到,周围的甜香味更浓了一点。腰腹间传来女孩身体的柔软温热。

但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他继续淡淡地道:“我可不想被无脉剑宗那个圣子带人冲死。”

花语茗的眼睛里露出一丝不屑和厌恶。

“他?一个舔狗罢了,才不敢动你呢。而且只要你恢复了气海,他怎么会是你的对手。”说着她伸出小手,勾住许安平的脖子。她的手又小又软,许安平颈间一阵滑腻。

“好不好嘛。”她凑在许安平耳边用气声道。带着香味的热气喷吐在许安平耳朵上。

“……”

许安平干脆坐起身。花语茗的身体从他身上滑下来,滑在床上。她仰面躺着,一只小手放在额头上,另一只则放在胸前,茶绿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许安平的眼睛。明明身体青涩得像个小孩子,眼神和姿势却让她带上了几分妩媚。

但许安平也就是用无奈的眼神多看了她一眼。他俯下身,伸手试了一下水盆里水的温度。

“水有点凉了。赶紧走吧。”

“那你给我擦擦。”花语茗抬起湿漉漉的小白脚。

许安平却从床上站起身,把一块绸布轻飘飘地盖在了花语茗脸上。

“自己擦。”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喂!”花语茗不满地把脸上的绸布扯下来。而这时,房门已经轻轻关上。

咚。花语茗气呼呼地捶了一下床。她鼓起小脸,瞪了一眼关上的门。

不过她又愣了一下。

他好像……也没有拒绝欸。

眼波流转。花语茗脸上泛起一点点粉红色。她捧住小脸。

………………

许安平放弃补觉从房间里出来,并不全是因为不胜花语茗的叨扰。

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刚刚感觉到,自己小腹中那颗龙丹微微一热。一丝玄妙的气息牵动了一下他的意识。

他走到君如镜的房间,敲了两下门,然后把门推开。

果然,君如镜虽然还躺在床上,但清澈的眸子已经睁开。听见许安平进来,她慢慢侧过头,呆呆地盯着许安平的脸。

许安平坐到她的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发烫。

“感觉怎么样?”许安平温和地问道。

君如镜眨巴了一下眼睛,呆呆地道:“脑壳昏昏的……身上有点重……我怎么了?”

许安平简单地给她讲了一下她的身体情况。君如镜瘪起小嘴,小手也捏成拳头。

“一帮臭烘烘的畜牲……”她咕哝道。

许安平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想他们了。你养好身体最重要。饿不饿?”

君如镜点点头。她感觉到腹中一阵空虚。魔兽是不能辟谷的,它们必须从食物里摄入能量。

许安平转身走出房间。“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君如镜愣愣地看着他走出房间,突然感觉心口一暖。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照顾过了。

许安平再进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一个托盘。盘子里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白粥、一坛子鱼肉松,以及一碟切好的海灵果。

香味让君如镜的眼睛一亮。她下意识地从床上坐起身来。

被子从她的身上滑落。她感到身上一凉,于是低下脸看过去。

奶白色的细腻肌肤大方地裸露出来,在昏暗的房间里给人一种发出光来的错觉。

“唔!”君如镜的小脸蓦地红起来。她一把拥住被子,把被子抱在胸前。她抬起眼睛观察许安平的表情。

许安平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脸色平静温和,没有一丝波澜。他在君如镜床边坐下,隔着被子把托盘放在她柔软的大腿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