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攻守之势易也

作者:肥鱼籽 更新时间:2022/4/23 22:36:34 字数:2251

15.攻守之势易也

陈云生连忙补救:

“这几日,林淑照顾我十分尽心,我收她入门,看中的也正是其认真的心性。”

原来如此。

比起刚才那不着调的猜测,显然这个答案更靠谱一些。

就说么,陈师弟怎么会有那样奇怪的嗜好。

收徒弟对于修行者而言是一件大事,自然眼缘和心性都是非常重要的。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母。

徒弟是师傅大道和精神的传承者,对师傅来说,徒弟有时候比起血亲还要重要。

也因如此,修者对于徒弟有自己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谁能想到,玄云门鼎鼎有名的冰山仙少陈云生,第一次收徒的标准竟然是受伤期间为自己处理杂务得力呢?

有长老暗自可惜,要是早知道师弟会有在受伤期间考量别人的心思,自己可早就来嘘寒问暖了。

说不好此时师弟就能白捡几个徒弟,自己徒弟还能白得一个师公...

只是现在说这些未免都已经有些晚了。

谁又能料到,陈师弟竟然能够在根基动摇的伤势下,治好自己还重新冲回金丹。

在此之前大家对伤势严重的陈师弟抱着的什么心思可就不好说了。

“既然师弟有自己的思量,那师姐也就不多置喙了。”

大长老没有因为陈云生婉拒自己的帮忙而动气,而是继续语气和善的说话。

对此,陈云生只是淡然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大长老却话风一转,她似乎是颇为感慨:

“收徒了也好,这次伤愈,我总觉得陈师弟有了些变化。”

“细想来陈师弟新收的弟子对此应该是有功劳的。”

这话说道在场其他人的心坎里去了。

何止是有变化,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果说过去的陈师弟是一块寒冷的坚冰,美丽动人之余寒气逼人,让人无处下手。

那么今天他不论是和大长老之间的玩笑,还是对自己弟子的温柔,都毫无疑问让人看到,原来那坚冰之上,还有着些伪装起来的温热柔软部分。

只是可惜这些部分隐藏的深,自己这些人难窥门径。

看得见吃不着,这倒是平白的让人心里刺挠的慌。

好想让陈师弟对自己也这么温柔一次....

陈云生听出了大长老的话里意有所指。

顺着她的视线,见大长老温柔的眼神逗留在自己摸头杀林淑的手上,陈云生很快反应了过来。

坏了。

崩人设了。

陈云生到底不是原身,做不到百分百原味的冷酷和高傲,不注意之下做出了前世自己会有的下意识行为。

他立即反应过来,一个冷强天才男修,又怎么会对徒弟做出摸头杀这种动作。

自己的徒弟真是可怕,竟然能无意之间诱惑自己犯下不应该存在的错误。

林淑正一脸呆然呢。

陈云生忙不动声色的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但很快他又发觉不对了。

自己这种亡羊补牢一般的动作,不是更说明心虚么?

这也不是冷强人设啊。

他看向大长老,对方此刻的笑意已经变得尤有余裕,甚至可以说是意味深长了。

攻守之势易也?

陈云生忙拧起眉,声音也刻意比刚才更严肃和冰冷了:

“怎么,大师姐有何见教?”

恼羞成怒了,师弟恼羞成怒了!

师弟害羞也好棒!

师弟在硬撑啊,羞羞的师弟感觉更撩人了!

陈云生还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给长老们带来了新鲜的刺激。

明明是冷酷的表现,却硬是被当做了羞恼。

...

当然,比起其他人的看法,大长老的表现更让陈云生在意。

但让他心凉的是。

面对自己的诘问,这次大长老再没有了一开始时那般失措,反而是笑容越来越盛。

为了证明这不是自己的错觉,陈云生瞪过去的目光又用力了些。

果然,大长老意味深长的笑容随之加重了,她此刻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阿拉阿拉~”的太太气质。

稍微有些使坏的太太,真心实意的说这种感觉也不错。

但陈云生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挫败感。

“见教是没有的。”

大长老长轻笑着:

“我只是真心的觉得,陈师弟若是有心,能再多收几个弟子就更好了。”

陈云生顿时觉得自己被内涵了。

正当他想要追问大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嗡!”

一声极轻的蜂鸣声自远处传来。

在场的几人面色一变,顾不得再讲什么话,忙都转头向声音位置看去。

只见,远处的天边激射而来一道绿色精光。

陈云生认出了那是宗门的紧急通讯,是宗门通报重要消息的手段。

赤橙黄绿青靛紫。

越是紧急的信息传讯光芒的颜色就越往后。

绿色精光,那已经是可能会对宗门造成影响的信息等级了。

精光射向了外殿长老,瞬间没入了她的眉心。

随即就见她眉头紧紧的皱起。

“张师妹,发生什么事了?”

大长老此刻也收起了笑意,变得严肃起来。

这个平日里温温柔柔的美妇人,一旦严肃,气场也是不俗。

被大长老唤作张师妹的外殿长老回忆着刚才传讯的内容,脸色越来越难看:

“是外门执行任务的弟子遇上了危险。”

长老们没有打断她的话,毕竟只是外门弟子遇险是肯定不会使用绿色紧急通讯的。

外殿长老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只听她接下来语气更加凝重了:

“她们遇到了尸煞宗的余孽!”

此言一出,长老们大惊。

连大长老也脸色一黑。

半个月前的那场正邪之战,虽然说最后以尸煞宗覆灭,正道大胜收场。

可是自家人知自家事。

玄云门为了这场胜利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数名长老陨落,余下的长老也几乎个个有伤,其中伤的最重的就是原先的宗门第一天才长老陈云生。

就这样,也总还是有尸煞宗一些漏网之鱼,用尽手段逃出了绞杀。

这些尸煞宗的残余对自己这些正道可是恨之入骨的,天晓得她们为了报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细细说来,外门弟子是在哪里遇到的尸煞宗残余?”

斩草要除根。

尤其是对如同附骨之蛆一样的魔道复仇者。

既然外门弟子传回了绿色紧急信息,那么这些尸煞宗残党肯定有什么关系到宗门的行动。

大长老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自然也不是什么会对敌人心慈手软的人。

要将危险扼杀在还没发生之前。

外殿长老忧心忡忡的看向了西北方向,仿佛顺着视线能看到什么一样。

“那些尸煞宗余孽潜伏在宗门附近,在西北二十里位置,被发现的一个小队,已经和外门弟子交上手了。”

“是否还有其他同伙,不明....”

“大师姐,宗门附近不知还有多少潜伏的敌人,要不要打开护山阵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