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握鹰山和藏鹤山

作者: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更新时间:2022/5/27 22:48:48 字数:2201

论剑台周围,昏昏欲睡的观战者们立刻打起精神来。睡着了的弟子也被自己的同伴摇醒。同时,越来越多刚刚赶到的人在看台上坐下。

在弟子们期待的目光中,一个身材中等的青年轻盈地跳上了论剑台。

他蓄着青色短发,身上穿着同色的短衫,看上去清爽干练。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

他就是林凌,握鹰山的大师兄。

论剑台周围立刻传来嘈杂的议论声。也有女孩子激动的声音。许安平朝着他跳上台的位置看过去,果然看见一个梳着可爱丸子头的小女孩站在那里。她紧握双拳,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紧张。那是林凌的妹妹林荫。

许安平叹了口气。

整个云海宗,还有人住的山头里,一共只有两座没有师长。一座是藏鹤山,另一座就是握鹰山。

藏鹤山很久以前是上代宗主的住所,在他仙去以后很长时间都没收过徒弟了,住在那里的就只有许安平。

而握鹰山的山主则是在几年前执行宗门任务时不幸去世。那之后,由于握鹰山没有别的师长,握鹰山大师兄,也就是前代山主的长子林凌,就名正言顺地继承了山头。

作为年轻一代的晚辈弟子,要和有长老的其它山头竞争宗门资源是很困难的事情。因此虽然他很努力,洛凝嫣也有多少帮助他一点,但是握鹰山的修炼资源很快就匮乏起来,握鹰山的很多内门弟子都跑到了其它山头做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更是散得七七八八。现在握鹰山人丁稀少,资源也只有可怜的一点,几乎是除了藏鹤山以外实力最弱的山头。

其实如果林凌和陆云天能得到一样多的修炼资源,现在他们俩谁修为高还真说不准。

但是陆云天是搬牛山全力培养的,而林凌不仅吃不到他任何额外资源,还总是把宗门分配给他的资源让给自己的师弟师妹,所以他现在的实力和陆云天还是差了一截。

而偏偏,在宗门弟子少有的、能争夺额外资源的宗门大比上,林凌第一轮就碰上了陆云天。

简直糟透了。

希望他不要太拼命……许安平看着林凌认真的脸,这样想道。

周围的嘈杂声又更盛了几分。许安平的视线移到论剑台的另一边。蓝发黑衣的陆云天缓缓地走上了论剑台。

林凌认真的视线立刻集中到他身上。

而陆云天看都没看林凌一眼,仿佛林凌和论剑台地上的砖头没有什么区别。他向台下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许安平和洛满汐身上。他的眼神立刻变得阴寒起来。

许安平还是面色温和。他朝着陆云天微微颔首。

而陆云天并没有移开视线。他一直阴冷地盯着许安平,似乎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他的双手背在身后,手上还捏着他的折扇。

“喂,你在看哪?”林凌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微微皱起眉头来道。

“……”而陆云天还是像没听见一样,甚至都没有用余光看他一下。

“啧。”林凌的眼神沉下来。他没有再说什么,一个人默默地做好准备。这场比试对他来说很重要。握鹰山上有两个师弟正要突破,修炼资源却不够。作为大师兄,他得在这场大比上赚到足够多的资源。要是在第一轮就被淘汰,那他是什么资源都拿不到的。所以他今天必须要赢。

而且……妹妹还在下面看着。他捏紧拳头。目光灼灼地看向陆云天。

陆云天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出于对他的提醒,台下的裁判喊了一声:

“双方准备。”

但即使是听见这句话,陆云天的依然没有看向林凌,只是一直用阴寒的眼神看着许安平。

“当——”

宣布比试开始的钟声响起。两柄青色短刀跳到他手上。他的身体化作残影朝着陆云天冲过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一息之间缩短了三分之二。

陆云天终于有了动作。

他很厌烦似的把眼睛闭上了。

然后。

强盛的黑色灵气以他为中心爆发出来。黑雾笼罩了林凌的身体。

“!”

林凌的速度迅速放慢。他感觉整个身体都沉重了起来。四肢像灌了铅一样难受。甚至连空气都沉重了许多,没法进入他的体内。

他疯狂地催动起体内的灵气。但还是徒劳。无论他如何挣扎,身体的动作都极其迟缓。

他咬紧牙齿。就算陆云天是出窍境,也不应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到底是……

而在他想明白之前,黑雾里,陆云天已经拔出了他的长剑。

在台下观众的视角里,台上两人的身影被黑雾笼罩,完全看不见了。

周围的声音再次嘈杂起来。

“……好强的灵气波动,这就是出窍期吗……”

“怎么感觉陆师兄比以前还要强了,难道他又突破了?不会吧……”

“有什么奇怪的,他可是天才啊……”

听着周围对陆云天的称赞,洛满汐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

然后她突然感觉到,许安平紧紧捏住了她的手。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许安平。

许安平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眉眼间露出担忧之色。

“怎么了?”洛满汐不解地问道。

许安平没有移开眼睛。他轻叹道:“陆云天作弊。”

“啊?”洛满汐瞪大眼睛。

许安平无奈地闭上眼睛。

“唉,也不能算是作弊……你看他那个黑雾,很像他的灵气外放。但是他的灵气是不会浓稠到把我们的视线都遮住的,所以那个不是灵气,应该是一种叫壶里乾坤的法阵。陷入其中的人,身体会像陷入泥潭一样不听使唤,对林凌这样速度见长的修士尤为致命。他恐怕有麻烦了。”

“那个法阵是一次性的,而且是很高阶很昂贵的东西,一般来说不会在这种比试上被用出来,不过想想搬牛山的财力,似乎也不是拿不出来。而且大比并没有对使用的道具有什么限制,所以就算去找裁判也没有用。陆云天……恐怕是做给我看的。”

许安平的声音里露出浓浓的担忧之情。洛满汐也咬住嘴唇,看着论剑台的眼神也寒了几分。

在宗门大比上以财力压人是最为不齿的事情。因此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宗门大比上不会出现太过分的道具,不然相应山头的声誉会受损。

但陆云天这一次巧妙就巧妙在,他用的法阵和他本身的能力很像,在座大多数人都看不出来。就算是一些修为高深的长老看出来,他们也不会说出去。谁也不愿意为了小小握鹰山去得罪搬牛山的人。所以这几乎不会对搬牛山的声誉有什么影响。

真是卑鄙……洛满汐捏紧小拳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